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里的情人 正文 第七场 卷土重来 2

司马燕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size][/URL] 7 认识卫宁是在一个阴郁的下午。她唐突的推门而进,画室里安静的可以听见粗重的呼吸。苏小戈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她迅疾关上了门。几分钟后苏小戈出去看见她在楼道里徘徊。她问,你是苏小戈吗?我是许俊介绍来的,见苏小戈没反应,又说,就是那个后来改画漫画的男生,她说你的素描是他见过画的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3.html


2

苏苏大约有一尺那么长,纯白的身体,没有一点儿其他的颜色。琥珀色的眼球清澈明亮,灵活诡秘。虽然之前它有过卑微的生活,但是难以掩盖它天性里的高贵气质。苏小戈带它到宠物医院把跛的脚治好。

医生说,可能被钝重的物体砸到,伤了骨头,但做个小手术就可恢复的很好。如果照料的好,很快就恢复健康,与原先一样,怎么跳都无妨。

她把它照顾的很好,果然没过多些日子,苏苏就完全好利索了,它开始学着锻炼那只脚,就在屋子里乱跳。跳高的地方,测验它的承受力。它快速窜起来的时候,像一道闪电那么亮而迅疾。

苏小戈吃什么就喂苏苏什么,给它买了猫粮,它似乎吃不习惯,还是喜欢和她吃一样的饭。听人说过,小猫,小狗,从小的时候如果就喂它猫粮,狗粮,它们就不再吃别的食物。想必,苏苏小时候也没吃过猫粮,或许吃主人家的剩饭,或邻居家剩饭,所以它对任何食物都不挑剔。方便面,水饺,馒头。它都吃。它渴了就喝自来水。

不在家的时候,就接半碗自来水放到地板上。苏苏不出门,也不乱叫。她早上出门带它出去方便,它就能保持一整天。它是只懂得干净,懂得自控的猫。不知道为何它的主人不再爱它,将它无情的抛弃。

苏小戈吃饭的时候,它就守在她脚边上,它从不上桌子与她争夺食物。即便再喜欢的,它也不主动要。它是只太聪明,又太卑微的猫。

她叫它的时候,苏苏,苏苏。她喜欢连着叫它的名字,她觉得好听。

这个名字真好听。

苏苏的嘴角会微微的上翘,眼睛快速的眯一下。它像是在微笑,又像是一个无奈的表情。

它无奈的是,这个叫苏小戈的女主人怎么那么怪。她不喜欢与人接触,不喜欢与人说多余的话,却那么喜欢与它沟通。她怎么知道它能听得懂她说话呢。可她就是坚信,苏苏能够听得懂。它似乎也确定自己是能听懂一些的。但并不是全部。因为人的语言逻辑似乎与动物的不完全相同。所以有时候苏小戈的话,它还是不很懂的。

比如,她新画的油画。她明明费了好大的功夫,可才画了一半不到,她就喝令它。

苏苏,帮我把它撕了,撕碎,越碎越好。

它停滞不动,它不明白这语气里是确定还是赌气。

但她又一次的说,苏苏,没听见我的话吗。甚至有点愤怒。

它觉得她应该是认真的,确定的。于是它就用爪子去破坏那张油画,未干透的漆料,被它抓的乱花花的。

苏小戈又说,谁让你碰它的。

这个古怪的女子。所以苏苏有时候觉得人是个太难琢磨的另类。像是另一个星球的怪物。但它是喜欢她的,正如她喜欢它一样。她们是彼此的朋友,越来越亲近,越来越难以分开。

苏小戈一个人睡一张很宽的双人床。苏苏则睡在门边上。堵着门。似乎怕坏人侵犯它的主人,像保镖一样保护着她。她是它的依靠,给它食物,提供一个温暖舒适的家给它,尽管它通常都是睡在冷冰冰的地板上,但它也是觉得温暖如春的,如春天白日里的大太阳,和煦而舒适。这是家的感觉,是一个流浪猫认为最满足的事情。它的听觉相当灵敏,外面稍有动静,就看它直起耳朵认真的听,但它通常都是闭着眼睛的,它或许认为这样的小事只用耳朵站岗足以。它似乎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辨别出声音里是陌生,还是熟悉,是安全,还是危险。它真的能够辨得出来。苏小戈越来越觉得神奇。待那阵声音过去,它便会放心下来,很多次,苏小戈都听见它长吁一口气,表示放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