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二十

sipingtai 收藏 5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URL] 二十 却说潘逸此时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所以马上命令人马向预定的空投地点开进。从他们的驻扎地到空投地点,距离有六-七公里。这个空投地点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其它根本就没有这么平整开阔的地方。潘逸乘坐的吉普车在凹凸不平的路上颠簸着,而潘逸则是眉头紧皱,还在思考着一直困扰他的老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二十


却说潘逸此时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所以马上命令人马向预定的空投地点开进。从他们的驻扎地到空投地点,距离有六-七公里。这个空投地点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其它根本就没有这么平整开阔的地方。潘逸乘坐的吉普车在凹凸不平的路上颠簸着,而潘逸则是眉头紧皱,还在思考着一直困扰他的老师一闪而过的问题。炎热的天气和无处不在的蚊虫袭扰着他,上下颠簸的疯狂奔驰的吉普车,又让他难以安宁。现在他感觉自己的脑子越来越乱,但是危险气息越来感觉越近。他叫助手斯迪文停车,他从车上下来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另一个助手杰普森跟着潘逸下车关心的问道:“将军!您不舒服么?”。


下得车来的潘逸感觉稍微舒适了一点,也清爽了不少他回答道:“YN这个鬼地方,气候真是让人难受,酷热、蚊虫再加上颠簸的道路,无论是谁也不会舒服的。”他抬头看了看天上那轮圆圆的月亮,然后问杰普森:“现在离预定空投地点还有多远?”


杰普森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回答说:“没有多远了,也就是三四公里左右。”


潘逸说:“你到车上把手电筒拿下来,让斯迪文开车先走,让他通知前面的人如果飞机来了,就直接引导空投,组织搜集物资,不用等我们了,咱俩徒步走得了。妈的!车上实在是不舒服。”随从忙到车上拿上手电和随身的装备,然后跟随潘逸一起徒步向前走去。


月光下姚新民看到,大约有将近三百多人向这片空地聚集。他们的交通工具也是五花八门,有皮卡有越野车,还有小型卡车,还有牛车,人力车。反正是这个世界上有的交通工具他们都有,场面显得乱哄哄的。虽然如此但是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警惕性,姚新民向司马烁打了一个手势,大意是现在是不是可以行动了。司马烁摇摇头表示时机还不成熟,司马烁知道现在飞机还没有到达,而空地中的那些人此时也是防备最严的时候。一旦现在发动攻击,效果达不到最好。但是空投一开始,他们大多数人忙于搜集物资时,防范心里必然会降低,那时是攻击的最好时机。姚新民打手势表示同意,司马烁打手势告诉姚新民,让他通知其他人。第一轮攻击火箭手重点攻击那些可以快跑的交通工具,单兵防空导弹将运输机干掉,迫击炮和机枪重点攻击人群。姚新民表示明白,并且马上传达了下去。


潘逸的助手斯迪文,开车来到了空地中央,看到眼前乱哄哄的景象,一张脸马上拉了下来,他知道这样乱哄哄的被攻击时,很容易造成更大的混乱。那样将很难迅速进入战时状态,也不可能进行有效的抵抗。正当他想训斥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了飞机的轰鸣。所以训斥这些不长进手下的愿望也就作罢了。现在还是抓紧将空投物资回收到手最紧要,其它的过后再说。所以他马上命令引导人员注意引导,其他人员马上准备搜集空投物资,警戒人员注意四周警戒。飞机在地面的引导下,盘旋了一周后降低高度开始空投。月光下空地上的人们追逐这飘向地面的降落伞,局面显得更加混乱。潘逸的助手斯迪文看着这些,眉头都快皱到一起了。再看看四周布置的警戒哨,更让他气愤,那些警戒哨此时都抻着脖子,看空投下来的物资,对于四周的情况根本不在意。


这时潘逸和杰普森就快要接近空投区域了,远远的潘逸就听到了飞机在空中盘旋时发出的轰鸣声,借助月光,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那一朵朵飘散在空中的降落伞。远远的可以看到火光中攒动的纷乱的人群,可以看到争抢物资的场面。潘逸无奈的摇摇头说:“这都是怎么组织的,怎么这么乱,也不知道警戒安排的怎么样了,这要是一旦遭到袭击,这些家伙马上就是袭击者的靶子,到时候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杰普森笑着说:“这些YN猴子,就是这样没有长进,一见到东西马上就和疯了一样,其它的就一概不管了。”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清晰的出现在自己脑海中,他马上捕捉到了这些,他马上反应了过来,这里弄不好这是个陷阱,是一个徐英杰、司马烁事先就悄悄设置的陷阱。想到这里潘逸停下脚步,拉了一把杰普森,闪身钻进了路边的树林当中。他知道,前面现在不能去了,但愿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潘逸要杰普森马上就地联络前面的助手,给他们一个预警的时间,但是晚了。


就在潘逸钻进路边的树丛中的时候,司马烁看到时机以到,马上下令攻击!两道烈焰腾空而起,直奔低空飞行的运输机并且击中了它。飞机剧烈的爆炸将地面照的通明。接着四周火箭炮、迫击炮弹、机枪、步枪弹,向空地中纷乱的人权发起了猛烈的打击。空地之上汽车首先被击毁,而被击毁燃烧的汽车则向一支支巨大的火炬,将整个空地照的通明。这也将那些空地当中的人们暴露了出来。本来就已经是乱哄哄的局面,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搞的更加混乱。到处是叫喊,到处是被击中人的惨叫,而那些畜力车的拉车的牲畜,此时惊得到处乱窜,很多来不及躲避的人,就倒在了这些胜出的蹄下,而晕头转向到处乱窜的人们,根本就组织不起来有效地反击,一些人则是漫无目的的胡乱放着枪,但是这是徒劳的,这时天空中传来了直升机那种特有的,螺旋桨拍击空气的声音,接着就看到了直升机上喷出的火舌,舔食着那些鲜活的生命。潘逸看到这些,痛苦且无奈的摇摇头对杰普森说道:“咱们快走!再不走就走不了了!”说着潘逸头也不回的向树丛深处钻去。。。。。。


仅半个小时,枪炮声就逐渐稀疏了下来,伴随着浓农的硝烟味,姚新民带人冲了出去。在直升机上徐英杰,透过夜视仪看着面前的场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命令直升机降落。这一次伏击,共打死了二百多反政府武装。其中抓获了一百多人,而自己则伤亡轻微。这时一个手下来报,发现一个重伤的白种人。徐英杰和司马烁马上前去查看,一看之下徐英杰和司马烁乐了,司马烁笑嘻嘻的说:“这不是那个斯迪文吗!哈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你小子这是自投罗网呀,说潘逸在哪?”


此时已经清醒过来的斯迪文,脸上露出了一脸苦笑,他虚弱的说:“谁是潘逸?您说的我不明白。”


司马烁一乐说道:“就是你的那个顶头上司,维克多伦德尔,你不会说你不知道吧?”


斯迪文听到司马烁这样问,马上明白了,自己的长官已经逃脱了,他微微一笑回答道:“你是说我们将军呀,我们将军有些不舒服,在距空头地点三公里的地方就下车了,现在具体在哪里就不太清楚了。”


司马烁一听斯迪文如是说,知道自己又错过了一次干掉潘逸的机会,从心里感到一阵惋惜,他和徐英杰对视了一眼说道:“妈的潘逸这小子命真大,居然被他无意识的逃脱了。”


徐英杰笑着说:“这小子命不该绝,看来咱们动手早了,好了不提他了,让他在多逍遥几天吧。”徐英杰转身问旁边的一个手下:“就这一个活着的潘逸的手下吗?”


那个手下说道:“一共有十多个,但是都他妈的死球了,只有这一个还是喘气的。另外有俘虏交代,他们的总部就在据此地六-七公里的地方,他们不过大部分人都在这里,那里只留了很少的一部分人在值守,要不要对那里实施一下突袭,彻底拔掉那可钉子。”


徐英杰苦笑着说道:“还突袭个屁呀!这里激烈的枪炮声,空中飞机的爆炸产生的火光,哪里的那些家伙会听不到看不到?再有我们在这里的伏击行动,并不是十秒二十秒就解决了,被伏击的这些家伙,难道会老老实实的不报信?至于那些留守总部的家伙,这会只会闲父母少生了两条腿。只有没脑子的才会在那里继续呆着不动,你以为那些家伙傻呀。不过那些家伙跑了,跑的必然是很急,那里的很多物资必然无法带走。行了,派几组人马上到那里,控制住那里的物资也就是了。”


司马烁吩咐道:“把这个家伙,马上送回咱们总部治疗,把那些YN俘虏集中起来搬运这些物资,完事之后全部干掉,一个不留,咱们没有那么多的资源用在这些白眼狼身上。”。。。。。。


却说潘逸带领着杰普森,在雨林中穿梭奔跑着,一刻也不敢停歇。潘逸知道,徐英杰和司马烁打扫战场时,要是抓到了自己这边的人,那么就有可能为徐英杰和司马烁指明自己的位置,那样弄不好就溜不掉了。所以俩人在雨林中,疯狂的穿行了四个小时,也没有敢放慢脚步,更不敢稍事休息一下。又跑了一阵看看天光已经大亮,潘逸停下脚步拿出GPS定位仪,看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方位,然后转身对杰普森说道:“咱们现在已经距离被伏击地点,将近四十公里了,正常的情况下,对手不可能追上来了,咱们稍事休息一下,确定下一步向哪里走。”


杰普森喘着粗气,应答到:“好的将军!”说完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看着像一滩烂泥一样的杰普森,潘逸无奈的笑了一下,然后自己找了一块还算干燥的地方坐了下来。然后伸手从衣兜里掏出地图,然后铺开开始查看自己现在的具体位置。这时缓过点劲来的杰普森说道:“将军!我这一路上都在想,这么隐秘的事情,对手是怎么知道的呢?您说,我们内部是不是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


潘逸抬头看了一眼杰普森,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关键这些情报他们是从什么位置得到的,而且还这么准确。”其实潘逸早就在想这个问题了,只是一路上没有能够想出个所以然罢了。就他对特别行动处的了解,弄到这样的情报并不是很难,关键是从什么地方弄到的,怎么弄到的。


杰普森若有所思的说:“看来我们有必要仔细查一查,这样下去我们肯定被动到家了,一旦行动必然损失惨重。这回遭到伏击,我们是全身而退了,也不知道斯迪文他们怎么样了?”


潘逸叹了一口气说:“断没有逃脱的可能了,就算没有被打死,多数情况下也是被俘了。但愿他们运气好,能够躲过一劫。”


杰普森问道:“要是被俘了,还可能有命在。”


潘逸苦笑了一下说道:“有这种可能,但是很小。”


杰普森诧异的问道:“我们的对手,不是特别讲究优待俘虏吗?难道他们还会屠杀俘虏吗?”


潘逸摇摇头说道:“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们的对手,一般情况下,他们的正规部队会优待那些被俘的俘虏的,但是我们现在的这些对手则就不同了,他们是不会带着俘虏走的,除非他们认为有用的,剩下的就凶多吉少了,这也是我们面对的对手的一贯作风。我们的对手就是一群杀人机器,他们对待自己的敌人决不会手软的。”


杰普森忧郁的点点头说道:“哦!是这样呀!将军!咱们下面向什么地方走呢?”


潘逸指着地图说道:“咱们现在的位置在这里,也就是说,现在我们离其它几个我们的控制区域,都不是很近。最近的还是我们总部所在的位置,现在应该距离我们所处位置的直线距离,也就是有三十公里。我们就回到总部,到了那里就好办了。”


杰普森不解的问道:“近又能如何?在空降地点遭到伏击之后,难道总部那里能够安全吗?咱们的对手不可能轻易放过那里,就算没有遭到突袭,听到这么激烈的枪炮声,恐怕留守的人员也会马上转移的,而且转移地点肯定是当值官员现定的,我们又不知道他们的去向,那样不是很危险吗?”


潘逸微微一笑说道:“你以为咱们的对手,会在那里扎着不走么。他们拿到总部哪里的物资后,多半是不会在那里停留的,实际上哪里现在应该是最为安全的地方了。咱们总部逃走的人,会在第一时间通知其它地方咱们的人。当这些家伙知道这里遭到袭击了,必然会想到,肯定会有人被俘。那么也就是咱们的这些人,也处于暴露危险之中,他们能傻乎乎的在那里等着对手上门来打他们么?实际上,现在我们所有其它地点的人马,都会毫不犹豫的马上转移的,所以我们到哪里都不可能与他们联络上的。只有回到总部才能通过我们的通讯设备,与他们联络上。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


杰普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有道理,不过既然咱的总部已经被端了,那些袭击的对手,不可能给咱们留下任何东西的,那里还可能有通讯设备吗?没有通讯设备,最后的结果还不是一样吗,还是没办法联系到我们的人呀!”


潘逸微微一笑说道:“我在此之前,特地秘密隐藏了一些物资,其中就包括有通讯设备。”


杰普森惊讶的看着潘逸说到:“您什么时候藏的,我怎么不知道您藏物资了?您这手可真是高瞻远瞩,绝对是防患于未然的举动。”


潘逸一笑说道:“都让人知道了,还叫秘密吗!好了不说了,赶紧好好休息一下,两小时之后我们出发。”。。。。。。


却说徐英杰和司马烁来到了,潘逸空无一人的总部。经过那些俘虏的指点,找到了大宗物资的存放地,东西还真是不少。看到这些姚新民兴奋的说:“好家伙!这么多东西,够装备上千人的了。这么多东西咱们怎么拿呀。”


司马烁笑着说:“这倒是个问题,马上联系,多调几架大型运输直升机过来。看来还真不能马上把这些YN猴子宰了,就让这些家伙装卸另外让这里的村民也来搬运,完了把一些咱们没用的东西,给他们作为酬劳。”


姚新民摇摇头说:“估计够呛,这些村民对咱们的抵触情绪很大。让他们帮忙搬运,恐怕很难。”


司马烁笑着说:“怎么说你呀,你小子手里拿的是烧火棍不成,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杀两个带头的剩下的就乖了。”


姚新民皱着眉头说道:“操!这不是让我犯错误么,杀俩俘虏也就罢了,怎么连平民也杀呀。那样可是太过了,这会遭到国际上的指责的。”


司马烁不屑的一笑说:“那就你小子想办法吧,只要是能让这些家伙帮你把这些东西搬运走,你愿意咋样就咋样得了。”姚新民听到这些,才悻悻的走了。司马烁看着姚新民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嘟囔到:“要不然叫你傻逼呢。”


徐英杰乐呵呵的说道:“看来咱们又发了一笔小财,潘逸那小子看到这个,指不定多心疼呢。”


司马烁笑着说:“这小子才不会心疼呢,这又不是他们家的东西,也不花他一分钱。今天物资被端了,明天报战损不就完了吗。我看这小子也是越活越回去了。”


徐英杰笑着说:“你可别小看潘逸那小子,那小子也是个出类拔萃的干将呢,这小子的能力,比起你我一点都不差。这阵子跟着小子打了这么多的交道,咱们那回顺顺利利的把他算计了。虽说这小子每回都吃亏,每回都有较大的损失,但是那回我们制住他了,其实就算他在我们这里栽跟头,也是因为这小子四周的那些政客们捣乱,是那些混蛋政客的责任。其实我觉得这次让这小子逃脱,也不是偶然的,这小子肯定感觉到了什么地方不对。”


司马烁点点头说道:“也确实,这么些年了,这小子还这么狡猾。看来咱们还真不能小看这他。”


司马烁点点头说道:“这正是这小子悲哀的地方,你说,这小子现在应该在什么地方,他向什么方向跑了。”


徐英杰笑着说:“这很难说,不过我感觉这小子不会跑的太远,空投场那里的枪炮声一响,这里留守的家伙就跑了,而跑了的这些家伙,不可能不向四周其他地点的同伙发消息。得到消息的其他地点的他们的同伙,能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吗?他的那个助手斯迪文不是说,他俩人,只是助手带着随身的对讲机。就算他到别处从新组织那些武装,他首先得找得到那些家伙。就凭他俩人身上的对讲机,在这深山密林中能有多远的通讯距离?算起来,十公里的通讯距离算是到头了。他们能联系的上那些四散逃跑了的家伙吗?我感觉潘逸不应该直接去找那些家伙,而是先寻求通讯设备,以便联系到其它下属,然后在做重新整合,这样看似遥远,但是却是最为便捷有效地方式。所以他们逃跑的方向应该是,他们直接能够得到通讯设备的地方。而这种落后的地区,要想获得通讯设备,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然而就他俩的那幅西洋鬼子面孔,到了城市,你想他俩还能这样大摇大摆在街上晃悠吗?我估计,这小子肯定有备用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


司马烁听到徐英杰的分析后,突然笑了,他对徐英杰说:“你还别说,这还真是这样,这小子古灵精怪的确实有很多其自身的特点,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原来我和他合作中他的一些作为,看来咱们得这样了。”说到这里司马烁在徐英杰耳边耳语了几句话。


徐英杰听完嘿嘿一笑说道:“行!这样应该有戏,就这么办!”


这时姚新民过来说道:“所有的物资都已经装上直升机了,起运吗?”


司马烁笑着问:“够快的,来了几架直升机?”


姚新民笑着说道:“来了二十多架大型直升机,这些物资一下都装走了。我把那些食品都分给那些村民了,所以节省了一大部分空间。”


徐英杰问道:“这样做挺好,看看还有什么遗漏吗?”


姚新民说到:“没有了,四周我都让人从新搜查了一遍,没有什么遗漏了。”


司马烁笑着说:“既然是这样那就起运吧,人也随着全部撤退,全体集合,回基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