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抗战铁血军人传奇 第二篇 情定金陵 第六章 4

寒岫冷月 收藏 2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size][/URL] 一只不识趣的蚊子在他们身边嗡嗡飞舞,他瞅准机会,闪电般地伸出双手一拍,然后摊开手,手心里果然沾着一只蚊子的尸体。他把手伸进水池里洗了洗,掏出手帕擦干,又仔细地擦着左手手指上的一枚戒指。白曼琳见他对那戒指好像很珍爱,以为是什么稀世宝物,说道:“这是什么戒指?给我瞧瞧好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


一只不识趣的蚊子在他们身边嗡嗡飞舞,他瞅准机会,闪电般地伸出双手一拍,然后摊开手,手心里果然沾着一只蚊子的尸体。他把手伸进水池里洗了洗,掏出手帕擦干,又仔细地擦着左手手指上的一枚戒指。白曼琳见他对那戒指好像很珍爱,以为是什么稀世宝物,说道:“这是什么戒指?给我瞧瞧好吗?”

他把戒指取下递给她,这是一枚精雕细琢的钻石图章戒指,由碎钻拼成的“忠”字在月光下闪闪发光。他说道:“这枚戒指是我去黄埔的时候,外公给我的。外公告诉了我戒指的含义,还说这是曾外公的心爱之物,是曾外婆送给他的。”

白曼琳笑道:“我知道了,这一定是他们的定情信物,太奶奶向太爷爷表示她会对他忠贞不渝,抑或是要太爷爷对她忠心不贰。想不到太爷爷和太奶奶还很浪漫呢。”

“你猜错了,这个忠字不是忠贞不渝的忠,而是精忠报国的忠。这个戒指还有着不寻常的故事。”

“说给我听听。”

他想了一会儿,开始说起半个世纪前发生的故事。1865年,位于新疆西面的浩罕汗国派阿古柏带领侵略军进入新疆,先后攻下喀什噶尔、叶尔羌、和阗等地。1867年阿古柏又攻占乌什、阿克苏和库车,宣布建立“哲德沙尔汗国”,自立为汗。1870年,阿古柏又占领了乌鲁木齐、玛纳斯等地,至此新疆大部分土地沦入匪手。1871年,俄国趁火打劫,出兵侵占伊犁,宣称伊犁永远归俄国管辖。第二年,俄国与阿古柏订立《喀什噶尔条约》,俄承认阿古柏政权,阿古柏让俄国得到在南疆通商等权益。英国也不甘落后,于1874年与阿古柏订立了《英国与喀什噶尔条约》,承认“哲德沙尔汗国”,也得到了在新疆的特权。1875年,在主战派与投降派之间犹豫已久的慈禧太后终于采纳了左宗棠的建议,任命他为钦差大臣,率军平定新疆。他们的老祖宗白镇藩将军也奉命前往,踏上了光复新疆的征程。临行前,白夫人让工匠做了“忠”字戒送给他,要他学岳武穆精忠报国。白镇藩一生“忠”字当头,这枚戒指很合他的心,他戴着它转战新疆南北,“哲德沙尔汗国”被摧毁,阿古柏被迫自杀,残部四散溃逃。白镇藩在和阗打击残匪时受伤,被送回京师养伤。1882年,他因旧伤复发去世,临死前亲自把从未离过手的戒指取下来戴在儿子白耀祖手上,叮嘱他不忘白家祖训,为国尽忠。

1884年,法国远东舰队向停泊在福州马尾军港的福建水师发起突然袭击,中国海军猝不及防,军舰还没有来得及起锚就被击沉两艘,重伤4艘。官兵们虽然奋勇还击,仍无法挽回败局而全军覆没。福建水师是左宗棠费尽心血创建的,得知这个消息,年已73岁的老人惊怒交集,坚决要求督师出战,清廷同意了。当时26岁的白耀祖已经是参将,他写信给左宗棠,表达了敬佩之情,并希望能追随他出战法军,左宗棠听白镇藩谈起过他,知道他文武双全,就把他调到了自己身边。左宗棠到福建后,首先加强了福建海防,然后用计暗渡台湾海峡,清军由台南成功登陆,在淡水和基隆两役中重创法军,保住了台湾。在淡水一役中,白耀祖被炮弹炸伤,浑身鲜血淋漓依然死战不退。左宗棠对这个年轻人大为赞赏,称他为“虎将”。

法国侵略者在海上受挫后,又把进攻目标转向了中越边境。左宗棠以前创建的广西“恪靖定边军”会同清军浴血奋战,大败法军,取得镇南关大捷、谅山大捷和临洮大捷,导致了法国茹费理政府垮台。而清军将士们乘胜追击,越战越勇,决心一鼓作气把法军驱逐出越南。

就在中国军队已经扭转战局的时候,李鸿章等投降派却和法国签订了《中法会订越南条约》,这个不平等条约使这场战争以法国不胜而胜,中国不败而败的奇特方式结束了。消息传到前线,白耀祖感到万分震惊和愤怒,和许多愤懑不平的将领们一起上书请战,并要求处死议和者。

此时的左宗棠已是重病缠身,接到停战诏书之后,他悲愤交加,失望之下上书请求辞官养病。在他病逝之前,白耀祖赶到福州探望他,他谈起越南战役,依然痛心疾首,再三嘱咐他将来如有机会,一定要行铁路、矿物、船炮各政,以策富强之效,重振国威。

白耀祖对左宗棠遗言念念不忘,可惜十几年一直无力实现,面对着列强的步步入侵和朝廷的腐败无能,他只有痛苦与无奈。出任两江总督后,他认为机会到了,开始创办书院,仿造西方模式办职业学堂,培养造就人才,还大胆上书朝廷,提出了一些富国强兵的方案。把握朝政的西太后重用保守派官员,保守派们一听革新就头疼,他们把他的上书拿去给西太后看,并对他妄加批评,甚至于暗示他是新党余孽。好在西太后还没忘记白家的功勋,也知道他为人忠诚,只将他痛斥一番,要他关闭职业学堂就没有再追究了。满腔热情被朝廷用冰水迎头泼下,白耀祖这时彻底绝望了。

满清垮台后,军阀割据,中国战乱不断。面对着国家的混乱局面,白耀祖自叹老而无用。眼不见为净,他索性躲进上海的花园洋房里,每天不是看书写字,就是种花养草,过起了隐士一般的生活。他从不谈自己的过去,也好像忘记了白家曾经有过的辉煌,表面的平静最终还是被打破了,当张一鸣告诉他自己准备报考黄埔军校,参加革命时,他激动了,他似乎从外孙身上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强国的梦想他是实现不了啦,得把它交给年轻一代了。他拔下手上的戒指给外孙带上,告诉他这个戒指的由来和它经历过的故事,并且要他牢记戒指的寓意——精忠报国。

讲到这里,张一鸣沉默了。白曼琳没听过这段故事,连她父亲也不知道。白敬文喜文不喜武,这让白耀祖很失望,把这归咎于他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缘故。白耀祖的发妻很早就去世了,只给他留下了一个女儿,续弦的夫人一直没有生育,为了有个儿子,他接连纳了几房小妾,可都一直没有生下一男半女,他怀疑是自己在淡水受的伤导致不育,所以抱养了堂弟的儿子。儿子不尚武,尚武的却是自己的外孙,这让老人有些感慨,所以他把自己一生的理想交给了外孙,却对儿子保持了缄默。白敬文不清楚,白曼琳就更不知道了,她9岁那年白耀祖就死了,爷爷留给她的印象只是一个沉默寡言的老人,对几个哥哥的学业要求很严格,对她则宽容得多,大概因为她是女孩子。她怔怔地看着手里的戒指,觉得很重,它不仅象征着对国家的忠诚,还承载着几代人的梦想,富国强兵的梦想。

张一鸣又开了口。“十几年了,这枚戒指一直跟着我南征北战,我就是要让它时时刻刻提醒我,鞭策我。”

白曼琳抬起头看着他,大眼睛里闪动着感动、崇敬的光芒。

“她理解我,她还赞同我。”张一鸣看懂了她的目光,心里狂喜不已。千金易得,知己难求,何况是红颜知己。他更加认定她是自己理想的终身伴侣,决定加紧攻势,尽快捕获美人芳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