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四章 乱世生那么美貌的女儿,真是乱上添乱(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孔孟奇说:“我想去投吕正操,可惜他离我们这儿远了点儿。”子星说:“你去投王芳庭。”孔孟奇摇摇头:“他是回回军。你去合适。我听说在献县有股新立的秆子,也是回回军,头领叫马本斋,有点儿抗日的来头儿。”子星说:“我去找杨赫烈的盐帮队。”孔孟奇说:“我走了。大不了,我自己单干,跟我从沧县跑出来的弟兄还没死光。”两人互相捶了一拳。子星目送孔孟奇远去。孔孟奇不久后就投奔了救国军。


子星叹气:“强胜一准是已经无常(死)了。”肠子里有铁,热血入肺,一心想一战成名,打败鬼子逞英雄。结果身边的伙伴转眼间身首异处,魂断荒野。小伙子们没脸回家,打算背井离乡南下山东。吴子星等人走累了,在道边儿的麦秸垛旁坐下来歇口气儿。大路说:“跟日本打的这一仗,我算看透了。甭打了。打也没用。中国到改朝换代时候了。日本子是神兵天将!”小牛说:“我揍你!你想卖身投靠当秦桧!”大路说:“我也没说卖身投靠。我只说咱们只是小老百姓。该醒醒了。”吴子星警惕地问:“嘛该醒醒了?”


大路说:“咱们只不过是没多大能水的土老百姓,没有揭天掀地的本事,就凭咱这点子长不高、坐不壮的烂草,哪能干得过人家日本人!听天由命吧。咱不当汉奸,咱摁着头当咱的老百姓。谁登基坐殿不是一样!”


吴子星火了:“叫你这一说,谢知华就白战死了?”有一个人从大树后面一步迈过来:“子星!你没事啊?为主的看照啊。谢谢大能的主啊。”子星也挺高兴:“妈妈!是你老!”吴母这是从盐山大集回来,飞机炸死人的惨景让她腿脚发软,她惦心自己的儿子!她找了这些天,这些天她怕死,怕炸弹,却又心惊胆战地在轰炸中奔走。这一切,还不是为了这个不让她省心的儿子!


大路说:“老婶子,俺们跟日本子打了一仗。”小牛说:“打完这会仗,我算闹明白了,打仗也就那么回事!下次再打,我就绝不会再慌里慌张的了。”


吴母又气又恨:“吴子星!你就作吧!你就作吧!你跟日本鬼子打仗!”子星说:“日本子都欺负到头直上来了……”吴母说:“你老老实实在家呆着!明天我就去提亲。给你说个媳妇。你给我在家呆着。”子星抗声说到:“得救救中国!”吴母说:“救国也不缺你一个。”子星抓过衣服蒙在头上,倒头便睡。


过了一会儿,吴母以为儿子真睡着了。她开始打盹儿。子星蹑手蹑脚爬起来,偷偷摸摸往远处跑。吴母听到声音,站起来,喊:“子星!”子星一咬牙:“妈妈,原谅儿子不孝!”他发足狂奔,消失在黑夜中。


上哪去呢?吴子星想起了妈妈常提着耳朵,跟他说的话:“杨格平带坏了杨赫烈。杨赫烈建立盐帮,跟盐巡打仗。”杨赫烈敢跟盐巡开仗,兴许就敢跟日本人开仗。吴子星拿定主意:去大堤东村,找杨赫烈。


吴子星跑到大堤东村,砸开门。杨赫烈端着枪出来,听声音是表弟,忙放下枪,把表弟让进屋。吴子星讲述了这几天的经历,薅着自己的头发后悔莫及:“俺那回子也不是怎闹得,俺妈妈在后边怎么喊,我都不答理那个茬儿。”他生气地捶自己的脑袋:“我怎么是这样的人呢?”杨赫烈不紧不慢地抽旱烟,说:“忏悔完了没有?”子星抬起头来,说:“表哥……”杨赫烈一笑:“你年糕年了半天了。说正格的,你还回家吗?”子星想也不想,就说:“不打算回去了。”杨赫烈一拍大腿:“行。那咱就先别念这些没用的了。先说说今后怎么办吧。”


子星问:“表哥有嘛打算?”杨赫烈一笑:“我带你去投奔救国军。”子星一愣:“救国军?”杨赫烈说:“对,去投救国军。”子星犹犹豫豫地说:“我上救国军那里去过。”这回轮到杨赫列一愣。他问:“多咱去的?”子星说:“鬼子还没来的时候,救国军在盐山大集上招兵,俺去了看了两眼。当时觉得崔祥明那个人不地道,信不及他,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杨赫烈说:“你听我说,崔祥明是不怎么样。可慈振中是真正的好人!慈振中是个厚道人。慈振中这个人,怎么说呢,他这个人……我也不会举例子,反正这个人是个让人信得及的君子人。这个人一点儿坏心眼子都没有。好些人就冲这慈振中的人品,才加入救国军的。”


子星为难了:“好马不吃回头草。上回没参加,这回哪好意思再去啊!”杨赫烈一拍桌子:“你看你那点子箩儿簸箕的事情又上来了。你愿去就去,不去拉倒。再说了,盐山大集的时候 ,一闹火翻的,谁记住你老哥贵姓啊。你认识人家,人家认识你是哪根葱哪根蒜啊?”子星如释重负,忙说:“行!我跟你去!”杨赫烈满意地点点头:“这多痛快啊。”


他俩天一亮,就立马起身,赶到救国军驻地。救国军的领导们正在开会。所谓开会,就是吵架。每次都是崔祥明点燃导火索。这一次,他又说:“要招兵,别再招农民兵,一个个傻大黑粗,缺根筋,少根弦,哪如土匪好?土匪打过仗,人鬼儿实,打仗狠,又灵透。听我的没错,招土匪别招农民。”买连瑾针锋相对:“不对。农民兵抗日热情高,纪律好。”郑松林不以为然地说:“咱为的是抗日,为的是打仗,纪律好有嘛用?一群绵羊有嘛用?俺也赞成招土匪。”买连瑾怒冲冲地说:“因为你就是土匪!”


慈振中字斟句酌地说:“绿林人呢,确有其长处,久经战阵,人勇敢,枪法准。现在国家正在用人的时候,只要能一心秉正,你我不必计较过去。”崔祥明得意地看了一眼买连瑾。慈振中又说:“不过,咱们毕竟不是要当聚义分赃的梁山好汉,咱们还得以找农民入伍为主。”


崔祥明匪气上来了,歪戴帽子斜楞眼儿,骂二溜三,走过来转过去,转的人心烦意乱。买连瑾压着心头怒气,说:“崔总指挥,你能不能坐下说话?”崔祥明朝窗外喊:“你们几个废物啊?他娘的!成天酸文假醋,满嘴喷粪。”买连瑾脸色更变:“崔指挥,你说谁?”崔祥明骂道:“老子骂外头那些个不中用的农民兵,他奶奶的 ,明天惹急了老子,老子崩他妈的几个,宰几个解解气、开开心。”


金耘府也有些恼火:“停。我是军事委员长。我拍板:今后的方向,我与振中、连瑾到各地去动员农民子弟参军。我们去组建新的队伍。现在这支队伍由总指挥崔祥明率领,北上收枪。”崔祥明对金耘府有几分畏惧.他见金耘府不高兴了,就赶紧收敛了一些。


崔祥明不满地说:“老金,找他娘的农民有个屁用!老子死看不上……”金耘府打哈哈:“崔老弟,你让当哥的说过的话再咽回去吗?我先让你指挥队伍,坐坐中军大帐,掌掌帅印。大排筵宴,先请你甩开腮帮子,俺跟振中,还得等下顿,还得饿会儿肚子呢。得啦,你小子快坐下吧,来回转得我眼晕。”


王昭名陪着小心走进来:“金委员长。”金耘府满心瞧不起王昭名,冷淡地问:“嘛事?”王昭名说:“大堤东的盐帮头目杨赫烈求见。”有人问:“杨赫烈何许人也?”慈振中说:“杨赫烈是大堤东人。大堤东除了一家豪绅大户回回以外,余下的都是穷回回。不是回回两把刀,一手宰牛羊,一手卖切糕,就是干勤行买卖,刮盐土,熬小盐。自古盐犯私,杨赫烈穷,组织盐帮队,赶了毛驴,少则四十匹,多则百十来匹,夜间走漫洼小道,青纱帐,红荆从。开头的时候,手拿狼牙棒,后来买了枪。国民党盐巡跟他们打了几仗。各有死伤。后来盐巡打不过他们了,就撒手闭眼不管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