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七场 卷土重来 1

司马燕燕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URL] 8 也许爱情为了考验相爱的两个人,总是以绝处逢生的戏剧手法上演。看过的电视剧里,当一方就要崩溃之前,另一方便奇迹般的出现,来到她面前,拯救她。但那是电视,有编剧,导演。苏小戈从来不敢相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她身上。其实,如果不发生在她身上的话,她真的吃亏吃大了。那么长时间,也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1

当你对人失去信心的时候,便会接受一个宠物给予的单纯的安慰。苏小戈说,她至今都怀念与苏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虽然短暂。她甚至怀疑它从未出现过,整个过程只像是一个人的顾影自怜。

送走费路回来,门口蹲着一只跛脚的流浪猫。脏兮兮的,脏极了,难以看出它到底是灰色,还是白色。它蜷缩在门框边的一角,眼神卑微,恐慌。它抬眼偷偷的看她一眼,她看见它明亮的眼睛,然后又低下头,缩在那里。不敢发出声音,也不乞求她,就是呆呆的蜷缩在那里。她掏出钥匙开门,它就规规矩矩的挪到不碍事的另一角,她这才看出它是只受了伤的猫。

她不喜欢猫,她喜欢的是小狗,她觉得猫太过矫情,不好养活。但是她看见它的时候觉得可怜。一只跛了脚受伤的流浪猫,它被主人抛弃,就是因为身体有残疾,便被轰出家门。她是个善良的女子,虽然根本上不喜欢猫,但她还是打算帮它洗个澡,干干净净,饱饱的吃上一顿饭,然后再把它送走。

她用大的脸盆接了多半盆热水,用手试了试,温度合适,便把它放进去。它还蜷缩着身子,不敢动,身体缩的紧紧的,瑟缩着脖子,眼睛直直的看着她为它洗澡。她开始和它说话。

她问它,猫咪,你从哪里来,你叫什么名字。

它还是呆呆的看着她,像是耐心的倾听。它可能觉得水很舒服,也没有危险,便不再躲闪,任由苏小戈摆弄。她先用香皂洗一遍,因为身上的毛实在太脏。又用强生的沐浴乳给它洗澡,她要把它洗的白白的,散发着婴儿的奶香。她找到它那只受了伤的脚,是左后脚。她轻轻柔柔的帮它按摩那只脚。受伤的部位是整个脚背。像是被什么钝重物砸到,又挫掉一块皮。但伤口已经结痂,变成一小块暗黑的疤。但是她看得出,并没有好结实。因为她抚摸它的时候,它会感觉到疼,缩了那么一下子,随即又停住。它看着她,眼神逐渐变的不那么紧张,蜷缩的身体也逐渐舒展开。它感觉得到,这里相对安全。眼前这个给它洗脚,按摩伤口的陌生女子,也是安全的。至少她不像什么坏的人。

她知道,之前她们对彼此都是有戒备的。通过很好的沟通,她们此时已经成为朋友。

她又问它,猫咪,你有名字吗?如果没有我可以送你一个好听的名字。

它转了转眼球,嗓子发出轻轻的声音。它或许真的没有名字。

它是没有名字的。如果它的主人给它取过好听的名字,便不会轻易的把它抛弃。

她说,猫咪如果你真的没有名字,那我就叫你苏苏吧。我叫苏小戈,现在是你的新主人,你就随我姓吧。

苏苏怎么样?猫咪,你觉得苏苏这个名字怎么样。她一边用大浴巾为它擦拭身体,一边逗着它。它不出声,安静的任由她随意摆弄。她故意夸张的摆弄它,它也不生气,不挣扎。它是只听话的猫。或许就是因为残疾,不被人喜欢,怕抛弃,才学的这样乖巧。但最终,它还是被人从家里赶出来。她决定收留苏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