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不堪回首,想起被大我30岁富婆包养的那段日子

圣旨 收藏 0 473
导读:  [b]飞机上的眼泪   [/b]那年7月,我从北京乘机回海口,霞与我正好邻座。飞机刚刚起飞,她从手袋里掏出一本《廊桥遗梦》,认真地看起来。她看着看着,竞抽抽搭搭地哭起来。我迷惑不解,关切地问她:“大姐,您怎么了?”她笑笑说:“没什么。”她向我讲起了书中的:“……金凯与弗朗西丝一见钟情,俩人痴迷相爱的情节太感人了……”   我觉得这位大姐真是有情有义,连一本脱离现实的小说,都能感动得流泪,生活中也一定是个贤妻良母。   我们聊了起来……   我们都属虎,我24岁,霞54岁。我当时在北京读大三。霞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飞机上的眼泪

那年7月,我从北京乘机回海口,霞与我正好邻座。飞机刚刚起飞,她从手袋里掏出一本《廊桥遗梦》,认真地看起来。她看着看着,竞抽抽搭搭地哭起来。我迷惑不解,关切地问她:“大姐,您怎么了?”她笑笑说:“没什么。”她向我讲起了书中的:“……金凯与弗朗西丝一见钟情,俩人痴迷相爱的情节太感人了……”

我觉得这位大姐真是有情有义,连一本脱离现实的小说,都能感动得流泪,生活中也一定是个贤妻良母。

我们聊了起来……

我们都属虎,我24岁,霞54岁。我当时在北京读大三。霞听说我明年大学毕业,爽快地说:“毕业的安置问题,我来帮忙。”当飞机降落到海口机场的时候,我们好像是有多年交情的老朋友了。走出候机室,一辆奔驰车等在那里,我向她道别,霞却执意邀我到她家吃了饭再走,由于我毕业安置还要仰仗于她,便顺从地跟她上了车。很快,我们的车停在一栋别墅前。霞领我进入她家,我便被客厅的富丽堂皇吸引了。白色大理石地面擦得一尘不染;两幅女主人大型照片挂在墙上;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在迎面的小厅里……她热情地叫我坐在那高档的欧式的沙发上。我拘谨地坐下,听任她的安排。

浪漫的烛光晚餐

霞热情地邀我与她共进晚餐。请我入座后,她从酒柜里把一瓶轩尼诗XO拿出来让我打开。我们边喝边吃边聊,霞讲起她在海口如何白手起家,现在是自办公司的老板,自办学校的校长……我越发钦佩霞的精明能干。霞善于劝酒,一杯接着一杯,我这时已经完全忘了,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大我三十多岁的女人,而只觉得这种氛围实在令人流连忘返。霞起身换了一支乐曲,她目含春波走到我面前,用低柔的声音伏在我耳边:“刚,陪我跳支舞吧。”很自然,我们在餐厅里轻曼起来……

不知是几点钟了,霞对我说:“你先冲个凉,休息一下。”她把我领进洗漱间后退出。当我从洗漱间出来,从没见过的场面把我惊呆了。只见霞穿着一件近乎透明的粉红色睡衣,斜倚在床上向我招手。我正想转身退回,霞却从床上起来,一下子把我搂住,哭诉她伤情的往事。

石榴裙下的苦涩

霞向我说,她曾经有过几次感情的失败,对情感上的事,已经心灰意冷,是我唤起了她的渴望……霞的表白以及一个正常面对异性的原始冲动,让我忘记了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女朋友,忘记了自己的学生身份,在霞的诱导下,冲破了男女正常相处的底线。

霞对我说:“让我们复制《廊桥遗梦》中的金凯和弗朗西丝的,体验几天的生活。”我笑笑回应:“以后我们只做朋友,你是姐姐,我是弟弟。”暑假的日子里,霞和我形影不离,带我逛商场,品西餐。

霞为我花钱从不吝啬,有一套西装7000多元,我试穿很合体,霞毫不犹豫地为我买下,一双皮鞋近3000元,又给买下。我过意不去,不知何以为报,唯一让我心安的,是对霞惟命是从。

一次,我的女朋友从北京打来电话,我支支吾吾地应付着,见霞一副气囊囊的样子,我很快挂断了电话。当我再回头时,霞已在那抽泣起来。我问她为什么?霞边哭边说:“我只想成为你的唯一。”我对霞说:“不是说好了吗,只演‘廊桥遗梦’,不能当真!”霞说:“我反悔了,不准你再和别的女人接触!”整个假期,我像被拴在她裤腰带上,寸步不离。

霞不知什么时候在我的电话本里查到我女朋友的电话,并私下里通了话。她让我女朋友自动退出,不然,她要采取行动。

我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接到女朋友的电话,女朋友在电话另一端大放悲声,无论我怎样解释都无济于事,女朋友向我说出了绝情的话,从此她杳无音讯,后来听说她成了别人的新娘。

总把新人换旧人

一年后,我大学毕业,进入到霞的公司。霞让我管外联工作,中午一般我不回去。一天,恰巧中午回去取东西,见霞与一个外商身份的海南公司的老总在房间里,霞穿着睡衣,老总领带没来得及系,外衣没来得及穿……

一切不用多说,我向霞提出分手,霞哭着说:“难道我们的感情就这样不堪一击吗?……” 我还是忍了。可是,霞并不管那么多,晚上我们看电视时,经常冒出一句:“我这个人就是喜新厌旧”,“我就是喜欢玩火”,“要是给我机会,我能把海南岛翻个个儿”等等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一次她过生日,让我为她准备晚宴,我到花店为她订做一个999朵粉红色的枚瑰的花篮。霞姗姗来迟,一进门就问我:“何总来了吗?”我说:“没来。”霞立刻不高兴起来。当她见花蓝时,怒目圆瞪:“你怎么订做粉红色的?粉红色是代表情人,难道我是你的‘二奶’吗?”这一通连珠把我打懵了。现在想起来,她是故意找茬,是因为那位老总没来而迁怒于我!

事情的结局,是那个公司老总从业务联手,发展到与霞在床上联手,我自然出局。

现在,我已经有了新的工作,新的家庭,相爱的妻子和可爱小宝宝,但回首往事,经常为自己的一时糊涂而悔恨不已,更希望年轻的朋友在情感面前,要保持头脑的清醒,免蹈我的覆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