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队 离奇的自杀 离奇的自杀24

酒盏花枝 收藏 4 3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没错,你们的政委让我们抓了,三年前就已经死了,我的真名是铃木一郎。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北辰一刀流的!”

北辰一刀流是日本声名显赫的剑术流派,日本剑术流派众多,流派之间的招式大体大同小异,即便是习剑十年的日本弟子,也很难分出剑术的流派,铃木一郎想不到在异国他乡居然有如此知音。

“我说过,什么都略懂一点,生活就多彩一些。中国兵法中有句名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既然我要和你们日本人作战,当然要阅读大量你们日本人的资料。你最后一脚把忍者踢飞,应该叫空手道左横踢吧?”

“你连空手道,也知道。”铃木一郎彻底崩溃了。

“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这也是我说过的。”邓卓继续向其他人说道,“断定‘聂政委’是内奸后,所以,我让唐功取走被铃木一郎开枪打死的忍者身上的弹头,并暗中监视这个假政委会和谁联系,于是,又抓到炊事班的赵明。既然我们防御体系已经泄露,所以,我断定鬼子只会大举进攻二营防区,因为首先,鬼子会认为我们主防三营,其次,二营防区地势开阔,适合装甲部队作战,因此,四位团长来时,我把防御重点改在了二营。”

“既然假政委是内奸,我马上又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团部只要天气一好,就会遭到鬼子的轰炸,而且,作战记录上显示,每次鬼子轰炸都会小有收获,于是,我又联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假政委每逢天晴就要晒红被子。我记得前天,我在小山丘上,看到鬼子的轰炸,几百米的距离,政委的红被子那么醒目,而且,被单挂晒的方向,就是仓库被炸的方向。”

“难怪唐功兄弟就反复让我在阵地上按规定方向挂红被子辟邪,还说是特派员的命令,我当时还想不通延安的人怎么还这么迷信,原来真的可以辟邪,还杀鬼呢?”胡营长痛快地笑着。

几位团长也乐得合不拢嘴,整个中午,他们都在纳闷,鬼子为什么把自己的阵地炸了一遍又炸一遍,跟除草似地,现在终于豁然开朗了,原来,这竟是鬼子内奸的“友情支援”。

铃木一郎昂头凄厉地一阵长笑,痛苦地说道:“十年了,我从事情报工作十年了,从来没有暴露过。为了假扮你们的聂政委,我的脸上动了四次手术,身上制造了七处真实的枪伤,我的朋友亲人都已经阵亡了,我的妻子为我供奉了十年的灵位。我和你们一样吃着粗糙的食物,和你们一样学习枯燥的政治理论,和你们一样英勇地屠杀着我的同胞,每次看到我的同胞死在我们枪下,那子弹,就像打在我的心口一样,我还不能露出半点痛苦的表情。在三团的三年,我一直小心翼翼,不会露出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就是为了尽我一名情报人员的天职,报效天皇陛下的信任。但我最终,还是,失败了!我的身份被暴露,我造成了帝国的重大损失。你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铃木一郎冲邓卓咆哮起来,像一头发疯的狗熊。

“你的确是一个优秀的情报人员,你犯了两个错误,这两个错误注定了你失败的命运。”邓卓悠悠地说道。

铃木一郎平静下来,立正向邓卓点头致意:“愿闻指教!”

“第一,不该以侵略者的身份踏上中国的土地,第二,不该自作聪明认为遇见猎人大队还能隐藏下去。”邓卓昂头正色说道。

铃木一郎平静地点了点头,脸上竟露出一丝顿悟的笑容:“不错,我的确太小看你了,不,准确地说,我错在太自信了,你知道吗,我是日本陆军中野学校最优秀的学生,受过天皇的接见,每年中野学校的毕业生,只有最优秀的才能面见天皇,这是我一生的荣耀。”铃木一郎说着脸向着东方露出得意自豪的微笑。

“陆军中野学校,听说过,日本最著名的情报学校,难怪我们的人一直查不出你的半点痕迹。”邓卓心中不觉一惊,自己只知道铃木一郎不是等闲之辈,却没料到铃木一郎的来头如此之大。

“请问,邓卓先生毕业于哪所军事大学?我想,中国的学校肯定培养不出您这样的人才?您是西点军校还是伏龙芝军事学院的?”铃木一郎十分客气地向邓卓请教。

“你管我们队长是哪毕业的?”唐功粗鲁地抢着回答,他生怕自己的队长说出是‘读过几年私塾’,那可是相当于中小学水平啊!中国人可不能让日本鬼子看扁了。

邓卓却一挥手阻止唐功继续插嘴。

“我的确是一所大学毕业,名气比你说的都大。”邓卓笑着回答。

唐功一阵心跳,唉哟队长,这牛皮也太吹大了吧!

“什么大学!”铃木一郎瞪着眼睛问。

“中华文化大学。”

唐功一愣,自己可从没听到这所学校啊!四位团长和两位营长也相互看了看,也有点莫名其妙。

邓卓看出铃木一郎也没弄明白,于是补充说道:“我有几个校友,也是这所大学毕业的,你肯定认识。”

“请说。”铃木一郎有点急不可耐了。

“孔子,老子,孙子,庄子,韩非子……”

“慢,这些都是古代人,怎么会是你的校友?”铃木一郎似乎愤怒了。

“那你说他们读的什么大学。”

“他们……”铃木一郎无语了,自己在学习中国文化时,教科书上的确没有讲明他们是毕业于哪所大学。

“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的文化沉淀,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每一个传说都蕴藏着智慧的火花,中国人只要真心想学,脚下的每一块土地都是大学的课堂。孔子、老子、孙子他们都是这样毕业的,他们和我一样,都是中华文化大学的学生。你听明白了吗?”邓卓面色庄重地对铃木一郎说道。

四位团长和两位营长听明白了,心中一阵窃喜,嘿嘿,以后写个人简介时,自己也能写上一句 “曾就读于中华文化大学”,脸上有光啊!

铃木一郎低着头想了一会,若有所悟地轻轻点点头:“不明白!”

“我就说这小子听不明白!”唐功鄙夷地一指铃木一郎。

“不过,有一点我明白,”铃木一郎冷笑着,“那就是,你不可能抓住我,我是忍者!”

铃木一郎说着手一动。

唐功立刻一步抢到邓卓前面,却只觉眼前一道刺眼的白光,然后眼睛火辣辣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闭上眼睛,不要用手揉。”邓卓的声音。

唐功心中暗叫不好,屏住呼吸,听到铃木一郎的脚在移动,立刻两脚在地上一蹭,斜着身子一招“钟魁降鬼”向铃木一郎的方位打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