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极品男吃喝用全靠偷 扒神像身上衣偷骨灰盒

ryun_heng 收藏 1 785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0_21_60697_10160697.jpg[/img]  登封极品男吃喝用全靠偷 扒神像衣服偷骨灰盒   记者李岚   昨天上午,登封市大金店镇李家沟村鞭炮齐鸣,200多位村民拥进了该村贾五权家,从大金店派出所民警手中,领回各自被盗的物品。   村民家中频被盗盗贼作案像搬家   今年9月26日上午,登封市公安局大金店派出所一天接到两起报案,一是该镇李家沟村崔全有家被盗。崔全有全家都在登封市区做生


河南极品男吃喝用全靠偷 扒神像身上衣偷骨灰盒

登封极品男吃喝用全靠偷 扒神像衣服偷骨灰盒


记者李岚


昨天上午,登封市大金店镇李家沟村鞭齐鸣,200多位村民拥进了该村贾五权家,从大金店派出所民警手中,领回各自被盗的物品。


村民家中频被盗盗贼作案像搬家


今年9月26日上午,登封市公安局大金店派出所一天接到两起报案,一是该镇李家沟村崔全有家被盗。崔全有全家都在登封市区做生意,平常家里没人住。26日上午,其女崔花珍回娘家时,发现家中上房南北两个屋门被撬,屋内的桌子、席梦思床、两台电风扇、一台电视机、被子、凉席、农具和30块布料、衣服等,被洗劫一空,崔花珍急忙到派出所报案。


一个小时后,警方又接到报案,称同村的付巧花家被盗。家里的两个床头柜、一对沙发、被子、电热毯、摩托车、钟表、衣服等物品不翼而飞……


随后,警方又接到了多起村民家中被盗的报警。


接到报案后,办案民警开始四处调查取证。经过几天的缜密侦查,民警郭京卫发现李家沟村村民贾五权有重大作案嫌疑。


扒下神像身上衣盗走公墓骨灰盒


今年刚满50岁的贾五权是个光棍,与80多岁的老母亲一起,住在弟弟家。弟弟在煤矿工作,贾五权平常靠帮别人伐木为生。


9月28日晚上9时许,民警郭京卫和周存海在社区走访调查时,意外发现贾五权家里堆满了物品。贾五权睡的席梦思床上,竟然铺了7床褥子、8条被子。在其他房屋内,分别放有9个大缸,缸内装满了被拆散的摩托车配件。此外还搜出了数十块涤纶布料、床单和被面,厢房棚顶上,还堆着骨灰盒、蹲便器、电缆、塑料布、平底锅、小铝锅、水桶、挂钟、保温桶、暖水瓶、白酒、礼花、电风扇等物品,在柜子里还有一台21英寸的彩电和不少新衣服。在其中一间屋子里,摆满了铁镐、铁锨、潜水泵等农机具和回风炉、写字台、高凳、老板桌、靠椅、沙发、茶几、席梦思床、床头、床垫等家具。整个小院的四间房内,都像存货的仓库。面对民警的讯问,贾五权无法说明这些物品的来源,支吾了半天,才承认这些物品都是盗窃来的赃物。


据贾五权交代,第一次盗窃是在2007年年底,当时他在登封市白坪乡一家煤矿打工,因为煤矿被关闭,两个多月没发工资,贾五权为此十分郁闷。


那天,他经过山上的小庙时,感觉肚子饿,就走进去磕了几个头,起身准备找东西吃时,发现桌上没摆任何供品,认为白磕头了,怪神不保佑自己,上去扒下神像身上的衣裳,准备偷走卖钱。


今年春节过后的第十天,贾五权想到金华镇西土门口村有个公墓,认为公墓里埋的骨灰盒中,一定放有金银首饰,就起了歪心。当天晚上10时许,他拎了一个塑料袋,提了一把铁锤,来到公墓后,先砸烂一个墓碑下的石板,偷出一个骨灰盒。打开后,见里面除了骨灰没有任何值钱的物品,于是把骨灰倒在地上。


因不甘心空手回去,贾五权又连挖了4个坟墓,偷出4个骨灰盒。因每个骨灰盒内都没有金银首饰,他一气之下,把里面的骨灰全部倒在地上后,把五个骨灰盒装进自己带来的塑料袋中背走。


五天后,贾五权到卖骨灰盒的地方打听价格,因没有人收购,他只好将骨灰盒带回家,一直存放到现在。后经调查,5个骨灰盒内是登封市金华镇已故村民高某等5人的骨灰。


隔段时间不去偷晚上他就睡不着


今年春节放假期间,贾五权想到金华镇西土门口村村委院内没有人住,就拿了一根绳子、一个塑料袋和一把手锯,深夜11时来到村委,盗走4把椅子和两床民政部门救灾的棉被。今年7月份,他又把村委院内的计生药具箱偷走,后用偷来的平板车,分4次将3张老板桌、4把靠椅和4个蹲便器推回家。


贾五权说,他越偷越上瘾,就感觉左邻右舍家里的东西都是他的。今年6月,贾五权两次潜入李家沟村崔全有家,盗窃4袋小麦、5袋化肥、一张桌子、一张席梦思床、两台电风扇、一台电视机等物品,就像搬家一样,连屋内放的胶鞋、锅碗和穿旧的衣服都不放过。


8月9日夜,贾五权潜入李家沟村李财旺家,将屋内放的50米电缆、一辆自行车、8根钢筋、10多公斤废铁以及暖水瓶、手表、衣服、被面、床单等全部拉走。


9月2日深夜,贾五权心想崔花珍娘家还有一张席梦思床上次没偷走,又再次潜入,把床和4个床头、两个床垫一起拉走。


9月3日夜,贾五权发现崔家的床垫有点破,于是潜入李家沟村付巧花家中,将屋内的摩托车、床垫连同被子衣物及生活用品等全部拉走。


据贾五权交代,他把盗来的摩托车拆卸后和其他偷来的小物件装在一起,共装了3个大水缸和6个小水缸,水缸分别放在几个屋子里,瞅准合适时机就按废品处理,偷来的小麦和铜乐器卖了300多元钱,其他先后卖了80元钱。贾五权承认自己已偷上了瘾,隔一段时间如果不出去偷些东西晚上就睡不着觉,心里憋得难受。至于作案多少次,他自己也说不清。“吃的用的铺的盖的,都是偷的,几百家人养活我一个,我已经习惯了。”贾五权大言不惭地说。


昨日上午,在登封市看守所,贾五权对记者说,他之所以偷了这么多东西,是想以后成家用,他都50岁了,早该娶妻生子,他不想让未来的妻子以后跟他受苦。


昨天,贾五权已被刑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