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队 离奇的自杀 离奇的自杀25

酒盏花枝 收藏 10 8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双目失明的唐功并没有把握能制服铃木一郎,铃木一郎的武功自己见过,可能比自己还略胜一筹,只是唐功清醒的知道,只要自己缠住铃木一郎,他就不能伤害到其他人,队长就一定能想出办法来对付铃木一郎。

铃木一郎的左手往唐功右手腕一格,右手一记直拳直捅唐功胸口。

唐功感觉自己右手腕立刻像被钢管击中一样,急忙收手,然后紧接着听到胸口风声一响,唐功不敢后退,怕铃木一郎伤到身后的邓卓,立刻小腹一收,一股丹田之气涌入胸前,使出了少林硬气功“铁布衫”。

“嘭”,铃木一郎感觉自己似乎一拳打在坦克上,不对,比坦克还硬,自己当年向天皇表演空手道绝活时,曾一分钟之内在一辆轻型坦克上打出三百多处凹陷下去的浅坑,这人明显比坦克还硬啊!

唐功也是心中一惊,自己以“铁布衫”接对方一拳,胸口没事,后背却一阵剧痛,对方的拳力竟穿透了自己的身体。

铃木一郎的脚步声突然向远处移动,越来越远,唐功不敢大意,依旧原地站着,用自己的全部注意力保护邓卓。

“眼睛不酸就能睁眼了。”邓卓的声音。

唐功把眼珠在眼眶里转转,感觉好多了,立刻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渐渐地清晰起来。

邓卓正看着自己笑着,四位团长和两位营长正不断地挤眉弄眼,个个眼圈都是红的,远处,二十多名战士正追赶着铃木一郎。

唐功盯着邓卓看了几眼,吃惊地问:“队长,大家眼睛都红了,怎么你没事?”

邓卓笑着说道:“铃木一郎一说他是忍者,我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所以,他手一动,我就闭眼了,当然没事。”

“不好,战士们好像追不上!”胡营长看着铃木一郎的方向焦急地说道。

邓卓却一点也不紧张,说道:“忍者的速度不是一般人能追上的。”

果然,铃木一郎和身后战士们的距离越来越远,有战士立刻蹲下开枪,但根本打不中左右腾跳的铃木一郎。

四位团长也一脸焦急,一筹莫展。

唐功也轻松地笑着:“铃木一郎又犯了一个错误。”

“什么错误?”胡营长问。

“明知猎人大队队长在此,还幻想从猎人大队眼皮底下逃命,我都佩服他的勇气了。”唐功笑着回答。

众人立刻惊喜地看着邓卓。

邓卓将手中的驳壳枪机头一张,说道:“就是这把枪打中杨团长的。杨团长,为你报仇了。”说完手一抬,眼像老鹰一样瞟了铃木一郎一眼,扣动了扳机。

“啪”,铃木一郎应声而倒。

四位团长和两位营长一阵胆寒,这至少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啊!

但铃木一郎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继续向前走着。

唐功立刻鄙视地看着邓卓,喉咙中卡着四个字:丢人现眼!

邓卓笑着说道:“我只打中铃木一郎右脚鞋子里的大拇指,这样他就跑不快了。抓活的,好好审审,说不定还能有收获。”

团长营长们心灵再一次震撼:一百五十米打中对方鞋子里的大拇指,这,这是怎样的枪法啊!

“队长,这次,你也犯了一个大错。”唐功双手往背后一背,微微弓着身子,头看着天傲慢地说道。

邓卓怪异地看着唐功一眼,冷笑着说道:“说吧,愿闻指教。”

唐功看也不看邓卓,说道:“指教不敢,最多指点吧。”唐功看了一眼铃木一郎晃晃悠悠的背影,长叹一口气,“唉,像我们这样武术达到一定境界的人,是绝对不会让敌人活捉的。”

邓卓急忙扭头看铃木一郎。

果然,铃木一郎在走了十几步后,终于跪下,面向着东方,脱下新四军的军装,取出一柄短刀,向东方长拜几秒后,用力直起身子,将短刀扎进自己的腹中。

邓卓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的确又判断失误了,于是说道:“只能好好审审炊事班赵明了。”




下午,吃完中饭后,四位团长和两位营长一起送邓卓和唐功到了路口。

“特派员,就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再往前走就出了三团的防区了。”一营长雷仁前说道。

邓卓和唐功此时已换上一身老百姓的衣物,看不出半点军人的样子。

邓卓抱拳说道:“不送了不送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雷营长,记得把铃木一郎被处死的消息公布出去,也让盐城的池田大佐安安心。”

“哇,看不出来特派员这么善良,这么替鬼子考虑。”雷营长笑了笑,“不过,既然特派员有命令,我就安慰安慰池田大佐那颗受伤的心灵吧。”

一团长王元廷用食指敲一下雷营长的脑袋:“你懂什么,特派员是为你好。如果铃木一郎的死训不公布出去,池田大佐肯定会想放设法的打你们三团的主意。杨团长牺牲了,欧阳营长也牺牲了,你们三团叫元气大伤,哪还经起鬼子的折腾。”

雷营长摸着脑袋呵呵笑着,感激地看着邓卓。

二团团长宗治平说道:“猎人大队名震江湖,现在猎人大队队长就在我们面前,你们说,我们是不是要他给我们签个名纪念一下,以后碰上谁也能炫耀炫耀。”

四团长林谷年一拍巴掌:“对对对,要是有相机还应该拍张像,以后找个画像的师父把特派员的样子放大贴在门上,保准四季平安一年无病。”

五团团长任中哲也一唱一和地笑着插嘴:“就是就是,猎人大队可是捉鬼的行家,三天,这么深的一个内鬼就挖出来了。”

唐功用拳头捂着嘴一阵偷笑。

邓卓手一背头一昂,皱着眉假装生气说道:“这么帅气的一张脸贴门上,你们是驱鬼啊还是想招狐狸精啊?”

“招狐狸精好啊!我们胡营长一直愁找不到老婆呢!”雷营长摸着下巴瞟着胡路加。

“唉!我说,你们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我这儿有笔,快让特派员给我们签个名吧。”胡营长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钢笔和一个小本子。

邓卓并没有伸手接钢笔,依旧背着手笑着说道:“《保密条例》有规定,干我们这一行的身份要绝对保密,不能照相,不能留字迹,不能公开自己的家庭情况。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应该当作从来没见过我们。”

胡营长默默地收好钢笔,众人心中无不一阵怅然。

突然,一团长王元廷大喊一声:“胡营长!你怎么把两个陌生人带进根据地来了!”

胡营长一愣,马上反应过来,立刻立正站好:“报告王团长,发现两名可疑分子,正在盘查身份,怀疑是鬼子的奸细。”

“有结果吗?”王团长问。

“没有任何身份证明。”胡营长回答。

“那还不赶出根据地!”二团长宗治平笑着说道。

“是!”

“还不快走,再不走老子开枪了!”

四团团长林谷年望着邓卓和唐功一拍腰间的手枪。

邓卓微笑着看着这些人默契的表演。

“哇!这些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唐功感慨地说道。

邓卓一拍唐功的后背:“走吧。”

邓卓和唐功的背影在四位团长和两位营长的眼中逐渐缩小,终于,再也看不见。


唐功四下看看,周围一片平地,五六里之内空无一人。

唐功小声问道:“队长,有一件事,我想起来心里特别难受。”

邓卓装出惊讶的表情:“哦!我一直以为你小子的心是铁做的,不会难受。说吧,什么事。”邓卓估计,这假和尚多半会问杨惠的事。

唐功说道:“刚才,你说,是用了我的建议来激怒池田大佐的,结果,内奸是找出来了,可我们也牺牲了那么多战士,我觉得,这些战士的死多多少少跟我有点关系,一想到这一点,心里就不是滋味。”

邓卓被唐功说得心中一痛。是啊,这些战士的牺牲都与自己设计的圈套有关啊!

邓卓和唐功就这样默默走着,一言不发。

不知走了多远,邓卓终于开口说道:“唐功同志,跟了我这么多年,我想,你也应该清楚的看到隐蔽战线的残酷并不亚于正面战场。隐蔽战线也有流血,也会有牺牲。如果铃木一郎不挖出来,恐怕三团、甚至苏北根据地会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还记得今年5月的事吗?就是因为情报泄露,八路军总部给鬼子包围,左权参谋长不幸遇难,这是我军建立以来最大的损失。所以,情报安全工作高于其它一切工作的,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只要能做到情报安全,再大的牺牲我们也必须接受,再大的损失我们也必须承担。就像我们马上要执行的任务,六号的指示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失败了,没有人会营救我们,也没有人会给我们收尸,甚至连档案中也没有我们的名字,有的只是中央立刻再派一批人来执行我们没有完成的任务。”

唐功沉重地点了点头,心情舒坦许多。

“对了,队长,这次六号催得这么急,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唐功左右看看,小声问。

“江西地下党委的一名人事干部投靠日本人了,六号指示,尽快除掉他。”

唐功听得一惊,这样一名人事干部手中不知道掌握多少地下党组织的情报,如果他全盘向鬼子说出自己知道的,那对江西地下党委绝对是一场灭顶之灾。

“又一个顾顺章。”唐功咬牙说道。

“是啊!”邓卓叹道,当年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后,多名中共高层领导遇害,以至于周恩来不得不亲自带人将其灭门(两个未成年人即顾8岁的女儿和12岁的小舅子除外)。

“用不着队长出马,给我一把枪,我立马把他废了。”唐功胸脯拍得山响。

“行,先写封遗书吧。”邓卓说道。

“我又不会写字,哪能写什么遗书?”唐功突然明白队长又在耍自己,“队长,凭什么我要写遗书啊?我可是能单挑一个连的!”

“这个人由鬼子的一个大队看着,鬼子也知道我们盯上他了,防备肯定相当严密。你去刺杀他,失败是死,不失败也肯定不能活着回来,你说你要不要写遗书!”

“我听队长的。”唐功马上嘻皮笑脸地回答,他明白了,自己队长心中肯定已经有了计划。“对了,队长,你说你说大学校友有孔子、老子、孙子,那你们是不是‘子’字辈?都有一个‘子’字。”

邓卓笑着回答:“哦, ‘子’是中国的古人尊称那些有学问的人,孔丘就叫孔子,孙武就叫孙子。”

唐功似乎听明白了,点了点头:“那您是叫‘邓子’还是‘卓子’?”

邓卓一愣,马上冲唐功凶着脸挥着拳头:“我现在叫‘锤子’!”

唐功吓得赶紧跑了起来,边跑边喊着:“毛主席说过,‘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唐功的脚力厉害,邓卓不一会就甩开了!

突然,唐功原地站住了,目光痴痴地看着前面。

邓卓跑过来,四下看看,并没发现什么,只是空中隐隐飘来一阵女子的歌声,像风中飘舞的苇花一样。

“同胞们,细听我来讲:

咱们的东邻有一个小东洋,

几十年来练兵马,东亚逞霸强,

一心要把中国亡,咿呀嗨!

‘九·一八’,平地起风浪,

一夜里领人马强占我沈阳,

东北军队几十万,半点不抵抗,

东北三省遭沦丧,咿呀嗨!

七月七,日寇更猖狂,

芦沟桥开了火,行为似虎狼,

烧杀奸淫又掠抢.老百姓遭了殃!

人人见了都心伤,咿呀嗨!

新四军,英勇世无双,

领导咱打游击保卫咱家乡,

咱们支援新四军,狠打小东洋,

赶走鬼子享安康,咿呀嗨!”

唐功突然一把抱住邓卓把头埋在邓卓肩头号啕大哭起来:“嗯,嗯,队长,队长,我想杨惠妹妹,嗯,杨惠妹妹死得真冤啊!嗯,嗯……”

邓卓用手拍唐功的后背,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个死和尚!和尚不是没七情六欲的吗?六根不净怎么当和尚的?悠着点悠着点,你瞧你这鼻涕!肩膀都打湿了!恶不恶心啊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