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2.html


第七章

窦横坐在椅子上抽着上好的梅林雪茄,已经一个月了益州的事情仍然没有解决,反而在益州出现了几个有规模的抵抗武装组织。是不是自己用人用错了?是不是卢武铉不适合这个任务?现在怎么办,沙利文他们已经把肯托公国给收拾了。现在是不是要他们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但是,目前肯托战役大捷已经大大地提高了江南军区的声望,如果再把这个功劳让给沙利文他们,那么国防部的话语权将大大地增加。等等,到底益州这件事对他们是不是唾手可得的功劳?窦横现在脑子里乱极了。

“咚,咚,咚。”传来轻轻的敲门声。窦横知道是谁,按了一下桌上的按钮。门开了,李秘书走进门两步对着窦横轻声的说道:“主席,睿州军区尚司令前来述职。”一听这话窦横眼睛一亮,本来是背对着门靠在椅子上抽烟的他,马上转了过来对李秘书说。“快,让尚进将军进来。我正等他的好消息呢!”

睿州军区司令尚进这个时候的到来,为什么令窦横这么欣喜?事情还要从头说起,睿州旁边的马里共和国和睿州一直都有摩擦。马里是个多民族的山地国家,以马里族为主,约占人口的67%,其次是沱沱族占人口的31%,其它各民族占2%。但是马里族和沱沱族都是山地民族后裔,作风勇猛彪悍。长期为了水源问题和睿州军区产生磨擦,因为他们东部的主要水源千曲江就是由睿州境内流出的,睿州在千曲江上修了世界上最大的拦河大坝千曲江大坝之后,流入马里的水相对少了许多。为此,马里的边民民愤很大不断地给政府施加压力,于是每次边民缺水政府都会动用军队闹点事,迫使睿州政府开闸放水。多年这样过来了,不光是马里政府,就连睿州政府也烦了。于是,将情况上报中央。中央拿到睿州政府的报告后,决定派遣睿州军区司令尚进和睿州州长龙格尔负责解决这个问题,并且给他们了一个底线,在保证千曲江大坝发电机组运转的前提下,最多每日排水30万立方。这比之前的每日16万个立方的排水量要大很多了,以前大坝蓄水高度达到322米,如果按照每日排水30万个立方计算,大坝的蓄水高度仅能达到170米,这仅仅能够维持各机组发电。因此,中央再三的告诫谈判小组,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透露底线。

谈判的结果窦横早就通过报告清楚了,睿州拒绝了马里要求的48万立方的排水量,仅同意每日26万立方。就为这个双方前后谈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最后马里妥协了,最终在千曲江合作开发协议书上签了字。

尚进的到来,不光因为他是窦横的爱将,还有这样睿州军区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他立刻产生了用尚进替换卢武铉的念头,因为他觉得卢武铉目前的表现确实令他十分失望,而尚进是他第一个考虑的人选,只不过因为尚进需要处理更重要的马里问题,所以窦横选择了卢武铉。现在看来窦横的选择是错误的,所以当他得知尚进来了,他马上抛弃了用江南军区替代卢武铉的念头。

“主席,最近身体还好吧!您老人家看上去比上次见得时候老多了!”尚进进来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后,关切地询问着窦横的近况。

“呵呵,尚将军那!看到你来我就放心了,你是我的柱石啊!”窦横看到尚进立刻站了起来,走到尚进身边伸出双手将尚进实实的抱在怀里。

“主席,怎么了?”尚进觉得这个场面有点凄凉。

窦横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说道:“江南乱了,是我无能啊!”

“主席,可别这么说!从古至今,大事必有反对之声,只要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路走下去,事情总会解决!我们现在缺的就是坚持,要不我去趟益州?”尚进询问窦横的意见

“那怎么能行,将军刚刚解决马里的问题,岂可未作休息就去处理益州的事情。那睿州将士岂不说我窦横不体谅将军。”窦横拍了拍尚进的肩摇了摇头。

尚进按住窦横拍在自己肩上的手,对窦横说:“主席,益州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给我3个月的时间,新年3月份前绝对把益州的事情全部解决。”

窦横很为难的说:“就怕卢将军那边不好说话啊,毕竟他已经干了一个月了。”

“这样主席和国防部联系下,让奥洲军区和瀛州军区搞个联合海上演习,让卢将军放下手头事情回军区筹备军演。这样卢将军不会有什么异议的。”尚进给窦横出了一个顺利让卢武铉调离益州的建议。

“好,就伊将军所言。”窦横显得有些兴奋。

“嘿嘿,说了这多倒把将军的正事给忘了,将军来坐下说说马里的事情解决的细节。”窦横拉着尚进的手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听取尚进关于一年多以来和马里谈判的细节,其中还有很多趣事。说道高兴的地方两人不约而同的都哈哈大笑,笑声一直传到门外,引得过路的文员不住的侧面。

益州百里市青山区园林路的一座欧伯立式建筑里,卢武铉焦虑的听取着各方的汇报。一边听一边在玻璃地图上做着标记,做着做着眉头越做越紧。他发现自从他到来后不久,抵抗组织发生了很明显的改变,由以前无组织的散兵游勇变成了有组织有目的性。百里是最明显,青山区和洪山区的抵抗组织好像已经统一了,据说领导叫什么拉德维德的大学老师。他的主力据说是大学军,全部由在校大学生组织起来的武装力量作战相当勇猛。

“报告!11区失守被大学军攻陷,目前武警17支队已经赶往支援。”情报官及时汇报着事情的发展 。

“又是大学军!”卢武铉咬着牙吐出了几个字,右手狠狠地在地图上狠狠的锤了两下。

“吕洪涛,通知基宁让他带一个装甲小队前去增援,一定要夺回11区。”卢武铉对着刚才报告情报的那位情报官下达着命令。

“是!”情报官马上联系47751旅旅长基宁,下达卢武铉的命令。

在硝烟弥漫的11区废墟里,我和华东东还有老兵米巴尔组成一个战斗小组。正在对该地的武警展开清缴行动,很多武警躲在房屋的阴影里开着冷枪,我们亲眼见到两个大学军被武警给阻了。

我们三人组要带着二十多个大学军对几个武警的战略据点进行强攻,几轮下来,据点没拿下来不说,大学军倒报销了5个。这下可把米巴尔给气的不轻。

“回来!回来!我们得找个宽敞的地方臭屁一下,照这样敲下去,没等那些腿子过来我们自己都报销了。汉文,东东叫他们过来上课!”说完米巴尔朝我们扔了个石头,要我告诉身边的几个大学军到他那里上课。

我和东东找了个制高点给米巴尔他们放着哨,东东经常性的跑道楼梯口偷看米巴尔给他们上课,然后回来模仿给我看。他说米巴尔让这些大学军站一排,先一人一个指菱角敲得那些大学军不住的揉头。然后插着腰训:“你们这些龟儿子,都不要命啦!仗不是这么打的,要有战术技巧懂么?亏你们还是读书的,书都读到屁眼里去了!”说完又是一通指菱角,这次那些大学军才没有那么笨让他打,很多人都躲了过去,气得米巴尔抬腿就是一脚。以后他们就学乖了,一只手的力量毕竟比脚的力量要轻很多。再后来,就任米巴尔耍指菱角的威风了。米巴尔大约训了40分钟,不知道效果如何,反正派人上来通知我们准备开始进攻了。

米巴尔让我和东东各带领5个大学军进行火力掩护,他带领11个人进攻一个7层楼建筑的。这个7层建筑的地理位置很好,处在一个十字路口角上,能够观测到3个方向的情况,就这个火力点打死了好多大学军。为此,拉德维德调我们三个军人带领他的大学军一定要夺取这个火力点。

东东,耸了耸我说:“哎我说老秦,你说攻他干吗呀,一炮把它轰平了不就行了么?”一听他说这话,我就手给他一铁板削。“你傻啊,你见过哪个武警用火箭筒的?武警都没有的东西他们大学军有,那不是把屎盆子往自己脑袋上扣么?”说完又削了他一下,削完心理棒爽。

东东一边揉着后脑勺一边傻傻的笑着:“那是,那是,咱不认得什么第三军校的。”我又削了他一下,这小子完全欠削么!傻不啦叽的。

右前方靠墙躲着的米巴尔示意我们可以开始了,我看了看这幢7层楼的建筑物,一楼和顶楼可以去掉了,那地方不可能有火力点,现在要做的就是判断火力点的出处进行火力压制,这样争取时间让米巴尔带人冲进去,只要进去了就好办了。

我和东东商量了一下,用诱饵判断火力点的位置。于是我们根据物理光学课程学到知识在视角范围和建筑物的投影角度,选定了几个点。让这些大学军分别拿着诱饵去,反正死不了这些大学军也乐意干这个事。我们一共选定了27个点,通过从2楼到7楼的暗区能够看到的范围进行评估决定的,那10个大学军办这个事还真行,不一会儿诱饵就放置好了。

“砰!”第一声枪响,正中21号诱饵,接着14,9,18,10,4,11,5,22,24,7,1,16,25,23号诱饵均受到攻击。我和东东按照时间和顺序计算出,阻击手应该有3个分别在4,6,7层。米巴尔已经等不及了,不停的在做着进攻手势。我们将12个人分成三组每组4人,每组负责一层楼。冲出去后立刻开火,我亲眼见到6楼冲出来的那个阻击手被击中倒下。米巴尔趁我们一开火马上率领他的那帮大学军冲了出去,你别说这群大学军虽然战术技巧差了点,但战术意识确实很强很能打仗。他们以冲出去马上分散开从多个方向向那幢建筑物冲了过去,奔跑途中还不断变换奔跑路线,使武警的阻击手确实难以招架。看着他们都进去后我和东东喘了口气,再看身边10个大学军被阻掉3个,还好还比较理想。下面的是就交给老米了,我和东东带着剩下的几条鸟人帮他们守据点。尽快拿下后炸掉也好,反正要处理掉这个地方。武警增援部队肯定会很快就来,如果他们带重武器来咱们这群鸟人,肯定挡不住。

米巴尔带头冲进大楼,一个大学军一进来就往电梯方向奔去。

米巴尔吼了一声:“干哈呀!”

那大学军也爽快:“干哈?坐电梯呗!”竟然学米巴尔的强调,胆子不小。

“你咋不做飞机呢?那多快啊!”米巴尔讽刺道

“大哥,有飞机嘛?”那个大学军做人方面真是傻得可爱。

米巴尔被他气得不行了:“你小子跟我这唱戏呢,你见过打成这样的楼还有电么?你发的电啊!走楼梯!过来啊!快点!”米巴尔被这群大学军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米巴尔他们上攻的战果可以说用“艰难”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对方是训练有素的武警阻击手,这边稍微一大意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刚到4楼米巴尔他们已经吃了5颗手雷不知道多少发子弹了,包销了4个人。最后用手雷将那名躲在走道尽头的武警阻击手炸死,拿下整栋建筑他们用了将近30分钟,12个人上去5个人下来,3个还挂了彩。

一下来米巴尔不住地摇头:“太他妈顽固了,这是哪里的武警,比他妈正规军都顽强。我刚才看了一下,这3个人大概在这里守了将近20多天。连补给都没有,他们靠什么支撑到现在的?”。

东东真是闲的没事拿米巴尔取乐:“哎呀,我说米大爷。您老咋知道他们守了20多天咧?”

“废话,每层楼都有将近20堆左右的大便,你说呢?不信你上去闻闻!”米巴尔对这个坯子也是无语。

说到这里,米巴尔突然朝一个大学生踹了一脚,疼得那个大学生嗷嗷直叫。后来才知道,那小子就是那个要坐电梯的。到了7楼他还真按了电梯,别说电梯门还真开了。当时他就用鄙视的眼光看着米巴尔,意思就是说:“怎么样,我说可以坐电梯吧!”当时,米巴尔忙着数大便去了,没功夫理他。东东那张臭嘴现在反倒让他记起这件事了,所以踹完后拿枪指着那个大学军说,“老子跟你说,任何时候都不能坐电梯。”

“轰!”一颗炮弹在门口爆炸,顿时崩掉了大门的一角,巨大的轰鸣声随之传来。

米巴尔一看,大呼不好:“这群狗日的,派乌龟来了!大家逃命吧!”说完一溜烟从侧门跑了出去,我们剩下的人也跟着他跑了出去。最后一个人刚跑出去,第二颗炮弹落了进来,顿时一楼大厅了烟雾弥漫。米巴尔边跑边回头看到我们都跑出安全距离了,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顿时一阵火光。7层的建筑物被从中间炸塌了,靠马路的那部分倒下去的时候正好砸在刚刚驶过的两辆坦克上。看情况这两辆坦克是报销了,随后的巨响肯定了我们的判断。

东东看着直摇头:“可惜了,可惜了。虎式改进型重型坦克,陆军近战之王。被拍成罐头了,这要是给咱,咱可以两天之内夺取百里!”

听东东说完,我们几个面面相觑。

米巴尔骂道:“他奶奶的卢武铉把现役主战装备都调过来了,这要回去和队长说声。靠咱们这种武警装备对付武警还行,对付正规军。那不是往死里磕么?回去,回去,下面的事情交给拉德维德了。”

于是,我们几个回去将能找到的阵亡大学军地尸体整理好后。扛着那3名伤员,向来时的方向走去。东东的嘴里还哼着小曲,虽然我仔细听都没听清楚他哼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