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那场战争 第二卷 所向披靡 三十六、路遇敌特工

即雨即处 收藏 21 4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9.html[/size][/URL] 三十六、路遇敌特工 吴江龙睡到半夜时醒了,控制不住的思绪信马由缰,思忖着,“没病没啥的,我在这干嘛!”一会摸摸头,一会又摸摸肚子,翻来覆去地折腾。不经意间,右手碰到了那个酒精瓶,忽然有了醒悟,“我这两块伤又不算啥,在这无非是换换这个东西嘛!咳,有了它,自己换不就得了,还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9.html


三十六、路遇敌特工


吴江龙睡到半夜时醒了,控制不住的思绪信马由缰,思忖着,“没病没啥的,我在这干嘛!”一会摸摸头,一会又摸摸肚子,翻来覆去地折腾。不经意间,右手碰到了那个酒精瓶,忽然有了醒悟,“我这两块伤又不算啥,在这无非是换换这个东西嘛!咳,有了它,自己换不就得了,还用得着护士!”想到这,他便轻轻地坐起来。看看帐蓬里的其他几名病号还在呼呼睡觉,便蹑手蹑脚下了地,开始收拾东西。说是收拾东西,吴江龙是在昏迷时被人抬来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东西。看看床的四周除了那根终不离身的腰带外啥也没有。于是他拾起腰带往身上一扎,穿好胶鞋,系好带子,一切装备妥当。

当兵的就是省事,除了身上背的,还有肩上扛的,几乎所有家当就都在这了,搬多少次家也是轻手利脚。

吴江龙悄悄走出帐蓬,探头探脑向外张望。

山头上已经有了一些署色,微微透着白光。但山谷里依然是一片黑暗,只能看清帐蓬的轮阔。营地内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几乎所有生物都处在万籁俱寂之中。只有营地中心的一个大帐蓬内还有灯光。

吴江龙怕被哨兵发现,有意绕着帐蓬,专从黑暗处向外走。走着走着,突然从黑暗处站起一个人来。吴江龙慌忙之下,正要做什么防范,却被对方用枪抵住,一动不敢动了,就听这个人问:“口令。”

吴江龙一住进师医院就属于非战斗人员,成为病号后自然就没有了战斗义务,因此他无从知晓口令是什么。这人一问,还真把他问住了。吴江龙猜测,这人可能是暗哨,于是加着小心说:“我是负伤的的军人,在这养伤。”

吴江龙知道回令的重要性,绝不敢说错一点。否则,哨兵把他当成敌人,朝他开枪麻烦可就大了。

“即然是养伤,天还没亮,你乱跑什么?”哨兵指责说。

“我,我想上山转转。”吴江龙撒谎。

哨兵觉得吴江龙说话吞吞吐吐,有些怀疑,继续考问:“你是哪部份的。”

“215团四连。”吴江龙流利地回答。

“嗯,”哨兵相信了他说的话,对他说,“天还没亮,任何人都不准随意走动。你还是回去吧!”

在战场上,军人们虽然处于一个师、一个团、一个营的单位之中,人员成千上万,根本不可能互相认识。再加上其他部队掉队人员的加入,生面孔会越来越多。当时又没有什么通行证、身份证之类的东西来证明。一旦敌人特工渗透,凭军装也很难区别出敌我。战场上死伤、失踪的人员到处都是,敌人从哪里不能找到几身中国军人衣服。而且特工们都会说上几句中国话。由于我国的方言非常复杂,就是叽哩哇啦地吐字不清,你也不敢说这就是敌人。

许多部队都遇到过这种情况。部队正在行进,队列中不知何时就搀杂进了敌人特工。他们有的扮成我方军人,有的扮成民工。在我方人员不备情况下,突然发起攻击,致使成班成排的中国军人们受到重大牺牲。如何才能区别出敌我来呢!光凭口令是不行了。敌人就在队列里,而且又能听得懂中国话,口令早被特工摸个底透,问也是白问。

这时就有人发明了除了问番号之外的另一种脱裤查特工的方法。当怀疑某人是敌特工时,问又问不出什么,就让他脱掉裤子,检查内裤。这招还直管用,很多敌特工都没能通过这一关。

中国部队有着严格的着装规定,不允许军人着军装以外的任何衣物,包括不允许携带部队配发以外的任何饰物。一个标准军人,可以说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军品,特别是在战争期间更是如此。那些敌特工又怎么能知道这些。他们以为,弄一身军装往身上一穿,就和我方军人一样了,岂不知一个最大了漏洞就在里边。

男军人内裤有着独特的造型。颜色深绿,裤管肥大,而且扎腰的不是什么松紧带,是一根两三尺长的绿绳,市面上没有这种东西。那可是男军人的唯一,军队的品牌。只要把那些可疑人员控制住,逼着他们脱掉裤子,如果下身不是这种内裤则是敌特工无疑。

有人说,要是不穿内裤怎么办!

这不可能。军队毕竟是军队,有着严格的纪律约束。军人睡觉不得光身子,其中就是指不允许不穿内裤和不穿背心。哪像现在的有些男生,天一热就光着身子在男生宿舍里乱跑,什么都不顾了。笔者就曾经在一所大学里看过这一目。虽然是同性,可背人之处,还是背着点好啊!

所以,在这场战争期间。中国军人们发明了除口令、查问番号之外,又加上了这一特殊方法。你还别说,这方法真管用。几次部队行军时,稀哩哗拉搀杂进了不少穿着中国军人服装的人。指挥员胡涂了,不知他们是从哪来的。这么多人怎么问,要是真正的我方军人与敌特工混在一起,弄不好还会暴露我军秘密。实在没有办法了,这个指挥员就下口令,“脱掉裤子。”敌特工们也不明白怎么会事,因为正有许多军人盯着他们,在没有暴露之前,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听话地跟着其他人脱。这一脱不要紧,他们还真的与中国军人不一样。指挥员二话不说,命令手下人,“把这几个内裤有问题的,全都抓起来。”

军人们麻利地一下手,来的几名特工一个不漏地被抓了个现行。他们临被带走时,也没弄明白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出现了纰漏。



哨兵知道吴江龙是伤员后,也就没在为难他,只是让他赶紧回屋睡觉。

吴江龙虽不甘心,但又不敢乱动,谁知道说不定啥时再从什么地方冒出个暗哨来。万一哨兵不慎,啥也不问就开枪,自己还不是白白死掉。没办法,还是回床睡觉吧!当他快走到帐蓬门口时,看见有一辆气车驶进营地。吴江龙立时有了主意,“我出不去,汽车可以出去啊!”随后,他又悄悄地接近汽车,在一个暗处藏了下来。等汽车上的人都下来后,他悄悄地爬了上去,将一个苫布盖在身上,躺在车箱内。

不一会,汽车又驶出了营地。

吴江龙也不管汽车开往什么地方,反正只要是一直向南走,就能找到自己连队。

吴江龙闭着眼,似睡非睡,任由汽车随意颠簸。

忽然,汽车停下不走了。他偷偷地掀开苫布向处看。只见公路上站着两名持枪的中国军人。他们截住汽车后,命令车上的人下来。吴江龙以为,这又是值勤的哨兵,检查过往车辆纯属正常。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干部走下汽车,跟那两个军人不知说些什么。看那意思两个持枪军人不同意,比划着要让司机也下来。干部回身向司机打招呼。司机跳下驾驶室,向三个人跟前靠近。突然,一个持枪的军人抬起枪逼住了司机和干部。另一个人则端着枪来到车后检查车箱。

吴江龙怕被人发现,急忙又用苫布将自己罩住。

过来的军人走到车箱后,一手抓枪,一手扒车箱向里看。仔细瞄了几眼后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于是跳下车,又向原处走去。到了另一个军人跟前后,两人叽哩哇啦地说起了越南话。

司机和干部一听不对,这两名军人不是自己人,是敌人。干部使了个眼色,司机飞身向持枪敌人扑去。就在这时,枪声响了。司机和干部瞬间便被敌人击倒在地。

吴江龙听到枪响,再次钻出苫布抬头向外看。只见那两个持枪的军人,正拖着司机和干部向坡下走。心想,“遭了,这是敌人特工。怎么办?”看看自己空着的两手,就是采取行动,也会跟被枪杀的两名中国军人一个样。

吴江龙没敢轻举妄动,他也不想逃跑,准备等机会收拾这两名敌特工。等两个敌人上了汽车后,他又把自己隐藏起来。

这辆军车被敌人抢劫了,他们驾驶着它继续向南行驶。

吴江龙躺倒在车箱里,挖空心思想着对付两名敌人的办法,“龟儿子的,只要你敢往南走,老子就有办法收拾你们。

汽车行驶了一会,在一个山弯处停下。

一个敌人从驾驶室跳下,来到坡下草丛内,在里边扒拉几下后,拖出一个大包,扔到了车上。

吴江龙等汽车开动后,悄悄钻出苫布,扒拉开袋子,看清了里边装的是几包炸药,心里一惊:“他们弄这些炸药干什么?”

没等吴江龙想明白,汽车再次停了下来。

吴江龙怕被敌人发现,又慌忙钻进苫布,透过一个小洞,觑眼向外瞧。

两个敌人来到车箱上,拖下那个包,向公路上的木桥走去。

吴江龙等敌人下了车,判断着脚步声。待他们走远后,才探出头向外看。

在汽车正前方有一座长木桥。吴江龙一看之下,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憋着劲想了一会,记起这座桥就是他当初他被打下坦克时的那座。吴江龙忽然明白过来,“这两个敌人是想要炸桥。”

想到这,吴江龙急忙钻出苫布,就要下车去阻止。但一细想,这样做不行。光凭两个拳头去与两个持枪敌人博斗,不等到跟前,就会被人家干掉。但是,如果不上前保护,一旦木桥被敌人炸掉,我军的后勤运输、兵源输送都会受阻。吴江龙在车上急的抓耳挠塞,一时也想不出个办法。最后决定,实在不行就下去拼命。

吴江龙一边琢磨对策,一边向车外观察。

只见桥上的两名敌人一个在桥上向下丢炸药,一个在下边安装。两只冲锋枪就靠在桥栏杆上。

吴江龙一见,知道机会来了,于是便悄悄地下了车箱。

这时,从北边传来了隆隆坦克轰鸣声。

吴江龙知道,这是我军坦克部队快要接近这座木桥了。两个敌人也听到了这个声音。桥上的那个敌人向北方看了一眼,随即便朝着桥下喊叫,意思是让他加快安装速度。

“不能等了,再也不能等了。”吴江龙撒开两腿,突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木桥猛冲。

正在桥面上向下递送炸药的敌人,听见脚步声后回头向北看,发现正有一名中国军人向他这个方向狂跑。这个敌人警惕性还算很高,丢下炸药,向立在桥栏杆上的冲锋枪扑去。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