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佐女俘 第十章 密林疑影 (1、2、3、4、5)

刘国斌 收藏 2 1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


1

失去了的,才知他的价值,方晓得他的珍贵。

玲珑鸟的音容笑貌,一直在宁振武的面前跳动,活灵活现。

背倚青山,面对小溪,密林环绕:兄弟呀,你安息吧!

宁振武的眼泪,流了一遍又一遍,默默地历数玲珑鸟的奇智神勇。唉,重任在肩,先折栋梁,怎不令生者悲哉惜哉?谁为我夺关斩将,谁为我化险为夷哟?霹雳者,乃玲珑鸟也!君一去,顿使我失去臂膀,怎样去面对重重关山?

玲珑鸟的坟前,佐纪子双膝跪地,双手捂脸垂头饮泣。不可思议,无法想象,至今她也不能相信玲珑鸟舍身救下自己。面对坟茔,她恍恍惚惚,似在回忆别人的故事。他,曾对我动手动脚过么?是我曾愿委身诱降的那个男人吗?是把我揍个半死的那个凶煞恶神吗?是我捏面人赌咒过的那个小脑袋吗?是,又不大像。那丸解药呢?我吃了?你为什么不吃?你真的不怕死?你救了我?你为啥救我?虽说临危受命,各为其主,但毕竟是生死的抉择呀!你你,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你说,你说呀!你怎么不说话呀……我真混,捏面人害了你!我不得好死……你说过,要到阴间去找我。阴间是哪里?或许真有来世?来世,我再报答你吧!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让你瞧瞧,大日本的女人,也懂得人情,懂得义气……

佐纪子,于其说在忏诲,莫如称为神经近于紊乱,失控,崩溃了。

娟代荷萍默立新坟前,脑海里复现六六的那座小坟,心海翻涌。我实在弄不懂,这些八路军,倒底能挣多少钱,值得一次次舍命救别人?六六为我治病惨死而永生。这个玲珑鸟,可与佐纪子是仇人哪,竟也以命相救!都说中华英烈多,难道八路军都是满门的杨家将?!

武工队掩埋了玲珑鸟,跟着疤拉眼,开始爬大凉山了。

土匪可靠吗?土匪带的哪条路?宁振武已不太细想。

大凉山,山势险恶,密林叠嶂,无路可走,生人根本穿不过去。任凭疤拉眼当向导,也属于孤注一掷的办法了。

怪石嶙峋,山风旋盘。

疤拉眼不急不躁地在前引路,低着头,一言不语。

其实,玲珑鸟之死对于疤拉眼的震撼,并不亚于佐纪子。

为了一个日本娘们儿,舍弃自己性命,值吗?不值,我绝不会干这等傻事!可是,你又不能不钦佩玲珑鸟是条汉子,是条好汉!八路军究竟有何魔法,能让玲珑鸟为其卖力?玲珑鸟的底细我清楚。不就仗着一手好枪法,争大凉山舵主花脸虎的二大王败在我手下而赌气转当赏金杀手的吗?不到两年,你就入了道,成了精?居然拿命去换那个一线不值的日本娘们儿!她给你养过孩子还是修了祖坟,舍得以死相报?

疤拉眼百思不得其道。

倒是凉州西关城门的那阵子对话,叫疤拉眼扬眉吐气。

中国人,八路军说的多自豪。中央军问的多自然。我回答的多巧妙。中国人,大敌当前,还争个啥劲儿呢?玲珑鸟是中国人,死了,死了也象个中国人。我佩服到祖宗八辈子!玲珑鸟兄弟,你的坟前,还缺块石碑,我给你刻,我给你立,我给你烧香上供送纸钱!可是,话说回来,玲珑鸟兄弟,你无论如何不能为那个日本娘们儿把性命搭上呀!你看她们俩,一个恶相,一个丧门星!小眼晴,像剃头刀片拉的。小嘴巴,鸡屁眼那么点儿,连个饺子都怕吞不下去。脸,惨白得象一层纸,跟死人幌子差不多……我的妈呀,差点忘了,花脸虎怎么要让她当押寨夫人?那不把晦气都带来了?谁要她谁倒霉!泰山上一捉到她,死了几个弟兄。八路军劫去后,死的死,亡的亡。中央军也占不到便宜,引来攻城之祸。什么要人?整个一妖情!花脸虎,你快打消那个危险的念头。过了大凉山,赶紧给八路送过去。膻星气,可别沾到咱的山寨上……


2

日正午,武工队爬上第一道山梁,就地休息,吃饭。

站在山顶上,举目四眺,但见山连山,树涌树,林海茫茫,汪洋一片。主峰大凉山被云层拦腰截断,猜不透能有多高。

宁振武对大凉山早有所闻。自己的家乡曹屯,就在大凉山以南一百多里的地方。儿提时,常听长辈讲起大凉山的传说。自己最感兴趣的,当属梁山好汉聚义前在大凉山落草的故事。林冲充军在此被官报私仇,李逵在此背母下山,孙二娘在此卖人肉包子。就连武松打虎,亦打于大凉山而后被史书写成景阳岗。长大以后,看了一些《水浒》之类的书,却也无意考证史实的真伪。信,亦真。不信,未必不真。

这大凉山方圆近百里,却确切无疑。东西长而平缓,南北窄而高峻。大凉江,既发源于山间的泉水,溪流。它,弯弯曲曲流向东偏北,快要接近泰山山脉,却又忽尔转向东南,一通大海。

从大凉山以东回八路军根据地,因大凉江阻拦,且系日军占领地,不太容易,故宁振武留连往返而不得其道。从大凉山以西绕行,虽一马平川,却有二三百里路。加上,那是国民党中央军的地盘,也诸多不便。宁振武选择穿越大凉山,一方面想摆脱鬼子的纠缠,一方面也不愿招惹是非。退后一步说,有了险情,干脆在山中打游击坚持入冬,等待大部队来接应。

当然,宁振武也顾虑过山中的土匪。出发前,他听侦察科长说过,花脸虎的匪巢设在泰山之中,大凉山不过三二十个流匪,不成气候。而当时,武工队人马齐整,也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如今,连连征战,损兵折将,布阵用兵,已捉襟见肘了,万一跟他们碰面交锋,肯定吃亏。

所以,一进大凉山,宁振武即告诉疤拉眼,尽量避开土匪,哪怕多走三五天的冤枉道,也比跟土匪火拼强。

疤拉眼听罢,高笑连声。言称,八路军不怕日本人,怎么还怕中国人?!碰上劫路的,拦道的,他自有办法,保管万无一失。

事到如今,宁振武也不便多费口舌。自己势单力薄,山间无路可走,不靠疤拉眼,如何翻过大凉山?

玲珑鸟若在,一切矛盾迎刃而解。可他,牺牲了。一想到此,宁振武格外痛惜。

翻过一道山梁,路,渐渐好走了许多。


3

第二天一早,疤拉眼带着武工队员,沿着山溪的流线,逆向登山。

大自然的瑰丽景色,已使大病初愈的娟代荷萍童心复萌。她嘻嘻笑笑,陶醉在青山绿水之中,似把自己的处境忘得干干净净。

而佐纪子,却象移过病体,面憔情怠,心事重重。

兰丽紧随娟代荷萍身边,不时地跟她说说笑笑。兰丽清楚,只要娟代荷萍心情放松,身上的病不治自愈。

娟代荷萍环顾四野,又生观赏之兴。这山,好美呀!这水,好清啊!这林,好密呀!虽没有泰山之雄奇,却也有世外桃园之幽静。在这里若建座别墅,常住下去,肯定能长命百岁!中国政府,为什么没想到这点呢?等打完仗,我给他们提提建议……

走了一阵子,疤拉眼的脚步明显减慢。

宁振武发觉疤拉眼双眉紧蹙,面色冷峻,蹲在地上细察什么,就走近问道:“兄第,路,走错了?”

“不可能!”疤拉眼思考的是另一回事。停了片刻,道:“奇怪呀!这条路,好像有人走过!”

宁振武没想太多,道:“也许打猎的吧?”

疤拉眼摇摇头,说:“不像。八路,份看这脚印,也是朝山上走的。”

这一说,宁振武警惕了,问:“能有多少人?”

“不太多,五个人左右。”

“能是谁呢? ”

“步子小,肩扛重物。你瞧,这个脚印挺深的,还挺快……”

宁振武暗暗称赞疤拉眼的眼力,又问:“啥时候留下的呢?”

“一天以内。”

“会不会是……你的弟兄们……”

“也不大可能。我去凉州城,看家的,仅留三个。”

“那咱们怎么办?”

“八路,为防万一,我带一个人在前面走。见我的信号,你们再上来,免得中了别人的埋伏……”

宁振武被疤拉眼的周全考虑所折服,连连点头,说,“兄弟,听你的。”

武工队拉开距离,缓慢地登山了。


4

疤拉眼的分析没错。

武工队行进的路线上,果真有伙人攀向山峦。不过,这五六个人,目标并非针对武工队而另有其他使命。

当然,他们如料到武工队随后上山,局面将会另一番结果了。

宁振武真若判断出前有异人,怕也另择逃路了……

天,已进黄昏。

宁振武按照疤拉眼的信号,赶了上来。

疤拉眼原地踌躇,不再带路。

“兄弟,咋不走啦?”宁振武关切地问道。

疤拉眼犹犹豫豫道:“前边那伙人的脚印看不清了……”

宁振武理解他的顾虑,问:“别的路呢?”

“没路。只此一条。”

“那咱小心点儿。”

“别冒那个险,万一入了套子,咱们吃亏。”

荒山野地安身露营,武工队习以为常,宁振武打算就近选择地方。

疤拉眼畏畏葸葸道:“八路,你若相信我,让我连夜上山,探明那些赶路的是人是鬼!”

宁振武被疤拉眼的豪壮所感染,道:“兄弟,冲你这句话,我派两个人,保护你上山”

疤拉眼心头一振,爽言道:“八路,够仗义!”


5

午夜时分,那伙人已接近目标,潜伏下来。

他们是什么人?鬼子。

鬼子神兵天降?非耶。

当初,在仙客来旅店,野岛收到疤拉眼的手写凭据,留了一个心眼。

野岛叫过一小队长井村,让他带着疤拉眼的手据,混出凉州城,找到秦山团或给坂田大佐拍电报,迅速派人上大凉山,跟土匪交易,做好应付万一的准备。

巧的是,井村竟直接跟花脸虎联系上了。

花脸虎信以为真,派了一个手下,带手据领着井村上山,而自己却打下伏笔:带人取道直奔大凉山南隘口雁荡峡,以不变应万变。

鬼子摩托队简便轻行,又没包袱,自然赶在武工队之前登山了。

疤拉眼纵有十个脑袋,也算计不到背后的交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