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往事如歌之知青绝恋

天涯狐影 收藏 13 189
导读: 一夜的大雪掩盖了世间的所有污点,世界一片洁白,而树林中罗强身边的一滩淤血是那么的刺眼,那么的冷艳,小雯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宛如熟睡的婴耳,是那么的恬静,那么的安详,她们已这样的方式去结束他们的痛苦,也以这样的方式让世人见证他们爱情的坚贞,也已这种方式表达他们的愤怒。雪已止,风已停,太阳已经出来了,他们也走了。只留下他们那段悲怆的往事在乡间邻里议论纷纷,在街头树下由说书的民间艺人低吟浅唱。往事已矣,然而那明眸皓齿的小文和温文尔雅的罗强却在我心里化做了伤痛之泪,每当触及就不由自主地落眶而下,罗强,小文,你们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夜的大雪掩盖了世间的所有污点,世界一片洁白,而树林中罗强身边的一滩淤血是那么的刺眼,那么的冷艳,小雯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宛如熟睡的婴耳,是那么的恬静,那么的安详,她们已这样的方式去结束他们的痛苦,也以这样的方式让世人见证他们爱情的坚贞,也已这种方式表达他们的愤怒。雪已止,风已停,太阳已经出来了,他们也走了。只留下他们那段悲怆的往事在乡间邻里议论纷纷,在街头树下由说书的民间艺人低吟浅唱。往事已矣,然而那明眸皓齿的小文和温文尔雅的罗强却在我心里化做了伤痛之泪,每当触及就不由自主地落眶而下,罗强,小文,你们在天堂还好吗?



当妇联主任张嫂领着小文推开我家的柴门时,我 正在堂屋的门前纳鞋底,见到张嫂身边的小文我心里非常的诧异,穿着碎花连衣裙,批着齐肩长发,脚穿塑料凉鞋的小文一看就是个城里人,我不解她怎么会跟着张嫂到我家来,




“兰花,大婶大叔在家吗”未等我疑问,张嫂就问我道。“姆大,刚出去,姆妈在家”“哟张平,这个漂亮的小大姐是谁啊”我刚说完姆妈已闻声从堂屋里出来问到。“这是从省城来的知青小文姑娘,”“哟省城来的啊,怪不得这么漂亮洋气,快屋里做,”兰花,到菜园里摘点大椒和韭菜,快晌午了,弄饭去”姆妈边招呼他们边吩咐我道。饭后我才从他们的谈话中知道,原来小文是个省城来的知青,要插在我们队里一段时间,由于队里没有地方安排她住下,队长就安排张嫂把她领到我家,安排她和我住在一起。

两个豆蔻年华的少女从相识到熟络的过程是很快的,一个下午的叽叽喳喳到了晚上上床的时候就非常的熟悉,亲热了,以后的日子我和她几乎是形影不离,象一对亲姐妹,我们互相交换着衣服穿,也互相交换着心底的秘密,相处得融洽而默契。生活平静而快乐,只到有一天---------




盛夏的太阳,象火球一样的炙烤着大地,空气闷热得让人无处躲藏,于是我和小文偷偷的跑到家后的池塘里边准备下去游泳,我们看看四下无人,就脱掉衣裤,只穿着胸衣和内裤向水里走去,互相嬉戏了一阵,小文看看四下无人,就脱掉上身的胸衣,用手搓洗,我虽然和小文已经同床共处了一段时间,但是我还第一次看到她裸露着上身,而且是在阳光明媚的白天,她凝脂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锡透,浑圆挺拔的双[和谐]乳上水珠颤动,粉红娇小的乳[和谐]头,淡淡的乳[和谐]晕,在加上俏丽的脸庞,连我这个女孩子都惊讶于她的美丽和诱惑,孰不知在我打量小文的同时,池塘边不远处看青的草棚里一双罪恶贪婪的眼睛也正在一眨不眨的盯着小文,此后小文一切的苦难皆缘于此



在田里劳累了一天,回到家里倒在床上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正看见小文趴在床头的小方桌上写着什么,昏暗的煤油灯光下,小文神色凄迷,,眼角挂着两滴晶莹的泪珠,消瘦的身影被灯光长长的影射在班驳的墙上,使整个的房间充满黯然凄凉的气氛,我忙起身下床,站在她的身后用双手揽着她的双肩问道“小文,你怎么哭了,出了什么事了吗,还是你想家了,”小问听到我问她没有回答却转过身来趴在我的怀里低声抽泣,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我心里升起,这时早晨队长点名时对着小文的猥琐暧昧的眼神在我脑海一闪而过,我隐约的猜到了什么,我忙扶起小文的头问她,“怎么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还是没有回答我,只是指了指刚写的日记,我们之间没有秘密,日记也都是放在一起,互相随便翻看,我见装忙拿起她的日记本,对着昏暗的灯光翻看



56年5月25,晴

早上点名时队长猥琐暧昧的眼神看得我浑身不舒服,他放肆的眼光仿佛穿透了我的衣服,让我有一种被剥了衣服的羞辱感,早就闻听此人好色成性使我在这明媚的早晨感觉到了丝丝凉意,心里产生隐隐的不安和惶恐,在想到耳闻的许多其他地方女知青的受辱事件,更让有前途未卜狼伺虎顾危机四伏之感。


看完日记,我抱住小文,坚定地说:“没事,以后我们时刻都在一起,我会保护你的”小文含着泪水点点头,紧紧地抱住我。透过窗清冷的月色,我的心却轻松不起。这个队长是远近闻名的色狼,,听说只要他看中的女人,没有逃过他魔掌的,据说曾经把村里的一个寡妇迫得跳了河。想到这里,我打了个寒战,愈加抱紧小文,好似把这不安的情绪给驱散掉。


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仅有的一袋玉米还是舅舅家送来的,还剩下的半袋大米是小文爸爸托人捎来的口粮,要不家里早就断炊了,晚饭只是一锅玉米稀饭,里面煮了几根山芋条,小文看到姆大和姆妈的碗里只是一碗清稀的玉米稀饭,而自己的碗里却有好多的山芋条,比我碗里的还多,就红着眼睛对姆大和姆妈说:大叔,大婶,这怎么让我好意思哩,我吃住在你家,平时还给了我那么多的照顾,你们做的活又那么重,尽喝些空稀饭怎么行,”说完就把自己碗里的山芋条夹向姆大的碗里,姆大赶紧用筷子拦阻道:“小文,不要这样,就这样我们还觉得对不住你,你家捎来的粮食如果你一个人吃,肯定比和我们在一起吃,吃得饱,让你饿肚子,我怎么向你爸妈交代” 54楼

这时旁边的姆妈也接道:“是啊小文,你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饿着了,你就留在碗里自己吃吧,”“不行,既然大家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就应当同甘共苦,我怎么能看着你们喝稀饭我却吃干的哩?你叫我如何咽得下去,”小文说着不顾姆大的阻挡,硬是把几根山芋条夹到了姆大的碗里,接着又不顾姆妈的阻止,夹了几根到姆妈的碗里。姆大无可奈何又爱怜的望着小文道:“这孩子,唉真暖人心,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你是我的小闺女。”姆妈接道“你能生出怎么漂亮懂事的闺女吗?”我接着姆妈的话道:姆妈,你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这样别扭哩?你不是变象的说我不如小文漂亮乖巧吗,我可也是村里大家共认的村花哩!”坐在我旁边的14岁的弟弟说道“你是花也是一朵喇叭花,整天象个大喇叭似的,哪有小文姐文气,你这个村花啊,从今就得让小文姐当了,你就当绿叶陪衬一下吧”这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我放下筷子提着小杰的耳朵道:“谁是喇叭花,看我今天不收拾你”小杰夸张的大叫道“小文姐,救命啊”小文笑着点着小杰的脑袋道“谁叫你取笑兰花姐,给你吃点苦头,活该,看你还敢不敢没大没小,油腔滑碉,”姆大姆妈在旁边看了又发出一阵哈哈大笑,随着姆妈姆大的笑声,狭小的房间里顿时一室皆春,充满温磬的暖意,在这艰苦的岁月里,几根山芋条的理让,竟是让人如此的动容,感觉如此的温磬和谐,这苦中的幸福到如今想来还是让人如此的怀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