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猎凶 外传 30

昆金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0.html[/size][/URL] (九) 波长官提供给自己的材料里,并没有特别有价值的线索。里面也提到死者名叫后简,是白衣村人。而这,贡嘎在之前和师兄弟们的聊天中已经了解。 同时材料里还说,死者脖子里有异常痕迹。经过尸检,可以断定,死者的真真死因,可能是被绳索勒死的。 今天,是后简师兄的大殓之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10.html


(九)



波长官提供给自己的材料里,并没有特别有价值的线索。里面也提到死者名叫后简,是白衣村人。而这,贡嘎在之前和师兄弟们的聊天中已经了解。

同时材料里还说,死者脖子里有异常痕迹。经过尸检,可以断定,死者的真真死因,可能是被绳索勒死的。

今天,是后简师兄的大殓之日。寺院里面照例是要派几个人去给他做法事的。贡嘎缠着大师兄,好说歹说。大师兄推脱不得,只好答应贡嘎一同前往。

白衣村坐落在一个偏远山区。他们一行人,天还没有亮就步行出发,却直到中午才赶到那边。

后简师兄的家里,非常简陋。几间木屋被一道枯黄的竹篱笆围起,斑驳陈旧,淹没在了一片高大树林之间。屋前堆放着许多杂物,几只半秃的鸡仔穿梭其间,扒土觅食。场地上面,三三两两地忙碌着一些前来帮忙的乡亲。

贡嘎随着大伙,在后简师兄家人亲友的簇拥下,鱼贯进了客堂。贡嘎走在最后,抬头望去,后简师兄挺尸在一块门板上面。一条白布,把他盖了个没头没脚。身影瘪塌,让人不由心生怜悯。

悠扬的诵经声响起时,周围一片哭声。

贡嘎低头默念,眼前却一直浮现着那晚后简师兄被掩埋在泥土里的情景。

既昂,你为什么要害后简师兄?你现在,到底是生是死。

诵经间隙,后简的家人送来凉茶给他们喝。贡嘎伸手接过,喝了几口。转手就把茶碗交还过去。一抬头的时候,忽然看见灵堂里吊唁的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

贡嘎登时皱了皱眉头,口中的经文也开始凌乱起来。他努力调整,同时微微抬起脑袋,冲那老头偷眼观望。

那天和师兄弟们外出罗村化缘时,他曾经见过那个老头。而且当时老头还非常奇怪地询问了他几句,仿佛和自己非常熟悉一样。这其中的来由,贡嘎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而且他好像对自己的遭遇,也很有了解。

原来这老头和后简师兄也有交往。看他们年龄相仿,是亲戚,还朋友呢?

诵经渐渐进入一段高潮期。大伙在大师兄的引领下,声音忽然高昂起来。贡嘎无暇分心,一心一意地跟随大伙,虔诚地给后简师兄超度。

之后,大伙又站起身来,围着后简师兄的遗体,转了几个圈。诵经声,法器声,木鱼摇铃,清脆悠扬,此起彼伏。整个灵堂内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悲情安宁气氛。

在走到那个老头身边时,贡嘎侧过身子,仔细地打量着他。

不错,就是他。

忽然那个老头也抬起脑袋,四道目光,登时相向,各自一愣。片刻,又随着贡嘎的离身而匆匆结束。

坐回厅堂一角以后,贡嘎再次抬头,却已经不见了老头的人影。

片刻,就在灵堂拥挤的人群里,那个老头再次出现。而且他的胳膊里面,还拉着另一个老人。此时,两个老头正急切地抬起目光,朝着超度的僧人群里,仔细辨别。

等到贡嘎再一次抬起头来,看清来人时,不禁大惊。心绪起伏,口中也登时凌乱起来。

被那个老头拉着的,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没有错。尽管已经有一年多没回家看望父亲。但父亲的模样,却不是轻易能够遗忘的。

贡嘎情不自禁地抬高脑袋,望向父亲。一年不见,父亲仿佛又苍老了不少。

而那边父亲也显然已经看见了自己。贡嘎看见,父亲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疑惑和震惊。

服役期间,他很少回家。最后一次,也已经是年前了。因为部队的假期并不多。不过他平时也一直通过老乡给父亲寄些钱物,或打听他的一些近况。

这次停职,他还是没有回家。那也是害怕父亲起疑。他不想把自己的那些遭遇告诉他。免得他为自己担心。包括自己出家一事,他同样也不知道。

超度暂时停息下来。贡嘎悄悄对大师兄说了几句后,便钻出人群,向父亲走去。

走进父亲的时候,贡嘎发现父亲一脸惊讶。贡嘎低头看自己一身袈裟,光头佛珠。一股无奈,涌上心头。

“贡嘎!你,这是怎么回事呀?”父亲站在面前,大声质问贡嘎,神色严厉。

这种神色,贡嘎是熟悉的。这么多年来,父亲对自己一直就非常严厉。

“爸,我……发生了一些事,一言难尽。”贡嘎知道这事,一时半会说不完。便索性拉着父亲,走到一处僻静地。

贡嘎的父亲身影魁梧,虽然左脚不便,但走起路来,却腰胸挺直,丝毫不显萎靡。这会儿,他甩手摆脱儿子的拉拽,回过头,沉着脸,冲着贡嘎上下打量了一会。

“说说看,你这是怎么回事?你的绿色军装,怎么变成红色袈裟了?”

贡嘎面对这样的质问,不禁有些心悸。从小到大,自己就是在这样的严厉口吻下长大的。

要是直说自己被冤枉后停职,然后又受人指使出家为僧。而这会儿又恢复军职,但又奉命暗中调查凶杀案。这样一个大圈子,说出来父亲可未必能相信。说不定还会引起他更大的猜忌。

灵机一动,贡嘎有了主意。他对着一脸拷问的父亲,直接说自己是奉命乔装,在寺院里调查一个凶杀案。

还没有等贡嘎暗暗得意。他只感到眼前有影子一闪。接着,两声脆响,眼前登时金光四射,脸上马上就火辣辣地疼。

两记耳光,狠狠地抽在贡嘎的脸上,干净利落,迅疾连贯。

“胖子,你干嘛!”昂丘连忙制止。他一把扯住胖子的胳膊,回过头冲着贡嘎,眉头一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