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德利三次化验均未发现艾滋 清白已证伤害难除

闫德利三次化验均未发现艾滋 清白已证伤害难除

闫德利


闫德利三次化验均未发现艾滋 清白已证伤害难除

闫德利的妈妈看着不雅印刷品,愁眉不展。(图/《燕赵晚报》)


河北省容城县宣传部门二十日上午透露,网上疯传的“艾滋女事件”终有进展,当事人闫德利经三度检测得还清白。同时,容城警方已成立专案组,对该案件正式立案侦查


精神备受折磨在家始终一言不发 家属希望警方早日将幕后黑手绳之以法


闫德利相继接受了容城县、保定市和国家疾控中心的检测,结果均表明其未有感染艾滋病。


闫德利的家人高度怀疑是闫德利前男友所为,希望警方早日立案。


当地一公安干警的电话号码也被曝光,该警察欲联合其他受害者共同起诉事件始作俑者。


据《河北青年报》报道,通过保定市、容城县两级疾控中心与国家疾控中心的三度检测,“容城艾滋女”闫德利最终被证实并未患艾滋病。目前,“闫德利事件”是否在当地立案调查,容城警方尚未作出正式回应。


闫德利返乡接受检测


昨日,河北省疾控中心也派人来到保定,对“闫德利事件”表示极大关注。据介绍,18日中午,闫德利返乡后,在容城县贾光乡派出所做完询问笔录后,被容城县卫生部门安排到当地疾控中心接受检查。


18日下午2时左右,在容城县疾控中心化验室,容城县卫生局副局长、疾病控制中心主任田彦增等工作人员为其抽取了血样。一份用于该机构自检;为了确保检验结果的权威性,按照闫德利及其家人的请求,另一份送往保定市疾控中心进行检验。


闫德利堂哥闫国清称,闫德利这次回乡,一方面是应警方的要求说明情况,另一方面是向警方报案,要求警方主持公道,还闫德利及其家人一个清白。


三次化验均未发现艾滋


昨日上午,记者从容城县疾控中心了解到,闫德利的化验结果呈阴性,显示她并没有患艾滋病。随后,从保定市疾控中心传来的消息,再次证实了这个结果。


为慎重起见,昨日上午,该县卫生部门又派出专人陪同闫德利前往北京市的国家疾控中心进行第三次检查。闫德利堂哥闫国清后告诉记者,中国疾控中心的检测报告的内容与容城、保定的结果一致:血液呈阴性。


不雅印刷品早就流传


记者通过对闫德利的老家贾光村的采访得知,从6月份开始,村里人不断从街头发现“河北容城县第一名妓闫德利及其家人”为题目的印刷品,上面印制大量不堪入目的照片,称闫德利在北京卖淫为生,并披露了闫德利家人的详细情况和电话。但是闫德利除了承认其中的家庭照片是自己的以外,认为其他属于电脑合成。


8月26日凌晨,闫家院子被人投掷两个装满汽油被点燃的啤酒瓶,正屋的双层玻璃也被打碎。闫德利及其家人一直怀疑这一系列事件均为闫德利前北京男友所为,希望家乡警方及早介入这些事件的调查。


警方尚未回应是否立案


昨日上午,在容城县公安局大门口,记者被门卫拦住。他告诉记者,昨日国内多家媒体记者频繁来到公安局采访闫德利事件,需要领导批准才能放行。记者多次与该局政治处联系采访事宜未准。当地警方对于“闫德利事件”是否立案,以何种名义、何时立案,尚未作出正面回应。 www.tiexue.com



清白已证 伤害难除


闫德利何去何


虽然通过体检证明了自己并未患有艾滋病,但是“卖淫说”的污点仍然困扰着闫德利。


“闫德利事件”发生以来,无论是闫德利本人还是她的家人都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压力。返乡后,备受精神折磨的闫德利一言不发,始终通过在当地从事公职的堂哥与媒体沟通。


据闫德利的堂哥转述,闫德利承认与北京市朝阳区的一位男友同居。但是,即使在此期间,她也有正当工作。同时,她称自己这辈子只跟两个男人发生过关系。一个是北京朝阳区的前男友杨某某,还有就是在和杨某某交往之前的一个男友,从未从事卖淫不正当职业。


有关官员称该县主要领导对事件高度重视。据悉,此事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容城当地也几乎家喻户晓,这让当地领导认为“损害了容城形象”,要求公安和卫生部门尽快查清真相。


另外,在闫德利并非艾滋病感染者已经明朗的情况下,有电话号码被公布者准备联合其他受害人,起诉此事件的始作俑者。容城县公安局一警务人员的警务通号码也在被公布之列,并被戏称“被嫖娼”,昨日,该警务人员表示,他已开始联系其他受害人,准备讨回公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