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一章 忠诚之剑 第十六节 单家与蒋中正

战犯2014 收藏 26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size][/URL] 单宝轩来到长谷川的师部,“忠勇,最近军务繁忙,你与静子的婚事一直交由我的管家直筒裳彬操办。” “将军……”单宝轩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或许可以拖延婚期以作缓兵之计,“要是将军军务缠身,不如过些时日再谈关于婚事的问题……” 长谷川听罢甚是不爽,皱眉道,“小女婚事岂可儿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单宝轩来到长谷川的师部,“忠勇,最近军务繁忙,你与静子的婚事一直交由我的管家直筒裳彬操办。”

“将军……”单宝轩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或许可以拖延婚期以作缓兵之计,“要是将军军务缠身,不如过些时日再谈关于婚事的问题……”

长谷川听罢甚是不爽,皱眉道,“小女婚事岂可儿戏,7月7日断然无法更改!”

单宝轩一看长谷川的态度就知道没戏,思前想后单宝轩说,“按中国的习俗,结婚之时父兄长辈应该在场!”

“哈哈哈,忠勇,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日本人,还谈什么中国的习俗!”长谷川哈哈大笑。

“可是将军,我总归应该与我的兄长说一声吧!”单宝轩无奈的说道。

“恩,这个也在情理之中,呵呵!”虽然长谷川老大的不愿意,但单宝轩提的毕竟是人之常情,长谷川也不好逼得太紧。

“谢谢将军!”单宝轩无奈的道谢。

“忠勇,我看婚礼还有十日就要举行,抽空还是应该到我家去试试礼服。”单宝轩心想,如今你为刀俎我为鱼肉,当然是你说什么是什么,试试试,试你个大头鬼。

“恩,谢谢将军!”单宝轩微微一笑,随后两人对日军的步兵战法交换了一些意见,单宝轩心不在焉的应付着长谷川,心中却在思索着脱身之计。


“老爷,这是三爷的……三爷的喜电……”何管家急匆匆的把一封电报交到单锦仁手中,单锦仁面容严峻。

“阿武他们估计……”单锦仁此刻最为担心的就是自己弟弟的安危,“何管家,事到如今……给我接南京!”

“老爷!”何管家虽然知道单锦仁如今救弟心切,可是电话也不至于打到南京,何况单锦仁已经多少年都没有再打电话联系过南京了。

“事以至此,我们不能再等了!”

“老爷,如今直接电话联系南京是不是太突兀了?”何管家一脸愁容。

“老何,你是知道我的,万不得已我不会再去联系一个弑兄杀父的人!”

“可是,老爷!”何管家眼睛一转,“不如联系下龙云将军,想想解决的办法?”

“找龙云也改变不了什么,我们求他,他还得去求南京!一样,没有多大用处!去接吧!”

何管家看了看满面愁容的单锦仁,“老爷,您可想好了!”

“没什么办法,特务机构是直属中央的,我能找谁?再者我去托人办事,他们一定会上心尽力吗?”单锦仁缓缓的从座上站起,“想来,也有很多年没有联系,呵呵……”

“老爷……”何管家只得去接通电话,“你好,我们是贵州单家……”

单锦仁默默的看着何管家接通电话,大约几分钟的功夫电话可算找到了单锦仁要找的人,“老爷,通了!”

单锦仁眉头一锁,接过电话,“委员长,您好!”

“哦!景文!真是你!”电话那头正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也是国民党的最高领袖—蒋中正。

“呵呵,谢谢委员长还记得我!”单锦仁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景文,你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联系过你这个叔叔了啊!”蒋中正乐呵呵的说道。

“委员长,实不相瞒,卑职这次是有事相求!”单锦仁面带苦涩。

“啊,景文,有什么难处但说无妨!”蒋中正倒也豪爽。

单锦仁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不可能求他太多次,而着为数不多的机会留给自己弟弟救命无可厚非,“委员长,属下的弟弟单宝轩,委员长你还记得吗?”

“单宝轩?可是景武去世之后,单老先生所生的幼子?”

“正是!”单锦宇字景武单锦仁字景文,单宝轩字景德。

“记得,当然记得!”蒋中正何等的聪明,一猜就知道与这个单宝轩有关系。

“宝轩早年去日本学习军事,至今未归。在日本之时加入了国民党,如今却遭到了……党的特派员的追杀!”单锦仁一时显得有些尴尬。

“哦?还有此事!?”蒋中正微微有些惊奇,他惊奇的不是单宝轩遭到追杀,而是这个单宝轩还真有几分单锦宇当年的影子,粗粗算来年纪轻轻竟然有志于学习军事。

“恩,如今处境堪忧,还望委员长帮助!”单锦仁有些激动的说道。

“难得幼子有心学习军事!为何却又遭到追杀呀?”蒋中正微微一皱眉,往事浮现在眼前,不无担忧的问道。

“说来话长了,望委员长念在父兄之宜,暂且让宝轩回国再从长计议,可好?”单锦仁知道单宝轩的事情一句两句话是说不清了,现在关键不是和蒋中正讨论单宝轩为什么会被污蔑,而是及早把自己的弟弟弄回国内,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啊!

“呵呵,景文,你见外了,你的弟弟我岂能不管!”说着蒋中正倒也有些惆怅的看向窗外,这么多年了自己的心里一直有个结没有解开,单家,自己亏欠的是在是太多了。

“谢谢委员长!”听到这样的话,单锦仁除了言谢还能说什么,可是为何如今再与蒋中正对话会让自己如此的揪心。

“景文,单家近来一切可好?”蒋中正不无挂念的问道。

“谢谢委员长关心,我家一切尚好!卑职没有别的事情了,多方打扰,实属无奈!”单锦仁的眼中有闪烁着奇异的色彩,此刻他百感交集,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好就好,好就好!”蒋中正默默的重复着……

“打扰委员长了,那么……委员长繁务缠身我就不打扰了!”

“景文,有什么难处就打电话给我!”

“谢谢委员长”

……

挂断电话的一刻,无论是单锦仁还是蒋中正都是百感交集,也许不是因为单宝轩,这两个人此生再也没有机会联系。只是曾经的友人,如今的关系却又如此这般的耐人寻味。

“何管家,安排人吧,告诉宝轩,特派员那边不用担心了!”等到何管家一走,单锦仁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自言自语道,“大哥,我刚才去求蒋中正了,为了咱家的宝轩!”


话说日本这边,单宝轩结束了与长谷川漫长的对话,走出师部的一刻,单宝轩突然感觉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怎么办?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他不住的问自己,可是他没有答案,也不可能有答案。他知道,在这样下去,自己只有留在日本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正纠结着,袖濑迎面走来,看到对方之时都是同样的吃惊,“袖濑!”还是单宝轩先开了口。

“你怎么……”袖濑一脸的不惑。

“昨晚发生了一些事情……”单宝轩心想,说来话长啊袖濑。

“呵呵,单君,也许这就是你的宿命,也是我的宿命!”看着单宝轩,袖濑淡淡的说道,“老头找我,不知道要干什么,我先去了,回头再去找你!”

“恩…..”单宝轩现在一点主心骨也没有了。

看着无精打采擦肩而过的单宝轩,袖濑苦笑一声,推门进入了长谷川的办公室。

回到宿舍的路途,艰难而漫长,单宝轩迈动着自己那两条像灌了铅一样的腿,亦步亦趋走着。自己不能这样就这样坐以待毙,何况这还关系到静子一生的幸福。想到静子,单宝轩就是一脸的苦涩,静子啊,我该如何是好?


南京国民党中华复兴社(又名蓝衣社)特勤处驻地。

“戴处长,委员长手谕!”来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戴笠接过命令一看,先是一惊,“营救单宝轩!?”戴笠的思绪一下子飞到了8年前的上海,那个毛头小伙子如今竟然都惊动了委员长。

“这是……委员长的手谕?”戴笠问的莫名其妙,来人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当然是蒋中正的手谕,只是此时的戴笠有些难以相信这个事实。

“啊,没事了,你下去吧!”戴笠知道刚才自己有些失态了,赶忙催促来人离开。

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戴笠转动着手中的钢笔,细细的思索着,“民国初年,委员长曾与单家有过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后来单锦宇一死好像已经断了联系,如今这个单宝轩……”

戴笠出于一个特勤工作者的本能希望得到事情的真相,只是他越想越不能理解,即使曾今有过交情,委员长怎么会让自己去营救单家的三少爷呢?

“何秘书,你进来一下。”戴笠拿起手中的电话。

不一会一个书生气十足的上尉军官走了进来,一个标准的军礼过后,“处长,您找我!”

“恩!”戴笠转动着手中的钢笔,“两件事,第一,拍一份加密的电报到东京,稿子我已经准备好了!”来人接过手稿,戴笠继续说道,“第二,上次让你查贵州的单家,把那些资料再给我找出来!”

“单家?”何秘书显然是时间久了,忘却了此事。

“单锦宇,你总该知道吧?”戴笠一想,这都好几年了,原来的少尉秘书,如今都升到上尉了,他不记得也是情理之中。

“啊~~您一提单将军我就想起来了,恩,我这就去找!”何秘书敬礼离开。

戴笠坐在椅子上回忆着原先的一桩桩一件件不由的笑笑,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站起身来看着窗外的天际,“单宝轩,生于这样的家庭,你究竟是一条卧龙还是一只大虫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