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2 猛龙过江 正文 有种吗?

贾鑫磊 收藏 0 9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60.html


60


两辆车,我带着地儿坐上了龙袍开的奥迪A6,袁伟他们几个坐在后面的猎豹。

很快,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原来就在我们被砍的那条街的后面不远的地方,是真正的城郊。

那里有几幢大房子,是那些货运公司的仓库,算是违章建筑,其中有一个就是方五存货的仓库,方五就把人关在这里。

在车上,透过车灯,我就已经看见门口好像有几个人。一看见车来了,赶紧打开其中一个仓库的门走了进去。

我们在车上就分好了枪,我还是拿自己的手枪。在仓库的大坪子里面,我们把车停了下来,纷纷下了车,胡玮一脸不高兴地拎着他的开山斧。

袁伟坐在车上,望着正在关车门的海燕说道:“海哥,要不要留人在车上开车啊?”

海燕被问得一愣,还没有开口,喜欢开玩笑的龙袍就笑着回答,“你妈个×,你是跑路跑习惯了吧?还留人?你以为我们是你们洪兴的小家伙啊,下来!不然给你枪搞什么搞啊?”

袁伟很不好意思地熄了火,走了下来。

我们一行人向仓库走了过去,宽厚的海燕说了:“哎!你们几个听好,不要乱搞。是救人的,不要弄死人啊!”

“哦,知道了。”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转过头,又交代了一句,“等下我和龙哥、海哥不动的话,你们不要乱搞啊!”

看着后面几个人都貌似忠厚地默默点了头,我居然也就放心了。我忘了一点,每次办事之前我都交代,但是险儿什么时候听过我的呢?

到了门口,地儿推开门就想往里走,海燕一把拉开了他,自己和龙袍两个人领先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比较空旷的仓库,四面靠边的地方垒了一些货物,但是中间有片很大的面积。

靠里面的地方,居然还有让守夜人睡的一张床、一台电视机和一张桌子。

方五和几个不认识的人就坐在桌子上面,手上拿着扑克,正在打牌。而亮子和其他的十来个人手上都提着刀棍、鸟铳之类的家伙站在两边。

小二爷和元伯赫然就在他们左边的一堆货物下面,两个人都被反绑着,一身的血,地上还有不少的血迹,就像是两个破麻布袋一样地瘫在地上。

我一走进来看到这样的场景,脑袋登时嗡的一声就大了,感觉胸膛里一股热火一下就冲上了头顶。

“我×你祖宗,狗杂种!”我听见身后的袁伟一声大喝,就把手上的枪上了膛。

亮子他们也两眼一瞪,对着这边就冲了过来。

“小杂种,你再动一下看看!”海燕一声大喝,和龙袍两个人手上的枪也就举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对面的亮子他们。

躺在地上的小二爷听到了袁伟的声音,很艰难地把脸抬了起来,一看到我们,我看见他的眼睛一亮,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对我一笑。



61


也许是海燕的声音让方五吃了一惊,他拿着牌,一下抬起头,看见了门口的海燕和龙袍两人,赶紧站了起来,“亮子,站着!哎呀,龙哥、燕哥啊!你们怎么来了?来来来,进来坐!”方五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就对着我们走了过来。

“方五,你现在是大哥了啊!哎呀,钉毛、撇子,你们两位大哥也在啊。我们两兄弟怎么敢在你们这些大哥面前坐啊,怕被你抓啊!”不怎么说话的海燕居然一开口就挤对了方五。

“燕哥,你说什么呢?我方五在你们面前算个啥啊。哈哈哈,廖老板呢?在后面啊?”方五一愣,马上又堆起了笑容,不过站在原地。

“哈哈,就是,燕哥、龙哥,过来坐。我们几个没有啥事,过来打下牌的。哈哈。”坐着和方五一起打牌的几个人也站了起来,点头哈腰笑着说。

“方五,而今是不是一定要大哥出来才摆得平你,我和海燕搞你们这些穷麻皮不定啊?”龙袍这句话更狠毒,完全不留一点情面。

方五脸上本来强挤的笑意终于受不了,退了回去,本来往前迎上来的身子也停住了,语气有些僵硬地说道:“龙哥,我和廖老板一向无冤无仇,我方五自问人前人后也敬廖老板七分,我就不晓得他为什么要搞我啊?”

“为什么啊?我告诉你,廖老板今天这两个人是要定了,要田斌电话通知你一声,你还不给。今天我们就过来拿,你不给试一下?不要紧的。”

“我×,廖光惠算个啥啊!大哥,怕个卵。搞啊!”一听这个话,站在方五旁边的那些小子都叫了起来。

咚的一声巨响,龙袍对着天上放了一枪,然后走前了几步,指着那些人,冷森森地看着他们说道:“小杂种,你有种再说一遍?”

有两三个还是很挑衅地半昂着下巴,望着龙袍。但是大部分都眼光闪烁着不怎么说话了。

“哎,哎,哎。龙哥,都是熟人,都是熟人。小麻皮不懂事,你不要见怪了。给个面子,给个面子!”打牌的其中一个年纪不轻的人站了起来,笑嘻嘻地走了出来,对着龙袍说。

方五则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站在原地,也不说话。

我走了出来,“给你个啥面子啊?你个老麻皮,你今天站在这里无非就是过来铁方五的,你滚远一点。方五,我现在就来拿人,你不给,老子保证一枪就打死你!”

说完,我把手枪上了膛,指着方五。

“你个小麻皮,你算老几啊?跟着义色就不得了。和老子这么说话,你晓得我是哪个不?老子给龙哥面子,不用给你面子。你过来拿人试试看?”那个人也答话了。

“钉毛,他不用晓得你是哪个,你晓得他就可以了,他叫胡钦,是大哥的老弟!胡钦,你们去拿人。我看到底有个什么鬼?”海燕说话了,那个中年人一听,也站在了那里。

“龙袍、海燕。这些小子把我的姨妹子都打了,这也是我和外地佬之间的事,和廖老板没有什么关系,你们不要逼人太甚啊。说出去了廖老板也不好听!”方五终于说话了。

“亮子,你们给我把人看起来。不给三十万和这个小杂种的一只手,哪个敢要人就给我砍!”方五一说完就转头对着亮子说了这么一句话,看来他今天是逼上梁山了,我的心里一紧。

亮子和几个人都飞快地跑了过去,站在了小二爷和元伯的旁边,三把鸟铳指在了小二爷和元伯的头上。

亮子拿着手上的刀指着我说道:“小杂种,你来啊!老子一世就要踩着你。”

说完,他拿着手上的刀,对着躺在下面的元伯背上又撩了一刀。

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亮子居然敢嚣张到这种程度,这可是几把枪对着的啊。

方五那边好像也很吃惊,方五也有些意外地看着亮子。我想那是因为他不明白我和亮子之间的恨。

“你踩他有鬼用,有种你出来。我们单挑!”一个听起来就冷森森的声音响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