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四部 纵横 第四十八章 大战(十五)

李天骄龙 收藏 2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554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四十八章 大战(十五)

海战,早已经由舰炮对决发展成为制空权的争夺。

中日双方激烈的空中绞杀,正在彼此舰队中间海面上空如火如荼的进行。空战,更加依赖装备、技术和人员素质。双方的装备基本上在一个水平线上,但是数量上面日方占绝对优势。中方飞行员凭借高超的技术和一颗勇敢的心众多的日本飞机战斗、周旋,但是不可避免的渐渐处于下风。因为对方的飞行员都是训练有素,久经战阵的老手。他们对座机的熟悉程度,要比这些来自现代的飞行员们更胜一筹。要不是中方飞行员早一步发现对方,及时占据有利的位置,恐怕战斗将会更加困难。轰炸机则凭借先进的雷达系统和浓厚的云层躲避日军战斗机的追杀。

孙良军和二子奋力合作,已经击落了6架敌机。二人的肾上腺素达到峰值。激动、兴奋炽烈的情绪,渐渐被战场的态势降温、冷却。己方的原本就在数量上处于劣势,几番冲杀下来形势越来越不乐观。渐渐冷静下来的孙良军,迅速判明战场的态势之后,借助机内先进的通信系统,指挥协调各机的行动。战斗机群在纷乱的战场上迅速恢复了秩序。说实话,这些飞行员们自开战以来,还没有真正进行过硬碰硬的厮杀。先前的战斗不是偷袭就是在占据制空权的情况下的护航。战斗刚一开始之后,飞行员的情绪都经历与孙良军相同的过程,严酷的现实让他们的热血和头脑都恢复了应有的正常的温度。

在战场中,能够冷静下来的战士是可怕的。这种可怕迅速形成一种气势,确切地说这是一种杀气。骄狂的大日本皇家空军的飞行员们,几乎立刻就感到了这种杀气带来的巨大的压迫感。只能靠无线电报与后方联系、靠手势和机身动作在战场上简单协调彼此行动的大日本皇家空军,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敌人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了秩序。冷静了头脑、恢复了秩序的战士们,就像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一样,把他们的战斗力迅速发挥到了极致。他们彼此动作更协调,更合理。势单力薄的飞行队利用先进的通信进行协调指挥,形成一个又一个拳头,在敌机机群中冲杀格斗,竟然能够形成局部的数量优势。一架又一架日机要么凌空爆炸,要么拖着黑烟呼啸着扎向大海。此消彼长,局势渐渐扭转,但是叶子清的心头一点也没有轻松的感觉。他知道失去保护的轰炸机群,不要说执行任务,连自保都是问题。他必须尽快从目前的战场中抽身出来。

“同志们,全力以赴、迅速结束战斗!”孙良军下定决心。耳畔立刻响起战友们熟悉的声音。天空中的各个双机编队迅速向略显凌乱的日军飞机冲去。

此刻最急的不是孙良军和他的编队,而是距离战场200公里左右预警机上面的陈斌。预警机再一次出现故障,当故障排除以后,陈斌感觉自己的头都快要炸了。大批日军飞机已经起飞向战区飞来,而第一攻击波已经返航,部分已经开始准备降落。时间,在此时是他最需要的。他立刻向后方指挥所报告这个情况,令一方面他命令预警机周围的3架护航战斗机中的2架飞往战区。聊胜于无吧!战区紧张危机的局势几乎令他肝肠欲碎。他不心疼那些掉下来的飞机,他心疼自己的那些战友。这次参加战斗的都是最好的飞行员,是他的兄弟。虽然对于每一名军人都有为国捐躯的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切真是的发生在眼前的时候,没有人能够心平气和的面对。毕竟军人也是人。

陈斌的愤怒无从着力,他不知道除了自责之外还能责怪谁。特区空军随时空转移来的三架预警飞机,按照命令封存一架,执勤一架,还有一架作为零部件供给机。超负荷的工作损耗导致预警机尤其是电子器件不堪重负,故障频发。他能怪这项命令吗?不能。近一年来,对后勤依赖程度最高的空军,尤其是现代飞机,几乎得不到可靠的保障。空军能够维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怪工业部门?不能。谁都知道,工业需要体系,任何一个环节的空白,都会影响整体工业能力和水平。而这种体系不是一年半载就可以建成的。电子集团内的研制部门,虽然竭尽所能,但是限于自身的技术尤其是材料的限制,提供的产品始终无法令军方满意。

怪日本鬼子?或许应该。可是如果不是这倒霉的穿越时空,日本鬼子这个名词只能存在于历史记忆中。不论怪谁,自己战友的那些鲜活的生命都永久的逝去了。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战斗辖区。当他得到后方机场的战斗机已经紧急起飞的消息之后,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了一点。

空中的绞杀仍在继续。

搜寻、占位、锁定、开火。躲避、回旋、翻滚、拉起。掩护、协助、配合、歼敌。飞行员们努力的做着各种战术动作。在海天之间与日机搏命、厮杀。

顺畅的通信联络、协调的战术动作,冷静的思维判断弥补了数量上的劣势。战场上面胜利的天平向特区空军一方倾斜。

“他们乱了!”孙良军把一架敌机凌空打爆之后轻轻地说了一句。

的确,正如孙良军所说,日机乱了。明明处于明显劣势的敌人,突然间协调得令人难以置信,这样的景象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对手,每一名鬼子飞行员的自信心向不断坠落的飞机一样,几乎将到谷底。战斗,这种世界上最残酷的生死竞争,对人的信念和精神的考验最为直接。士气、信心一旦失去,哪怕不再那么旺盛,那么失败和死亡就是转瞬之间的事情。

陆川信雄上尉,驾驶飞机急速俯冲之后翻转迅速拉高,巨大的过载,使得飞机震颤仿佛立刻就要解体。他再一次凭借出色的战斗技术和一点点运气躲过了死亡。他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不过下一次还会这么幸运吗?他不敢想也没时间想这个问题。他的心情越来越沉重。战机在敌人的冲击下,各自为战,相对于对方的协调他感觉到己方的慌乱。不仅是难以协调彼此的动作,更重要的他感觉自己的心乱了。战斗,一定要坚持战斗。此刻这是他唯一的信念。他掉转机身,开始搜寻理想的攻击对象。正巧老朋友宫本成的飞机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他们形成了一个双机编队,找到一个攻击目标,正当两架飞机准备捕杀的时候,令陆川上尉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一架速度快到不可思议、模样怪异的飞机,从宫本成飞机后上方的视野死角向他逼近。他清晰地看到那架飞机在几乎要撞到宫本的时候开火。两串短促的子弹击碎了宫本的飞机。对方一个漂亮的侧滚,躲开纷飞的碎片,仍然以极高的速度回旋爬高。

“老天啊!”陆川感觉自己的腿有点发软,“那是什么?”他怎么也不敢相信那是飞机。他与自己的常识差距过于巨大。他本能的想要追上去,虽然他知道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或许出于某种倔强,他玩儿命的向飞机消失的地方追去。他一边把飞机的动力发挥到最大,一面搜寻消失的目标。突然陆川感觉机身猛地一震,两串同样短促子弹结束了的陆川所有的努力。“我中弹了!”这是他最后的意识,巨大的令人眩晕的疼痛在夺走他的知觉的同时也带走了他的生命。

两架喷气式战机过了把瘾之后立刻去追赶搜寻轰炸机编队的日本战斗机。2架对25架。数量上的巨大悬殊并没有让陈中和陈华这两个年轻的双胞胎飞行员胆怯。他们俩是空军中仅有的一对双胞胎。刚刚下队就赶上穿越。年轻的热血沸腾了,兄弟俩兴奋不以,天天盼着收拾小日本。无奈时运不济每天总是碰不上机会。今天机会终于来了,哥儿俩怎能不激动呢?雷达显示屏上早已显示出下方的日军机群和利用云层躲避追杀的轰炸机群。

“哥哥,杀吧!”陈华的声音微微发颤。

“注意安全!”

“你也一样!”

“走你!”

说罢两架战鹰从万米高空直扑下面的鬼子机群。他们俩的战术非常简单,就是充分利用战斗机的速度和性能优势,俯冲射击然后爬高。反正鬼子飞机也追不上够不着。二人按照既定的战术杀入敌阵。两架现代化喷气式战斗机就像杀入狼群的猛虎。他们俩不停的俯冲、射击、摆脱、拉高,然后再进入下一个轮回。一架又一驾日机被打爆或者拖着黑烟栽向海面。日机群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弄得乱作一团。面对鬼魅般敌人很多日本飞行员都以为自己遇到魔鬼。机群纷纷作出规避动作散开队形,但是仍然无法避免被击落的命运。追不上、打不到,看不见,几乎所有不理要素鬼子们都占全了。

“太他妈过瘾了!”陈华一直兴奋的叫喊着。

“千万别大意!”沉重沉稳的声音不时提醒这个比自己小五分钟弟弟。

“知道了!冲啊!”陈华一个俯冲又去找鬼子们的晦气。

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日本飞行员面对无力还手的此情此景恨得牙根痒痒。精锐就是精锐,戌年有素的日军飞行员们“迅速”调整战术,他们先是冲到云层中,然后一部分降低高度,一部分在“高空”中待机准备偷袭魔鬼飞机。他们的战术应该说是此刻非常正确的选择。但是遗憾的是魔鬼飞机并不需要目测,先进的雷达使得日机的任何努力都化于无形性。

2架对25架。数量悬殊,战果也悬殊。武器的先进性对于战争的最终结果或许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对于一次具体的战斗来说往往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当战争一方初次遇到在战场上使用的新武器的时候,这种作用就更加明显。面对这种陌生的武器和陌生的战斗样式,鬼子们一筹莫展。数量的差异唯一的好处就是为特区贡献造就了两个王牌飞行员。

在紧急起飞的援兵到来之前,陈中和陈华制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摆脱死亡威胁轰炸机群,终于可以执行自己的战斗任务了。浓厚的阴云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任务。轰炸机群的身影迅疾的冲向海面上的日本舰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