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图有真相:我军反卫星拦截实验后真实天象

先引用几段新闻

1这个亮点当时的直径大约是月亮的3倍,在北极星偏西20度左右。

有图有真相:我军反卫星拦截实验后真实天象

目击了这一现象的韩先成说,他清楚地记得,2月7日早晨6点30分,他起床晨练时,天空中并没有异常。7点05分左右,当他再次抬头时,两个小小的亮点出现在北斗七星第七颗星紫微垣附近,当时他还以为是飞机。两个形如白炽灯泡的亮点,由北向南自上而下飞行。随着时间推移,两个亮点呈半叠合状态,几分钟后,两亮点之前有一银白色的米字形圆环出现。慢慢地,莲花瓣状圆环不断扩大,如同小孩自做的风车。约5秒钟后,莲花瓣圆环的直径变大模糊,之后圆环不断扩大,形成一个圆形的云盘。约20分钟后,亮点已经完全模糊。


有图有真相:我军反卫星拦截实验后真实天象

2月8日中午,云南民间UFO录像资料分析室的段立新向新浪网提供线索,称自昨天到今天中午他已经接到数十人电话汇报,他们在昨天早上6时45分至50分左右在昆明上空见到不明发光体。同时云南曲靖、玉溪以及四川攀枝花等地也有目击者打来电话,报告发现空中不明发光体。



段立新称,目前他已经通过八种途径向社会征集目击者拍摄下的图片或录像,但截止8日下午1点,尚未收到任何相关资料。签于此,段立新称目前无法判断“不明发光体”到底是何物,“现在只能称其为原因不明的空中现象。”


有图有真相:我军反卫星拦截实验后真实天象

今天,昆明的《都市时报》、成都的 《华西都市报》、《成都商报》都做了相关的报道,但报道在表述上有比较大的差异。对此,云南民间UFO录像资料分析室的段立新解释称,造成差异的原因可能是由于目击者在不同时段的视觉差异,也有不同地域看到的差异,同时由于没有视频和图片资料,目击者在表述上也会有些难以避免的差异。



另外,云南天文台一位工作人员说,天文台已经接到了来自各方的上百个咨询电话,因为当时没有任何专家亲眼看到,目前也没有任何图片资料,所以不能妄下结论。



以下列举媒体报道的目击者描述。



昆明 《都市时报》



昆明西郊龙院村的目击者陈先生描述:



光芒是蓝黄相混的颜色,像礼花一样耀眼漂亮,月亮被一个碗口大小的发光体遮住,发光体逐渐扩散成直径一米左右的圆形,其中心位置出现了一块深色、不规则形状,随后发光体开始收缩直至消失,整个过程约3分钟,但天空中留下了一团椭圆形的蓝色亮光,一直到7点左右天亮时才消失。



在昆明东郊大石坝附近某处工地上工作的王先生和他的三名同事描述:



昨天凌晨6点50分左右看到了两个不明发光体,在东北方向的天空,有一团比篮球大的蓝色光芒,还有天文台上方也出现了同样的蓝光,光芒慢慢扩散,扩散后呈烟雾状,就像爆炸后留下的蘑菇云,大约持续了10多分钟才消失。



家住在昆明金牛小区高层11楼的菜先生一家描述:



从阳台上看到一团发出蓝黄光芒的东西在天空中慢慢扩散,速度相当快,我们才从屋里把相机拿出来想拍照,就发现光芒已经把屋顶都盖住了,根本拍不了。



晋宁盘龙寺附近李的先生描述:



看到了不明发光体,在滇池上方有一团淡绿色的像彩灯一样亮的东西,一直到天亮才消失。



《都市时报》记者白静洁描述:



昨早6点47分左右,我陪同家人到延安医院看病时,在医院门前看到,天空东北方向,夜幕中突然吐出一大团白雾,白雾旋转着迅速蔓延,白雾后面可以清楚地看见一个紫蓝色、篮球大的发光体,它就像一个巨大的风扇,鼓动着白雾,“哗”地以逆时针方向飞旋着向四面喷散,很快就覆盖了大半个天际。此时,四周的天空星光璀璨,夜幕清晰,只有东北方向的天空被白雾覆盖。紫蓝色的球体移动缓慢,渐渐向下方沉落。大约7点左右,天空已经放亮,紫蓝色球体渐渐模糊。



民航昆明空中交通管理中心查看雷达回放记录后发现:



正常运行的两套雷达系统中有一套监测到,昨天凌晨6点39分48秒,一个异常的雷达目标出现在离昆明机场8公里处,该目标由西北向东北方向呈跳跃式高速运动,17秒后消失,消失时距离昆明机场75公里,方向由339度移动到了35度。



当时执勤的空中管制员和正在空中飞行的飞行员均未观测到这个异常的雷达目标,不过雷达监测结果无法确定该异常雷达目标的具体形状与大小,也无法确定该目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2昨天大清早 先是刺眼的光点,然后是蓝绿色光球,还有白色的光环,还高速旋转专家说:没观测到,现在还无法定论



昨日清晨,昆明市有数十人在不同地点看到了空中出现不明发光体。更为有趣的是,几乎是同一时间,丽江市玉龙纳西族自治县、与我省相邻的四川省攀枝花市,也有居民目击到了外观极其相似的不明发光体。



昨日清晨7时许,本报热线就响个不停,数十名读者陆续打来电话激动地说,6时50分许,他们在昆明上空看见了不明飞行物,飞行物是一个椭圆形、不停旋转的蓝绿色发光体,大概持续了20分钟,就消失在苍茫的天空中。本报记者随后采访了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云南天文台的天文学专家。据云南天文台科普部的一位专家说:“我们没有观测到这个现象,至于是不是特殊的天气现象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现在还不好说。”



一团光静悄悄浮在空中刺眼的光点蓝绿色光雾 有白色光环还高速旋转 三座城市同一时间出现时间:清晨6时50分地点: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目击者:王先生



“一开始,我看到的发光体很小,只是一个光点,但光很强、很耀眼,后来逐渐变大、变暗,中间是蓝绿色一团雾状,外面被一个椭圆形的白色光环围绕着,这个现象持续了大概20分钟。”时间:清晨6时55分地点:昆明市小石坝目击者:杨先生



“当时,我们正在出操,很多人都看到了。在天空中靠北的位置,有一团蓝绿色的发光体,我很清楚地看见它在逆时针旋转,速度很快,很亮。于是,我很快掏出手机,用手机拍了下来,可是因为它的速度太快,加之手机像素太低,拍摄下来的图像根本就不清楚,一团糟。看到这种现象,没有用照相机把它留下来,简直太可惜了。”时间:清晨6时50分地点:昆明市东川区碧谷镇目击者:王先生



“我在厂里空地上,看见天空西北方向有一个蓝绿色的光点,当时光很强、很刺眼,在蓝绿色的光点周围,还有一圈银白色的椭圆光圈,这个现象大概持续了10多分钟。”时间:清晨6时50分地点:昆明市桃源街目击者:石先生



“早上6时50分我跑步经过桃源广场时,抬头突然看到天空中有一个很大的发光体,它的中间是蓝绿色的,外面有一圈环状的光,很漂亮,大概10多分钟后就消失了。”时间:清晨6时55分地点:昆明市马街镇目击者:贺先生及儿子



“我肉眼看到这个发光体时,感觉它比我们平时看到的月亮还要大一些,而且它在高速旋转,大概转了10多秒才停止。它中间是绿色雾状的光,外面被一个椭圆形的光环围绕着,大概到了7时30分,这个发光体才消失。”专家:是天气现象还是什么,现在还无法定论。



云南天文台科普部研究人员说:“我们没有观测到这个现象,至于是不是特殊的天气现象还是什么,现在还不好说。”



3金沙江上空“神秘光团”更大



一开始就是脸盆大的光球后逐渐增大至200多平方米颜色从红色变成绿色丽江市塔城乡确认有人目击



本报丽江专电 昨日清晨6时55分至7时27分许,金沙江流域丽江市玉龙纳西族自治县塔城乡上亨土村与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县上江乡木高村上空,惊现“不明飞行物”,塔城乡上亨土村目击者和双源称,这个发出绿光的空中光球一直持续了32分钟后才慢慢消失。



7日清晨7时6分,本报丽江热线0888-6611111、6622222接到距丽江城区约200公里的玉龙纳西族自治县塔城乡上亨土村村民和双源的电话。和双源说,按正常生活习惯,他6时半起床生火烧开水,当时天还没亮,大约在6时55分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光球,一开始就有脸盆那样大,光球部分呈红色光晕,后来球面逐渐增大为200多平方米的光晕,颜色也变成绿色,球体后似乎还拖着淡绿色光晕的“尾巴”,直到7时27分后随着天色转亮才渐渐消失。



和双源的发现惊醒了全家人,他们一起观看了不明光球,但他非常遗憾地说,因为地处边远山村,加上天还没亮,无法找到相机拍照。



“如果是飞机,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光球呢?”62岁的和双源肯定地说。为进一步证实此现象,昨日上午,记者电话连线了玉龙县塔城乡政府领导。乡长和学圣告诉记者,他正在上亨土村下乡,经他了解,村上的老干部李承忠及妻子肖桂,也同时目击了金沙江上空的“不明飞行物”。他补充说,因为当时天还没亮,很多人还在睡觉,看到这一现象的人不多。



4四川攀枝花上空也出现发光体 时间也是清晨6时50分



昨日下午,《攀枝花晚报》记者打进本报热线说,他们当天也接到100多位当地读者反映,发现天空中出现了不明飞行物,形状及颜色与本报读者所描述基本一样,发现时间也都是清晨6时50分左右,只是在空中的持续时间长达近1小时。记者查看地图发现,四川省攀枝花市位于昆明市西北方,距昆明约300公里。



《攀枝花晚报》的记者还说,他们采访了云南天文台一位教授。这名教授说,可能是由于人工发射的飞行器在落入大气层时,与大气层发生摩擦而产生了此种现象。



5本报讯 (实习记者 高雄) 昨日凌晨,邛崃道佐乡、茶园乡居民在家门口目睹了一幕奇异的景象。与此同时,云南天文台也接到了来自云南曲靖、玉溪以及四川攀枝花的上百个电话。



昨日凌晨6时50分左右,家在邛崃茶园乡的寇女士刚起床,就发现天空陡然亮了许多。等她抬头一看,只见西南方半边天都在散发着美丽的光晕,“就像星星在发光,中间一个绿点,边上又是一圈白色光环。”她说起来仍然有些不敢相信。



此时,家在道佐乡的张先生驱车在平乐镇金华山脚下时,也看到了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一个绿黄色的夺目圆球突现天空,慢慢长大,很快变成一个太阳大小。几分钟后,眼前忽地一花……再睁眼,却只见一片光彩灿烂。“它(亮点)应该是爆炸了,但我们没有听到声音。”张先生激动地称,他好像还看见有东西掉下来,但扩散的光晕很快就笼罩了半边天,耀花了他们的眼睛。几分钟后,这片“天外来光”又神奇地消失了。整个过程持续了10多分钟。而等他回到家时,乡邻们也纷纷表示看到了。



记者随即咨询了邛崃、大邑和蒲江当地的气象局。值班人员均称气象监测显示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昨日下午,记者咨询了云南天文台。“今天我们已经接到上百个电话了。”天文台鲍教授激动地表示,这是他目前接到的最远的电话,“我们现在正急于确定这个奇观到底覆盖了多大的范围。”遗憾的是天文台也没能拍摄到这神奇的一幕。



据鲍教授介绍,天文台接到的最东边电话来自云南曲靖,最南边到玉溪,还接到了四川攀枝花的电话,人们的说法虽有差异,但目前可以确定的确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鲍教授称,由于持续时间比较长,不大可能是来自遥远星体的不明飞行物。由于覆盖范围比较大,从云南一直延续到四川,因此排除是在大气低层发生的可能性。在此基础上,他们推测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某种人造飞行器在上升或坠落过程中与大气摩擦,发生解体自燃。另一种“有可能是比较大的陨石在空中爆炸。”鲍教授称,具体原因只有在进一步调查取证后才能作出判断。



那么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美国官员:中国测试两度失败



美国基金会武控专家路易斯说,“如果事先美方愿和中国在日内瓦军控会议上就太空武器进行讨论,美方或许就可说服中方放弃行动”。



在这项被美情报机构称为“SC-19”的行动中,中国所使用的武器系统包括一座移动式发射器,固态燃料发射的中程导弹,以及上载用来摧毁卫星的拦截武器。



美方官员透露,此前的2005年7月7日及2006年的2月6日,美方分别侦察到中国两次试射反卫星武器,得知试射以失败告终。不过,布什政府都装聋作哑,也许是不愿让中国知道美国有侦测其行动的能力。



掌握此机密报告的美国官员说,去年12月及今年1月,美方情报机构拦截到中国准备进行第三次反卫星武器试射的迹象,武器移动发射架在松林导弹基地不断移动及检测。1月稍早,负责收集研析情报的“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官员也精准地警告说,“‘SC-19’行动可能就在当月,反卫星武器瞄准一枚老旧的气象卫星风号一号”。

有人自己模拟的不明飞行物的形状

象什么,没错,象这个东西工作状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