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断袖之癖的汉文帝爱男宠比后妃更多一点

龙魂名将 收藏 4 7950
导读:核心提示:秘密终于揭开,刘恒之所以不近女色,是因为他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 现在我们已经无法考证刘恒到底是同性恋还是双性恋,但他喜欢男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甚至可以猜测,刘恒对慎夫人表面上的宠爱只不过是掩人耳目,这就好比现在的同性恋者顶不住社会压力,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而选择与女人结婚一样。不过从后面发生的事情来看,刘恒喜欢男人比喜欢女人要多一点。 文章摘自《疯狂的玫瑰》作者:纳兰秋 出版社:广西人民出版社 窦漪房,从出身贫寒的赵国少女到吕雉的侍女,到代王妃,到皇后、太后,直至太皇

核心提示:秘密终于揭开,刘恒之所以不近女色,是因为他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

现在我们已经无法考证刘恒到底是同性恋还是双性恋,但他喜欢男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甚至可以猜测,刘恒对慎夫人表面上的宠爱只不过是掩人耳目,这就好比现在的同性恋者顶不住社会压力,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而选择与女人结婚一样。不过从后面发生的事情来看,刘恒喜欢男人比喜欢女人要多一点。



文章摘自《疯狂的玫瑰》作者:纳兰秋 出版社:广西人民出版社


窦漪房,从出身贫寒的赵国少女到吕雉的侍女,到代王妃,到皇后、太后,直至太皇太后,似乎世界上所有的好运气都被她撞上了,甚至连宫廷里最难得的爱情也拥有了。汉文帝似乎是中国历史上最不好女色的皇帝,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与汉文帝有关的女人屈指可数,与他的孙子汉武帝比起来简直是少得可怜,这对窦漪房来说应该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可是中年失明的她却惊讶而又悲哀地发现,她的情敌不是同为女人的后宫佳丽,却是一个她怎么也想不到的没有一点本事的小男人--邓通。


破败的家世


窦漪房有一个悲惨的童年。


在窦漪房当上皇后的时候,她都不忍心回忆她的童年往事。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世界上最悲痛的事情莫过于此。已经荣华富贵的她却无法与自己的双亲共享,每每想到这一点,她都心怀愧疚,潸然泪下。其实,这又怎能怪她?


窦漪房是一个孤儿。


在刘邦与项羽争夺天下的乱世,再加上连年的天灾,窦家生活的困顿已经达到了极限--一家人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时候一连两天没有任何东西吃。


窦漪房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当哥哥弟弟们哭着闹着说肚子饿要吃的时候,她总是低着头,默默地忍受。


爹娘问她肚子饿不饿,她总说不饿,其实她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是一个很有忍耐力的孩子,这种性格与她日后成为皇后有很大关系。


爹感动得热泪盈眶,抚摸着窦漪房的头,说要出去为他们找吃的。


庄稼旱死了,飞禽走兽跑完了,野菜挖尽了,野果采光了,不得已,窦漪房的爹决定去大山深处的一个深渊,那里因为地势险要很少有人敢去,他去那里做什么呢?钓鱼。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他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悲剧发生在钓完鱼的返家途中,窦漪房的爹沿着陡峭的悬崖攀登,抓在手中的一块石头突然滑落,一脚踩空,窦漪房的爹直直地掉进了万丈深渊,葬身鱼腹。


当窦家得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时,全家痛哭,窦漪房的爹的去世对这个破败不堪的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疾病缠身的母亲支撑了几年,也终于熬不下去了,含恨离世。


现在,只剩下窦漪房和她的兄弟三个相依为命了,窦漪房排行老二,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小弟弟。


哥哥弟弟在母亲去世的时候哭得死去活来,她却没有哭,只是默默地流泪,她在心里暗暗地发誓,要挑起生活的重担。


为了生活,为了能够让哥哥弟弟吃饱,窦漪房卖身为奴,为一个财主打零工,什么活都得干,一天下来精疲力竭,但当她看到哥哥弟弟吃饭时狼吞虎咽的样子,她所有的疲惫都消失了。


而这时候,窦漪房自己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姑娘,放到现在,还是温室里的花朵,父母捧在手心的宝贝。


命运就在窦漪房十三岁的时候发生了改变。




刘邦已经打下了江山,饱暖思淫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广招天下美女,美其名曰:充实后宫,以显示大汉江山的繁荣富庶。说白了就是供他老人家无聊的时候消遣。


说是选美,其实没有选,就是一个字:抢。


神气活现的选美官像是鬼子进了村,走到哪哪里哭成一片。选美官看见稍微长得有几分姿色的姑娘,不容分说,强行带走。不愿意去皇宫的,如果你有银子还好说,贿赂一下选美官,就把你放了。如果没有银子,除了哭泣毫无办法。但这时候女人的眼泪是没有用的,那些选美官的心肠比铁石还硬。


窦漪房以及她的哥哥弟弟,还有村子里的父老乡亲,谁也不会认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是一场幸运,只会认为是一场厄运。


在井边打水的窦漪房被选美官发现了,生活的困顿并没有磨去她天生的丽质,她被抓走了。窦漪房当然拿不出银子来贿赂选美官,但她也没有大哭大闹,少年早熟的她知道事已至此哭闹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她只是恳请选美官让她见哥哥弟弟最后一面。


选美官看在窦漪房确实是个美女的分上,动了恻隐之心,答应了她。


哥哥劝她逃走,她说不,为了能让哥哥弟弟吃饱穿暖,她甘愿进宫,然后把每月的月钱寄回来。


写到这里,纳兰秋真为窦漪房叫屈,她的哥哥是干什么吃的?是饭桶吗?后来也证实,窦漪房的哥哥确实没有多大的出息,只会沾妹妹的光。


这一别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见面,也许永远也回不来了,坚强的窦漪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和泪水,和哥哥弟弟抱头痛哭。


对于年幼的小弟弟,窦漪房更是割舍不下,她最后一次为弟弟洗了一次头,最后一次为弟弟做了一顿饭,看着他吃完,才在选美官的催促下,三步一回头地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哥哥弟弟。


一入宫门深似海,也许那时候的窦漪房无法有这样的体会,那时候的她,只是不愿意离开她的亲人。我们常常说,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但对于古时候的女人来说,更多的是被命运扼住自己的咽喉。窦漪房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只不过扼住她咽喉的不是厄运,而是幸运。


幸福的代王妃


按照规定,新进来的宫女要验身,本来这等烦琐的事情是不用皇后出面的,但作为后宫之主的吕雉不想再看到第二个戚夫人,于是所有的宫女必须先过了她这一关。


吕雉把姿色最好的宫女截住,直接留在了自己的宫中,充当各种各样的杂役,把一批次货假惺惺地送给了刘邦,当然这些次货刘邦是看不上的。


这样,窦漪房连刘邦的面都没见上,就直接做了吕雉的侍女。这对大多数渴望被皇帝宠幸的宫女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对窦漪房来说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她可没有什么当皇后的野心,她只不过想挣点银子,好供哥哥弟弟衣食。


接下来的日子,窦漪房一心一意做自己的侍女,她也听闻了吕雉的厉害之处,不敢有半点差池。她的心灵手巧,她的善解人意,她的细致周到,和吕雉相处久了,吕雉也慢慢地喜欢上了这个丫头。


窦漪房也奇怪,宫女们都悄悄地说吕雉如何的恶毒,但她却并不觉得,觉得吕雉最多只是脾气暴躁了一点,没干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有时候还发现吕雉行善,比如释放一些思乡心切的宫女回家,并给足够的盘缠。对窦漪房,吕雉也时不时赏赐她一些东西,这一切在窦漪房看来,吕雉这个娘娘并不像别人所说的那么坏。


这只能说明,人性是复杂的,吕雉对某些人来说也许是魔鬼,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就成了天使。


吕雉常常告诫窦漪房,女人要安分守己,要有自知之明,要做自己该做的事,不要越轨,不要异想天开,宫女就要做宫女的事,你是妾就别想着做妻。




窦漪房就这样在吕雉身边波澜不惊地过了几年。


巨大的丧钟在宫中响起,刘邦驾崩了。


宫女们哭哭啼啼,不知道今后的命运会如何。


这时候吕雉开始飞扬跋扈,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刘邦的儿子们送到他们各自的封国,她好独掌大权。


当时刘邦有八个儿子,除了太子刘盈之外,其他七个都要离开。吕雉给这七个亲王每人配了五个侍女,窦漪房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直接影响了窦漪房今后的命运。


窦漪房听说有个叫刘如意的亲王,被封为赵王,封国正好就是自己的家乡。好几年没有哥哥弟弟的消息了,太想念他们了,于是窦漪房哀求负责分配的太监把她分给赵王刘如意。但是太监并不理会窦漪房的哀求,理由是窦漪房偷偷塞给他的银子太少,不够他塞牙缝。


窦漪房不死心,大着胆子,找了一个机会,跪在吕雉的面前,哭诉自己思念亲人的心情,恳求吕雉网开一面,把她分给赵王,这样她就离家乡近一点,好打听哥哥弟弟的消息。


不料,吕雉听了她的哭诉后勃然大怒,只说了一句,说跟着赵王没有好果子吃,然后就命人把窦漪房拖开了。


多年以后,直到她做了代王姬,直到戚夫人“人彘”惨案的消息传来,她才明白吕雉对她说的那一句话是一个暗示,假使她跟了赵王,刘如意死了,她还能活吗?


窦漪房分给了代王,代王就是后来的汉文帝刘恒。


窦漪房和其他四个宫女登上了马车,被送往代国,山西的晋阳,也就是现在的太原,离窦漪房的家乡河北武邑相隔甚远,窦漪房悲伤地想,也许一辈子都回不了家乡了。


马车一路颠簸,窦漪房一路落泪,而其他四个宫女却一点也不悲伤,她们无法理解窦漪房的心情,在她们看来,做宫女在哪里做不一样,有什么好伤心的?她们嘻嘻哈哈,还时不时拿出胭脂水粉,给自己补妆,以期被新任的主子代王看上。


这四个女人把窦漪房视为异类,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她们打死也不会相信,代王会看上这样一个落魄的女人。


窦漪房也没有想这些,她完全沉浸在远离家乡的悲痛之中,她的哥哥弟弟过得怎样?是死是活?


事情就在代王第一次接见这五个宫女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代王刘恒的口味令她们咋舌。代王不喜欢花枝招展,不喜欢浓妆艳抹,不喜欢妖娆妩媚,不喜欢自满骄横,却偏偏看上了面容憔悴、素面朝天的窦漪房。其他四个宫女傻了眼,这一路上她们所花费的心思全打了水漂,早知如此,她们也好挤点眼泪出来,把面容弄憔悴点。


一个人的气质是自然流露出来的,只能说明,窦漪房身上流露出来的与世无争、弱柳扶风的气质吸引了代王。刘恒是一个善良的人,善良的人看见可怜的人就动心,觉得有义务有责任要保护这个女人。


刘恒叫退了其他四个宫女,留下了窦漪房。


而此时的窦漪房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更不用说抬头看一眼刘恒了。




刘恒在她周围走了一圈,然后在她面前站定,叫她抬起头来,声音那么温柔亲切。


她不敢,虽然她非常想。刘恒又说了一遍。她才缓缓地抬起头来,她看到一张清俊的脸,微微笑着,清澈的目光里夹杂着淡淡的忧伤,这惊心动魄的一瞥激发了她一个女人对爱情的所有期冀。


而刘恒也被窦漪房朴实无华的美深深地打动了,朴实无华,这符合刘恒的天性禀赋。


刘恒与窦漪房,这两个看似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在机缘的撮合下,走到了一起。


这就是缘分,你不得不相信的缘分。


几个月后,其他四个宫女还是宫女,而窦漪房却成了代王的王妃,虽然不是王后,但实质上等同于王后。刘恒只恨和现任的王后结婚之前没有认识窦漪房,如果认识窦漪房,那么王后的位置绝对是窦漪房的。


其他四个宫女再一次见到窦漪房的时候,不得不向她行跪拜之礼,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窦漪房的好运气让她们妒忌得要死。


但窦漪房还是以前的窦漪房,没有因为身份地位的改变而连性格也改变了,要是换作其他的宫女,也许尾巴早就翘上天了,但她不,她对任何人都彬彬有礼,绝不骄横。


我们来简单地说说刘恒的第一任妻子代王后,之所以简单,因为实在没有啥可说的。


史书上连她的名字都没有记载,只说她是王后。这位王后除了是一个女人外,几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她太普通了,既不漂亮也不丑陋,不胖也不瘦,不高也不矮。她注定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注定要被刘恒遗忘。刘恒不喜欢她,对她没有感情。她也不在乎,只是尽一个母亲和妻子的职责。


这位王后生育能力比较强,在窦漪房来到代王府之前,就已经为刘恒生下了四个儿子。当时,刘恒不过二十出头,她也不会超过二十。如此频繁的生育必将导致身体的衰弱,他们生下来的儿子身体也不是很好,这为王后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不过我们庆幸这位王后没有成为吕雉那样的女人,面对突然冒出来的窦漪房,王后似乎并不在乎,即使有了窦漪房后刘恒不再与她同房,她也不计较。她形同一个木头人。可怜可悲又可叹。于是,我们不得不怀疑,这位王后是不是真的爱刘恒,还是身体有毛病?或者她的天性就是如此?


有了窦漪房,刘恒的王宫等于虚设,这个专情的男人只进窦漪房的房,只上窦漪房的床。


一个女人,尤其像窦漪房这样的宫女,能够得到如此的宠爱,死也瞑目了。


窦漪房确实很知足。她的知足、她的谦卑、她的谨慎、她的朴实、她的贤淑、她的守礼,为她在代王宫赢得了一片好名声。代王自然不用说,代王的母亲薄太后,甚至连被挤兑的王后都对窦漪房印象奇好。


更何况,窦漪房的肚子也很争气,与刘恒缠绵悱恻的结果是,为刘恒生下了二男一女:长子刘启,次子刘武,长女刘嫖。




好运气再次降临


刘恒的发妻终究没有当皇后的命,几年后,患了麻风病而去世了。


刘恒的后宫并没有因为一位王后的去世而增添几分悲戚之色,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代王早就与王后没有了感情,刘恒只是象征性地为王后举行了葬礼,王后的来去匆匆,仿佛就是为了衬托窦漪房的与众不同。


王后尸骨未寒,但后宫不可一日无主,刘恒迫不及待地想立窦漪房为后。窦漪房没有立即答应刘恒的要求,聪明的她对刘恒说,王后刚死又立新王后,难免有不利于代王的流言飞语,等过一阵子再说。


刘恒把窦漪房的话转告了母亲薄太后,薄太后听了满心欢喜,夸她确实是当王后的料。


假使窦漪房也表现出迫不及待想当王后的样子,那么薄太后对她的印象就会大打折扣。这并不是窦漪房的虚伪和心机,而是知书达理的表现,任何事只有合适才能圆满。


这事以后,刘恒越发珍爱窦漪房。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是你的夺也夺不走,不是你的抢也抢不来。


不久以后,窦漪房顺理成章地当上了王后。


册封那一天,窦漪房想,也许这一辈子就这样安静地走下去,有代王的陪伴她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但老天似乎不愿意让这个女人过平静如水的生活,更大的荣华富贵还在等着她。


正当刘恒和窦漪房小两口在代王宫恩恩爱爱的时候,远在长安的皇宫,那个似乎已经消失了很久的世界爆发了一件天大的事,就是前篇文章所说的宫廷政变。骄横一世的吕雉老太太死去,吕氏家族全族被屠灭,刘盈的儿子刘弘也被杀害。大汉皇帝位置空悬。丞相周平和太尉周勃等一干大臣,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决定由山西太原的代王刘恒来继任大汉朝的皇帝。


理由听起来不可思议,不是因为刘恒有多么大的能耐,而是因为刘恒的性情温和,更因为刘恒的母亲薄太后、刘恒的妻子窦漪房都是贫寒出身,没有显赫的家世,本身的性格也老实巴交,刘恒做了皇帝之后,她们不会借着儿子是皇帝,丈夫是皇帝,而像吕雉一样兴风作浪,把大汉王朝蹂躏得一塌糊涂。


前车之鉴,政变成功的他们不得不防。


历史证明,他们的选择是对的,汉文帝带给大汉王朝几十年的安定团结与繁荣富强。


但是现在,刘恒和窦漪房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毫无心理准备的刘恒一下子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说心里话,他并不想做这个皇帝,正如窦漪房从来没有想过要做皇后一样,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做天子。他觉得他的性格不适合做皇帝。他犹豫了,他彷徨了,他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他问窦漪房他该怎么办。窦漪房当然不能帮他决定,她只是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他,对他说,无论他做出怎样的决定,她都会支持他。


刘恒又跑去征求母亲的意见,薄太后说这是天意,她把当年许负对她的预言告诉了刘恒。


不做也得做,做皇帝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整个大汉江山。




刘恒没得选择。文武百官已经拜倒在他的脚下,口呼万岁,把他请上了龙辇。


公元前179年,刘恒正式称帝,成为西汉王朝的第四位皇帝,史称汉文帝。


刘恒不知道这突然的变故对他来说是福还是祸,他带着万重疑虑,随着辇车,驶进了长安。


一切安定之后,刘恒派人去接薄太后、皇后窦漪房以及他的儿女们。不料却在途中发生了一件对刘恒来说悲伤至极的事情。他与那位默默无闻的王后所生的四个儿子全部夭折。这件过于蹊跷的事情很多人都不知道是阴谋还是天意。这件事情再一次关系到窦漪房的前程。


命运一步一步向着有利于窦漪房的方向发展。


丧子的噩耗传来,刘恒欲哭无泪,虽然与王后没有感情,但四位王子是自己的亲骨肉,何况刘恒连一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死。总之,刘恒很伤心。伤心到什么程度呢?史书上说他不想做皇帝啦,说都是做皇帝惹的祸,如果不做皇帝他的儿子就不会死,说他不是做皇帝的料。


于是,当大臣们让他早立太子时,他竟然说要把皇位让给他的兄弟们。这着实把大臣们吓出一身冷汗,当初,这些大臣们拥立刘恒做皇帝,就把刘恒的兄弟们得罪光了,现在刘恒却说要把皇位让给他的兄弟,如果刘恒的兄弟有朝一日当了皇帝,这些大臣们岂不遭殃?


不管刘恒说的是真是假,那个晚上,周勃等一干大臣一夜没睡好觉。第二天他们联合起来,求见薄太后,要薄太后出面劝说刘恒。薄太后对刘恒进行了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才打消了刘恒放弃帝位的念头。


为套牢刘恒,大臣们三番五次地上书要他早立太子。


立谁好呢?刘恒的嫡长子已经去世,现在的儿子都是窦漪房所生,想也不用想,太子之位轻而易举地落在了窦漪房的大儿子刘启身上。


儿子已经是太子,母亲却还是妃子,这与礼法不合,于是,大臣们又建议刘恒立刘启的母亲窦漪房为皇后。


立窦漪房为后,这是刘恒巴不得的事,于是,我们的窦漪房在命运的推动下,一步一步地攀上了人生的巅峰,成为大汉王朝母仪天下的皇后。


这一切,仿佛是一个梦。


寻找失散的亲人


窦漪房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找到已经失散多年的兄弟,其次就是对已故双亲尽一些孝道。虽然窦漪房已经贵为皇后,但她依然不敢提出这样的要求,因为这时候薄太后正忙于尊礼薄氏祖先。她不敢和老太太攀比。


但窦漪房一个好心的决定帮了她大忙,就在她被册封的那一天,她向刘恒提议,宴请天下所有鳏寡孤独之人,并赐给生活穷困之人布匹、米面、肉食,对于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九岁以下的孤儿,分别赐给每人一石米、二十斤肉、五斗酒、两匹帛、三斤棉絮。


以善闻名的刘恒对皇后的建议大加赞赏,并很快实施。于是,天下老百姓都对窦漪房皇后的善心口口相传,窦漪房的家世也逐渐流传开来。


一个叫窦少君的年轻人听到了窦漪房的家世。


他就是窦漪房的亲弟弟,当年分别的时候,窦少君才五六岁,现在已经成人。





姐姐离开没多久,厄运就降临窦少君身上,由于哥哥在外面劳作,家里没有人看管,窦少君被拐走了。他先后被拐卖多次,最后在河南阳宜一户财主家当了奴仆。


白天辛勤劳作,晚上就和工人睡在悬崖下边的窝棚里。一天,主人派窦少君到山上烧炭。不料,这天夜里,风雨大作,山崖暴发泥石流,一百名工人大都丧生,由于窦少君睡在窝棚边可轻易逃跑,才逃过这一劫。


死者的家属跑到主人家哭闹不休,主人不得已只好逃到长安,窦少君也跟着主人逃到了长安。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逃到长安的窦少君第一件事就是算了一卦,想看一下自己的命运如何,不料抽到一上上签。算卦的老头说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大富大贵。


窦少君打死也不信自己会大富大贵,对算卦老头说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不料没走多远,他就听到了皇后窦漪房的故事。


窦漪房?当他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怔了一下。自己的姐姐,当年被送进宫的那个姐姐不也叫窦漪房吗?再联系刚才算卦老头说的话,他有点将信将疑了。


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于是他豁出去了,向皇帝上书,说自己是皇后失散多年的亲弟弟窦少君。


刘恒看了这封信,问窦漪房怎么回事。窦漪房只好把自己的身世一五一十地向刘恒说了。


刘恒听了,捶胸顿足,说自己有愧于皇后,只顾自己的亲人,却把妻子的亲人忘记了。


于是,他和窦漪房一起召见窦少君。


窦漪房的相貌虽然改变了不少,但是窦少君还是认得出来。但是窦漪房已经认不得弟弟了,因为当初离开的时候弟弟才五六岁,如今已经长大成人。


窦漪房怕误认,那样将带来不堪设想的后果。于是她问窦少君有什么证据证明他就是自己的弟弟。


窦少君不仅把父母怎么死的说了出来,还回忆了当年姐姐离开他的情景,最后一次给他洗头发,最后一次做饭给他吃……


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流下泪来。这时候,窦漪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跑下去和弟弟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一幕被史官详细地记录了下来。书上说,当时不仅大汉的皇帝感动得落泪了,连旁边的宫女也跟着哭泣。


文帝为了表达自己的愧疚之情,赏赐窦少君大量的财产和田地。但窦漪房深知刘恒勤俭节约的品性,不可因为自己而破例,只让弟弟接受了足够养活他的部分财产和田地。不久又拿出自己的金银首饰来弥补文帝赏赐弟弟所造成的亏空。有这样一位贤明的皇后,刘恒这一辈子也就满足了。


不久窦漪房的哥哥也找到了,三兄妹终于团聚。


今日不同往昔,三兄妹谁也不会想到会有今天。


刘恒照例又要赏赐窦漪房的哥哥,又被窦漪房阻止。她的哥哥跑到她那里问原因,为什么不要皇帝的赏赐?不要白不要!窦漪房耐心地给哥哥如是这般地分析了一番,哥哥才不情愿地撅着嘴巴,答应了妹妹和弟弟一起住。


如此谨慎,不给大臣们一点把柄的窦漪房仍然遇到了麻烦。照理说,这是窦漪房的家事,与别人无关,可是她是皇后,皇后没有家事,皇后的一切事都是国家大事。杯弓蛇影的大臣们见窦漪房突然冒出来两个年轻力壮的兄弟,有点吃不消了。他们担心窦漪房会成为第二个吕雉,他们要把隐患消除在萌芽之中,其实连萌芽都没有,一切只是大臣们的假想敌





一次早朝,绛侯、灌将军等一干串通好的大臣联合起来对文帝进谏,大意是说窦氏兄弟都是鲁莽之徒,没有任何文化素养,不应该依靠皇后的裙带关系而加官晋爵,让他们做富贵闲人,并且还要挑选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的大臣与他们比邻而居,教导监督他们,以防止他们滋事扰民。


正所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也只有窦漪房做皇后,这些大臣们才敢这么说,要是换作吕雉,估计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了,保准是千篇一律的对吕雉的亲戚们这封赏那封赏的提议。


文帝没有立即答复大臣们的进谏,尽管他相信窦漪房绝对不会成为吕雉,但吕雉的祸国殃民仍然使他如芒在背。当天晚上,他把大臣的进谏对皇后说了,面露为难之色。善解人意的窦漪房马上解除了文帝的忧虑,她说大臣们的进谏是对的,哥哥弟弟没有读多少书,正需要教导呢。最后又强调一句,无论刘恒做怎样的决定,她都支持。


窦漪房不愧是窦漪房,要是换作吕雉,见大臣如此对她,不找机会偷偷地把他们干掉她能安心吗?


这也难怪,有了窦漪房,刘恒再也看不上其他的女人了。一个伟大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伟大的女人,如果刘恒算伟大的话,窦漪房就是刘恒背后那个伟大的女人。


慎夫人不是对手


历史的车轮匆匆前行,弹指一挥间,刘恒与窦漪房已经携手度过了三十个春秋。如今,窦漪房已经半老徐娘,刘恒也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回首前尘往事,多少感慨涌上心头,刘恒与窦漪房之间的爱情也从曾经的山盟海誓、缠绵悱恻发展到了现在的相濡以沫、白头偕老。


说实在的,无论用怎样的标准,过去的也好现在的也行,刘恒实打实的是一个好男人、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同时他还是一个好皇帝。这样的好男人估计一万年也就出这么一个。


尤其在男女之事方面,刘恒更是没得说,堪称所有皇帝的表率。古代专制社会,皇帝是最大的嫖客,皇宫是最大的妓院。没有人不说皇帝好色,他们有好色的资本,他们的好色有舆论和道德的保护。那些末代皇帝更是被冠以荒淫无耻的骂名。可是,汉文帝似乎是一个特例,几乎没有人说汉文帝好色,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与汉文帝有染的女人屈指可数。


对于这一点,窦漪房有喜有忧,喜的是,哪个女人喜欢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打得火热?忧的是,他毕竟是皇帝,皇帝有义务为社稷繁衍更多的子孙后代,而且,后宫美女如云,他却如此守身如玉,到底是为啥?是他一心一意爱着自己还是另有原因?如果是别的原因会是什么原因?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是男人的通病,他为什么例外?


甚至有时候,窦漪房的忧虑超过了喜悦。


薄太后也表现出了同样的忧虑,她为大汉江山着想,亲自为刘恒选了一批又一批美女,可是刘恒以后宫美女太多,浪费国家财产为由硬是把她们放了。


薄太后没辙了,窦皇后也没辙了。


刘恒啊,刘恒,你也太正经了,正经得有点不正常了。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就在薄太后与窦皇后干着急的时候,刘恒终于看上了一个美女--慎夫人。薄太后和窦皇后同时松了一口气。


但不久,一件不幸的事情发生在窦漪房身上,这位母仪天下的皇后双目失明了。女人一旦失去了水汪汪的眼睛,她的美丽就会大打折扣。如果说窦漪房这一辈子有什么遗憾的话,这就是最大的遗憾了。窦漪房现在不过四十多岁,在往后的几十个年头,这个贤良的女人只能与黑暗、孤独为伴。


好在窦漪房经历了太多的事,她看得很开,说句不好听的话,假使现在她不做皇后了,她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该得的她得到了,不该得的她也得到了。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人一辈子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的。


窦漪房看得开,但她的哥哥弟弟看不开了,皇帝喜欢别的女人,姐姐又双目失明,窦氏兄弟跑到姐姐的寝宫,问:姐姐,皇上会不会废掉你这个皇后?




窦漪房平静地告诉哥哥弟弟:不会。我对皇上有信心。我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有信心。皇上喜欢慎夫人是好事,但相比我与皇上之间的感情,他们之间的感情只不过是一朵浪花而已。


好一个自信的女人。


事实也确实如此。刘恒只是看上慎夫人,不可能爱上慎夫人,更不可能让慎夫人取代窦漪房的位置,如果非要刘恒做一个选择,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窦漪房。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说,刘恒与窦漪房之间的爱已经升华到了坚不可摧的亲情,而与慎夫人之间的感情只不过是生活中的调味品而已。毕竟作为一个皇帝,面子问题很重要,他不可能整天领着一个瞎老太太到处逛,于是只好选择各方面都符合他口味的慎夫人。


说白了,刘恒宠爱慎夫人只不过是假象,是浅层次的宠爱。


有一件小事可以说明。


由于窦漪房双目失明,行动不便,刘恒与她一起出席的活动少了很多,但是宫里的一些重要活动他必会领着窦漪房一起参加。


一次隆重的皇家游猎活动结束后,刘恒与窦漪房坐下来休息,那个没规没矩的慎夫人跑过去,仗着皇帝的宠幸,想与皇后平起平坐。不料,一个叫袁盎的大臣不准她就座,把她引到旁边,让她与侍者一起坐。


慎夫人受不了了,大发脾气,怎么也不肯就座。


这时候皇帝也生气了,起身就走。


其实皇帝生气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慎夫人没有规矩;二是大臣袁盎也太不给他面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指责他宠爱的慎夫人。


哪知,这个强盗出身的袁盎,误解了刘恒的意思,以为他只是在生自己的气,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追上刘恒,为自己辩解:“陛下,臣知道你喜欢慎夫人,但她毕竟不是皇后,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慎夫人怎么可以与窦皇后平起平坐呢?这样的话不就乱了规矩了吗?”


刘恒听了袁盎的话,不但不再生气,反而很高兴,赏赐了他。


可见,刘恒并不是真正地爱慎夫人,否则的话,他怎么听得进去袁盎的劝说?一个人在爱情面前往往是没有理智的。他只不过是借袁盎之口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慎夫人不要太骄狂,想与窦漪房平起平坐,下辈子吧。


刘恒所做的这一切,窦漪房并不是不懂,她铭记于心,对刘恒心怀感激。


慎夫人从此失宠,事实上她是否真的受宠还值得怀疑,大汉朝最着名的皇帝之一--刘恒如果真的宠爱一个女人的话,他们之间的故事怎么会如此之少?


除了慎夫人,史书上说刘恒还宠爱过一个叫尹姬的女子,尹姬是啥样的人,刘恒怎样宠她,史书上没有记载,他们之间的故事更是寥若晨星。


很有可能,慎夫人和尹姬是史官无中生有的人物,目的是为了陪衬窦漪房,充实刘恒的后宫生活。


刘恒似乎对女人越来越不感兴趣,可是窦漪房却高兴不起来,不久她悲哀地发现,刘恒爱上了一个叫邓通的男子。


刘恒对邓通的宠爱才叫真正的宠爱,在爱情上窦漪房没有被女人打败,却被一个男人打败,这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


谁能想到,大汉王朝的天子除了喜欢女人,还喜欢男人呢?






不一样的情敌


秘密终于揭开,刘恒之所以不近女色,是因为他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


现在我们已经无法考证刘恒到底是同性恋还是双性恋,但他喜欢男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甚至可以猜测,刘恒对慎夫人表面上的宠爱只不过是掩人耳目,这就好比现在的同性恋者顶不住社会压力,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而选择与女人结婚一样。不过从后面发生的事情来看,刘恒喜欢男人比喜欢女人要多一点。


一个早已不是话题的话题浮出水面--大汉王朝皇帝们的同性恋问题,更确切地说是男宠,因为我们无法肯定,当时的大汉皇帝到底是真的喜欢男人还是玩弄男人。异性相吸,同性相斥,自然界的生物规律被打破,男人怎么会喜欢男人?这个问题我们无法回答,但我们惊讶地发现,在汉朝,帝王们喜好男色蔚然成风,在两汉二十五个刘姓帝王中,十个有男宠,即使是男人中的极品--汉武大帝--那么爷们的一个人,史书上记载,他的男宠多达五个,最有名的当数美男子韩嫣,汉武帝与他同卧同起,形同夫妻。


真正的爱与性别无关。同性恋中有虚情假意的,异性恋中也有,异性恋中有真情实意的,同性恋中也有。帝王们的爱情因为选择的多样性,逢场作戏的比真挚的、专一的要多,他们爱男人与爱女人一样,凭的就是自己的本能和感觉。


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汉成帝与他的男宠张放之间的感情。汉成帝名声很臭,男女通吃,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他对待赵飞燕、赵合德的情感和对待张放的情感都是真挚的。


张放是一个漂亮的男人,如果不漂亮,汉成帝也不会喜欢。汉成帝与他形影不离,把公主嫁给他,封他为富平侯。张放得宠得罪了汉成帝母亲的娘家人。他们数次去太后那里告状,每次都是汉成帝为他说情,他才幸免于难。终于,太后把张放流放了。分别那一天,成帝与张放相拥而泣。分开后,他们经常通信,鸿雁传情。后来,成帝纵欲而死,张放也因思念,日夜哭泣而死。


在对大汉王朝皇帝们的同性恋问题有所了解之后,我们再来说汉文帝与邓通的爱情。


刘恒与邓通之间算不算爱情我们姑且不说,等看完他们之间的故事后再下结论也不迟。


刘恒对邓通的宠爱源于他的一个梦,这个梦是不是真的我们无从考证,古时候的史官们总爱找原因,任何事情都会有原因,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地爱上另外一个人的,也就是说刘恒是绝对不可能对邓通一见钟情的。


这个梦是这样说的,刘恒梦见掖庭池一个船夫推他上天,这个船夫戴黄色的帽子,衣襟系在后面。在船夫的推力下,刘恒最终升了天。梦醒后,刘恒就迫不及待地派人按照他描述的梦境去寻找这个船夫。刘恒相信,这个船夫是他生命中的贵人。可以理解,古时候的人,对梦之类的玩意儿非常迷信,何况是升天的好梦。


世上还真有这等奇怪的事情,很快,派下去的喽啰就传来令人兴奋的消息:刘恒梦中的船夫找到了。


刘恒一看,果真和梦里一模一样,年纪一样,头戴黄色的帽子,衣襟系在后面。


刘恒龙心大悦,再一问名字,叫邓通,哎呀,更是了不得,邓通不就是“登通”吗?天意,真是天意也。


至此,刘恒梦中的船夫成了刘恒梦中的情人,刘恒对邓通的宠爱有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真佩服那些史官们,能编出如此美好的故事。如果没有这样的因,哪有刘恒宠爱邓通的果?刘恒会平白无故地喜欢一个啥都没有的穷小子吗?刘恒会那么下贱吗?当然不会。于是,编了这么一个故事。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纳兰秋以为,刘恒就是喜欢邓通这样一个人,因为他漂亮,因为他善良,因为他心细,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对刘恒的口味,或者说,刘恒对他就是有感觉,这种感觉在后宫三千佳丽身上没有找到,却在邓通身上找到了。


刘恒对邓通的宠爱有目共睹。这样一个勤俭节约的皇帝,他以及整个后宫都衣着朴素,可是赏赐给邓通的绫罗绸缎数以万计,邓通不敢受,刘恒就以天子的命令来压他。刘恒为邓通专门修建豪华的别墅,授予他上大夫的官职,饮食起居,如影随形,甚至洗澡如此私密的事情也要邓通陪伴。刘恒还常常溜出宫去,到邓通的家里玩耍。



如果这都不算爱,那怎样才算爱?刘恒对邓通的爱不掺杂任何一点物质利益,是一种纯粹的爱。自卑的邓通面对帝王强大的爱曾经很恐惧,他有一次问刘恒,他什么也不是,他什么也没有,为什么对他那么好。刘恒想也没想就直爽地答道,我喜欢你呀。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简单而又意味深长的回答了。


刘恒对邓通的未来很关心,因为刘恒比邓通大很多,刘恒可以保障他的生前,却不能保障他的身后。于是,他请来当时最着名的星相家为邓通算命,相士说邓通最后会饿死。


刘恒吃了一惊,继而龙颜大怒,你胡说什么?能掌握邓通命运的人只有我,他怎么会饿死?


然后,以妖言惑众之罪,命人把相士暴打了一顿。


相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怪就怪自己运气不好,他怎么会想到邓通是刘恒的爱人呢?


天子无戏言,刘恒说到做到,为了不让邓通有朝一日饿死,他赏赐蜀郡的严道铜山给邓通,并授予他铸造钱币的权力,也就是说,邓通从此以后想造多少钱就造多少钱。刘恒的感情用事成就了中国历史上最富有的富翁,后来我们形容一个人的富有,常常会说他“富比邓通”。


邓通其实不需要那么多钱,刘恒对他的赏赐已经足够他用一辈子,但天子的命令他不敢违抗。


现在我们要说一说此时此刻窦漪房的心情,自从有了邓通后,刘恒对窦漪房的冷落越发严重,甚至达到数月不见一面的程度。


一直顺风顺水的窦漪房遇到了她人生当中最大的挑战。面对这样的挑战,她束手无策。


窦漪房的亲信把刘恒与邓通的故事源源不断地告诉她,可是却没有人告诉她,刘恒为什么喜欢男人,喜欢邓通?


那时候当然没有同性恋这一说法,窦漪房不知道怎样形容刘恒的行为,想劝阻却难以启齿。


于是,她只能忍受,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男人把她心爱的男人从她身边夺走,她却毫无还手之力,这种痛又有谁知晓?




然而,刘恒授予邓通铸造钱币的权力,窦漪房觉得刘恒玩得有点过了,如果再不制止,刘恒勤俭节约的美好形象就会被邓通毁掉。于是,窦漪房找到刘恒,只不过是旁敲侧击了一下,还没有说到正题上,刘恒就不耐烦了,大手一挥,把窦漪房赶了出去。


至此,窦漪房再也无能为力。而刘恒除了把窦漪房当做皇后之外,再也没有夫妻情分,窦漪房等同于守活寡。她不明白,邓通有啥能耐,为什么把刘恒迷得如此深?在窦漪房眼里,两个男人之间是不会有爱情的,她实在找不到刘恒如此对邓通的理由,只好把邓通看做是与妲己一样的妖媚人物,是狐狸精转世。


这是刘恒对邓通的爱,那么,邓通对刘恒什么感觉呢?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邓通对刘恒只有敬畏和仰慕,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刘恒的朝夕相处,邓通也慢慢地对刘恒产生了感情。在邓通眼里,刘恒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皇帝。刘恒对他的好,他不能辜负。他也要以爱来回报刘恒对他的爱。


下面一个故事可以说明邓通对刘恒的爱。



刘恒的后背长了一个疮,邓通侍候他的时候发现了,就用嘴去吸那个脓疮,把毒汁慢慢地吸出来,刘恒深受感动。换作谁都会感动的,何况是自己的爱人。于是,刘恒问邓通,普天之下,谁最爱我呢?邓通其实很想说是自己,可是出于礼貌,他回答说是太子。


刘恒将信将疑地点了一下头,恰巧太子刘启前来看望父亲,刘恒想试探一下太子,于是让刘启为他吸脓。刘启看了一眼父亲背上的脓疮,迟疑不决,刘恒脸色大变,对刘启说,刚才邓通已经为我吸过了,我只不过试探一下你罢了。邓通说天底下最爱我的是太子,我看太子对我的爱不及邓通对我的爱。


这就是邓通吸脓的故事,需要指出的是,后来很多人对这个故事存在不同的看法,有一批人非常鄙视邓通,说邓通这样做完全是谄媚,为了博取汉文帝更多的宠爱。纳兰秋不敢苟同这样的观点,纳兰秋更相信邓通这样做是出自一种本能,一种心疼自己心爱的人的本能,因为此时的邓通实在没有必要再向汉文帝谄媚,汉文帝已经把铸钱的权力都给了他,他还想要什么?如果说此时邓通还没有得到文帝的宠爱,他为文帝吸脓还有可能是谄媚。


然而就是这一次,当时的太子刘启就恨起了邓通,事实上他一直看不惯邓通的行为。


邓通的悲惨结局从而成为定局,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刘恒曾经问过邓通,他死后邓通怎么办。邓通当时呆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


就在刘恒问邓通这个问题后一个月,邓通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发生了,刘恒死了。这个给了他无以复加的爱的男人,离他而去了。


刘恒的死对邓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因为他唯一的依靠就是刘恒。刘恒走了,邓通的爱情与前程也跟着走了,这种撕心裂肺般的痛他从来没有尝过,他决定跟随刘恒而去,可是在他准备饮下毒酒之前,他却被刘启抓进了牢房。


刘启抄了邓通的家,把邓通的手脚绑住,用铁棍把他的上下颌撑起来,不让他咬舌自尽,不给他吃的,数日后,正如当初的相士所言,邓通被活活饿死了。


而此时的窦漪房,虽然对刘恒的爱也跟着他的去世而消失,但是她却开始了她人生的另外一段锦绣前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