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名字叫炮神 正文 二十九节续 击毙冈部由秀

而立迈步从头越 收藏 4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size][/URL] 冈部由秀用望远镜观察山头,悬崖峭壁上到处是八路军战士的步枪枪口喷出的炽焰,其中洪保均的迫击炮精湛的炮火点射不断把顽抗的日军机枪手炸飞。他放下望远镜,“井口,八路军兵力大约三个团,我们的最可怕的老对手——八路神炮连卡住了我们唯一的退路,一条可以从山腰撤出的小路,威胁最大的就是那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


冈部由秀用望远镜观察山头,悬崖峭壁上到处是八路军战士的步枪枪口喷出的炽焰,其中洪保均的迫击炮精湛的炮火点射不断把顽抗的日军机枪手炸飞。他放下望远镜,“井口,八路军兵力大约三个团,我们的最可怕的老对手——八路神炮连卡住了我们唯一的退路,一条可以从山腰撤出的小路,威胁最大的就是那几门六零炮。你带一个突击小队,每人一挺自动武器,带足手雷,我再把小钢炮配置几门给你,你要亲自用迫击炮和神炮连对抗,务必压制住他们的射击,掩护我们冲出重围。”

井口授命后除去战刀,一身精干打扮,和肩扛一门八二迫击炮日军炮手、弹药手,带着手执歪把子机枪和百人式冲锋枪、腰间挂满九二式手雷的突击小队向洪保均坚守的隘口进攻。


洪保均所守的位置是八路军这次伏击战中最不易固守的地形,正好是两个山包的通道隘口,山势低矮不说,一条大道和两条小路可以行走上山,还有不少天然形成的小山包和山坟可以对日军起到掩护作用。所以八路军纵队首长特别给洪保均追加了弹药,而其他团实际上每人子弹不足二十发。这一点冈部由秀倒是估计得很准确,但他万万没想到洪保均和白子谓是何等精英的八路军炮兵。

井口宽的突击小分队很快在冈部由秀的远程炮火支援下,不久就接近洪保均的山腰阵地。精挑细选的突击小队日军的冲锋枪和歪把子机枪的枪口吐出猛烈的橘色火焰,剽悍的日军鬼吼般按照间隔八到十米跳跃前进,因为他们时不时藏身在山包和坟墓后,神炮连的机枪不易压制,而日军突击小队的准确射击又对密集卧在山坡顶上战士威胁极大。不少战士被突击小队的鬼子机枪打中或扔出的手雷炸中,堑壕转眼出现一大段空挡。洪保均推着小战士背,“快去,叫白连长过来增援。”他自己抓起六零炮,连炮架都丢在一边,边利用堑壕掩护快速移动,避开鬼子的扫射。边机智地用迫击炮简易射击法发射炮弹。

迫击炮简易射击法是指练就了精湛的迫击炮操作技术,射击技术十分娴熟的炮手可以抛开迫击炮底盘和炮架的架设过程,用单手握住迫击炮管,将炮的底部抵住地面直接。另一支手装填炮弹并发射开炮。洪保均在遭到日军突击小队猛攻而措手不及周边战士伤亡过大的情况下,孤身手握一门六零迫击炮,用高射角,在山下向山上射击,开炮前,他已经不再搞祖传的开炮仪式了,只是狠狠地哼了一声,“狗日的,下地狱去吧!”发发击中井口宽的突击小队冲在最前端的突击队员。反正从牺牲了的日本反战同盟战士青木一郎送来的一卡车弹药给了洪保均足够的底气,他毫不吝惜仅用一发炮弹炸翻两个鬼子,只要精湛的炮法震慑中可以猖狂冲锋的鬼子气焰,日军突击小队的进攻势头就大大迟滞了。

井口宽一看势头,命令身旁的炮手架好八二迫击炮,瞄准后开始和洪保均对射,他打的很准,洪保均几次要不是卧倒及时,就被他的炮弹皮给擦着了。但是井口宽和洪保均的迫击炮对射有一个劣势,洪保均早在山头上定点摆好唾手可得的迫击炮弹药箱,随身可以俯身捡起可用的炮弹。他一个人快速奔跑在堑壕中,等于机动的目标。而井口宽需要二个炮手辅助才能发炮(一个架炮,一个装填炮弹),在时间上慢于洪保均。因此他炸不到洪保均,反被洪保均把握住一个时间差,一炮将跟着他的装填手给炸死了。井口宽不得不自己装填炮弹。


日军在冈部由秀指挥下,进行顽强的抵抗。带队跑步前来支援洪保均的白子谓很快发现了大树下似乎有辆日本军车似有日军高官指挥的情况,这时老天不凑巧从山谷飘来一大团雾气,遮住射击视线。白子谓果断地命令架好一门八零迫击炮,他快速地瞄准后果断地对大树附近进行模糊急速射击。一瞬间,十几发迫击炮弹呼啸着落在卡车旁的日军临时指挥所。几发炮弹精确地在大树下日军卡车旁炸开,冈部由秀身中数块弹片,奄奄一息,一个日军少佐连忙扶住他,冈部由秀挣扎地说“你们快突围吧,一定抓住机会消灭掉八路神炮部队。这是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心腹大患。”

少佐骑上一辆摩托车狂奔到离井口宽数十米处,高喊“井口大佐,冈部将军中弹了,”

井口一听,神色大变,内心惶恐地顾不上其他突击队员,旋即撤回日军临时指挥所

井口宽命令瘦皮猴把重武器和所剩精锐士兵集中在四辆军用卡车向反方向随意乱开,坚决阻击已开始向山沟冲锋的八路军队伍,自己却含着泪把重伤的冈部由秀绑扎在身上,骑上东洋马,在两辆各自架着歪把子机枪和架着六零炮的摩托车掩护下,悲痛地向山沟狂逃。虽然摩托车被八路军的追击战士打中起火,但井口却趁乱从山间小路逃出八路军的包围圈。


八路军秋风扫落叶般冲下山,大部分伪军举枪投降,少量日军无法顽抗,在八路军的刺刀威逼下野纷纷放下武器。瘦皮猴许枭民自己找了一件血衣穿上,躺在卡车底下尸体中装死。

八路军战士在打扫战场收拾武器中,洪保均遗憾地说“可惜,鬼子大队长骑着马,背着一个重伤的老鬼子溜走了。”

白子谓“如果乐观估计,那个叫冈部由秀的日本鬼子将军应该被我的炮弹击中,他活的过今天,也活不过明天”

洪高声下令“同志们,只拣可以用的武器,鬼子援兵离我们不远了,立刻转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