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沿边——龙州科甲

广西沿边——龙州科甲


科甲位于龙州武德镇内,沿镇而入,不远右侧为边防连队营房,再往前,一条路成Y字分叉,一座废弃的边防检查站压在Y字的交会点上。Y的右侧前出,先经我方边防检查站,然后到界碑,往外就是通往越南。新界碑911号、912号、913号也位于其中。当时所了解的科甲之战,总以为科甲是一个山头,实际上,科甲是一个地区,并非一个山头。1985年,越军潜入我境内山头,伏击我军哨所,造成我方1人死亡,并俘虏我方1人。为了报复越军的偷袭行为,1985年12月28日,我军对科甲地区越南境内的三个高地进行了拔点作战,在此战中,我方阵亡6人,越军方面死亡约105人,三座高地上的所有军事设施被全部摧毁。


中越历次的边界冲突,越南总是占小便宜吃大亏,人员伤亡比例比我们大得多,同时还存在小国心态,因此对华人妒忌和仇恨心理比较严重。边境地区的越南人多数会听普通话、白话,因此在边境地区活动时,尽量避免谈及战争。


科甲边防连的指导员告诉我们,中越边界是重新划定的,中越双方各占比例基本接近,但是我方的地形多数是山头野岭,位置陡峭,难于攀登固守更别说耕种,对部队而言,难于固守,对老百姓而言,难于耕种。而越南方的多数是平缓的坡地,而且非常易于耕种,可以说,好地方多数都让他们了。就如德天瀑布,原来中越双方各占一半,现在越南占了2/3,我们则占1/3。这样的分界,据说是中国高层为了把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减少边界冲突等不安定因素的 影响而与周边国家进行的重新划界。说白了,就是土地换和平,在某些地段,我方甚至作出了很大的让步,当时,勘界人员中的部队、武警、边防等代表都不同意这样的分界,拒绝在勘定方案上进行签字,但我方的高层竟然把部队、武警、边防的代表都撤走,留下其他人与越方完成勘界。也许,从客观上说,我们的重心应该放在南沙、西沙、钓鱼岛、台海,而不应该“目光短浅”地与小国斤斤计较。但我以为,领土就是主权,主权就是国家尊严,必须要斤斤计较。的确,我们需要进行经济发展,让国力更上一层楼,但难道越南就不需要发展经济了?我们有压力,难道他们就没有压力?论现实国力、军力,我方根本就无需要作出这样的让步。有争议,那就继续让它存在争议吧,有本事就过来拿。看钓鱼岛吧,日本就是拒不让步,我们没有能力去解决,就只能“搁置主权”,两者相比,我们是不是太自我菲薄了?对于越南来说,我们今天的让步他们是不会满意的,从历史上看,他们从来就是爱占便宜,今天把界碑往你这边挪一挪,明天把农作物往我这边种一种,没有反应就继续又多占一占,直到你没法忍受甩他一巴掌才重新退回去。越南实行的是“边民固边”政策,越方边民在边境地区修建定居点、种庄稼越南的政府是鼓励的,凡是修建房舍的,越南政府补贴部分修建款项,凡是因为越境作物被毁的,所有损失政府赔偿,越南的边防、公安甚至还会帮着这些边民,这是一种处心积虑的行为,反过来看我们,对边境地区的老百姓只有受气的份,没有大快人心的事,出现边界纠纷,多数是边防武警带人去处理。此前不久,在科甲一带某个地段,越南把玉米种到我方境内,就是现在这个指导员带着一帮兄弟去拔除之,越方边民竟然拿刀砍我们的边防,为制止事态,我方边防向天开枪。事态到最后,当然是边防维护了国家的主权,但这样的事情,几乎没多久又会再次发生。


中国几千年的文明,也是一个泱泱大国,汉武帝时的“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都到那里去了呢?反思美国人,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对任何一个对手作出过让步,没有一个对手对它敢有主权争议。心痛之悲之,却又徒叹奈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