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七章  活英雄 第十八节  雨中激战(一)

cnkhtd163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先不管他是谁叫的飞机了,妈的!等飞机干完活,就给老子冲!”王肖京高兴的骂道,脸上泛着又黑又油亮的光泽。

飞机轰炸完,硝烟渐渐的散开,一场极为血腥而又惨重的场景展现在战士们的面前,一地的死尸,除了几个受伤的Y军士兵在地上哀嚎外,几乎一地全是破碎的尸体和散落的枪支零件,还有几辆被击毁的Y军05式坦克正窝在地上徐徐冒着烈火和黑烟,此时的天已经黑了,小雨又下了起来,这样的场景在天色影衬之下显得极为恐怖和诡异.

“冲呀!杀呀!………………”战士们在团长王肖京的带领之下一跃而起跳出了阵地,扑向混乱不堪的Y军阵地。

本来在索棍的Y军除了坦克营是正规部队外,Y军的杂牌团和民兵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在我军强有力的打击之下,很快就被击溃了,东部的189团也很快的发动的反攻,四十分钟后索棍全城被我军占领,而那辆欲想逃跑的坦克也被两个40式火箭弹给打上了天,坦克营被全部歼灭。

就在102团在索棍苦战的时候,一营也在路上遇到了敌人,郑共带领的Y军337团一连在接到团长阮成的命令后就火速赶向了557高地,两支部队在路上正好遇上,由于两支部队都是在没有山路的山坡上行进的,彼此之间先头部队并没有撞到一起,而是交插后才发现的对方,于是在前面的部队就打成了一锅粥,枪声如爆豆般响起,闫为民一挽袖子,“娘的!给老子打!只有干死他们才能过去!”命令一丢下去,各连纷纷的就压了上去。而郑共这边也是接到的团里的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试探出敌人的兵力和火力,也是一副拼了命的架势,只是他没有想到他现在是和一个营的Z国兵交战,当时交战时敌我双方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开打的,所以一上来就打乱了,交战的几个山坡上全是战斗,有Y军士兵也有我军战士。

后来Y军占领了一个山坡高地,而对面我军也建立起了防线,而在敌人控制的高地后面竟然有我军的几个班在战斗,在我军控制的防线后面也有敌人的战斗班在战斗。

此时的天马上就要黑了,下午下的雨水使得山坡上极为的泥泞,现在又下起了小雨,一脚踩上去,一不小心就会打滑。

“咣!!!”的一声爆响,一颗炮弹在营长闫为民的不远处爆炸开来,爆炸掀起来的不是泥土,而是一排烂泥,直溅到兵们的身上,“呸!妈的!二连长!你给老子把敌人的那门迫击炮给干掉。”闫为民爬在泥地上一边吐着嘴里的泥一边对着二连长魏尚叫道,魏尚没有听清楚,闫为民又急了,“什么!用什么打!你他妈的脑袋坏了!用40火呀!”

又是“咣!!!”的一声,刚才发射炮弹的Y军迫击炮就给二连长魏尚带着人从侧面给敲掉了,就在魏尚高兴的时候,一梭子子弹打过来,正好打在了魏尚的胸口,“连长!!!连长!!!”二连的兵们立刻把魏尚给抬了下去,后面的一个兵红着眼拿起手雷就朝着刚才子弹的来源处奔了过去,“轰!”的又是一声巨响,爬在树上Y军士兵连同那个红了眼的战士一同被手雷的火团给淹没了。

打着打着郑共的心里就没有了底,怎么这伙子Z国兵这么利害,好像不消灭你就不走一样,你倒是退回去呀,活像个狗皮膏药,他怎么知道如果一营不能在规定的时间里赶到封土一线,那是什么后果,闫为民的心里可清楚的很,那可是关系到整个战役的关键呀!

基本上稳定了与Y军的对峙后,闫为民听到从身后传来的枪声,“妈的!魏尚,你小子先给老子把后面的那些Y南杂种给灭了!魏尚!”

“营长!刚才连长被敌人的子弹给打中了,现在快不行了!”二连的兵说道。

“操!”闫为民不由的骂道,他的心中也是很痛,“马洪呢!马洪!你小子死他妈的那儿去了!”

“营长!我们连长好像刚才被隔在了敌人山坡的后面。”一连的一个新兵说道。

“操!什么事呀!”闫为民又骂道。

“老闫,这样不行呀!天都黑了。”爬在泥里的汪洋说道。

“我知道!”闫为民也急的要上房。

“你~刘彬!二连指导员,你带着二连去把咱们身后的敌人给清除掉,我带着人从正面突破敌人!”闫为民指着一个刚刚爬过来的二连指导员说道。

“是!”刘彬答道后,就带着自己的兵们下去了。

此时的马洪正操着一支81步枪向着不远处的一个草丛里猛扫,只见草丛被子弹打得乱晃,他松开板机后,两个被打成蜂窝的Y军士兵从草丛里倒了出来,一地的血水与雨水汇合成一条红色的溪流。

这时,马洪听到从自己的身后传来了一阵搏斗声,他回头一看,蒋辉正在和一个Y军士兵抱在一起进行近身肉搏,马洪抽枪过去在帮忙,可是又无从下手,天黑了,光线很暗,如果冒然开枪,很可能会误伤到蒋辉。

而这时蒋辉则被Y军士兵给压在了身下,这个Y军士兵长得极为强壮,而且近身肉搏经验极为丰富,蒋辉那削瘦的身体,无论是从力量上还是从身体的承受能力上都比不上这个Y军士兵.蒋辉被压在身下,脖子被人死死的掐住,根本无法还手,他的枪早在刚才的搏斗中不知道掉到那里去了,他想去抽自己小腿上的匕首,但是试了几次都抽不出来,Y军士兵很强壮,使得蒋辉根本无法动弹,他想用手去掐对方的脖子,可是根本就够不着。

蒋辉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自己的手在地上无意识的乱抓,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摸到了一个很硬的东西,于是拿起来就朝着Y军士兵的脸上刺了过去,“啊!~~~”一声惨叫,Y军士兵跳了起来,然后捂着脸摔倒在了地上,蒋辉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的手中是一块沾满了血渍的尖长石块,看来这个尖长石块的尖峰直接刺进了Y军士兵的眼睛,蒋辉快速的从腿上抽出自己匕首,一下就跳到了那个Y军士兵的身上,反手握刀,Y军士兵捂着眼睛正痛的惨叫连连,蒋辉朝着Y军士兵裸露的胸口就是一刀,然后又是一刀,一刀一刀一刀…………,连捅了十几刀,此时的Y军士兵已经是没有了一丝生气,胸口被划开了大部,肠子也流了出来,在雨水的冲刷之下,把周围的一片都染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