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4.千古谤言,自由后人评说


固执的吴起背上了“不孝”和“儒家弃徒”双重恶名,如果换个一般人,从此以后恐怕就要一蹶不振了。可是我们的吴起可不是个孬货,其个性之坚忍,绝非常人所及,“输”这个字在他的字典里根本不存在,他的心就像一块顽石一般,磨不平、砸不烂、敲不碎,金刚不坏。


儒家不要我,算了,我去学兵法,曾门那一套迂腐的道德之说本就不适合我,品行好就一定能富国强兵吗?鲁国人个个自称是君子,也不见得它鲁国有多强!在这个战争频仍的乱世,武功兵法那才是王道。


吴起于是开始钻研兵法,三年之后大成,战国时代第一名将,诞生了。


他现在就是一只出笼的猛虎,只要给他一片山林,他就是万兽之王。


所谓“山林”,对一个武将来说,那就是“战场”了,既然吴起生在战国,自然不愁战场。


公元前412年,齐国国相田和率大军攻打鲁国,一路势如破竹,鲁国危在旦夕。


这样的事情,在齐鲁之间已经发生了不知几百遍了,齐国的田氏想代齐自立,自然要多立战功,欺负不会打仗的鲁国人,正是最简单最自然。


从前这种时候,鲁国一般求晋国老大来帮忙,可惜当时晋国已经一分为三,变成了韩赵魏,或许因为大家都是篡主自立的同道,所以韩赵魏三国那会儿与田氏关系正好得不得了,自然一个都不肯帮忙。


鲁国君主鲁穆公急了,他身边的“君子”一大堆,却没有一个会打仗的。


关键时刻,鲁国相国公休仪向穆公推荐了吴起,说:“吴起兵法盖世,欲救鲁,必用起。”


鲁穆公一听,很好,那就赶紧拜吴起先生为将吧!


解释一下,与先轸所处的时代不同,到了战国时代,各国的官僚机构已经开始文武分家了,产生文官的首长“相”,以及武官的统领“将”。呵呵,这个时候的官职还是很简单啊,不像后来那么复杂,让人摸不着头脑。


然而,吴起一步登天要当上“将”消息传出来,鲁国的“君子”们不干了,咱们鲁国礼仪之邦,怎么能用一个没身份的打工仔呢?更何况这个打工仔还是一个身背不孝之名的儒家弃徒。如此一来,我们这些君子的脸面往哪搁哟!


于是“君子”们跟鲁穆公说:“起固有将才,然其所娶乃田氏之女,夫至爱莫如夫妻,能其保无观望之意乎?”


鲁穆公一听,哎呀不行,赶紧让吴起这小子滚蛋!


眼看就要得偿所愿,一展抱负,突然出了这档子破事儿,吴起郁闷。


真衰,我娶哪国女子不好,偏偏要娶这齐国女人,该死!


不是自己该死,而是这女人该死,谁叫她要生在齐国呢?


所以不要怪我,怪就怪你命不好吧!


于是吴起恶向胆边生,找来妻子,对她说:“吾欲成功名,有求于子,不知夫人可否割爱?”


“咱们夫妻一体,又何必客气,夫君到底想怎样,为妻成全你就是。”


“那为夫可就不客气了,取你人头一用!”


起妻大惊,方欲开口,起拔剑一挥,鲜血横飚,一颗愕然的人头已然落地。


吴起叹了一口气,提溜起老婆的人头,拿去给鲁穆公看。


——主公,你现在知道我的忠心了吧。这一颗美丽的脑袋,就可以证明,我与齐国,没有半点瓜葛。


鲁穆公惨然,对这个心狠手辣的名利狂徒,他是又厌恶又害怕,可是事到如今,他却也没什么借口拒绝吴起了,更何况齐军兵临城下,事在危机。罢罢罢,死马且当活马医吧!


就这样,吴起踏着爱妻的头颅,用淌满鲜血的双手,够上了鲁国的帅印。一个伟大的男人背后,必有一个可怜的女人,这句话在历史上,已经被证明了无数次了。


不过,吴起“杀妻求将”的故事,我们只可相信一半,切切不可全信。愚以为,中国各朝各代的历史,犹以战国之史最不可信,秦始皇焚书坑儒,毁掉了不少珍贵的资料,从周定王元年(前468年)《左传》记事结束,到周显王三十五年(前334年)这一段历史,几乎是空白的,到了西汉司马迁时候再来修史,恐怕传言多于实情。更何况吴起乃儒家罪人,他的很多事迹,很有可能是后世儒家对他的诽谤,毕竟杀害至亲这种灭绝人伦的事情,太过违反人性。


退一步讲,就算这件事儿是真的,也没啥好大惊小怪。古人有一句话,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女人没了可以再娶,机会没了却是难逢。对于一个困顿半生的天才而言,失去实现理想的舞台,无异于叫他去死。战国时人的想法,可不能以我们千年后的价值观去衡量。




5.鲁国一梦


吴起带着鲁国兵来到前线,先示弱,再装孬求和。齐国人一看吴起如此无用,便生了轻敌之心,也不防备,只等对方乖乖投降。


齐国人错了,大错特错,浑然不知,他们将要面对的,乃是史上最可怕的对手。


他们很快尝到了托大轻敌的苦果,吴起在最出人意料的时候,对齐军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击。


齐国人此时没有一点准备,来不及驾车,只能仓促以步兵迎敌,结果被吴起强悍的“装甲部队”直接暴辗。紧接着,吴起又派出鲁军最精锐的主力从左右两翼包抄齐军后方,前后夹攻,杀的齐军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齐军大败,丢下漫山遍野的尸体,逃回老家。


最终,吴起以少胜多,赢了他军事生涯中的第一仗。这一仗,吴起打的是轻松写意漂亮之极,不过这相对于他日后的战绩来说,也只能算是小试身手。但从这一刻开始,天下人算是认识到吴起的厉害了,他的亲亲老婆,总算没有白死。




吴起凯旋而归,等待他的却不是他梦寐以求的卿相之位,而是更加汹涌的谗言,这些谗言就像是滔天巨浪,转眼将一切伟大胜利吞没。


鲁国的“君子”们开始四处宣扬吴起的劣迹:“吴起母丧不归,背叛儒教,杀妻求将,此大逆不道之徒,虽有小功,我鲁国决计不可启用。”


又有人说:“鲁乃小国,而有战胜之名,则诸侯图鲁矣。况鲁卫兄弟之国,而鲁用卫人吴起,则是弃卫,此得不偿失也。”


三人成虎,不管吴起是不是“杀妻求将”的大坏蛋,反正大家都说他是,那就一定没错,吴起就算生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中国人太会捕风捉影的本事了,好比两个男女,跑到一个黑屋子里,呆了30分钟出来了,结果女的面色桃红,于是就开始有各种各样的精彩故事了。其实,不过是女的放了一屁,自己不好意思而已。可就是因为在黑屋子,旁人不知道,于是才有了博大精深的种种!总之,吴起的齐国妻子一定是死了的,至于她究竟是病死的,自杀死的,被人害死的,还是吴起亲手杀的,对于造谣者来说,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吴起的妻子死了,而且死的很暧昧很是时候,那就足够了。




眼见这么多“君子”不待见吴起,于是乎穆公连忙找来吴起,给他一封解聘函,说:“我们鲁国庙小,容不下先生这样的大贤,子还是另谋高就吧!”


这是什么道理,齐国大军兵临城下,鲁国一大堆遵奉孔圣人的高洁君子找不出一人能御外辱,最后还是吴起一个外国人帮他们保住了国家,如此大功,不赏也就罢了,却被君子们鄙视排挤唾弃,成了鲁国的千古罪人——噫乎,好一个诗书礼义的圣人之邦!


心高气傲的吴起于是将解聘书往地上一扔,拂袖而去。


哼,此处不留爷,自由留爷处,你们这些满口仁义道德的臭“君子”,爷还不想跟你们一起混呢!


其实,打一开始,鲁国和吴起就没有合作的可能性。鲁国是周礼与儒教大行其道的地方,吴起虽然也是儒家出身,骨子里却是个兵家与法家的混合体,重功利超过道德,重实际超过缛节。双方在价值取向上根本背道而驰,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还可以妥协一下,一旦要动真格的了,肯定一拍两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