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动惊世骇俗中国“第一女”的情书!

最近,有关媒体披露了一封特殊的情书。这是一封写于1978年7月6日的情书,据透露,这封二十年前的情书是写给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公开在媒体上刊登征婚广告的女人的。正是这封情书,打动了这位号称惊世骇俗的中国“第一女”。

这封近三千字的情书写就寄出之时,正是中国的改革开放之初,当时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思潮在中国却余温尚存,仍然有人仅仅因为说错一句话就被押赴刑场,仍然有人仅仅因为画了一张粮票就被判了无期……当时的人们,自然是既缺乏凤求凰的观念,也没有公然在报纸上刊登征婚广告的自由。

1978年,这位“第一女”在某报刊登了一则“征婚启事”。文曰:“……二十三岁,大学毕业,医生,家庭条件优越、像貌不凡、事业有成……”这则启事为全国首例,立意不凡,气势非常,一时引发轩然大波,尤其在青年群体中更是热议不断。从全国各地骤然来了许多应征者,征婚人所在单位门前一时英才云集,鸿雁频临。单位只好公告说,征婚人已调走。

同年7月6日,一位当时供职于成都某单位的陈姓大学生寄出一封求爱信,同年7月9日,“第一女”见此信后复函,并附两张电影票,约定在兰州电影院见面。约会中,“第一女”对陈说:“每天都有许多人流连在单位门前,我们只好躲到乡下去了;每天都有几百封来信,只能挑一些来看……”

据当时有幸见识过“第一女”的人说,这名女子颇有大家闺秀之韵味、风雅学者之风范,她把人领入了满园牡丹皆失色“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境界。从此,可以不再崇拜中国古代的四大美人了!

这封情书的全文如下:

尊敬的XX:

在一次众多朋友相聚的晚餐中,有人神气十足地向大家报告了一则惊世骇俗的消息——你的“征婚启事”。这“启事”似在急管繁弦的意象音符里,透出了征婚人的心曲:是你高尚人格的透露,是你内在美的舒张。这种游离于弦外的美,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圆弧,唯兼具诚心与灵犀者,能解读其中之妙。该“启事”字句闪烁而含凝,犹如奇峰上的明珠,将日月光华化为一片柔情而示人以祥和与希望!

你那不到30平方厘米的“征婚启事”,震憾着三山五岳,激荡着无数青年的心,又像散发不尽浓香的艳丽牡丹,招致无数蜂群。不!它不是牡丹,而是一朵不染污泥的莲花,有人说牡丹最美,那正是因为久不见莲花。不!它不是牡丹,而是一尊俨然耸立又金光四射的致爱之神!

“四人帮”横行十年,扭曲了人性;在“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高压下,必须“夹着尾巴做人”,人人都因“不知画眉入时无”而忐忑于自己的一言一行。在国人因此饱经风霜而刚刚开放改革的时候,你敢有如此创举,足见不凡。不得不令人闻之肃然,思之起敬。你那闪亮的“启事”,将会唤起中国青年的激情,它证明了一个权利——世间溜溜的男子,任你溜溜的爱。

你作为医生,本科学历、美黯群芳,地处省城,家庭条件优越,佳婿何其多也。但你不流于一般,立意超凡,敢于在一片不知趣的笑骂声中追求真理、主张自己的权利、释放自己的个性,其德行之高,气度之大,立意之妙,断非凡夫俗子能为。为文姬耶!为巾帼耶!

面对这则充满豪情的“启事”,四座皆惊,众人啧啧称赞,真是:“天不言而人推高焉,地不言而人推厚焉”。人生相遇贵相知,熟谓世间无伯乐——你正是我朝暮寻觅于茫茫人海中的知已。因为,我们俱怀逸兴壮志飞,同有欲上青天搅明月的豪情;我们虽“身无彩风双飞翼”,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确信我们能够共同构建“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冬雷阵阵夏雨雪,乃敢与君绝”的忠贞不渝的感情。我想入非非了么?

我已经认定了你这位百载难逢的知已——我的幸福使者。天若无霜雪,青松不如草——我将捧着这颗赤诚的心,越过千山万壑,淌过千回百折,走进你的视野,走入你的心田,走上你的幸福!用我的生命之光,照亮你的旅途,照亮你的人生。相信我们终能“倾盖如故”,共剪西窗之烛,共话巴山夜雨。

饭后,我回到房间,轻轻关好房门,激动地展开你那张“启事”,就像搜寻宝藏那样,望着——出神地望着, “启事”里竟然喷出了醇厚的酒香——我醉了;“启事”里荡起了池水般的微澜——我心动了!我迷惑,我茫然,我震憾!我的思绪像脱了缰的天马,狂奔于九天!真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是夜,我辗转反侧,不能成寐,恰如顾祝说的:“是夜断肠人不见,起行残月影徘徊”。我知道,我正渴望着,渴望和你如那金风玉露般,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爱情”这个词,在中国,它产生于“五四”运动,至今也没有人给它下过准确的定义。“博爱”两个字,在中国讲了几千年——黄花冈勇士在一片博爱的掌声中毙命;中国多少无辜的庶民在一片博爱的万岁声中牺牲;罗亭先生的爱,凡尔赛先生的爱……在“博爱”的掩盖下,多少人的幸福被掠夺,多少人的纯真被玩弄!

从本能上讲:人总是首先尽可能地为自己。那么,真的不存在爱吗?不!正因为它是奇缺的,特殊的,难于追逐的,为一般人所不理解的,更是许多人所不能做到的,所以它才显得尊贵,才需要提倡,才值得人们去追求、去牺牲!

“爱”是无私之神,只要拥有爱的怀抱,任何人都能沐浴无限温暖;爱是甘露,一切枯死的灵魂都会在爱的抚慰下焕燃;爱是神剑,一切虚伪、欺诈都会在爱的锋芒下消散;爱是摇奖机,得到爱的垂青,便会富甲一片……如果谁真的拥有了爱,便是蓬莱岛上的散仙。爱情,它像花神,一路撒下浸人心脾的余香,又像航行的灯塔使人在风雨苍茫的航程中不致迷茫。为爱情死去是幸福,为爱情活着更是欢欣。爱情,它寓于玄妙之中,建立在无私的意志之上!

“爱”是客观刺激所引起的一种贪欲,这种贪欲产生人们追求自我满足的心理状态,这就是利益趋动。落实到行为上,便是尽可能地为了自我。在此心理活动下实施的行为,很容易损伤客体。

从哲学上讲:“爱”是维持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所必须的行为规范。所以它又不应该仅仅出于与生俱来的本能,而应是道德范筹的“公理”,属于后来的教养,只能依靠社会环境和个人修养去塑造,其修养程度,体现在生活中的行为尺度便是人格的高低程度。它不是一成不变地存在于体内,而是飘忽于个人利益与他人利益、或者是与整体利益的选择之中,非成就致高的德行而不能全达也。

我姓陈名X,身高1.82米,大学本科,现服务于成都XX工艺美术公司。其所以未婚者,除一心于事业外,还因为我虽非饱经风霜,亦算看透了人情事故,听见一般人所说的“爱情”,就会产生一种面对陷井的感觉,就如一个惧怕假货欺骗的消费者的过敏反映,但由此也产生了对“真货”的渴望。我正追求着那难于成真的无私的爱时,欣逢报上传来你的一声春雷,这使我从冰冻的岩石上发现了灵芝的闪烁,从普遍中找到了特殊——如果你不是追求感情上无私的、意志上坚定的、事业上有为的、道义上一致的、情趣上相投的感情,应该早就低就了,又何至于高搭彩楼,众里寻真呢?

这声春雷,就如光茫四射的彩霞,照散了我心中的迷雾,又像一支有力的巨手,拉开了我内心的帘幕,扣响了我的心弦,指引给我爱情的道路。它使我梦游在你的桃花园中,我情不自禁!我身不由己!我迫不急待地来到了兰州。啊!真是“地因人传,人因地显”——它不是兰州,是迸发热情的火球。它不是兰州,是真理和幸福的钥匙,是令是人沉醉、加快血液循环的烈性酒。兰州!它此刻是人们的愿望组成,是人们的归宿终点,它是这样地令人神往,它已不是原来的兰州。伊丽沙白头上多了颗钻石,皇宫便显得更加亮丽;大地有了月照,山河变得格外娇情;兰州城有了你,一切都教人动心!

生命之于人只有一次,如果不是为了追求真理和事业而活,那就等同于异类。与其同混蛋共事,不如与混蛋战死!我不远千里,是为追求真理而来,是为尊重我的意志,追逐我的理想而来。我有信心实现我的愿望,因为我相信“天道无亲,常与善人”的自然规律。假如我得天独厚,能为东床,我“愿作贞松千岁古,谁论芳槿一朝新”。假如我名落孙山,不入芳心,我一样会祝你幸福,我可以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但从此以后,我岂能还有快乐起来的理由?

李白说: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人生,历史一过客而已——我们都是赤条条地来到这个世上,一针一线也不曾带来,去的时候自然不想也不能带走什么。我们的人生可以像大雁掠过苍茫的天空,在身后不必留下什么痕迹。可是,我们在这个时代所享受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都是前人和当今的人们辛勤耕耘给我们带来的。我们总不能做个白吃大王吧?就说做人的义务吧,偿还总是必须的,我们应该为时代做点什么!若有你这样的知己,会当二人同得心、黄土变成金,会当事业有成以谢天下!

滔滔情怀,且是馨南山之竹能书,就此搁笔,容当来日畅叙。我虽无司马少陵之才,愿作抱布贸丝之人。撕心之,当不负我,请复。

你的幸福与日俱增

陈 X

一九七八年七月六日

于兰州旅馆303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