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我者谓我吹牛——扯蛋的好贴不需要解释!

pla血sha 收藏 0 126
导读:扯淡

扯蛋可以是一种境界。扯蛋者,胡扯也;胡扯者,吹牛也;吹牛者,乃大话荒唐也。而荒唐如果有了境界,那便是荒诞了。前提是人与环境之间已经失谐,并失去了明确的目的性,此时非理性也就有了存在的理由。看如今这人脑亿元化,思想万万千,谁也不信谁,谁也不服谁,这就是荒诞存在的理由。记得有人在我的帖子里问过我“决生死”的严肃问题,这问题够严肃够重大的了吧?我离孔圣人差距不可以道里计,可是就连孔圣人也迷茫地发问:未知生,焉知死?真教人写篇参透生死的论文还不如去扯蛋呢,荒诞里是可以百无计较的。


而扯蛋若真是一种境界,那重在一个“游”字,要懂得游走、游弋、游离、游玩。说到游,庄子便是思想游子的榜样,那逍遥之游,从心灵层面而言,就是要求合于万化,取得心灵上的自由。CCTV百家讲坛号召我们去体悟庄子,那就是要求写手们思接千载,笔注万籁,做得到俯仰皆优游,潜游万象间,体会出自然万物的生生之理,让自己和他人同享任自然、通物情之乐趣。想那极乐极谐的远古洪荒之时,既无名分,亦无伦理,荒诞的扯蛋正好与那苍茫凛然的大气相合,任我上下遨游穿越,将驴唇与马嘴缝合,指看那天马行空,飘然化外,天人合一之境可不正在其中?什么时候你脑子游动起来,什么时候你就学会了扯蛋。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几个古人来——估计有识之人会想到,没错,就是阮籍、刘伶他们。这是些惯于扯蛋的无聊家伙,闲得蛋疼之余,将世俗的乡愿送上了荒诞的审判台。借用鲁迅的话:“其实不过是态度,至于他们的本心,恐怕倒是相信礼教,当作宝贝,比曹操司马懿们还要迂执的多。”说得多好啊,太迂执,所以才没有了不扯蛋的选择,美国佬Hemingway说过:“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这几位的心灵深处其实从来都没有被打败过。


各种动物常常是我贴中描写的对象,除了对动物学知识略有偏好与涉猎之外,更多地是出于一种对动物的角色认知。动物的社会角色其实是很堪玩味的,我曾经说过:我们不必侈谈什么天人合一,我们已经丧失了这个资格,文明本身强行赋予了我们对动物予取予夺的权利。当动物被人们强行纳入文明之后,其实也已经不再是一种动物,而是一种角色——“奴隶”、“朋友”或者其他,总而言之是“为我”而存在。它们所有的优点都可以被人类最大限度地利用:有肉的被屠,有力的被役,有色艺的被观赏......


那动物的大千世界,在人类主观的眼中正是各类角色之天然集大成,小兔子乖乖,喜羊羊坏坏,大灰狼可怜兮兮,随取随用,又无忧维权的凶险。所以卡夫卡的甲虫为何不可以暗算薛定谔的猫?鲸鱼的JB为何不可以拿去敲狮虎的木鱼?猛可里爆粗口的螃蟹为何不可以和捋袖子的猪猡称兄道弟?何况画猫画虎,自也可高人一等。


扯蛋也好,吹牛也罢,其实人类社会还真离不开扯蛋。人类千百年以来都在吹要飞上天,结果就有了飞机;千百年以来都在吹要天涯若比邻,结果就有了网络;千百年以来都在吹要阅尽人间春色,结果就有了AV。。。人类不再扯蛋,世界将会怎样?君不见号称BT的猫扑早已经收购了那么大个的donews?与其被那BT得闹哄哄的猫儿扑了,毋宁扯出些有水平的蛋来!


对于现下我们社会中人而言,扯蛋和欣赏扯蛋的机会少而又少,故而扯蛋贵比黄金。只叹那些在扯蛋贴中浅尝辄止、蜻蜓点水,胡乱批一句“闲得蛋疼”或者“无聊”者,其语气倒颇类铁板着脸的广电总局,不过这其中有多少人每日在奔忙奔命,斤斤于锱铢之较,吁吁于山丘之荷,殊不知日扯一蛋之可珍可贵!


愈真实愈荒诞,又何如愈荒诞愈真实?其实无论蛋怎样去扯,怎样扯出个银河系来,其实深里一个道理任谁都懂:天塌了不怕有地顶,只可怜中间这许多的生灵。


扯淡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扯蛋的好贴更不需要解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