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国粹\"还是“国碎”—中国文化中的杂碎

铁血丹心ecust 收藏 214 7820
导读:如果有人说杂碎是中国“八大菜系”之外的第九个菜系,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虽然我不吃杂碎,总有人吃,多加一个菜系也无妨;但如果你说杂碎就是中国最有代表的菜,是“国菜”、“国粹”则我不能容忍,就象“唐装”“旗袍”一样,不能承载中国的文化内涵和重要特征--含蓄、内敛,不能承载中华文化最精髓的东西。它体现的是胡人的审美情趣,这也是为何它只能兴于清并得到当时上层认可。而昆曲在元末一直处于底层,在明代得到上层文人推崇。同样还有粉彩瓷器等,与宋五大窑相比亦可知。如同周作人考证,闹洞房绝非汉民族传统,乃胡风所遗(参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如果有人说杂碎是中国“八大菜系”之外的第九个菜系,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虽然我不吃杂碎,总有人吃,多加一个菜系也无妨;但如果你说杂碎就是中国最有代表的菜,是“国菜”、“国粹”则我不能容忍,就象“唐装”“旗袍”一样,不能承载中国的文化内涵和重要特征--含蓄、内敛,不能承载中华文化最精髓的东西。它体现的是胡人的审美情趣,这也是为何它只能兴于清并得到当时上层认可。而昆曲在元末一直处于底层,在明代得到上层文人推崇。同样还有粉彩瓷器等,与宋五大窑相比亦可知。如同周作人考证,闹洞房绝非汉民族传统,乃胡风所遗(参见后文“宋遗民徐大焯《烬余录》 ......”:很难想象,一个“嫂溺,叔援之以手”(-孟子语,男女授受不亲仅止于最危急时)的民族会产生这种习俗(至今某些地方此俗非常露骨超出想象,是胡人当年遗留)。我不反对京剧,只是反对称之“国粹、国剧”,须知“国、中”二字不是随便可以加的,哪怕没有这方面的。只有那些最能代表中国的事物,如“国画、中医”等等。汉民族文化并非十全十美,比如汉民族无史诗,也很正常,不能因此而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强加为史诗、“国粹”(其实本人觉得相对于无史诗这个大遗憾,无国剧根本不算什么)。昆曲虽然也不能算作国剧,但可能比比京剧更有前途,虽然现在它的观众很少。为什么?因为如果把昆曲或《牡丹亭》与诗经、《关雎》放在一起,一点也不别扭。但京剧与《诗经》放在一起不知什么感觉?众所周知,诗经是上古民歌,汉民族前身华夏族的歌曲,所以它应该是汉民族歌曲后续形式如戏剧歌舞的必然源头。京剧之与昆曲犹如二胡之与古琴。京剧的进一步衰落是必然,如同小品相声的进一步衰落也是必然,不必惋惜,其实现在京剧也非所谓“红遍大江南北”(只是北京和他周边,江南只有上海在民国和建国初,现在也很少有人喜欢,别的地方如西北西南东南湖南湖北江浙等等地方究竟有多少人喜欢?京剧不是观众人数最多的中国戏曲早有定论。)已属夸张。中国无一种戏曲可以做到这一点,就如同中国无一种宗教可以做到这点,为什么?我也在思考。恐怕还要到华夏文化源头去找原因。艺术文化总要发展是对的,打个比方,象数学中的曲线,虽有变化,可一般是平滑自然,突然生生改变,说明出来大问题-为何戏剧在中国很早就萌芽,但直到蒙古人统治中国后才大发展(元曲)?本人对京剧已经很客气了,至少承认它是戏剧,鲁迅对京剧的厌恶和评价可谓登峰造极,据说建国后每次鲁迅纪念大会梅兰芳先生都借故推托不想出席。其实汉民族并不是保守的民族,很善于吸收外来文化,比如汉民族就是亚洲甚至世界上唯一完全改变过起居方式(即从席地坐改为垂足坐)的民族。然而,汉民族并不是简单的把西方民族的床、椅等家具照搬,而是独立发展出自己的床、椅等适应新的起居方式的家具(如圈椅、拔步床等),与中国传统家具、文化、审美情趣完全契合。

5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