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禁岛 正文 黑衣老大的归宿

人性禁岛 收藏 9 6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size][/URL] 黑衣老大的归宿 “嗯,我实话实说,里面是黄金,都是沧鬼这几年贩毒和走私军火赚得的黑色财富。他不敢拿去洗钱,也可能是没合适的机会,所以只能兑换成黄金,藏在这世外的荒岛上。只可惜现在全被野猴子抢走了。”他见我逼问得紧凑,不再和我拐弯抹角,以免招致杀机。 “一共有多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


黑衣老大的归宿


“嗯,我实话实说,里面是黄金,都是沧鬼这几年贩毒和走私军火赚得的黑色财富。他不敢拿去洗钱,也可能是没合适的机会,所以只能兑换成黄金,藏在这世外的荒岛上。只可惜现在全被野猴子抢走了。”他见我逼问得紧凑,不再和我拐弯抹角,以免招致杀机。

“一共有多少?”我问。“嗯,好像有十箱,每箱二十五公斤。”黑衣老大一说完,立刻听得我一阵激动。五百斤黄金啊!那得做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儿,才能积攒起这笔财富?都可以买下东南亚几个小国,自己去做皇帝了。

“你们的船修理得怎么样了?大概还要多久才能修好?”我尽量抓紧时间问他话。这个家伙明白,我问的都是一些至关重要的讯息,虽然他脸上还强装微笑和善意,但眼神里却闪动着警惕。

“这个很难说,动力机舱的控制台被严重炸毁,船上倒是备有零件,却没有控制台上的备用零件,看来一时半会儿是修不好的。”也许他说的是真话,为了万无一失,我故意装出怒斥的样子说:“不说实话,你是不是想死?”说完我拔出军靴里的匕首,恶狠狠地瞪着他。

“动力舱就是我用三颗手雷炸毁的,依照我当时的估算,三天左右就可以修复,你却谎话连篇,说修不好大船。是不是想让我留着你,去跟船上的人谈判?”

“呵呵,你看我疼得脑袋发昏,记不得修复大船的准确时间了,不过你绝对放心,我是铁了心帮你对付沧鬼这个恶魔。他害人无数,我早就想除掉他了。”说完,他居然跪在地上,卖弄着孩子气,再一次虔诚地向我表示忠诚。

“你告诉我如何才能干掉沧鬼,取得……”我话还没说完,蹲伏在地上的黑衣老大,像黑夜里疾驰而过的马路车影,从我眼前消失了。

“啪!”的一声,我感觉后颈被人砍了一掌,两眼出现眩晕。这家伙暗藏的杀机,在猛然间暴露,我忙把握在手里的锋利匕首向后猛地一挥。

却见许多矮树的叶子被削落下来,而黑衣老大又像闪光灯的速度,再次绕到我的身后,对准我的脖颈猛砸。我心想这下不妙,如此下去,脖子会被他砸断,得赶紧摆脱这种被动的交手。

我猛地向后一仰,使自己像只蜷缩起来的刺猬一样,往山坡下面翻滚。幸好身上的衣着很厚,只是脸颊被低矮的坚硬植物划伤不少。

在一棵树木挡住我继续滚落的身子时,我猛地用匕首扎进树干,刹住自己趔趄下滑的身子。大脑里的混沌意识还在旋转,使我双目发昏,好像马上要呕吐。

这黑衣老大的本领实在了得,难怪那些生猛的恶汉会惧怕他这个油嘴滑舌心狠手辣的家伙,原来他是个一流的忍者。

忍者在日本就是刺客,格斗起来,以身形的急速移动造成对方眩晕,再出其不意地将其杀死。这个家伙能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做出这么变态的动作,忍术肯定到了上乘。

我狠狠地摇了一下脑袋,使自己尽快清醒,同时举起手枪向上面他可能躲藏的地方连射,一是压制住他的攻击,二是希望靠运气将他射死。

这时,黑衣老大已不见了踪影,他在我滚落坡下的短短十秒钟内,急速脱身隐蔽了起来。我蹲趴在原地,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周围任何可疑的动静。

在这么短的距离格斗,如果再用狙击步枪,等于找死。所以我一手攥着手枪,随时向他射击;一手紧握匕首,随时保护自己。与此同时,我的脊梁骨和脖子后面还在冒冷汗。

幸好多年的战场作战养成了极为专业的捕获习惯,就是先把对方打成重伤,并卸掉他身上所有的武器。要是当时黑衣老大身上窝藏了一把利刃,或者飞镖,恐怕我的脖子已被割断了一半。

他现在是光着身子,隐藏在我周围茂密的植物后面,因为他没有任何武器,一旦和我拉开距离,就不敢再轻举妄动。而且,人在裸体的情况下,战斗力会下降很多。

周围的树木最高也不过两米,多是稠密的矮灌木,要真在树林里遇到这样的对手,很可能被他从高树上飞窜下来顷刻间扭断脖子。

虽然我以前多是和欧美国家的特工交手,见过不少新颖的杀人武器和招式,最终险象环生地战胜了对方。但遭遇如此诡异的忍术高手,还是头一回。

对一个将死的人,讲再多的秘密也无伤大雅,他刚才那么痛快地回答我的问题,估计是心里早已盘算好了,即趁我稍不注意时杀人灭口。

我现在一动不敢动,因为先动的一方会分散注意力。这对普通人来讲,没什么太大差别,但对于杀手之间,却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天色马上就要暗下来,这样耗下去,只有一种结果,就是他趁黑溜走。他是不会再和我交手了,除非他有了利器,否则再想和我贴身近战,无疑于找死。我的肩膀此刻也疼痛得厉害,里面可能渗入了雨水。

这家伙肯定受过特殊心理训练,从一开始对话,我就知道他在演戏,如同我也在演戏。他肯定知道,山谷顶上根本没什么洞穴,更没有什么医护人员.他说那么多委屈求全的话,只是为了麻痹我,等待时机将我干掉。

也亏得有两张厚厚的熊皮,他才看不到我的另外一把手枪和匕首藏在身体的什么位置,要不然,他定会在瞬间从我身上夺走,那样我的危险可就大了。

这样僵持下去可不是办法,我得一边提防着他一边思考对策。“我知道你就藏在附近,你正流血不止,马上就会感到寒冷,然后心脏慢慢停止跳动。我手上有枪,你敢触动一根细小的树枝,我的冲锋枪就会把你打成马蜂窝。”

心理战术虽然对这个上等忍者不怎么好用,但这也是我唯一诱惑他的办法,更主要的是我大脑还未完全恢复清醒,所以故意讲些犀利的语言,让他以为我摆脱了脖颈被重击后的眩晕。

“你肯定不会回答我,你不敢暴露自己的位置,虽然你知道我的位置,但又能奈何我?”我还是对着树丛,啰嗦着一些无谓的话,让他以为有机可乘。如果他熬不住,想突然蹦出来和我搏上一把,这样我就有机会将他射杀。

“五百斤黄金,三四十个女人,恐怕你以后是享受不到了。可惜你这么高的忍术,竟然在这样的条件下和我对决,真是我的万幸和你的不幸。”我一边说着刺激他的话,一边死死盯着周围的动静。

“你的血液已经损失几百毫升了?是不是很想用布条之类的东西箍住腿上的动脉。只要你喊一声投降,我现在就可以为你止血。当然,你肯定不会信任我,其实我没欺骗你,谷顶上确实有山洞和医务兵,只是你太过猜忌,落得死在自己的冲动上。”

这个家伙还是隐匿在周围不出声,我现在必须沉住气,既要拖住时间让他失血,又不能延误到天黑。

“虽然你刚才重重打了我几掌,但是一个受重伤的忍者,又能发出多大的力气?挠痒痒而已。”我也是害怕他再度攻击我,所以蛊惑他放弃再度肉搏的念头。

就在我话音刚落,他竟悄无声息绕到了我身后,“嗖”地一下窜起,手握一根折出尖刺的木棍,向我的脖子扎来。

在我刚才叽里呱啦说着一堆废话的时候,我也冒了一次险,故意忽略身后的安全,引诱他攻击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既没有枪,也没有匕首,充其量用木棍石块之类的东西伤害我的后脑。

兵不厌诈,我早已偷偷把握着手枪的手藏在了最外层的熊皮下,枪口垂向偷袭者有可能出现的位置,就等着他中计扑上来。

“砰!砰!砰!”我的手指迅速地连抠三下扳机,子弹从背后的熊皮底下射出去,钻进了这个裸体忍者的胸膛。

枪,永远是最直接和最有效的杀人武器,他的一身好忍术就这样输在了子弹飞行的速度中。

这家伙挣扎着捂住胸口,临死前还不忘用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我,憋了半天才从带血的嘴角挤出一句话:“卑鄙!”

我当时就疑惑不解,为何他要骂我卑鄙。难道是因为我没和他公平决斗,还是因为我没主动被他刺死。看他黝黑的肤色,一直以为他是个东南亚人,但从他死前的这句话推断,他更像是个日本人,一个有着东洋武士精神的日本人。

想想真是可笑,当年日本侵略军妄图吞并亚洲,不知用过多少次卑鄙手段来袭击他国军队和平民百姓。黑衣老大在临死前竟骂我卑鄙,这哪是崇尚公平决斗,分明是瞧不起自己会死在我手里。可是人一但死亡,就没有了实质属性,任凭活着的人们怎么运用语言的功能,都不能抹杀他生前的无知和罪孽。

我的肩膀已经疼痛难耐,必须在天黑之前回到山洞,让池春再度为我包扎。大船上的男人估计还剩十三四个,至少他们不敢再贸然上岛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