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对王牌 正文 50、无人之境

昆金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3.html[/size][/URL] 日军围困了片刻,端着刺刀就朝国军战士扑了上来。 战士们严正以待,相互呼应着组成一个人圈。日军冲上来的时候,大家大吼一声,端着刺刀就朝鬼子冲了上去。 “杀呀——” 刺刀相碰,哐啷有声,瞬间战在了一处。 听见战士们的叫喊,周浩礼积聚在内心深处的那股怨气,此时也酣然喷涌。以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3.html


日军围困了片刻,端着刺刀就朝国军战士扑了上来。

战士们严正以待,相互呼应着组成一个人圈。日军冲上来的时候,大家大吼一声,端着刺刀就朝鬼子冲了上去。

“杀呀——”

刺刀相碰,哐啷有声,瞬间战在了一处。

听见战士们的叫喊,周浩礼积聚在内心深处的那股怨气,此时也酣然喷涌。以前在军校失手输掉家传宝刀的羞辱,让他的身体机能达到最强。随着战士们大吼一声,挺枪便刺。

钟凯双眼通红,捋着衣袖,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紧紧地跟在周浩礼的身后,保护他不受后方敌人的袭击。。

周浩礼挺着铁枪,奋力一扯枪柄,随后再次一拧。登时,原本半人多长的铁枪,一下子伸长好多。冲着最近的一个鬼子盯着这支铁枪,有些发憷,被周浩礼顺手一捅,枪尖登时没入鬼子咽喉,鲜血迸现。周浩礼大叫一声,手中用力,枪头猛然横向一划拉,鬼子的颈项登时破裂,脑袋差点从颈项上面断裂开来,砰然倒地。

钟凯挺着步枪,拨开两个鬼子的刺刀。同时快进一步,趁鬼子的刺刀没有回收之际,一个挺刺,长长的刺刀“噗”地一声,没入鬼子的胸膛。暗喝一声,回手拔出刺刀。随即蹲下身体,避开另一个鬼子刺向他咽喉的刀尖。同时把自己的刺刀迎着鬼子推了过去。正在冲刺的鬼子收手不住,身体一个前冲,正好撞在钟凯的刺刀上面。刺刀从他的腹部向上挑刺上去,刀剑瞬间到达了他的胸腔。鬼子惨叫一声,尸横街头。

钟凯干掉两个鬼子,抬头一看,只见团座早已经深入人群之中。一杆大铁枪被他舞得密不透风。身边的鬼子纷纷后退,轻易近不得身。

一个年级稍大的日军望着周浩礼英武气概,嘀咕一声,挥手招来了另外两名鬼子。三人合围着逼近周浩礼,准备跟他好好较量一番。

周浩礼刚刚挑落两个鬼子。忽然见这边有三人鬼鬼祟祟朝他逼近,登时性起。回转身体,挺枪伫立,瞪着眼睛,直直地打量着对方。

对方猛然望见周浩礼直射而来的凌厉目光,不禁有些气馁。但他们仗着人多,很快又鼓起勇气,挺着三八大盖就朝周浩礼扑来。

周浩礼的眼前飞快闪过当年在军校里的那一幕。当时,竹下三郎也是这样嚣叫着朝自己扑上来的。

想到这些,一股浩然之气骤然升起。一股难以言状的悲愤和冲动,正在激烈地撞击着他的心扉。激愤之下,他大喊一声,长枪当胸,冲着三个鬼子迎面飞身而去。

三个鬼子听见周浩礼一声怒吼,抬头一望,周浩礼的身影早已经飞奔而至。就在离开他们几个身位时,忽然腾身而起,银色的长枪在半空中划了一道死亡的弧线。枪尖一抖,直直地朝他们掠了过来。三个日军抬头一望,全都感到对方的枪尖直愣愣地正在朝着自己刺来,就好像对方手中同时握着三支长枪一般。

三人一时大惊,刚刚抬起刺刀,试图迎接抵挡枪尖。周浩礼在半空里手心发力,铁枪翻转,尖刃水平着横向一扫。三个鬼子只感到自己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刚要反应,尖利的枪尖早已经依次从他们的脸面划过。三人登时感到脸上一阵火烧火燎。手中的劲道一下子失去,只顾着去探摸自己的脸面。

周浩礼纵身跃下,稳稳站立。眼前三个鬼子个子捂着脸面,哇哇乱叫。他们的脸面,齐刷刷地被划开一道口子。皮肉外翻下坠,露出里面白花花的脂肪颜色,鲜血淋漓。正在这时,钟凯赶到,他挺起步枪,冲着三个受伤的鬼子连挑带刺,瞬间便把他们一一放倒。

周浩礼望了望钟凯,苦笑一声,“你倒是会拣便宜货啊!”

钟凯嘿嘿一笑,拔出刺刀,转身就把周浩礼掩在身后。

“你别挡着我施展周家枪法!”周浩礼呵斥一声,摆脱钟凯,转身就朝鬼子人群密集的地方冲去。

这时,其他战士也正在跟日军奋力拼杀。那些日军拼刺刀的功夫不差。加上三八大盖比中正步枪要长出二三十公分。因此在拼刺刀时,占尽了便宜。而国军战士则凭借的是一股保家卫国的捍卫之气。在气势上要远远高于日军。因此这一场白刃战,一直纠缠了很久很久。

不过两军对比,人数实在悬殊得厉害。因此尽管国军战士勇猛顽强,一连捅死了很多敌人。但在多人围困的情况下,战士们还是纷纷倒在了鬼子的刺刀下。

一个鬼子从正面把刺刀捅进一个国军战士,并且把他抵在墙上。这个战士的步枪太短,够不着鬼子的身体。他竭力屏住呼吸,单手托着步枪的木柄后端,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奋力把步枪朝鬼子的身上推去。步枪刺刀犹如一杆标枪,一下子扎进鬼子的心窝。

鬼子没有料到,这个中国士兵会用这样的方式抵消他们步枪长度的不足。

没有多少时候,现场只剩下周浩礼跟钟凯两人还在跟鬼子鏖战。

周浩礼眼见战士们全部阵亡,而对面鬼子还剩下二十多人。他跟钟凯满身是血,并肩站定,大口呼吸了几下。随后他大喊一声,再次朝着鬼子人群冲去。

钟凯试图紧紧跟随周浩礼。但周浩礼步子飞快,迎着鬼子就扑了上去。钟凯瞬间就被两个鬼子缠住,轻易不得脱身,只能边战边偷空观望。

日军士兵杀得性起。他们眼见这两个中国军人这般勇猛,也有心跟他较劲一番。因此他们暗下决心,一定要用白刃战把中国军人和中国功夫全部征服下来。

因此对付钟凯的那两个鬼子格外慎重。他们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围而不逼,死死地把钟凯和周浩礼隔离了开来。试图把中国士兵的勇气和体力全部消耗,让他自动向天皇战士屈服。

钟凯一边跟鬼子纠缠,一边偷眼朝周浩礼望去。

那边的周浩礼挺枪扎进人群,一杆枪在人群堆里上下翻腾,或刺或挑或扎或撩,越舞越快。所到之处,日军士兵如触电一般纷纷倒地。在周浩礼铁枪的冲击下,他们的步枪钢盔和身上的军服碎片,甚至是皮肉鲜血,纷纷飞上半空。一连串的惨叫声从人群里散发出来。这股景象,把这边的两个日军也惊得目瞪口呆。他们的嘴巴里一阵嘀咕,神色之中,流露出几分敬畏之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