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尾崎义春把求援电报发出后,又电令驻肥东的独立57步兵大队进入一级战备。命令独立第60步兵大队立刻北上,与三浦大队会合后打通合肥至长丰的交通,并立刻增援横山大队。

横山大队本来是踌躇满志而来的,根本没有任何被围的思想准备,在中国他们不是没有被围过,但很快他们就把包围他们的中国政府军打得落花流水。横山金次郎想不通支那人是怎么调动起这么庞大的部队来将他包围的。

“庞大?”要是淮河军区司令员罗玉刚听到他的猎物这么评价他的部队,他一定会笑掉大牙。因为他目前手里只有五个主力步兵营和不到五百人其余部队,区区三千人也能叫庞大?不过,就算是这三千人也要将鬼子这个冒失的大队当饺子一样包起来。

甚至日军作战特点的罗玉刚根本不给横山任何准备的时间,鬼子刚刚进入口袋,他就电令高绿林带三个德式武器营和迫击炮连将口子封起来,然后以迅猛之势向横山大队后背发起进攻。

横山金次郎的战场感觉也很敏锐,当他发现自己的后路被切断时,就预感到前景不太好,正要命令部队就地防御,没想到自己的身后想起了爆炸声。

这是高绿林的迫击炮连在对鬼子的后队进行轰击,紧接着从旁边伪装的丛林中开出了十二辆卡车,车厢顶上用沙袋加固,每辆车又装了一挺MG-34通用机枪。高绿林的三个德械营可不是什么菜鸟,这支部队的前身是军委会直辖的二十六集团军,参加过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在合肥又从鬼子重兵包围中突围而出,加入“神鹰”后,部队全部换装,且全体参加了歼灭铃木联队的战役。是十足的精锐!

相比之下,他们面前的鬼子就有些弱了,走在横山大队最后的,是大队的辎重兵、通信兵等辅助部队。这些鬼子那里是如狼似虎的三个德械营的对手,不到十分钟就在MG-34机枪、MP-38冲锋枪的强大火力下崩溃。

黑夜里鬼子被打得四散逃窜,而高绿林的攻击前锋已经抵近了横山的指挥部。横山中佐没料到后面支那军队的火力会这么强悍,自己的后卫部队虽不是主力,但他们手里拿的也不是烧火棍,怎么被人家一阵冲击就稀里哗啦全垮了。

横山惊得一身冷汗,他赶紧命令部队原地收缩进行防御。鬼子的战术素养可真不赖,不到五分钟就在后卫组织起一道防线。高绿林的前锋部队是两个装备了MP38冲锋枪的步兵连,用来突击还行,攻坚不是强项。

横山中佐稳住了战线,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情况根本没有得到扭转,甚至更糟,因为他陷入了支那大股部队的前后包围中,辎重弹药丢失,尤其是炮弹,没有炮弹,自己携带的八门炮不但发挥不了作用,而且还成了累赘!

他的炮发挥不了作用,可是他的对手却装备了数量不少的迫击炮,在这种短兵相接的攻防战中,迫击炮甚至比那些动辄打出几公里的重炮更具威胁!所以高绿林没有急于攻击,他在鬼子防线前500米左右把战线稳固下来。他的通用机枪、迫击炮被陆陆续续调到了前沿,步兵们开始拼命修筑工事。而各营辎重兵们则像饿狼见了肥羊一样对着缴获的日军辎重流口水。

这里是罗玉刚淮河军区的地盘,起运缴获物资这种事根本不劳主力部队的大驾,周边的游击队早就闻讯赶来跟着高绿林的辎重连把这一大块肥肉运回定远。

而罗玉刚这边占领下塘镇后,就立刻收到南面担任阻击的尚长福的报告,说阻击成功,鬼子未能前进一步;师长他们正带着游击队在左边公路上的杨庙镇发起了攻击;而北面的高绿林效率更高,直接把这一千多鬼子连打带踹的逼进了口袋。

这是只漏风的口袋,除非罗玉刚能够立刻率队北上堵住横山独立大队的去路。去除了后顾之忧的罗玉刚带着士气高涨的两个步兵营顾不上打扫战场就奔着北面的横山大队而去。

横山派出的搜索部队给他带了一个非常令人沮丧的消息:他被包围了!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将这个糟糕的情报发给了自己的上司尾琦旅团长和同僚长丰的独立步兵58大队青木少佐。

横山不知道,他的对手,“神鹰”独立师淮河军区的最高指挥官是一个在战场上杀气腾腾的特种军人,这样的对手当然是不会给他任何多余的时间的。罗玉刚在确信部队完成了对横山大队的包围后,果断地发起了总攻。

无论是谁,被两头夹着打的话,日子总不会好过到哪里去,尤其是被两倍于己、装备优良又训练有素的部队夹着打。

所以战斗一开始,横山就陷入了被动。先是他的后卫被“神鹰”的24门大口径迫击炮集中轰击了近二十分钟。区区二十多门迫击炮二十分钟的火力压制在正规的阵地战中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但它们却给横山的部队造成了重大杀伤。

原因很简单,匆忙组织起防御的横山大队根本没有修筑工事的时间,加上离得又近,所以鬼子只得眼睁睁挨炸,根本无处可躲。

迫击炮火的压制取得了效果,三个德械步兵营趁着这个当口在夜色中慢慢接近了鬼子阵地,高绿林手里的炮弹有限,炮火延伸这个概念对他而言只存在于军事教材中。所以二十分钟的炮火一结束,三个营就像出山的猛虎一样冲向了鬼子的防线。

迫击炮的确给横山大队担任后卫防御的这两个中队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本就千疮百孔的防线被像麻雀一样落下的炮弹搅得更乱。作为防御支撑的重机枪不是被炸掉就是被迫四处转移阵地,掷弹筒虽然生存率更高,更加灵活,数量毕竟太少。所以面对像蝗虫一般涌来的中国军队,这些鬼子也感到有些恐惧。

很快他们会更加恐惧,因为担任第一线攻击的是各营用冲锋枪、捷克式等自动武器组成的突击队,这些突击队每人还装备了四颗手榴弹,总数有两百人之多。百米距离,鬼子的三八大盖和歪把子那里是这些德式武器的对手?抵抗的日军士兵最多能开上一枪就被密集的子弹打得满是窟窿。对付鬼子的歪把子,这些经验丰富的百战老兵们更没二话,直接扔手榴弹。注意,不是八路的边区造,甚至不是国内的山寨货,而是原装进口的德式M24手榴弹!这玩意爆炸后的威力要比鬼子掷弹筒里的榴弹大得多。手榴弹一阵阵的爆炸声中,鬼子的机枪和掷弹筒一架架的不复存在,旁边东倒西歪躺满了鬼子的尸体。

横山中佐听到后卫告急的报告震惊不已,自己指挥的这个独立步兵大队好歹也是旅团主力,在支那战场上也曾所向披靡,怎么今天被人家一个冲锋就变得狼狈不堪?已经无计可施的横山金次郎中佐只得派上大队部警卫人员和那些已经无用武之地的炮兵、弹药手去填补这个窟窿。

突击队不辱使命,以伤亡近半的代价在日军的防线上打开了一个宽一百多米的缺口,老兵们没有再继续攻击,而是向两边组织防御巩固战果,因为在他们后面不到三百米距离上,大部队正蜂拥而来。

这是他们在军政大学学到的攻击战术:用最精锐的突击队不惜代价在敌方阵地上撕开一道口子,然后巩固这个缺口,其余大部队再从这个缺口蜂拥而入。这样,鬼子再组织反击也无济于事了。

三个德械营像一股凶猛的洪水从缺口上涌入,然后肆无忌惮地在日军防线后面穿插,鬼子对这种战术显然很不适应,防线上剩余的三百多鬼子很快就被分割成几十个互不联系的小块。面对数倍于己的中国军队,这些走投无路的鬼子就选择了歇斯底里的自杀式攻击。当然,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三百多鬼子转眼间就被屠杀得干干净净。

横山的后路彻底完蛋,他被迫选择向前攻击。“自由撤退“这个命令是绝对不能下的,一旦部队失去组织,等待他们的就只有单方面的被屠杀!现在他只有硬着头皮往前了。只要能冲开一条路,部队就能坚持到长丰的独立步兵58大队,青木君,成败就看你的了,要快啊!

青木丸治当然不会坐视不管,就在他收到横山君的告急电报后,就立刻集合部队准备出发。可城门守卫赶来报告,说在长丰城外发现大量不明武装活动。

“这可如何是好?”青木把着他的军刀在集合的士兵面前焦急地走了走去。横山君临走时的嘱咐他没敢忘,长丰这个交通要点决不能在他手上丢失,可横山君已经陷入重围,凶多吉少。

最后他还是决定,全体进入城防,做好战斗准备。因为青木觉得,依照横山君手上的实力,坚持到旅团部派来援军还是可能的。

可这样一来,横山金次郎是彻底没救了。仅仅半小时,他就损失了两个步兵中队和一个机枪中队,所有重机枪全部丢失,只剩下一个步兵中队和一个炮兵队共800多人,可这八百多人还在苦战。

横山中佐率部队拼命向南前进的时候,罗玉刚的两个营已经构筑了阻击工事,静静地等待着鬼子的到来。因为横山必须将那八门大炮一起带走,但这样一来部队的速度慢了许多。

横山不是不知道前面有支那部队,但是没有办法,支那人在后面的攻势实在是太猛了,他根本来不及进行队列调整,否则必定全军陷入崩溃。

“哒哒哒”,正前方300米处机枪终于开火了,夺路逃窜的横山大队前锋遭到了两个步兵营的火力拦截。鬼子士兵们现在已成惊弓之鸟,只要是有人向他们射击,便纷纷卧倒。其实300米距离的射击,除非是专业的狙击手,否则射击效果还是要大打折扣,所以在双方你来我往的射击中,几乎没有什么人伤亡。

可是横山的屁股还在被人追着打,根本无法建立起稳固的防线。看着被压缩得越来越扁的阵地,他心急如焚。他知道青木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一定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可是旅团部的援军呢?从合肥到这里,就是欣赏风景,这回也该有消息了。旅团长阁下,您到底在想什么啊?

是的,从合肥到这里,汽车最多半小时,如果是徒步急行军的话,一个多小时也可赶到。而横山从发现自己被围到现在,整整过去了一个半小时,自己周边连个鬼影都见不着。

横山还有七八百人,虽然只有一个野战步兵中队,可是负隅顽抗的实力还是有的,一般的新四军游击队也绝对啃不动他。但是它的前后不是游击队,而是五个野战步兵营和其他直属部队,除开伤亡,两千五百人是有的,而且作战的主力有两千出头。这种情况下,横山想不死都难。

横山中佐见正面的压力不大,便赶紧调两个步兵小队和两百人左右的弹药兵,工兵等往后阻击。高绿林的前锋追击部队猝不及防,有四十多人被当场打倒。高绿林大怒,一面稳固防线,一面迅速调集所有迫击炮上来一顿猛轰。没有野战工事的保护,小小的迫击炮弹成了死神的代名词,鬼子的人员伤亡急剧上升,更糟糕的是防线陷入混乱、岌岌可危。

罗玉刚这边的新兵们听见远处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激起了强烈的战斗欲望,两个营长争先恐后上来向罗玉刚请战,要求立刻投入攻击。

仗打到这个份上,横山的灭亡是迟早的事,罗玉刚有些犹豫,因为攻坚的伤亡是很大的,训练这些新兵不容易,他不想让士兵们死在这里。

“司令员,下命令吧!”

“司令员,您别忘了,尚营长和刘营长他们还在阻击敌人啊!”

“真该死,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罗玉刚狠狠地拍自己的脑袋一下,“命令,两个营分左右两翼向鬼子包抄,警卫连,给我死死堵住中路!部队投入攻击后,有临阵胆怯、后退不前者,杀!”

横山的末日到了,随着黑夜里响彻云霄的军号声,漫山遍野的呐喊声,从从四面八方一下子涌上来数都数不清的中国军人,没有一个鬼子能避免来自不同方向的子弹。迅猛的攻击下,鬼子很快陷入崩溃,到处都是夺路而逃的鬼子兵,钢盔在夜色下到处反光,成了攻击部队的活靶子。

日军独立混成13旅团独立步兵59大队大队长横山金次郎中佐没有想到,在支那战场所向披靡的部队竟然亡命于此,而且败亡得这么快。现在他身边只有不到一百人的兵力,所有的重武器全部丢失,机枪弹药因为得不到补充而无法为继。

横山冷静地命令焚烧大队旗、军事文件、密码本,捣毁电台后,在临时指挥所里解开了他的上衣。

1940年8月30日凌晨,国民革命军“神鹰”独立师淮河军区主力在淮南铁路合肥至长丰段的郑岗村附近,全歼日军一个独立步兵大队和一个旅团炮兵队,缴获野炮四门、山炮四门、重机枪十二挺,掷弹筒16具,轻机枪、步枪、手枪1500多支,各种弹药、物资无数。击毙总指挥官横山金次郎以下,佐官三名。取得出兵以后的重大胜利。

不过,这份胜利来之不易,因为南边负责阻击的两个营为保障主力歼敌成功,正在陷入新一轮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