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关于小沈阳表演的争议可谓十分火爆,反对的人大多评论小沈阳的表演低俗,包括最近看到李敖女儿也加入和声讨得行列,大有狂轰滥炸之势。


东北二人转起源于东北这块黑土地有二百余年历史,东北移民大多是清末由关内即无土地,也无房产的最苦,最下层农民迁徙而来,因此二人转是由民间地头发展起来的一种民间娱乐形式,所以场地随便,穿着随便,语言随便。所以说它低俗我们都接受。


但二人转低俗却不庸俗,看看相声的发展历史以及衰落过程,当它植根于民间下里巴时,生命力无限,但进入所谓文艺殿堂之后,逐渐失去了生命力。我至今仍然静静乐道与侯宝林马三立等老相声前辈那些经典段子,其实更早些的街头相声更加为大众所欢迎,虽然里面有很多“黄色”成分,但却真实,因此能植根于民间并保持发展,而进入阳春白雪,又植入政治性、说教式之后,就沦为庸俗,必然逐渐失去生命力。


东北二人转确实通俗甚至低俗,但任何文艺都是有其金字塔构型,没有这些大量的来自民间的,土生土长的低俗和通俗,哪来那么多阳春白雪的高雅,更何况所谓高雅和低俗二者之间并不是绝对的。


当《不差钱》中丫蛋说出那句“我感谢你八辈祖宗”时,我们不禁大笑,“八辈祖宗”历来是用于诅咒的反面语,但经过这些低俗的二人转工作者加工后,成为一种幽默的友善表达方式,这就是加工凝练的过程。


二人转应不应该登上大雅之堂,可以肯定地说,应该。但我们不可能要求每个二人转作品都那么高雅,试看看,京戏也好,黄梅戏也好,评剧也好,除了传统那些剧目之外还能出什么作品?这确实值得反思,根本原因在于失去了民间的低俗基础,京戏,除八大样板给我们一点文革时单调文娱的回忆之外,现在只能变成藏戏阁中的记忆,黄梅戏《梁山伯与祝英台》、评剧《花为媒》都进入历史的藏戏阁,他们的衰落无疑是所谓高雅与低俗的绝妙对比。


二人转能不能高雅,回答能,我相信今后还会出好作品,但前提是有大量民间群众基础和剧本基础,大量的民间语言在里面,而搜集这些民间语言、演绎这些民间语言,只能靠二人转演员他们辛苦去民间演出、普及才能做到。


所以,说二人转低俗我同意,说二人转不高雅我也同意,但根植于广大东北沃土的二人转永不衰落,为民众喜闻乐见,成为东北普通老百姓辛苦工作之后的娱乐休闲之精神补充这是任何高雅都代替不了的。我们不怕说二人转低俗,但千万不要变成政治工具和宣传工具,这样才不至于重捣京剧和黄梅戏等悲剧。


让高雅文艺继续在藏剧阁收藏吧,二人转却永远在东北老百姓的生活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