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2 猛龙过江 正文 要搞就搞

贾鑫磊 收藏 0 2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60.html[/size][/URL] 57 廖光惠又走了进来,我和险儿还是像开始一样地站了起来。 但是廖光惠这次没有和我们客套了,走进来之后径直走向了沙发的一角,把整个人深深地陷进了沙发里面,背着光,上半个头部都看得不是很清楚,就像是隐入了黑暗一样。 “小钦,将军的那点生意,我廖光惠并没有看在眼里,我是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60.html


57


廖光惠又走了进来,我和险儿还是像开始一样地站了起来。

但是廖光惠这次没有和我们客套了,走进来之后径直走向了沙发的一角,把整个人深深地陷进了沙发里面,背着光,上半个头部都看得不是很清楚,就像是隐入了黑暗一样。

“小钦,将军的那点生意,我廖光惠并没有看在眼里,我是看在义色的面子上才答应和他合作的,他不识抬举,我无所谓。至于看场子,你们该得的钱,我一分也不会少你们兄弟。我廖光惠做事一是一,二是二。这点钱我都占你们便宜我也不是廖光惠了。”

等了半天,廖光惠却说出了这么一段完全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到底帮忙还是不帮忙,我更糊涂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极品芙蓉王,自己拿了一根,递给我和险儿一人一根。点燃之后,吐出一口,等丝丝青烟飘散,他才说道:“我给你说这些,是想要告诉你知道。今天,方五这个事,我廖光惠来帮你摆平!但是,不是因为将军的什么生意和你们的工资,更不是因为你开始说的什么帮我杀人。第一,我廖光惠一世做事都还算有分寸,得罪的人不少,恨我的更不少。但是结下了刀剑之仇、想弄死我或者我想杀的人还没有碰到。第二,我廖光惠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也不说是什么大哥,但是真要弄死个把人还去找你们几个小屁股出面,我也就不混算了!

所以,小钦,后面的话,你给我听好!我廖光惠欣赏的人不多,你胡钦我是真的喜欢!你重义气,出来混最要紧的就是重义气,不是什么钱。没有义气,没有朋友,没有人看得起你、抬你!你还有个钱?!我今天帮你是因为你对你兄弟的义气,今后你也不是我的小弟,更不是为我卖命的亡命之徒!我廖光惠活了这么多年,看错了一些人,但是小弟还是不差你们几个。你要是愿意,今后你就是我的兄弟、我的老弟。听得进去,就喊我一声大哥!”

当我听到他说“方五这个事,我廖光惠来帮你摆平”,我浑身的血就已经开始沸腾起来了。

我只知道小二爷今天没事了!哈哈,他没事了!

廖光惠后面的话,我好像听进去了,但是却又没有仔细去想。狂喜已经全部占据了我的心。等廖光惠一说完,我就毫不犹豫地叫了一声,“大哥!”

我当时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声大哥叫出了口,会给我、我们六兄弟、廖光惠、三哥之间的关系带来什么样的转变。我知道,我说了我是因为没有想到才叫的,其他人也不会相信。

不过,我想,就算当时我反应过来了,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叫出这一声,只要我们六兄弟任何一个不出事,你要我叫魔鬼当大哥我都会叫,何况廖光惠!


“哈哈哈,好好好!小钦,你放心,我刚出门的时候已经给龙袍和海燕都打了电话了,他们就来。等他们来了,你们再一起过去。要不先按个摩或者吃点东西吧。”廖光惠显得很高兴地一边摸着脑袋上剪得平平整整的小平头,一边站起来给我说道。

“不了,大哥。不了,要不我下去吃点东西吧,我们晚饭都还没有吃,下面还有几个兄弟在边吃边等着我们的。”

“你们还没有吃晚饭!你们帮义色办事也还真的是拼命啊,这么晚饭都还没有吃。你下面还有人啊?那好,你们去吃饭,签我的单。等下龙袍他们过来了,我给你打电话就是。”

“那怎么行!大哥,今天真的谢谢你了,你救了小二爷就是救我们兄弟。今后大哥你有事要处理就告诉我吧。”虽然真的很感谢廖光惠,但是我的心底真的还是有些抗拒和他过于亲近的。

因为他对于我来说,太过于高深,太过于强大,就像一汪深潭,我完全摸不到他的底,我对这样的感觉有些害怕。

“你说什么屁话,去吃吧。到我这里了,还少你们一顿吃啊!我先到隔壁去打牌了,你慢慢吃,不急!小二爷不会有事,方五也跳不到天上去的啊!”



58


告别了廖光惠,我和险儿一起坐电梯下到了二楼饮食部,袁伟他们坐在大厅左边的一张大桌子上,好像都吃得差不多了,坐在那里正在聊着什么。看见我和险儿走了过去,都站了起来,我跑上去,拉着袁伟,没有说什么,就是望着他。从我的眼神中他看出了我的歉意。

“吃饭,吃饭。饿急了吧?”

“是啊,确实有点饿了。”

“胡钦,怎么搞的?”地儿问道。

“廖哥答应了,他正在调人,等下我们吃点东西就去把小二爷搞出来。”我开心地回答道。

“哦!!!”在座的人都高兴地叫了起来,这是小二爷被抓了之后,我们所有人第一次的笑容。


袁伟他们已经买了单,于是,我和险儿又自己去点了两笼烧卖、几盘荤素小菜,炒了一个蛋炒饭,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服务员居然拿着一张单子和七八百元钱走了过来,站在了袁伟的身边,“先生,请问你们这有位姓胡的先生吗?”

“哦,怎么了?”袁伟一脸戒备地问道,我直觉感到一瞬间,所有人的状态都紧张起来了。

“我就是,怎么?”我隐隐猜到了,于是开口回答道。

“哦,胡先生您好!这是这位先生买单的钱,刚刚有人给我们经理打了电话,胡先生这桌是那位先生请客。这是您的钱,请收好!”服务员把钱递给了袁伟,袁伟一头雾水地呆在那里,没有接。

我打了个眼色,袁伟接了下来。

“谢谢先生,祝各位用餐愉快!”

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袁伟忍不住问道:“我×,吃饭都不用钱?廖光惠请的客啊?”

我边吃边点了下头,“是啊,看到没有。大哥啊!”

“是啊,还真的蛮屌的,五星级酒店,说退钱就退钱,我×!”地儿也忍不住开口说了。

快吃完的时候,电话响了,接起来一看,是廖光惠打来的,赶紧把嘴巴里的半个烧卖一口吞了,“喂,廖哥,我差不多了。”

“哦,小钦,吃完了吧?”

“吃完了。”

“小钦,你那里多少人啊?”

“有十几个。”

“那不用这么多,你带四五个用得上的人到我这里来。你们今天也就不回去了,我帮你们订几间房,其他人就在这里休息下。按摩、小姐自己叫,都算我的。你看要不要得?”

“不用了吧,廖哥。太不好意思了。”

“这些话就少说了,你吃完就上来吧,老房间等我。其他人去玩。快点啊!”说完,廖光惠就挂了电话。

我把廖光惠的意思给大家一说,结果大家都要一起过去,说救小二爷和元伯一定要一起去。

我想了想,还是听廖光惠的好。

于是,叫上了险儿、袁伟、地儿、胡玮,安排贾义带着其他人和我们一起上楼去桑拿部,先去整个桑拿,再休息等我们回来。


到了楼上,廖光惠和龙袍、海燕已经等在开始那个包间里面了,廖光惠要海燕出去帮贾义他们安排去了,我们剩下的五个则和廖光惠、龙袍一起留在了包厢里面。

“小钦,我要朋友联系到方五了,说我要人,你猜他怎么说?”廖光惠笑嘻嘻地对着我说道。

“他知道是你,当然放人咯。”

“哈哈哈哈哈,你以为我是上海滩的杜月笙,说一不二啊。方五蛮调皮的,他说这件事是我的事的话,他屁都不敢放。但是是将军的事,他不弄下来,今后没面子。看在我出面的分上,要将军拿三十万,再加你的一只手。哈哈哈哈。”廖光惠感觉在说一个很荒谬的玩笑一样地笑了起来。

我没有搭腔,因为我不知道我该怎么搭腔才妥当。

“按道上规矩呢,我实在是不太好插手,但是既然你胡钦是我的兄弟,我答应了你,那方五就是不给我面子。哼哼!”廖光惠说到最后的时候,鼻子里面发出了两声冷冷的哼声,把头扭向了坐在他旁边的龙袍,抽了一口烟,淡淡地说道:“龙袍,今天的事,就托你带着这些小朋友搞一下啦。啊?记住,不要搞死!”

说完这句话,廖光惠吐出了一口烟,原本平凡的相貌在袅袅升起的烟雾和这个冷淡平静的语调之中,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在这一瞬间,我才突然意识到,他就是那个独霸我市、硬碰硬干掉了前任大哥李杰的黑道头号交椅——廖光惠!

“好的,大哥,你去玩。放心!”龙袍对着我一笑,也同样淡淡地回答了廖光惠的话。

“那好,你们聊。我就不陪了,小钦,回来你就早点休息。下次来市里记得联系我啊。”廖光惠摸着小平头站了起来。

“好的,大哥,你好走。多谢了。”

“廖哥,好走!”

“廖哥,好走!”我们全都站了起来。

“好好好,你们玩,你们玩!”边说,廖光惠边打开包间门走了出去。



59


龙袍站了起来,边向沙发后面走去边对我说:“小钦,老子睡都睡了。你们这些小家伙啊,就是喜欢撩事!”龙袍和海燕都经常去场子里面,也不像廖光惠那样打个转就走,大家在一起喝过很多次酒,互相之间熟多了,所以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

“龙哥,真的对不起了。没有办法,不靠你们出马,真的搞不定!”袁伟也笑嘻嘻地说道。

“妈个×的,马屁拍得还真舒服啊!”龙袍边笑边从沙发后拿出了一个写着“×××旅游观光”的大帆布袋子,走到房间中央的大桌子上,往上面一放,把袋子打了开来,“来,我和海燕一人一把,其他开得起枪的人就过来拿!”

我们一起走了过去,大家都呆在了那里。良久过后,地儿说了一句,“我×!打仗都可以了!”

我们以前也见过枪、手枪、鸟铳,最屌的就是双管。我还见过牯牛拿过一把来福。

但是除了第一次在看黄皮听到双管开枪的声音之外,我还从来没有过这样震撼的感觉。

里面放了五把枪,五把清一色黑黝黝的枪。四把锯短了枪管、没有手柄的来福,一把微型冲锋枪,就是我们在香港的枪战片里面经常看见的那种微型冲锋枪。

黑黑的哑漆在灯光的反射下投射出一种美轮美奂的庄严感觉,但是美得很妖异、很瘆人。

我们互相望了一眼,谁都没有去拿。

站在一边的龙袍望着我们脸上挂着很讨厌的笑容说:“哈哈哈,你们这些小麻皮,平时看你们,老子还都以为你们是大哥类。见到枪就没用了吧,微冲是海燕的,给我留把来福,还愣着搞什么啊?”

龙袍话一激,我就看见一只手对着袋子里伸了进去。大家猜得一点都没有错,我也猜得没错,这只手的主人就是险儿。

不过第二个拿的不是胡玮,而是地儿。我知道,如果今天小二爷出了事,那么第一个开枪的很可能也不是险儿而是地儿。

胡玮也要拿,我没让,把枪分给了袁伟。

我办事有一个原则,只要我还不是真的想杀某个人的时候,我绝对不会让险儿和胡玮两个人同时拿着重武器的,这对于敌人对于我们自己两方面都太过危险。

分完枪不久,海燕也进来了,他和龙袍两个人分别告诉了险儿他们枪的用法。

胡玮两只眼睛晶晶发亮地站在一边,望着险儿他们三个人,就好像是一个孩子看见别的孩子手上的世界上最有趣的玩具,但是自己却玩不到一样的馋涎欲滴。终于忍不住,他走了上去,想求险儿他们几个给个面子让他试试感觉,得到的是一个回答,“玩去!”

太侮辱人了!

胡玮很不高兴,气冲冲地跑到了海燕身边。老成的海燕比较厚道,把手上的微冲借给胡玮摸了摸,让他爽了一把。他拿着微冲很高兴,用挑衅的眼神看着险儿他们,甚至还扫了我一眼。

万事俱备了,龙袍把枪又装回了包里,领着包说:“走吧,各位洪兴的大哥!”

“龙哥,我们现在是去哪里啊?还是方五的公司吗?”我问了一个很想问但是很愚蠢的问题。

“你问那么多干吗?廖哥办事,还比你不上啊。玩去!”

我靠!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