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3.html

也许是因为知道后背上有手榴弹的原因,带路的敌人没有走出多远就两次瘫软在地上。胡亮以为是敌人想耍鬼点子,怒气冲天的他抡起拳头就要打,被方天勇给喊住了。敌人知道自己是没有退路的,从地上爬起来后继续往前走。

小城与浓密的山林相隔并不远,他们三个人很快便进入了浓密的丛林里。由于雾气的原因,进入山林后行进起来的速度更慢,带路的敌人没往前走几步,就要寻找防止迷路所留下的记号。方天勇在识别了敌人的路线记号后,这前进的速度才快起来。三个人快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忽然前方有枝叶晃动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了一声奇怪的鸟叫。方天勇马上踢了敌人一脚,让他作出回应。敌人连忙也学了一声鸟叫。

一名敌人以为是同伙返回,端着枪跑了过来,还没等他的身体来到近前站稳,胡亮手里的匕首便在手的脖子里抹过。敌人顿时双手捂着脖子瘫倒在了地上。胡亮怕敌人发出声音,又紧随其扑压在他的身上,狠狠的在对方的前胸上猛扎了几刀。站在旁边的敌人亲眼看到同伙的惨死,恐惧的浑身抖个不停。方天勇抬头往雾气茫茫的山林上方看了一眼,忙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被绳子捆住的身体,他知道离最后的敌人距离已经不远了。

“轰……”随着几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在山下响起,刚刚往前没有走出几步的敌人,吓的又瘫坐在了地上。胡亮忙伸手把敌人拉了起来,并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拍了拍,再一次警告他不要乱动心思。

伴随着不断的起爆,还加杂了急密的枪声。方天勇知道冯铁虎已经引爆了敌人带来的炸药,山体的剧烈震动山洞里的敌人一定感觉到了,这也算是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儿。方天勇又随着敌人往山上走出了一段距离,马上又有两个敌人学完了鸟叫后,从树丛里钻出来向着他们招手,同时他们还拉开了遮挡在山洞口的伪装。这次胡亮没有轻举妄动,他和敌人一起押着方天勇往山洞里面走。也许是胡亮身体瘦弱与敌人身形相似,守在洞口的两名敌人竟然没有对他产生怀疑,有位敌人还亲切友好的拍了拍胡亮的后背。其中一名敌人打开微光手电,照了照方天勇的军装发现是四个口袋的干部服,马上高兴的让他们进入山洞。就在方天勇他们走进山洞的同时,尾随而来的战士们,马上将山洞口的两名敌人给捆了起来。

一股潮气从山洞里扑面而来,方天勇马上在这股潮气中,嗅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气味儿。由于刚刚在战场上经历血腥杀戮,所以血的味道在他的嗅觉中是最敏感的。看来这个山洞中刚刚杀过人,而且这血还是新鲜的。此时方天勇身上所有的汗毛孔,极力的扩张与窥探着空气中所有的危险气息,而他的两只胳膊也处于紧绷状态,随时为挣脱绳索出击而做好准备。

在狭窄的山洞里趟着水走出了很远,前方终于出现了微弱的光亮。方天勇装成负伤的样子把头低下了,胡亮和敌人都伸手往前推搡着他。随着前方慢慢开阔起来,跳动的火光也渐渐明亮起来,方天勇清析的看到两名敌人双手插腰站在火堆前,而在他们的脚下地上还有两名男子,其中一名赤裸着身体沾满了血迹躺在地上,另一名上衣也已经被脱下,可能由于伤痛的原因不停的抖动。

“他已经死了,你不怕死吗,也想被一刀一刀的被割死吗?”背对着沿口的敌人用有些生硬的中国话说。

“说什么!有本事你也杀了我,部队上的事我一个老百姓怎么会知道。你们这帮狗脑袋,都让我们给打服了,你们还想折腾什么……”坐在地上的人还没说完,便被敌人飞起一脚蹬倒在地上。接着另一位敌人冲上前,把匕首压在了眼框上。

背对着洞口的敌人又用生硬的中国话说:“如果你还不说,那我就先挖一个眼睛,然后……”

方天勇马上明白这伙潜入的敌人没有捕俘到军人,只好捉了两个老百姓来寻找情报,而其中一个已经被他们残忍的杀害了。为了阻止这两个凶残的敌人再伤害百姓,方天勇反绑在背后的双手马上向身后的胡亮发出信号。胡亮看到方天勇摆动的双手后,忙飞起一脚夫蹬踹在方天勇的后背上,由于站立不稳而扑倒在地上的泥水里,然后又借助惯性滚动到了火堆旁。

两名敌人的注意力马上落到了方天勇的身上,他们马上被一身军装的方天勇产生了兴趣,而没有对后面的胡亮产生怀疑。方天勇由于在地上的滚动,脸上和军装上都沾上了泥水,但是他身上的干部服还是清析可辨的。那名背对着洞口的敌人,马上蹲到了方天勇的身边,伸手在他的身上摸了摸。方天勇刚想挣开绳子,把这名看似象头目的敌人给击倒在地上,可是他却冷笑了一声站了起来走到了火堆的另一侧,冲着另一名敌人挥了一下手。那名要挖眼行刑的敌人马上来到方天勇的面前,把手里的刀顶压在方天勇的脖子里。

“请回答我,姓名、军衔、职务。如果不如实回答,你转头看一眼他,这就是你要面对的,呵……”敌人隔着火堆阴笑着说。

方天勇转脸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尸体,沾染上血污的肌肤在火光下格外显眼,死者的前胸与后背被捅插了无数个伤口,也许痛楚十分的难以忍受,死者沾满泥水的面目恐怖的扭曲着。刚才差一点就要被挖眼睛的男子,看到了方天勇头上的红星后,眼神里马上闪过一丝希望,然而当他看到方天勇的身上也捆着绳子后,眼神儿马上又暗淡下来。

匕首在慢慢的上顶用力,锋利的刀锋已经有些陷入皮肤。让方天勇感觉到了一丝疼痛,他紧咬牙关双膀暗自用力,“砰!”的一声,身上的紧紧捆住的绳子,仿佛象被刀同时割断,都从方天勇的身上弹跳了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