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二卷 克复神州 第十四章 大兵压境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URL] “……受苦受难的全世界人民群众,如果你们能够听到广播,那就请记住,世界的未来是光明的!12月30日14时,联盟的第6装甲军已经解放了京都,并于19时解放了伊势。同时德岛与松山的东亚国守军也已经起义,四国岛从阴谋家手里回到了人民的手中!昨天,也就是1985年的最后一天,联盟的海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受苦受难的全世界人民群众,如果你们能够听到广播,那就请记住,世界的未来是光明的!12月30日14时,联盟的第6装甲军已经解放了京都,并于19时解放了伊势。同时德岛与松山的东亚国守军也已经起义,四国岛从阴谋家手里回到了人民的手中!昨天,也就是1985年的最后一天,联盟的海军陆战队第7师从江户湾方向配合第6装甲军在舰队旗舰‘爱麦虞埃尔,果尔德施坦因’号浮动要塞的协助下向东亚国瀛洲行省首府江户,但是丧心病狂的军国社会党死硬分子居然引爆了市中心的核地雷,造成了我军3000余人伤亡,至少7万名大和族无辜群众遇难,我们对此表示强烈谴责!不过无论反动势力再怎么挣扎,他们都……”

“啪啪”史密斯关掉收音机,苦笑着鼓掌:“看来我们的坦克战专家斯坦科夫同志这下威风了,呵。可惜世界革命形势还不算一片大好,至少有那么一片地方不算太好。”他无比郁闷地盯着树上挂着的标有“军国社会党革命军专用”的1:11000地图,“哎呀,风灵姐,您说我们的江委员长同志这也太看重我们了吧?才去他一个小县城玩了玩,他就派两个山地步兵旅来慰问我们,未免有点小题大做啊。”

“只怕不是委员长同志小题大做,而是他手下的某些人急着在过年的时候交差吧。”尹风灵不屑地说,“只会找软柿子捏,不愧是典型的中国思维。不过我们这些人也不能真的成了软柿子,否则被一把捏扁了就太便宜他们了。”

“司令同志,你可不能这样说。”第一游击支队司令黑大牙插嘴道,“这几个家伙哪能代表中国哦,他们只代表自己。”

众人大笑。


现在已经是1986年1月1日,当然,世界上知道今天是新年的人也不多,因为三大国从来不举办任何节日庆祝活动——当然,时间不定的仇恨周除外。就在1985年的最后一天早上——也就是昨天早上,正在盘县四处宣传,招兵买马的史密斯等人突然接到了通知:位于盘县北面宣威市的东亚国S-6枢纽基地附近的道路上发现车辆来往变得极其频繁,接着,又有人报告附近的瞭望哨发现了大量重型运输直升机不断在S-6基地与贵阳、富源、渝州方向间来回。而在当晚,这座小城遭到了第一次空袭——一个中队的“羲和”攻击机朝着早就被搬运一空的军械所以及同样空空如也的燃料储存库丢下了不下20吨航空炸弹,并用电视制导空地导弹击中了县党部与政府大楼。不过由于里面没人,这次空袭的唯一牺牲者是一只猫。倒是一架“羲和”战机被游击队用在军械所找到的FK-2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正好撞在了中心广场的委员长雕像上,为抵抗军节约了不少炸药——史密斯原用两吨炸药打算炸掉这个碍眼的破烂。

种种迹象表明:无所不能的委员长很快就要派人来“关怀”他们了。考虑到抵抗军手头没有什么重武器,强行守城违反了游击战的基本战术原则,所以尹风灵和其他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带走所有能够带走的物资和武器回到山里去,只留下少数志愿者在城里进行象征性防守,在拖延时间的同时也欺骗一下东亚国的指挥官们。至于城里的人员,规定凡是不愿离开的一律不勉强。不过这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城里的22000人中估计没有几个愿意留下的。否则一旦那些东亚国军官大人们想要“扩展”些战果,那么他们就有机会作为“果尔德施坦因走狗”被当众砍头了。当然,绝不会有人怜悯他们,哪怕知道他们其实什么也没有做的人也一样——中国的人大部分只是看客而已。

撤离工作进展得相当迅速。到当晚第二轮空袭来临时,全城已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炸了——抵抗军在10个小时里一共从这个仅有两平方公里面积的弹丸小镇里带走了4000支各种枪械,30门牵引式火炮,近百门迫击炮与无后坐力炮,数百件火箭筒与便携式防空、反坦克导弹以及上百吨重的弹药,近千吨“战备粮”。当然,还有两万名不得不离开的居民,其中五分之一已经报名参加了抵抗军并领到了武器。当天晚上,这些人就像蚂蚁搬家一样干净利落地离开了城市。更幸运的是天公作美,天空中密布的阴云严严实实地遮蔽了月光,也严严实实地遮住了飞到上空侦察的东亚国侦察机的视线。


当然了,虽然看不到敌人,但东亚国空军指挥官似乎也不大在意这个。在他看来,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甭管里面有人没人,反正最高统帅部已经在作战地图上把这一带标注为“敌占区”了,全能的委员长同志是不会错的,对不对?所以对付敌占区,只要把弹药丢下去就是了,而光丢弹药那就太容易了。于是一声令下:按照地图坐标轰炸!全城的街道连同无处不在的电幕与委员长像一同被炸了个底朝天,可惜他们要炸的人基本上已经出城了,所以虽然爆炸场面火树银花着实好看,就连浓密云层上的“羲和”战机飞行员都看到脚下的云层已经透出红光了。但战果却寥寥无几,仅仅是摧毁了全城那些破旧不堪的建筑而已。更强悍的是,陆军部队居然往这个县城发射了十余枚远程巡航导弹,也不知道是打算借这个机会来练练实弹打靶呢还是测试导弹性能。

虽然轰炸效果不理想,但是党很快得出结论:效果相当好!第二天,东亚国全国的电幕新闻都播送了题为“云贵剿匪战获重大战果”的新闻,据说,这次党国的空军极其圆满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7次空袭中出动400架次以上的飞机,至少炸死了“五六万果尔德施坦因匪军”,人民自然又一次欢呼雀跃。1月1日上午开始,北平、上海、南京、杭州的居民都冒着空袭的危险,举行了“自发性游行”,抗议果尔德施坦因匪军及其走狗欧亚国军队的暴行。为了支援党国抗战,人们必不可少地“自愿”减少了每月大米供应量2两,食油供应量2钱。

在那个偏远山区的小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自然是无人过问的,除了与之相关的人,比如史密斯和尹风灵等。他们在电幕新闻播放的同时,在山寨里的临时指挥部收到了伤亡报告:死亡79人,伤780人,失踪56人。不过躲过空袭不代表就能够平安地度过这一关,因此抵抗军的高级领导们只能满面愁容地坐下来开会,商量怎么对付正从北面和西面逐渐逼近的近两万敌军地面部队。


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在3000多公里外,联盟装甲兵中将安东诺维奇.斯坦科夫的心情就要好得多了,虽然也没好到哪里去。现在,他正套着中世纪盔甲似的厚重防化服,坐在EG-5坦克的炮塔里,透过面罩上的有机玻璃窗打量着江户城的废墟。

这座自从德川幕府时代就开始繁荣的日本城市,虽然在40年代的革命中被攻陷过一次也不减风采。可是目下却已经完全变了模样:无以计数的木质日式房屋已经被核爆的火龙卷和高温光辐射烧烤得灰飞烟灭,只剩下了一堆堆大大小小的碳渣块。联盟士兵们的靴子一踩上去,它们就像封存千年的纸张一样化成了灰尘般的碎末。那些用钢筋混凝土建造的楼房也没好到哪里去,它们先是被强光与高温烧融,接着又被核爆产生的巨大冲击波击中,变成了一座座扭曲的金属墓碑。成百上千的日本群众就这么永远地镶嵌在了里面。街道上的天桥被吹倒在地上断成几截,其中一块下面还压着个快要断气的小孩。孩子还没有断气,满是凝固的殷红色血块的小手不断费力地扭动着,残缺的指头反复试图抓住什么东西,黑色的头发已经被凝固的鲜血变成了硬邦邦的一坨,身下的一摊血已经变得发黑。

不过斯坦科夫咬咬牙,没有命令士兵去救他,而是拔出手枪,用一发7.75毫米子弹结束了这个小孩痛苦的一生——要救的人太多了,而医疗力量却极度不足,对于那些已经生还无望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实施安乐死了。就在前方街道的旁边,被烧焦炭化的树木下横七竖八地躺着一群群受到严重伤害的日本人。他们大部分都是严重烧伤或外伤,其余的则受到大剂量辐射而濒临死亡。寥寥可数的几个医护兵在给伤员包扎和急救,许多居民在被截肢时活活痛死。更多的人则会死于感染和辐射病。而且这里只是江户的外围,市中心的状况比这儿糟得多——那枚10000吨当量的核地雷就是在中心广场上的委员长雕像内引爆的,当场把近一万人化成了等离子尘埃。幸好那些东亚国指挥官们误估了形势,在联盟军队先锋对市中心进行试探性进攻时就引爆了核弹,否则联盟就不会仅仅死亡几千人了。

“军长同志,没想到这东亚国的军国社会党混蛋到这个地步,”坐在炮塔旁边的斯坦科夫的警卫——一个19岁的毛头小子,被这景象震撼了,“打不赢就要拖着人民群众一起完蛋,我看不赶紧灭掉他们是不行了。”

“嗯,无论是军国社会还是新布尔什维克或英社党,最后灭世肯定要灭的。”斯坦科夫随口道,心中却被警卫的话提醒了。他刚才离开城郊的指挥部进城视察前也和参谋们讨论过。大家无一例外地义愤填膺,认为这是东亚国反动政府反人类本质的表现。可是……可是在神户、京都,市中心都事先安放了5000-10000吨级的核地雷,却都没有引爆。当时他们还认为是由于市区防御虚弱,导致迅速突入的联盟小股精锐装甲部队能够轻松夺取核地雷,现在看来,似乎重点就在这个“小股”上面。

对了,斯坦科夫突然想起,为了节约资源,无论是东亚国还是欧亚国,打仗都喜欢使用大群轻步兵搞人海冲锋,只有类似于他当时指挥的德尔塔装甲突击队算是例外。对了,那些东亚国守卫部队是不是也认为,冲进他们防御虚弱的城市里的只是一支先头部队而非主力?抑或他们认为联盟的大部队在后面?

应该就是这样的!他突然有了一个不祥的预感,他以不经意的口吻向坐在下面装填手席上的副官问道:“我们军队最大的弱点是什么?”

“没人啊。”副官的回答与他这些日子以来听到的各级官兵的抱怨如出一辙——在1945年的大转进之后,联盟的领土常年被限制在赤道附近,人口稀少直接导致兵源不足,所以才要劳神费力地研制“以一敌百”的决战兵器。

斯坦科夫这下明白了,委员长也不是白痴,他应该也清楚这一点。而这次在江户的攻城战,是联盟部队首次在瀛洲行省组织的大兵团攻城战役——四国与本州最南端的城市的防御力量由于受到来自海上的强大火力打击以及复仇舰的毁灭性袭击,在遭到进攻前已经元气大伤并陷入混乱,一支营级规模的精锐装甲部队就可以搞定。那么……他以前在欧亚国军队中曾经看内参上写着,东亚国的远程火箭技术已经到了相当水平,可以量产远程弹道导弹。如果委员长认为瀛洲行省保不住……

冷汗出现在将军防化服下的额头上,他一把拿起无线电:“喂,临时指挥部吗?立即让所有参谋人员准备开会,我待会回来要和大家联名向最高统帅部递交一份重要申请,快准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