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英雄梦 烈烈先秦 小人还是伟人:勇往直前的殉道者吴起(八)

江湖闲乐生 收藏 0 2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URL] 10. 泣魏 魏武侯果然言而有信,他要让魏国功劳才干都是第一的吴起,当一辈子西河守。 当时,魏相魏成子、翟璜、李悝等能人都已相继去世,武侯要立新相国,无论从哪一点看,吴起都是最佳人选。然而,武侯最终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田文为相,其理由滥透了:吴起才干没得说,但威望稍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10. 泣魏


魏武侯果然言而有信,他要让魏国功劳才干都是第一的吴起,当一辈子西河守。


当时,魏相魏成子、翟璜、李悝等能人都已相继去世,武侯要立新相国,无论从哪一点看,吴起都是最佳人选。然而,武侯最终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田文为相,其理由滥透了:吴起才干没得说,但威望稍显不足,在此时国君新立,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当要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臣来稳定局势,你吴起怎么说也是个外来户,为相恐怕难以孚众啊。


这是什么鬼道理,吴起守西河二十余年,造福一方,士民爱戴,怎么就难以孚众了呢?关键之关键,还是在于他是个外来户,又功高震主,占尽风头。群臣不排挤他,排挤谁?魏武侯不猜忌他,猜忌谁?


中国的历史,不论古今,官场的规则只有一条——人缘比才具重要。吴起虽有经天纬地之才,却从不懂得左右逢源、八面玲珑,结果,也就只能四处受气了!


吴起没当上魏相,心里虽然委屈,但也没太过介意。毕竟西河这个舞台也是够大了,再给他十年的时间,他可以把秦国片片蚕食下来。


然而,历史没能给吴起足够的时间,魏国的小人们开始蜂拥而出,要让他连一辈子西河守也当不成。




吴起在鲁国所遭受的不公,再次重演。


吴起最终被谗害出了魏国,那是肯定的,然而关于谗害他的人,史书上有两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出自《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似乎可信性更高些,然而其中却有个巨大的纰漏,让人不得不怀疑它的真实性。


公元前383年,吴起58岁,田文死后,魏武侯仍然没有提拔吴起,继续任人唯亲,任命他的女婿公叔痤为相。


在这一篇史传中,公叔痤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他害怕吴起抢班夺权,而想了个十分下作的毒计,决定发挥自己的出色演技,演一场好戏,给魏武侯和吴起看。


他先找到魏武侯,说:“吴起为人节廉而自喜名也,今我魏国小,又与强秦壤界,臣窃恐起之无留心也?”


武侯忙道:“奈何?君且为寡人谋之。”


公叔痤说:“此易也,主君不如延之公主,以固其留心。”


武侯大喜,吴起与公叔痤一样做了寡人的女婿,他自然就不会跑了,遂点头道:“妙哉,此计大善!”


公叔痤欣然领命,请吴起来家里喝酒,并交待自己的公主夫人,配合自己演一场好戏。


吴起不疑有它,欣然赴宴,却不知等待他的,是一场荒诞到傻瓜也不会信的闹剧。


这一场宴席,公叔痤的公主夫人自然也是要作陪的,然而这个公主夫人却不知吃错了啥药,鼻孔朝天,在席间动不动就发火,把自己的亲亲老公像牛马一样喝来叱去,百般凌辱,仿似一泼妇。


吴起看的目瞪口呆。


公叔痤于是不失时机的提起魏武侯欲嫁一公主为吴起续弦之事。


吴起一听,大急,我堂堂一个大男人,大将军,怎能如公叔痤一般为一女子所制?不行,坚决不行,即便那个公主比褒姒西施还漂亮,我也坚决不要!


于是吴起找到魏武侯,坚持要辞婚,理由无非是一些西河未定何以家为之类的场面话。


公叔痤便趁机偷偷向魏武侯进谗言说,娶公主是一般人做梦都梦不到的荣耀,吴起竟然拒绝,恐怕他的志向高于公主,我们必须提防。


《史记》里说,就因为这件事儿,武侯开始猜忌吴起,而不再信任他,结果吴起害怕惹祸上身,就离开了魏国。


这个故事荒诞不经,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真不知太史公怎么会将其写到本传里去。


首先,公叔痤这个计策实在有够拙劣的,公主是个野蛮女友,这样的情节通常只有三流言情写手会拿来做文章,吴起聪明绝顶,怎会相信这等蠢事儿,何况吴起还是个杀妻魔人,五十万大军他都不怕,怎会怕一个凶悍的公主。


其次,就算吴起是个比我等还傻的傻子,公叔痤也不大可能做这种笑死人的事情。从史书上看,作为道家隐士段干木的得意弟子,西河学派的顶尖人物,公叔痤的所作所为一向是坦坦荡荡,实在无法令人相信这等龌龊的事情竟是他干的。


《战国策》记载,吴起离魏22年后,公叔痤有一次率军大败韩赵,魏惠王(武侯之子)大喜,要赏他田百万。公叔痤倒退好几步,说:“我士卒英勇善战,一往无前,此吴起余教也。若以臣之有功,臣何力之有乎?”惠王听后对其大加赞赏,于是找来吴起的儿子吴旗,赐给他良田二十万,作为奖赏。


这样看,公叔痤非但不像个小人,简直厚道的似个圣人了。


所以,《史记》中记载的这个有点恶搞性质的阴谋,恐怕应是莫须有的传言,不可信。


其实,司马迁的这篇《孙子吴起列传》是他所有史传中最像小说的一篇,如果说吴起在鲁国的时候曾经杀妻求将,那么魏武侯怎么可能放心把自己的亲女儿嫁给他?这简直前后矛盾,根本无法自圆其说嘛!


这样看,吴起“杀妻求将”和“尚公主”的事情必有一件是假的,甚或两件都是假的。想吴起作为战国前期最杰出的一位历史人物,一代豪杰,留给后人最著名的却都是些关于女人的流言(在卫出妻明法,在鲁不奔母丧、杀妻求将,在魏不尚公主),岂不悲哉?


这样想,我心中不禁又要大发感慨了,历史上有多少伟大的人物,他们不怕天,不怕地,甚至不怕死,独独就是怕那销骨蚀金的人言,他们往往为了那所谓的虚名而辗转反侧、夜不成寐、朝山独奔、向隅而泣,甚或血脉贲张、怒火填膺、不惜以命相博。只有一个吴起,身被“不孝”、“贪淫”、“刻暴”多重恶名,却仍带着一股可爱的悍气与赖气,横眉冷对着千夫所指,独我独行的走着自己的路。


这才是强者,天底下真正的强者。


恶者拨弄谣言,愚者享受谣言,勇者击退谣言,智者阻止谣言,仁者消解谣言,只有强者,视谣言如蔽履,潇洒的将其抛在脑后,连正眼都不去瞧他一眼。




那么,如若谗害吴起的不是公叔痤,这个人又会是谁呢?《吕氏春秋》给了我们另外一个答案——王错,那个先前在西河游艇上对魏武侯大献谀词的马屁精。


这个答案看起来还比较靠谱,虽然《吕传》不属于正史之列。


据《吕氏春秋仲冬》记载,当时,王错在魏武侯面前大说吴起坏话,武侯因而怀疑吴起,派“钦差大臣”解除吴起的兵权,召他回魏都。


王错说的是些什么坏话,《吕传》里没有说,不过猜也可以猜到,无非就是说吴起手握兵权有异心,想拥兵独立,或是想带着西河投降敌国什么的。这个谗言杀伤力的确很大,一个坐拥七万精兵的军政天才,一个能轻轻松松打败五十万秦军的无敌战神,万一造起反来,恐怕谁也制他不住。


武侯当然知道自己也是制不住吴起的,所以即使没有王错,他总有一天也要对付吴起,这与后世的岳飞袁崇焕如出一辙。


然而,吴起并不是岳飞袁崇焕,他不会傻傻得跑回去送死。


还是那句话,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既然如此不被你待见,那我走好了。


不过一走了之,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可难,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吴起在西河奋斗了大半辈子,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河,无不渗透着他辛勤的汗水,点点滴滴,历历在目。


秋风瑟瑟,离愁别绪,吴起走到黄河岸边,停车驻足,回首西河,一向心肠刚硬的他第一次淌下了男儿之泪。


吴起的一个家臣不解,问:“窃观公之意,视释天下如蔽履,昔去鲁国亦未如此,今去西河而泣,何也?”


吴起擦干眼泪,说:“子不识。主君知我而使我毕能,十年之内,吾可西灭秦而使魏王。今君听谗人之议而不知我,西河之为秦取不久,魏从此削矣。”


这正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吴起的这两行清泪,并非因为委屈,也非英雄气短儿女情长,而是魏失长城,境失屏障,自己近三十年辛苦经营化作泡影,这叫做出师未捷身先去,怎能不让英雄泪沾襟。


吴起的预言果然一语成谶,五十年后,经过了商鞅变法后的升级版秦国,从魏国手中夺过了西河,从此三晋彻底暴露在了秦军的兵锋之下,再无宁日。


最后一个问题,王错为什么要谗害吴起?


这一点,史书没有记载,然而很多年后发生的一件事,让我们从中似乎猜出了一些端倪。


那是吴起离魏25年后,在魏与韩赵有一次交战的关键时刻,王错却突然莫名其妙逃到了韩国,看来此人乃是韩国的间谍,谗害吴起应是个反间计,早有预谋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