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奇迹:T-64坦克初登战场被70多名老奶奶劫持

安仔 收藏 0 1696
导读:说到苏联红军的“秘密武器”——64坦克,本刊曾对它进行了详尽的报道,但关于这种坦克于何时首次投入实战却没有详细报导。本文根据俄罗斯历史档案及当事人采访,为您还原T-64坦克首次参战的真实经过。      1991年,雄伟的苏联大厦轰然倒塌,许多当年被掩盖在繁荣景象之下的民族矛盾立刻激化,进而演化成战争。东喀尔巴阡山下的小国摩尔多瓦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们刚刚宣布独立,生活在德涅斯特河东岸的俄罗斯族人就成立了“德涅斯特河沿岸摩尔达维亚共和国”(以下简称“德涅”),要求从摩尔多瓦分离出去。于是,一场颇为惨

说到苏联红军的“秘密武器”——64坦克,本刊曾对它进行了详尽的报道,但关于这种坦克于何时首次投入实战却没有详细报导。本文根据俄罗斯历史档案及当事人采访,为您还原T-64坦克首次参战的真实经过。


1991年,雄伟的苏联大厦轰然倒塌,许多当年被掩盖在繁荣景象之下的民族矛盾立刻激化,进而演化成战争。东喀尔巴阡山下的小国摩尔多瓦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们刚刚宣布独立,生活在德涅斯特河东岸的俄罗斯族人就成立了“德涅斯特河沿岸摩尔达维亚共和国”(以下简称“德涅”),要求从摩尔多瓦分离出去。于是,一场颇为惨烈却鲜为人知的内战爆发了。

冲突爆发前期,摩德双方武装力量都只有轻武器,若非要找出重武器的话,那就是载重卡车。当地人给卡车安装了一层装甲,然后在后面货厢里安装“阿拉扎尼”多管火箭炮,活像一战时期的装甲汽车。不久,苏联解体后被俄罗斯接管的原苏联第14集团军向双方转交了首批重武器,德涅军获得了一些装甲后勤车辆,而摩军则得到100多辆MTLB-AT型履带式火炮牵引车。随后,俄军又多次向双方移交装备,其中大部分给了摩尔多瓦,这无疑增强了摩尔多瓦总统米尔恰·斯涅古尔打赢内战的信心。


特警大队“走麦城”


1992年3月2日,大规模摩尔多瓦内战正式爆发。当天,摩方兵分两路,正规军进攻德涅斯特河上的门户——杜博萨雷拉城,而特警大队则试图切断蒂拉斯波尔一雷博尼察公路。这条公路由德涅民团把守,一旦被切断,整个德涅地区将被分割成多个“碎片”,难逃被摩军逐一蚕食的命运。

但是,连负责主攻杜博萨雷拉城的摩尔多瓦正规军都还缺少装甲车等重型装备,就可想而知摩特警大队的装备是什么水平了。进攻开始后,特警大队开着部分MTLB-AT装甲牵引车从基希讷乌出发,顺利地穿过了德涅民团不设防的沼泽地带,出其不意地出现在蒂一雷公路第41号路段。德涅守军尽管装备很差,但他们占据着有利地形,用地雷和PK机枪拼命阻击摩军。

在德涅守军的地雷和PK机枪面前,摩特警大队的MTLB-AT装甲车的装甲显然太薄了,被7.62毫米子弹洞穿多处。尽管接连损失了3辆装甲车,但奇袭目的已经达到了。可就在战局朝着对摩军有利的方向发展时,摩尔多瓦人却不知为何撤退了。其中特警队长乘坐的MTLB-AT装甲车竟开错了方向,径直闯进德涅民团的包围圈!幸运的是,在被打坏4个负重轮的情况下,它仍奋力逃出了战场。战后,德涅民团在缴获的1辆MTLB-AT装甲车内发现了2名已经毙命的罗马尼亚人,他们是为摩尔多瓦助战的志愿者。

摩特警大队的失败,直接导致进攻杜博萨雷拉的摩正规军孤掌难鸣,不得不退回出发地,德涅方面的土气高涨起来。


暗 算


1992年5月底,摩军再次进攻,目标仍是蒂拉斯波尔一雷博尼察公路和杜博萨雷拉城。为确保成功,摩尔多瓦进行了战争总动员,动员了2.6万名警察和6万名预备役人员参加战斗。考虑到装甲车辆战斗力较差,摩尔多瓦工厂为部分MTLB-AT装甲车安装了ZU-23-2型机关炮。

让德涅方面窃喜的是,俄罗斯第14集团军故意拖延向摩尔多瓦交付火炮和步兵战车。一个俄军团长还悄悄地拆掉了将要移交给摩军的52门火炮的瞄准具和发射装置,要不是这些“暗箱操作”,德涅军民恐怕早就遭殃了。由于缺少零件和弹药,摩军装备的2A36式加农炮成了

德涅军的哥萨克雇佣兵在德涅斯特河桥梁边警戒,身旁的“装甲车”是用卡马兹卡车包上钢板制成的,车顶有一挺RPK机枪“哑巴”,该炮在阿富汗战争中曾留下“民族灭绝者”的恶名,可见其威力之大。另外,摩军新拿到的9P140型“飓风”火箭炮也没能派上用场,因为它的弹药还保存在俄第14集团军弹药库里,而弹药库恰恰在德涅控制下的科尔巴斯诺村。

德涅方面尽管兵力上不占优势,但他们也在极短时间里动员了1.25万人,并拥有像“德尔塔”特种营这样的精兵,该营士兵全部是来自俄罗斯的哥萨克人,打仗相当彪悍。在战斗车辆方面,德涅居民将许多民用卡车改造为装甲汽车,还搞到多辆17吨重的RTS运输车,该车一次可运送15名士兵。为增加RTS运输车的战斗力,他们在车身四周加装了装甲。为便于车内乘员逃生,在车身两侧增设了两个舱门,更重要的是,他们还将该车改装成水陆两栖运输车,大大增加了它的适用范围。德涅军还将BT-T火炮牵引车安装成“自行火箭炮”,驾驶室得到装甲保护,车顶安装了从米-4直升机上拆下来的火箭发射巢。

为了鼓舞士气,德涅军人在战车两侧都涂上标语,例如“为自由而战”和“为独立而战”等,还有的战车干脆起名为“自由”和“勇士”,并把名字标在醒目的位置上。


老奶奶劫持坦克


5月30日,在忍受了摩军三天三夜的炮击后,杜博萨雷拉市的居民终于爆发了,1.5万名被鼓动起来的市民挡住了刚从靶场归来的俄第14集团军坦克连和摩步连,70多名老奶奶整齐划一地躺在俄军车队四周,令俄罗斯士兵动弹不得。在这条“人肉封锁线”的要挟下,俄军半推半就地放弃了10辆T-64BV主战坦克和10辆BTR-70装甲车。三天后,德涅的妇女们又如法炮制,用“人链”包围了一支俄军车队,从俄军那里“抢”来3辆T-64BV坦克。这两次意外使T-64BV坦克第一次有机会投入实战,这种原本用来冲击北约防线的坦克现在却被用来对付不久前还是同胞的摩尔多瓦军队。

根据德涅共和国总司令部的指示,杜博萨雷拉守军立即组建两个坦克连,一个坦克连保卫杜博萨雷拉,另一个坦克连增援战况更紧急的宾杰里(摩尔多瓦人称之为蒂吉纳),那里有德涅斯特河上最重要的公路桥。当了25年坦克兵的谢尔盖·伍科洛夫被任命为增援宾杰里的坦克连长,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当这些奶奶大婶们兴高采烈地将战利品送来时,我们才发现这些坦克根本不能上战场。它们都是教练车,连机枪都没有,而且还是‘裸车’(即没有安装爆炸反应装甲),很容易被敌人的穿甲弹击毁。当好心人把坦克机枪运来时,枪身上都是滑腻腻的润滑油,像是刚从油桶里捞出来一样,弹匣也是空的,我费了好大劲才把机枪固定在坦克基座上。由于我的青春都献给了坦克部队,所以我非常清楚驾驶这种连机枪都打不响的坦克上战场如同自杀。而且最大的问题是,大家都不会操作T-64主战坦克。我大部分时间是在中亚部队服役,开的是T-34,退役前见过的最新车型是T-62。对于T-64来说,连我这样的老坦克兵都不太会用,更不用说那些从没有接触过枪炮的平民百姓了。况且,奶奶大婶们‘抢’来的坦克上没有无线电台,这使得我们根本没办法协同作战 。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