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七十一章:安顿烟白坳

王大三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564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许轶初正在办公室里看着六战区发来的预备迎战日军对景德发起进攻并预备反击的方案文件,接到了守备司令贺天朝师长的电话。

她的情报处和贺天朝的守备司令部隔着一条街,是靠着陈占彪的守备团团部这里。


“轶初,刚才东门守军哨卡打来了电话,说是曹胜元把一车八路军的女战俘送到景德,寻求庇护。这正好是你们情报部门的事儿,你看如何处置?”

“哦?有这事儿?看来八路军无条件释放了三岛夫人,三岛是作为私下的回报释放了这些女兵。”

许轶初放下手中的笔说道。


“对,肯定是这样的。”

贺天朝说:“我看这个曹胜元把人家的俘虏往我们这儿送是没安好心,他明知道六战区已经下文断绝和八路军的一切来往,他偏偏把被释放的女战俘送过来,是想造成我们景德守军在和上面抗命的局面。我估计这是戴笠给他的旨意,他们是成心想让我们坐蜡。”

看来贺天朝也想到了曹胜元此举的目的了。

许轶初说:“老师长,你说的对。既然是释放,那就应当直接交还给八路军就行了,特意送到景德国军这里来,那就是心术不正,图谋不轨。我马上赶到东门哨卡去见见曹胜元。”


贺天朝说:“轶初,你不能去,戴笠想找你的茬正愁没借口那。你一去,他正好可以说你私下通共而逮捕你。我也不能去,老蒋和孙连仲正要排除异己那。我看这事还是让陈占彪去合适,他是老蒋嫡系部队过来的,还有他太太梁茗现在是八路军野战医院的院长,去了也好说点。我想让他叫曹胜元把人送到大锅山常云山那里再转送到四关山,这样,这些战俘就安全了。”

许轶初说:“不行。到了四关山,戴笠会让沈一鹏扣押下这些才被释放女八路作为将来威胁和提条件的人质和要挟八路军方面撤出云南的。”


贺天朝在电话那边点点头:“恩,你说的有道理,但是现在小锅山已经被日军渡边联队占领,找八路军不好找,曹胜元无法将他们送还给八路军,我们要是不接受的话,那总不能再让这些姑娘回到日本人的手里去吧?”

许轶初说:“那当然不能了。我个人建议让曹胜元把人送到烟白坳最合适,那里日军还攻不下来,并且烟白坳现在和小锅山联了姻。索拉巴亚的儿媳妇宋娜就是八路军的战士,把人送到那里再由索拉巴亚头人转交给八路军就方便的多了。”

“恩,好。是个好主意,我马上让陈占彪去东门办这件事去。”

贺天朝挂断了电话。


许轶初心里挺痛苦的,明明是自己的同志和战友,在自己这里接受她们她们会更安全些,但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她只能先拒绝接受。

她马上把这件事通知了李克农同志的特使,特使支持了她的意见,并表示会及时和独立旅联系,让他们在最快的时间里接回这些同志。


曹胜元没料到许轶初会硬下心来拒绝接受。

他对前来迎见自己的守备团长陈占彪说:“你们许处长够狠心的啊,先帮着八路把人接下来不是挺好的一件事吗。”

陈占彪说:“对不起,我没兴趣知道谁是谁非,许处长怎么说我就怎么执行,恕我们不能接受友军的人,还是请你把人先送到烟白坳去为好,那里是中间地带,我想烟白坳是会很好的处理此事的。”

陈占彪的口吻似乎一点也没商量的余地。


曹胜元也怕再僵持下去要在其他部下面前暴露自己军统的身份,于是他让李柱子带上人把林翠萍,穆雪兰等送往烟白坳去,自己则在头风哨卡便打了回票,返回三合去了。


九名不幸被俘又被幸运释放了的女战友,在烟白坳受到了宋娜、朵咯瓦和老索拉的欢迎和热情接待。

之所以宫本能带人偷袭烟白坳成功却攻打不下来,是因为烟白坳的地形和地势所决定的。

烟白坳这个地方由十九座村寨组成的,村寨散落在茫茫浩瀚的大、小锅山之间方圆一百多里的山林沟壑之中,幽雅美丽而神秘

这里有由白垩纪时期地壳造山运动形成的火山岩地地理地貌特征,山中到处都有溶洞,山洞,温泉。并且植被茂盛,郁郁葱葱,藤萝遍布,是典型的亚热带风情。

这里人世代居住狩猎和靠着山货过着日子,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从大土司索拉巴亚的爷爷辈就对这里的防务做了蓄心安排,经过多年经营,到了索拉巴亚这一代的时候,烟白坳已经坚如磐石了。


当年,由于和衙门官兵没谈好,因此官府多次发兵攻打烟白坳,但没一次能攻得下来,反倒倒贴了不少损失。

宫本第一次进攻的时候,索拉巴亚、朵咯瓦夫妇和拉土苏就设下了圈套,让宫本的部队长驱直入,结果不是踩中了陷阱,中了毒镖毒箭和暗枪,就是被山上下来的滚木擂石砸成了肉酱。

宫本气急败坏的采取了搜山行动,想杀人报复,结果更惨,被连成片的山洞里打出的冷枪给干掉了三,四十人。

加上前面死的,他不仅没能找到烟白坳的一个人,反倒死伤了近百号人,几乎接近一个中队的三分之二的人数了。


宫本想再这么和老索拉再耗下去,恐怕自己带来的一个大队的人马全得搭在这里了,即便是不搭进来,恐怕也得被烟白坳的自卫团给拖垮了不行。

后来,当地的向导给他说了歌谣,他才明白自己攻进烟白坳来实在是有点莽撞了。

那歌谣说的是:烟白坳,烟白坳,山高林密雾笼罩。官兵进来无处逃,百姓灵巧好似鸟。想占烟白坳,一辈子走不了。

那意思说的就是想进来侵略,你这辈子都甭想出得去。


宫本决定及早撤兵,否则可能真要在这里陷死了。

但是就在他撤兵的时候,四面八方的自卫团在拉土苏和朵咯瓦的指挥下猛烈的向他的部队开了火,这下可让他倒了一辈子也没倒过的霉。

鬼子兵们忙着四处应付,但是你打他时如同苍茫大海无踪影,他打你的时候却是神兵天降难提防。人数上和自卫团差不多的鬼子这个大队又被武器装备不如自己的这些土著山民们消灭了一百二十多,几乎顶得上被八路军滇西南独立旅在小锅山消灭的鬼子数量了。很多鬼子是被打散后,被愤怒的老百姓包围住用铁锨,长矛杀死的。


宫本不得不狼狈的率着残余的部队快速的撤出了烟白坳,驻守在离这里十公里的据点里了,让出仅仅四天的烟白坳又回到了索拉巴亚的手里。

说实话,要是论打阵地战和攻坚战来,那拉土苏的自卫团根本不是宫本的对手,不要说武器和火力他们比不过鬼子,就是拼起刺刀来他们两三个也抵不了鬼子一个。但是巧妙的利用自己的地形优势,和灵巧的伏击让宫本这个不可一视的敌酋完全没了招数。

幸好渡边又抽调了一个中队回援宫本,否则的话,索拉巴亚极有可能出来攻打宫本退守的据点那。


可以说,烟白坳的安全暂时无忧。

因此,当林翠萍,顾萌和穆雪兰等到来的时候,这里的人有精神和精力来接受和欢迎她们。

索拉巴亚担心鬼子还会反扑,因此把九个姑娘都安顿在了烟白坳相对的纵深山寨的山洞里,并让当地的老百姓好好的招待她们,宋娜也离开她和朵咯瓦的家,陪同着战友们。


烟白坳的老百姓现在很受益,原来大头人索拉巴亚对大家都比较欺诈欺压,自从八路军的周洁政委来做了工作和帮助了烟白坳后,索拉巴亚已经在慢慢的转变自己了,他不仅减少和免去了自己定下的许多苛捐杂税,还让自卫团帮助老百姓采摘山货,护送贩运,因此老百姓的日子一天天的好过了起来。

更让大家高兴的是,大头人已经取消了祖传下来的规矩“初夜权”。也就是说谁家再娶媳妇不用担心新媳妇的第一夜要和土司去过了。


这么一来,当地的老百姓自然对八路军是赞赏和拥护到家了。一听说来了女八路,那山民们都是争先恐后的把家里的好吃好喝的拿出来慰问了。

所以九个姑娘是天天顿顿吃的都是野味等好东西,饭也是大米白饭。

李金珊和黄荣芳本来就是宋娜同在一个卫生队里工作战斗,大家劫后重逢,自然话题说起来就没个完了。自然大家都有意的回避了被俘后的那段不堪回首的事了。

能重见天日,是一个人最兴奋不已的事情。


但是,林翠萍等还是心急如焚的想赶紧回到自己的部队去,宋娜只好详细的介绍了目前的形势,告诉她们独立旅的主力暂时撤到了外线作战,小锅山只有周洁政委和郑志豪的留守大队在老人坡一带的大山里带着渡边联队的鬼子在绕圈子玩那。目前要归队的话,只能等着和周洁政委的留守大队联系上才行。

宋娜要林翠萍等战友要耐心再等等。

林翠萍听了介绍也明白周洁政委他们目前的处境还是比较困难的,但是她们却更想早点归队,好拿起枪来和战友们一起杀敌。


最后九名女兵加宋娜一致决定成立一支由她们十人组成的女子小分队,利用熟悉山林地形的特点,主动寻找战机,伺机打击日寇,策应周政委她们。

大家推举了林翠萍为队长,顾萌和宋娜为副队长。

不过,老索拉和朵咯瓦都不赞成女孩子去第一线打仗,虽说给她们都发了枪支,但是不让她们随意去出击。主要还是朵咯瓦不愿意自己的老婆去冒险。他表示自己将积极联系周洁的留守大队,让女战士们都能尽早的归队。


其实现在周洁他们的处境并不象想象中的那么坏,由于群众基础深厚,他们在老人坡到黄麻岭一带行动自如,时不时的还给渡边联队一些有力的打击。

在生活条件上留守大队也没问题,在日军“铁桶之火”大扫荡前,他们配合群众做好了坚壁清野,日军占领拉沽庙后什么也没得到,相反的他们向老人坡挺进的时候,由于是山林地形没有路可寻,供给上反到出现了短缺的现象。

而周洁,郑志豪的部队却是到处能得到群众的接济,有了这样的有力条件,自然不会怕日本鬼子的袭击了。现在是周洁在暗处,而渡边却是在明处,处处被动挨打,叫苦不迭。


不过,周洁也不敢轻易的开动她的电台,因为这帮鬼子带着电台侦听设备,一旦电台一开,驻地会立马暴露给鬼子。

在这期间,内奸杨仁玉也送出了几份周洁留守大队的动向的情报。但落在“山猪”李宁安的手里后,他不是如数的交给渡边去,而是筛选后把不利的交给渡边,有利的自己留下。

渡边不知就里,拿着那些不利的情报去突袭留守大队和野战医院,结果处处吃亏碰壁,损兵折将。气的他大骂杨仁玉不是东西,是条蠢猪。


渡边那里想到“山猪”李宁安并不是盏省油的灯那。山猪是想让八路军好好的教训一下日本人,又不想让日本人消灭了周洁。所以有利的情报他都扣了下来,好寻找最佳的时机一举抓获周洁,强迫为他的压寨夫人。

周洁这段时间其实不在老人坡,而是在黄麻岭一带周旋着。


黄麻岭位于老人坡西侧,正是当年索拉巴亚和拉土苏走私鸦片烟的通道,有了和索拉巴亚的联姻这层关系,索拉巴亚派出了两名当地的向导跟随着留守大队,因此怎么转周洁都是方向明确的,而鬼子则不行,几个向导到了黄麻岭头就晕,根本弄不清东西南北。

渡边哀叹道:“想消灭八路大大的困难啊。”

他把部队集中又分散为了三股主力,每股由一名中队长带队,在老人坡和黄麻岭一带搜索驻扎,试图围困住周洁。

渡边自己则带着另外的两个中队作为机动,随时策应和包围留守大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