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七十章:有保留的释放

王大三 收藏 0 2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554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藤田枝子在摇栗村呆了有十多天了,慢慢的她发现和自己丈夫打仗的这些穿着灰军装的中国军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也没国内报纸上宣传的那么恐怖。

相反的,他们更多的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并且非常有东方特有的礼貌,对她们母子俩也非常的照顾,一般好吃好喝的就尽着她们母子俩。

特别是那个姓苏的女长官,不但一直照顾她和正男的生活起居,还慢慢的和她学起了日语,并教会了她一些简单的中文。

还有,那个漂亮的姑娘谭莉做着翻译,渐渐的藤田枝子也开始懂一些中国话了。有时候谭莉不在,枝子竟然自己也能操着混杂的语言和苏亚鹃等人做些简单的交流了。

还有自己的孩子正男,已经和和会发电报的那个黎燕姑娘成了好朋友,整天姐姐长,姐姐短的跟在黎燕身边,行影不离。

到后来,枝子仿佛明白了自己的丈夫做的并不是光彩的圣战,而是道地的屠杀和掠夺。这里的人把日本鬼子的暴行和她男人三岛所做的坏事一件件的都说给了她听。

起初,枝子还不信深爱着自己的丈夫竟然在这个地方霸占了一个年轻的中国女记者,等见到了张静雅本人后,见到她肯定的点头,枝子终于知道了真相,悲愤的她差点当场晕死过去。

“你们杀了我吧,我要替正夫向中国人民赎罪。正夫他变了,变坏了,原先他不是这样的人。我要让正夫和我回日本去,中国是中国人的,不是我们日本人该来的地方。”

枝子伤心的对着张静雅和苏亚鹃哭述着。

张静雅说:“三岛夫人,不是三岛正变了,而是日本军国主义者在毒害着他,毒害着所有的日本军人,使他们变成了一个个杀人机器,他们不仅残害着中国人民同时也在残害着日本人民。日本军国主义者为了扩充自己的国土地盘,侵占了东三省侵占了大半个中国,他们屠杀了千千万万的手无寸铁的中国无辜的百姓黎民。而以三岛正夫为代表的日本军人至今还不能幡然悔悟,还以为自己进行的是所谓光荣的圣战那。”

张静雅一说完,藤田枝子就跪下来对着她连磕了几个头。

“张小姐,对不起了!我们对不起你,对不起苏长官和全部的中国人民。我这就去找我的丈夫,让他不要再为天皇卖命了,我们的国家发动的这场战争是可耻的!”

“好,我们答应你回到你丈夫身边去,这就护送你去找日本军队,他们会帮你找到你丈夫的。”

苏亚鹃说。

她已经接到了上级指示,无条件的释放藤田枝子和三岛的孩子正男。

我方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日本人明白,我们是正义之师,是不会拿妇女和儿童做任何文章。

曹胜元正在三岛的司令部向他汇报着自己营救藤田枝子和孩子的计划那。

他要出动一个中队的日本鬼子和全部的宪兵队,以闪电的速度包围并清剿摇栗村一带,他的侦缉队会奇袭可能关押夫人和孩子的地方。这次不仅要消灭王兴隆的残部,还要活捉苏亚鹃、谭莉和黎燕。

他在三合地区的地形图上标着画着,和三岛详细的讲解着自己的行动方案。

三岛不大放心,因为这毕竟关系他夫人和孩子的性命。他决定带着曹胜元去特种所找平田商量曹胜元的行动方案。

副官跑进办公室来汇报。

“报告司令官,您的夫人和孩子回来了。”

“啊?!”

三岛正夫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你再说一遍。”

“报告司令官,夫人和孩子回来了。她们正由头风的守军护送赶往这里,马上就到司令部了。”

三岛疯了一般的拉着副官和曹胜元赶到了司令部的大门外,正好看见远远驶来的两辆军用卡车。

车在大门前一停下,藤田枝子和但岛正男从第一辆卡车的驾驶室了跳了下来。

“枝子,我的夫人,正男,我的孩子,你们还好吗?受委屈了吧。”

一家三口人抱成了一团,体味着劫后重逢的快慰。

藤田枝子说:“正夫,我有话要问你。”

“那好,快请进屋说吧。”

一干人等也都随着进了司令部大院。

在三岛的办公室里。

藤田枝子还没坐下就问三岛:“正夫,你都在云南干了些什么?你杀了多少中国老百姓,烧了多少中国贫民的房子,又奸污了多少中国妇女那!”

“枝子,你疯了,怎么才见面你就说这些帮着支那人的话那。是不是有谁请你回来做说客的那?”

三岛认为枝子被八路军洗了脑了。

枝子冷静了一下说:“我一点没疯,难道这些不是你们干下的吗!我看倒是你和你的手下全疯了。想想看吧,这场战争给日本带来了什么好处?你知道现在由于兵员缺乏连十三、四岁的孩子都穿上了军装,开赴太平洋前线了吗?你知道现在国内由于物资的极度匮乏,许多人都饿死了吗?为了吃饱肚子,多少老人去码头上做苦工,多少姑娘被迫做了妓女吗?圣战,圣战,我的天啊,一定要战到日本亡国了才能罢休吗?”

“枝子,你是被吓糊涂了,我要喊医生给你检查。三太郎,去给我把中村医生喊到司令部来。”

三岛尴尬万分,他招呼着曹胜元。

“不,正夫,其实你很清楚,我不需要医生。”

藤田枝子拦住了正要去旅团卫生队的曹胜元。

“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藤田枝子说:“正夫,你变了,变的残忍和自私了。我问你,是不是就因为我不在你的身边,你仅在三合就糟蹋了一个女战俘和一名女记者对吧?”

“这个……,这个,是,是我一时糊涂,在生理上因为需……,反正我是错了。这个我向夫人您道歉。”

三岛明白这是八路军把自己的罪行向枝子做了揭露,抵赖已经是没有意义的了。

藤田枝子说:“你犯了这么多不可饶恕的罪行,可是人家八路军又是如何对待你的夫人和孩子的那?不打,不骂,不关。反而是时时处处的关照着我们娘儿俩,嘘寒问暖的,还无条件的放了我们,想想吧,正夫。对于这样的正义之师你能打得赢这场战争吗!”

“什么?无条件释放?他们没要求你什么吗?”

“正夫,别那么小人,人家什么条件也没提,什么要求也没有。只是出于人道主义便放了我们,怕我们走丢了,一直派人护送到了皇军的哨卡才走。”

三岛正夫心里佩服起了这支在战斗中处于弱势地位的仅几百人的队伍,竟然没想到利用自己的夫人和孩子来和自己谈条件,而是不伤一根毫毛的释放了他们,真仁义之极。

不过当着众人之面,三岛嘴上还是硬抗着。

“这是他们的反间计,想感化我们大日本皇军。夫人,您不能上他们的当啊。”

藤田枝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反间计?感化?正夫你说的真好啊,那么我请问您,你有人家的这个雅量吗?你怎么不学着也去感化感化人家,使使你的反间计那!”

三岛正夫被枝子嘲讽的有点恼羞成怒了。

“枝子,你不要再替八路军做说客了!我不需要领他们的这个情分。三太郎,你马上回特种所去,释放除杜玫外的所有的八路军女战俘,并负责把她们护送到摇栗村附近。”

三岛这个决定显然不是由一时头脑冲动所做出的,他能说除了杜玫外,就证明他非常清醒。

其实,他心里还是挺感激八路军的仁义的,他心里也想为此回报一下苏亚鹃他们,但他外表上还是装出冲动的样子放人,那其实都是做给下属们看的。

他要让下属明白他不是特意的徇私。

这些下属中,只有曹胜元明白三岛的心思。

他想也好,能从特种所多放一些人出去,自己和许轶初将来采取联合营救行动的时候就少一些麻烦。但他也不能在表面上让三岛感觉他在高兴。

他说:“那军部那边追究…….?”

“这个你放心,我会写出报告给军部的,你去放人吧。告诉平田,他会支持我的。”

“那好,我马上就去办。”

曹胜元走后,其他人也都识趣的散去了。

三岛对夫人说:“枝子,你现在心里应该平衡一点了吧?”

藤田说:“倒真是平衡了许多,不过,你干吗好人不做到底,还留下一个那?”

“哦,这个叫杜玫的,是军部重点的审讯对象,暂时不能放,否则不要交代的。”

这这样,藤田枝子也算暂时原谅了自己的丈夫。

在特种所花园里修养着的平田在轮椅上听到曹胜元的汇报,表示对三岛的理解。

他说:“三太郎,你去办这件事吧。不过的确是有点可惜了,八路的美人都挺水灵的,为了抓她们我们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但是为了三岛司令官的一家团聚,也算是值得了,以后有机会再抓回来就是了。”

曹胜元马上带着李柱子去了女战俘的宿舍。

李柱子把所有八路军的女战俘都带到了小会议室里。

曹胜元告诉她们,除了杜玫,所有的人都将马上获得自由,他给她们一个小时收拾各自的行装,完了到院子里集合上出往景德出发。

三岛分明是让他把人送到头风的摇栗村,他却偏要送到景德。这于是他的两重考虑,一是摇栗村随时都有可能被攻占,那么这些姑娘可能会遭遇到二次被俘;二是景德相对安全,这是他好的方面的考虑。但坏的方面是他要给景德的贺天朝和许轶初出个难题。

上面命令不许和八路军再接触,但他们却接受了被释放的女八路,看他们如何去和上面解释。

因此他把释放地点安排在了景德。

按照名单,被释放的八路军女战俘有林翠萍、穆雪兰,顾萌,韩岩,李金珊,黄容芳等九名,她们终于抛开了屈辱的日子,迎来了盼望已久的曙光。

大家激动的都流了泪,抱在了一起。

杜玫也哭了,一是为战友们获释而高兴,二是为自己被强行留下而伤心担忧,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单,她的真的想归队和战友们一起相处。

但是她的心里也很明白,她自己是属于仅次于“七仙女”的人,鬼子是轻易不会放走她的。

顾萌和林翠萍等围上了曹胜元,请求他再和日本人交涉一下,把杜玫也放了算了。

曹胜元说:“又不是我要留下杜队长的,那是三岛要留的。要能帮杜队长说情我早说了,还用得着你们请我啊。我看你们还是各自抓紧收拾东西去吧,能活着走出特种所那就是天大的福分了。再不赶紧走,一会三岛改变了主意你们可怪我啊。”

他这一威胁,大家又怕上了。因为谁也不想再在这里多呆上那怕是一个小时那,这种生不如死的屈辱让她们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

于是纷纷回宿舍收拾行装去了。

杜玫虽说不能和大家一起出去了,有点失落,但是她和国军的那些女战友们依旧热心的帮着这九名难友收拾了起来。

张蕾和上官芸知道杜玫此刻的孤单感觉,她们拉着杜玫说:“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国军、共军之说,大家都是出生入死的好姐妹,我们都是你的战友。”

杜玫感激的和她俩拥抱在了一起。

大家带着些须的嫉妒心,不舍的看着载着九名女八路的卡车渐渐的驶出了特种慰安所的大门,消失在大家的视野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