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明再世“舌战群丑”

拥你是福 收藏 4 255

却说诸葛孔明虽已辞世一千七百余年,然鉴于当今之世流言四起,无端歪理邪说充盈于世,使得卧龙先生在天堂坐卧不住,再次降于人间,与一群今世之所谓教授、学者共聚一堂,上演了一场“舌战群丑”的好戏!


孔明来到21世纪的今天,登机望北京而来。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来到演播室,但见百余人,整衣端坐,静待已久。立于前台的几位,衣冠楚楚,道貌岸然。主持人胡一虎向孔明逐一相见,各通姓名。但见一皓首老者,乡音颇重,乃陕西党校教授胡觉照是也,另一瘦小个学者,年岁50开外,此君为教授朱子彦也。施礼已毕,坐于各位。


胡觉照等见孔明丰神飘洒,器宇轩昂,羽扇纶巾,气度超凡。胡觉照先以言挑之曰:“照乃今世之一学者,久闻先生高明,自先生辞世后1700余年,百姓均视先生乃为我中华民族智慧之化身,不知先生可知否?孔明曰:“此百姓敬我才而之喻也。”照曰:“闻刘豫州三顾先生于草庐之中,幸得先生,以为如鱼得水,故永安托孤之时将蜀国及后主托付于先生,思欲复兴汉室,天下可安矣。但之后先生连年北伐,终无果而弃。先生怀大志,从事刘豫州,当为生灵兴利除害,剿灭乱贼,匡扶汉室,一统天下。观先生一生并未做到也,难道这是先生大智慧的表现吗?愚直之言,幸勿见怪!”孔明自思胡觉照乃今世“倒亮”派第一面旗帜,若不先难倒他,如何令天下人信服,遂答曰:“吾观历史的发展乃诸多因素使然也,非吾一人才力所能逆堵也,我诸葛亮是人不是神。我早在隆中对中说道,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待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先帝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既如此才可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但至关羽错失荆州、先主兵败夷陵,国力亏空,已无复兴汉室之实力也,非亮不智也!”胡觉照紧抓不放,逼问曰:“既如此,兴复汉室已失去资本,为何先生还要一意孤行,穷兵黩武,连年北伐?谓苍生社稷于何念”?


孔明听罢,哑然而笑曰:“鸿鹄之志岂燕雀可知?后世王夫之老先生已算是明吾义啊,以攻代守——巩固已存、待机而进!各位可以去看看王先生之大作。至于穷兵黩武实乃言过其实也,我所处三国时代乃是一乱世,战事不断、烽火四起,岂止以穷兵黩武妄加与我一人者是乎?一些迂腐之士皆言我蜀汉应该闭关自守,发展经济,如此亦是吾所愿也,但曹魏能给吾这样的安定环境吗?非也!只有统一华夏,使天下安定,人民才可安居乐业,吾所以要北伐、兴复汉室就是欲使天下一统,人民安治也。但在这之前,幸福和平的生存环境不可得也!如此道理岂是迂腐书呆子所能全知?”这一篇言语,说得胡觉照并无一言回答。


旁边席间有一人抗声问曰:“孔明,你言到若兴复汉室、还于旧都之后,就可受十锡,可知受九锡就等于当皇帝,难道公怀有不臣之心?”孔明视之,乃朱子彦也,见此人身材瘦小,声音高亢,言语激烈,如一泼妇般纠缠不休。孔明曰:“阁下何出此言?仅是因为吾给李严的回信吗?需知李严要吾受九锡是欲将吾限于不忠、不义的境地也,我回信将他一军有何不可?阁下以此断之实诚为捕风捉影之谬言也!此乃是治学之该有态度乎?”朱子彦冷笑曰:“公之《出师表》中开口先帝、闭口先帝,以先帝压后主,并要后主“宫中府中、居为一体”,是何道理?”孔明曰:“后主年幼,思虑不周,难道告知继承先帝遗志、以先帝为榜样,有何不可吗?先帝托孤,教后主以相父之礼托付与我,吾敢不夙夜忧思已报先帝托孤之重乎?吾所以事无巨细亲力亲为,实乃不放心受与他人也!后主虽是守成之君,但在我蜀汉危急存亡之秋,我何敢放手不亲事乎?阁下讲“宫中府中居为一体”理解为阶级、地位一样,我无言且失笑也,此三岁孩童之浅薄之见也,请勿复言,不足与高士共语!”朱子彦一时语塞,满脸通红,回到座位不敢再言!


胡教授见朱子彦不出声忍不住挪身问曰:“公蕴大才,抱大器,自比管仲乐毅,何乃要逆天理,背人情而行事?岂不闻古人云:顺天者昌,逆天者亡。汉传世至末,天数将终。然曹公已有天下三分之二,人皆归心。公不识天时,强欲与争,正如以卵击石,安得不败乎?要不是公联东吴败魏武于赤壁,逐曹操于汉中,中国乃早归曹公一统也,公何必要逆天数而阻华夏统一乎?”孔明厉声曰:“胡觉照安得出此谬言乎!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实乃汉贼也。历史发展到21世纪,我以为现代人会有高论,没想到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世人皆言曹操势大,一统华夏该由曹魏完成。然其名不正言不顺,岂肯将汉朝江山让与曹贼乎?曹操能统一,我蜀汉不能复兴乎?弱小政权不可对抗强大敌人乎?自古以弱胜强、以少胜多者多也,怎言我北伐就是逆天数、拒统一乎?无知匹夫,你枉活六十岁余,只会摇唇鼓舌之人,只可潜身缩首,苟图衣食,怎敢在此妄称天数!夫现代学者立于天地间,不能顾及时代、顾及历史背景,看不到时代的局限性,以现代人的价值观妄谈历史,真可笑之极也!”胡觉照惊慌,颤声曰:“孔明乃一人格分裂之人。”此语一出,在座皆惊。胡觉照言:“《出师表》最后言:臣临表涕零,不知所云,既然不知道说了什么,何必要涕零?由此可见,孔明人格分裂也!”在座不觉哄堂大笑!孔明欲答,忽座上有一人应声问曰:“此乃臣子向皇帝上表之惯言也!胡教授不知道《昭明文选》吗?里面也是这么说的!”胡觉照无言,只得狡辩曰:“这些人都是人格分裂!”四座再笑!


座上一人忽曰:“孔明所言,皆强词夺理,均非正论,不必再言。且孔明只会愚忠,现代社会不必提倡?”孔明视之,反问曰:“何谓之“愚忠”?“愚忠”者乃没有主观意识盲目听命于人也。吾所作所为难道是如此吗?封建时代,一定程度上,忠君就是忠国,我忠于蜀汉,忠于我的国家和人民有错吗?现代人不需要忠于自己的国家吗?先帝、后主都对我言听计从,复兴汉室也是我毕生之所愿,我忠于自己的理想也是愚忠吗?“愚忠”和忠诚都没搞懂还有何脸质问?可笑也!”


席间还有一人满面不屑,一副愤世嫉俗的摸样,阴阳怪气,此人就是批评家吴祚来,此人所说皆诅咒、辱骂之语,有辱斯文,差点被主持人请出了演播室。在此不提也罢!


人见孔明对答如流,尽皆失色。时座上还有人,又欲问难。忽一学生站起来,厉声言曰:“孔明乃我中华民族一伟大先贤,智慧化身、道德楷模,是我民族之骄傲,现代一些不良学者,心怀鬼胎,不学无术,断章取义,哗众取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透过往“圣贤”身上泼脏水以期使自己成名,学术浮躁之气盛行。我们应该对这些人深深鄙视之!他们改变不了人们对诸葛亮的敬仰!他永远“活”在老百姓的心中。


主持人做了最后的总结:“今天有幸请来卧龙先生来到21世纪的今天,光临现场,让我们有幸聆听您的高论!对于今天受到的伪学者们的诘问我深感抱歉!”孔明曰:“诸君不知世务,互相问难,不容不答耳。”主持人接着说:“我们全球华人尽管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政治经济体制下,尽管意识形态不一定一样,但有一点是一致的,就是中华文化把全球华人凝聚到了一起。其中诸葛亮就是民族的化身,就是民族的楷模。他的精神影响了一代代中国人,他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这是一种怎样的高风亮节?诸葛亮的德和才,让我们这个民族找到了一个楷模,值得我们子孙万代去景仰和效法。诸葛亮对我们后世的文化影响是巨大的和惊人的,他的形象妇孺皆知,那些打着学术旗号,想通过“打倒”历史先贤来博取名利的人,只能成为人们唾骂的对象。任何一个兴旺发达的民族,都是推崇圣贤、推崇伟人的民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