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六十三 没让尹洁俩跟我们一起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虽然尹洁嚷着要跟着我们去看打架,我们却没有带她们去,看我们一群人扬长而去,两个人无奈只好去别处闲逛了。


“大燕,那韩永怎么样?”尹洁走了一会儿忍不住好奇问大燕。

“什么怎么样?”大燕虽然明知道尹洁问的是什么,可还是跟尹洁装傻。

“装什么傻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对于大燕的装傻,尹洁显得有些不高兴,“才跟了韩永一上午就开始跟我耍心眼儿是不是?”

一看尹洁有点儿不高兴,大燕急忙笑着道:“哦,哪儿跟哪儿啊?我哪知道你是问那事啊!呵呵,你问的那事?!挺好!”大燕没跟尹洁说实情,“挺厉害的!”

一听说我挺厉害的,尹洁刚才的不快时一扫而光:“快说说,你们俩都怎么干来了?!”

大燕呵呵一笑:“干那事还能怎么干?不就是那么回事么?!你又不是没干过!”

“呵呵!”一说起这事,尹洁顿时来了劲头:“那邢立强还是雏儿呢,你知道吗?他连怎么干都不知道,全是我现教的,没想到这小子领悟还真快,也还真有劲儿,一上午就没闲着,中午咱们吃完饭回来是连气也没喘就又开始接着来,不过后来来人了,我看他腿儿有些软!呵呵!”尹洁说完,又自顾自地笑起来。

大燕看她笑了,也跟着笑了:“那你受的了吗?要是我可不行!”

“没问题,我绝对不输给他!只能累死他,不会累死我!”尹洁道:“就是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跟我又是只玩玩儿,过几天就把人家丢在脑后了!”

“怎么?动心啦?我看你对谁都动心,还说人家把你丢在脑后,我看你也是几天的新鲜,从咱们上初中,跟你好过的没有一个连也有两个排了!”

“去你的,我有那么不正经吗?”尹洁对大燕的话没在意,但还是反驳了一句。

“没有,没有!”大燕瞅着自己的好朋友笑了。

“呵呵!”尹洁也笑了:“不过邢立强这黑小子也真是挺棒挺壮的,我自从和男人有过那事以后,感觉这邢立强就是比别的男人强,呵呵,就是不知道韩永怎么样?!”

听尹洁总问起韩永,大燕瞟了她一眼:“怎么?也想尝尝滋味?”

“没有,没有!”尹洁急忙辩白,“我哪能抢妹妹的呢?”

大燕嘻嘻一笑:“那还差不多,像个姐姐样儿!”

“你是不是很喜欢韩永啊?我看你对他好像很上心!”尹洁这时也严肃了些。

“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对韩永一直很有好感,现在街上这些岁数差不多大的,谁有韩永叫的响啊?你看在街上,他身边随时都有一大帮人,那些人还特听他的,真威风!”

听着大燕羡慕敬畏的口气,尹洁呵呵一笑:“那你还想给那些人做大嫂不成?我知道跟着韩永混的人,有不少都比韩永大,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怎么也比韩永多混了几年,倒却跟在韩永屁股后头跑,要是我啊!……”

“要是你怎么着?”不等尹洁说完,大燕就站住脚问她。

尹洁看大燕突然站住,感到有些奇怪:“你怎么啦?怎么走着走着站住了?对我说的话不满意啦?!我看你今天怎么跟有毛病似的?中午鱼香茄子吃多了?!”

大燕看着尹洁的表情扑哧一笑,两个人又肩并肩地走了起来。

“大燕,你说今天这两东西怎么突然叫起咱俩来了?以前他们可是看也不看咱们的!”尹洁走着走着,突然问出自己的疑问。

“无聊呗!闲的呗!“大燕突然想起我对她的拒绝,情绪有些低落。

“呵呵,我知道了,这俩小子就是想找咱们做那事,我看除了那事,他们才懒得理咱们,所以我说,下回他们再叫咱们俩,咱们就得让他们给点儿钱用,光吃饭顶个屁!”

“那能要几个钱?听说韩永他们也没养佛爷,我看他们没什么钱!”

听完大燕的话,尹洁感觉有些垂头丧气,两个人就再也没说话,在街上闲逛了起来。

逛了一阵,大燕想起来什么似的问尹洁:“尹洁,你说他们去打架能打赢吗?”

“我怎么知道?我连他们去和谁打架都不知道,再者说他们去打架打输打赢管咱们什么事?你真是没事儿瞎操心!”尹洁先是不屑,后是抢白地说了大燕一顿。

大燕呵呵一笑:“你不是喜欢邢立强吗?不怕他去了对方人多,他们吃亏?”

“呵呵,爱吃亏不吃亏呢!喜欢是喜欢,不过他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咱喜欢人家,人家喜欢不喜欢咱还是另一回事呢!”

这一句话刺了大燕一下,大燕沉吟了一下道:“不是说韩永带着白兰呢吗?那他还找咱们干嘛?难道白兰和他吹了?”

“这事你不知道吧?白兰他爸调走了,白兰也跟着去市里了,看来这两人没戏了!”

大燕听完这句心头暗喜,笑着问尹洁:“这事你怎么这么清楚啊?!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呵呵!你不知道我特恨白兰吗?咱们这一带女孩的风头都让她一个人抢了!”

“知道,这事我知道,不过这事跟那事有什么联系吗?”

尹洁听着大燕的话瞪了她一眼:“你今天是怎么啦?怎么跟傻子似的?!什么都反应不过来了?忘了我一直都想去打白兰吗?所以她的事我就特关心!”

“你后来不是又不准备打了?”

“废话,她从初二第二学期就开始说是韩永带着她,街上那些玩主儿们一听是韩永,谁都不敢跟我去,你说我自己打得了吗?这街上有几个敢惹韩永的?!”

大燕听了一笑:“现在不好了吗?!她也去市里了,这边没人跟你争风头了!”

尹洁唉的叹了一口气:“其实那时说是想打,可一想她爸是区委书记,也就是嘴痛快痛快,真要是去打,估计我自己得先跑喽,其余人的我看也没有敢的!”

“那怎么还有人敢截她,拍他的婆子?”

“这事跟那事能一样吗?拍婆子不伤筋动骨,那些玩主儿们只是截她,可没人敢真碰她,只是死乞白赖纠缠她,真去打她,甭说别的,就是她脸上带几个手印子,当天晚上警察就得找家来,妹子,这些事你还得跟姐姐学着点儿!”

“哦!”大燕哦了一声,不过知道了白兰去了市里,我和白兰可能已经吹了让她心里感觉很高兴,就在这时,前面突然有人喊她们,尹洁一看,高兴地对大燕道:“是赵保利!”

其实不用尹洁说,大燕也看见了赵保利他们,只是大燕一向不怎么喜欢这三兄弟,所以只当没看见,尹洁这一喊,她就又哦了一声。

这时赵保利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瞅着她们俩笑嘻嘻道:“怎么着?两妹妹,自己逛呢?!哥哥们陪陪你俩怎么样?”说着话,赵保利走上前,插到两人中间一转身, 就想把两个人的肩膀都抱住。

尹洁没躲没闪,任由赵保利抱住自己的肩头,同时还对赵保利笑着道:“怎么着?赵二哥,想晚上请妹妹们吃饭怎么着?妹妹的晚上饭可还没着落呢!”

大燕可一见赵保利的姿势就闪开了,赵保利也没在意,笑着对尹洁道:“好啊!哥哥正觉得晚上寂寞呢,那等晚上吃完饭,你们姐儿俩陪陪哥儿几个玩玩儿怎么样?”

“好啊!”尹洁笑着打了赵保利胸口一下:“就怕你们吃不消!”

一听这话,赵保利,跟着赵保利的几个人全都淫荡地笑了。

大燕白了他们一眼,赵保利扭头望着她道:“怎么着?大燕,你姐姐答应晚上陪我们了,那你呢?你可也得去啊!”

大燕笑了一下,虽然是讨厌他们,可大燕也不敢过分得罪他们,只能笑着道:“赵二哥,改日吧,这几天我爸管的我挺紧,我是五点之前必须回家,不信你问尹洁!”

尹洁听大燕这么说,知道她是不想去,立刻帮着大燕圆谎道:“是,这几天大燕他爸脾气不好,昨天还骂了她一顿呢,所以大燕不能去!”

赵保利听尹洁这么说,也没难为大燕,笑着道:“那你就回去吧,咱们有时间再见!”

大燕笑着点点头,这时一个跟着赵保利的混混儿趁着大燕没注意趁机摸了大燕屁股一把,同时淫笑着对大家道:“哥儿们们,你们知道四川人管做那事叫什么吗?”

那几个坏东西明知故问道:“不知道!叫什么啊?”

“叫日啊!”这混混儿说完,带头又淫笑了起来。

“讨厌!”尹洁故作生气又像是撒娇地骂了一句。

大燕脸一红,也陪着笑了笑,赵保利拍了拍尹洁的屁股,对大燕笑着道:“那你要回家就走吧,不过可别忘了咱们改日的事,那事我可记住了!”

大燕不敢说什么,赶紧笑了笑就跑了。

看着大燕跑走了,赵保利搂着尹洁的腰笑道:“尹洁,最近可总没看见你,你钻阴沟里去了吗?让哥儿几个怪想的!”

对赵保利的举动话语,尹洁是毫不为意,也拿着他打哈哈道:“那你们怎么不去阴沟里找我啊?怕那里有味?你们不是挺喜欢闻那味儿的吗?!”说完,尹洁呵呵地笑起来。

赵保利又一拍她的屁股笑道:“呵呵,那下回你再去可得提前告诉我,不然我钻错了就找不着你了,那时可就麻烦了!”

“讨厌,跟你们说话我总吃亏,你们再说我可就不理你们了!”

“哈哈,好了,不说了,你说,一会儿咱们去哪儿!?!”

“我现在还没想好,咱们还是先逛逛吧,等一会儿饿了再说!”

“好,”赵保利打了一个响指:“那咱们就先逛逛,等晚上想吃饭时再说!”

“赵二哥!你真好!”尹洁说着,就在赵保利的脸上嘣了一下,引得赵保利等人全笑了。


大燕离开尹洁、赵保利这群人,心里还有些不甘,顺着原路她又找回了邢立强家,可这一片楼样子全一样,刚才走时又没留心记,这时再来,瞅着哪栋楼都像,可就是找不到哪个是邢立强家,她就在楼群里转开了。

她一边转,一边想起了心事,想着自己这几年没事儿跟着社会上、学校里的混混儿浪女们瞎混,也没混出什么来,最后还被学校开除了,家里人对自己也是又恨又疼,岁数不大,可已经有过好几个男人了,这些人对自己全是玩玩儿,一个好东西都没有,好在没出了什么大事,不像尹洁已经去过两次医院,可自己这名声却已经臭了,从前一年多见过韩永,自己对他就很有好感,可韩永从来都没正眼看过自己一眼,今天甭管是为什么,韩永跟自己也是睡到了一个床上,虽然没做成那事,可毕竟韩永也和自己算有了交往,这回真能和韩永好上吗?想着韩永做那事什么都不懂,还不让自己帮,大燕不由得笑了。

在楼群里不知转了多久,始终还是没见韩永和邢立强的影子,这时下班的人们都陆续回来了,大燕叹了一口气,非常不甘心地向家的方向走去,她一边走,还一边四处张望,但韩永和邢立强就是没能如愿出现。

“他们现在怎么着了?找到那些人了吗?打起来了吗?是打赢了还是打输了?有人受伤没?韩永没吃亏吧?!……”带着这些疑问,大燕慢悠悠地回了家。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