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后遗症:千万别去做好人

雪山飛狐 收藏 5 176
导读:[size=16]最近,上海出了两件令人震惊的钓鱼事件,一个是自称胃疼的乘客哀求一个私车司机拉他去医院,结果没想到自己掉进了圈套;另一个是一个刚刚为公司开车的河南籍司机被强制钓鱼,不要钱人家甩给你就走,还拔掉钥匙,河南人很生气,一怒断手指以示清白。 社会人士纷纷议论说,这也歹毒了,不能做好人,做了好人会给自己惹下无数的麻烦。这个事件比南京徐老太事件更歹毒,南京徐老太事件还是偶然性的事件,这种事情居然是有预谋有组织地在实施,破坏整个社会的诚信机制。 有一个事件正是徐老太后遗症的最好诠释:9月1

最近,上海出了两件令人震惊的钓鱼事件,一个是自称胃疼的乘客哀求一个私车司机拉他去医院,结果没想到自己掉进了圈套;另一个是一个刚刚为公司开车的河南籍司机被强制钓鱼,不要钱人家甩给你就走,还拔掉钥匙,河南人很生气,一怒断手指以示清白。


社会人士纷纷议论说,这也歹毒了,不能做好人,做了好人会给自己惹下无数的麻烦。这个事件比南京徐老太事件更歹毒,南京徐老太事件还是偶然性的事件,这种事情居然是有预谋有组织地在实施,破坏整个社会的诚信机制。


有一个事件正是徐老太后遗症的最好诠释:9月19日8时43分,在重庆南坪,一位约80岁的老翁摔倒在地,手足抽搐,无人敢扶,不少人提醒:不要扶,扶了要遭殃。一幅照片让人触目惊心:老人脸朝下倒在人行过道上,一根拐杖丢弃在一边,旁边是七八个围观者犹豫的脚。有网友表示,怕被家属诬陷成肇事者,不敢扶。这就是南京徐老太事件的后遗症,害的不仅仅是当事人,更是整个社会的公序良俗。


在播放胃疼钓鱼执法事件的时候,电视台采访那位执法大队的发言人,那发言人动不动就拿这是机密来掩盖什么。这属于什么机密啊,是关系到政治还是关系到军事,显然都不是,机密说仅仅是自己在遮丑,为自己在遮羞。程序问题不是自己不承认错误的保护衣。


这样的事件就是为了一点小钱,不仅仅害的是整个公务人员的名誉,更是害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破坏的社会公序良俗,以后谁还敢做这样的好事,试想,一个人真得病了,司机还得想着自己会不会是条鱼,这样的事情无疑是给社会道德扔了一颗原子弹。正像南京徐老太事件,一位老人摔倒了,该不该管闲事,如果管了闲事,自己却损失惨重,谁也不敢去做好人了。这些事情一个一个积累起来,破坏了整个社会互相信任的基础,而且,还都是政府部门率先破坏的,怎么能不让人心痛和心寒。


邻里相互为沟壑,是这样的钓鱼执法产生的社会后果,像一串串病毒一样,在自我复制中逐步破坏整个社会公德。算计了公众,公众也不是傻子,根据惩罚激励的原则,以后碰到这样的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就没有人做了,这样的社会会不会越来越自私呢?黑车顶多是破坏的是管理秩序,但为了一点小钱破坏了良心的基础,岂不是因小失大的愚蠢行为呢?


执法钓鱼,英美叫执法圈套(entrapment),这是英美法系的专门概念,都是当事人无罪免责的理由。从法理上分析,当事人原本没有违法意图,在执法人员的引诱之下,才从事了违法活动,国家当然不应该惩罚这种行为。既然说鱼们没有违法上钩的故意,你引诱他上钩做违法的事情,人家还受什么惩罚呢?该罚是故意设圈套的行政机关,这样的行政执法何以服人,何以倡导良好的社会风气建设。


还好,现在上海正在规范这种钓鱼行为,尽量消除这样的卑劣的执法行为带来的社会后果,避免出现人人都不敢做好人的双输解决的出现,才是应当做的事情。希望我们的社会不要因为南京徐老太事件和上海的钓鱼执法事件,而变得自私,大家还要会像扶持,这样的社会才能和谐,经济交易成本才能降到最低。当然,这两个反面教材,会让我们更加警惕那些破坏社会公德的破坏者的行为,警惕自己陷入一个设置好的陷阱,但这根钉子扎入了社会道德的肌肉里,无论怎么修复都难以避免有个伤疤,执法者在执法的前,一定要考虑执法的代价,这种代价不是靠钱多少来衡量,而是要看执法的负面后果和正面后果哪个更大。

相关资料:

南京徐老太事件:2006年11月20日上午,南京市民徐寿兰老太太在某公交车站等车,据其称被正在下车的市民彭宇撞倒,而彭宇则称下车时见老人摔倒,所以扶至旁边,并且在其亲属到来以后一起送该老人到医院,还垫付了200元医药费。2007年1月4日,徐老太将彭宇告上了法庭,9月3日,判决的结果是彭宇应赔偿40%损失费计45876.36元。根据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的推理,彭宇送徐老太上医院的行为纯属做贼心虚,“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要送?这个逻辑的延伸就是,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要扶?”有网友如此分析称。

上海钓鱼事件之一:私家车主张先生遇到桩好心没好报的事。2009年9月8日他开车时,一男子要求捎一段,他拒绝了,但男子央求称胃痛等不到出租车。于是张心一软就答应了,车上男子提出给他十元钱,张说不要。当张按其要求停车时,男子迅速拔走车钥匙,车外七八个身着制服的人将张拖出车外。原来这是闵行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在查“黑车”,张先生因“非法出租营运”被罚款1万元,还遭遇了“扭手臂卡脖子”的待遇。张先生认为自己被“执法钓鱼”,但有关官员否认这种说法,称没有雇社会人士诱骗车辆,但有“一部分有‘正义感’的社会人士”“配合执法”。

上海钓鱼事件之二:上海市闵行区发生的“钓鱼式执法”事件余波未平,仅仅时隔一个月,19岁的河南来沪打工小伙孙中界也经历了相似遭遇:本想“做好事”搭载一名男子,10分钟之后,便被指认涉嫌“黑车”经营,刚刚为公司开了两天车的他,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车作为“黑车”被执法大队开走。但是他反复强调自己的清白,“我没有要一分钱。”为了证明这一点,他甚至挥起菜刀,砍下自己的左手小指。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