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英雄梦 烈烈先秦 英雄还是魔鬼:中国历史的异类伍子胥(十二)

江湖闲乐生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URL] 11.鞭尸 二十万楚军就这么灰飞烟灭了,小伙子楚昭王吓的屁滚尿流,赶忙收拾包袱,带着心爱的小妹羋畀(mǐ b)和宠臣鍼(zhēn)尹固(鍼尹,又称箴尹,楚国官名,主规谏),坐上船,从郢都西门出城跑路。 楚国大将昭王的叔叔公子子期正在城上战斗,听说大王先跑了,只得带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11.鞭尸


二十万楚军就这么灰飞烟灭了,小伙子楚昭王吓的屁滚尿流,赶忙收拾包袱,带着心爱的小妹羋畀(mǐ b)和宠臣鍼(zhēn)尹固(鍼尹,又称箴尹,楚国官名,主规谏),坐上船,从郢都西门出城跑路。


楚国大将昭王的叔叔公子子期正在城上战斗,听说大王先跑了,只得带着百官和剩下的楚军追上去护驾。至此,郢都全面失守,吴军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攻破了这个春秋时代数一数二的大国都城。算起来,郢都易手的这一天距离柏举之战才不过十天,其速度之快,就连伍子胥自己都没有想到。天下都震惊了,这就像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神秘少年一夜之间竟大败武林绝顶高手一战成名一般,这样的结果实在令齐、晋等大国瞠目结舌——他们联合中原华夏各国,费了无数心机,花了几个世纪,都没能实现的事儿,一个伍子胥,加上一个孙武,再加上一个少有耳闻的水边蛮族,竟然只用了不过三万兵力,几十天的功夫,就将楚国这个庞然大物搞定了!?


确实令人难以置信,但这就是事实,此一役,吴军千里奔袭,席卷楚境,五次连续作战,五战五胜,以三万兵力,狂胜楚二十万大军,奇迹般的打下了春秋时代唯一被攻破的大国都城:楚国郢都,给数百年来称雄天下不可一世的楚国以空前的创伤,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创造了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快速取胜的光辉战例。吴国的这场胜利,代表着旧时代旧战法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全面崩塌,伍子胥与孙武在这场战争中创造性地使用了数千年后在二战时期大放光芒的“连续作战理论”和“大纵深作战突破理论和追击理论”,这里面有不少战法都是超越了那个时代的伟大创举,各中的奥妙,且让小生慢慢道来:


我们都知道,春秋时期的争霸战,往往都是一战决胜负,也就是双方选一个战场,架着战车面对面冲锋,谁的阵脚先乱,谁就算输,对方一投降,这仗就打完了,从前楚宋争霸的泓水之战;晋楚争霸的城濮之战、泌之战;以及秦晋争霸的韩原之战、崤之战莫不是如此——这是春秋古风,那时候大家打仗,还是颇厚道的,从来没有人会一仗接一仗,痛打落水狗,非要致人于死地不可,因为那时战争的宗旨是争霸,争霸战争,争个名分嘛,只要承认我的权威,听从我的指挥,做我的小伙伴,尊我老大,就可以了,无须赶尽杀绝。当然,这是指强国之间的争霸战,吞并小国的战役,不在此讨论之列,再说小国往往就一个城,打完了就算,也不存在连续战役的说法。


可是到了春秋末期,连续战役的情况开始出现了,而吴楚之间的这场柏举之战,就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连续作战的经典战例,而作为这场战役的实际指挥者,伍子胥与孙武开创了“连续作战理论”在军事行动上的首次应用,这在我国军事发展史上,意义十分重大。


所谓“连续战役”,简单来讲,就是为了粉碎敌人庞大的集团军,所连续实施的一系列在时间上互相联系并能导致全线胜利的战役。而“连续战役理论”,其实质就是在实施头一个战役的过程中就考虑并准备下一个战役,以防止供应中断和运输堵塞,达成战斗行动的连续性,不给敌人以变更部署和组织战斗的时间。吴军在淮汭舍舟登陆后,运用“大纵深突破理论”,陆地疾行数百里,赶在楚兵增防之前,迅速突破三大险关,继而与楚军一路连续作战五次,五战五胜,这不是“连续战役”,又是什么?




我们前一章还提到过,春秋时期的大多数战役,“逐奔不过百步,纵绥不过三舍”,其实这都是车阵的作派,《尚书牧誓》里面讲到武王伐纣,就是这个样子:“不衍于四步、五步、六步”,走个四五步就要停顿下来,重新看齐,排好队;“不衍于四伐、五伐、六伐”,砍杀四五下一定要停顿下来,大家再重新开始。这就是使用战车作战最大的一个缺点: 驾车技术要求高、机动性差。要知道,春秋时代的战车不是现代的小轿车,没有方向盘,更没有安全气囊,转向进止完全要靠绳辔对战马的驾驭,而且底盘又高,轮子又大,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用这种东西打仗,当然慢吞吞、傻兮兮,难搞的紧。再加上战车一追起来,无法与步兵协同,很容易被对方杀个回马枪。


也正因为如此,在城濮之战,先轸没办法在大胜楚军之后,趁胜追击,扩大战果。


可是随着部队装备的改进、战略意识的提升以及步兵使用的增多,春秋末期的很多战役已经不再遵循这个古法了,而“柏举之战”就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突破性使用“大纵深追击理论”的经典战役。


所谓“大纵深追击理论”,就是进攻者一旦发现敌人准备退却时,就应该立即转入追击,力求阻止敌军有组织的退却,在敌到达新的防御地区并与从纵深开来的预备队会合之前予以围歼。吴军在柏举击败楚军主力后,并没有停住脚步,而是立即对敌展开了全面追击,一路狂追数百里,远远超过了古法中规定的90里纵深,继而竟一举攻下了对方的大本营。这,就是步兵相较于战车部队的最大优势,也是伍子胥在战略意识上超越了先轸的地方。当然,这并不代表伍子胥比先轸就牛逼多少,而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两个相差了百来年的历史人物,是无法简单进行比较的。




吴军进城,就好比一群乡下人入了花花世界,自然举军若狂,大肆抢掠,将这个繁华古都,折腾了个底朝天。


而我们的主人公,伍子胥,却没有这个心思,因为他要报仇!


唉,伍子胥这一生,完全就是悲剧的一生,那一段噬骨的仇恨,就像他的影子一般,无时无刻不与他纠缠在一起,无论他怎么做,都无法摆脱这个阴影,就算是他现在攻下了楚国的都城、毁掉了楚国的宗庙社稷,他的内心依然阴暗、依然彷徨,因为他真正想报复的人早已化作了一抷黄土,他生命中最深沉的恨意,最终竟输给了时间!


父冤死而不报,此无人心者也。不行,他一定要做一件事来稍稍平复一下从心中狂涌而出的仇恨之焰,不然的话,他非被这团烈焰烧焦了不可!


伍子胥要做的这件事,就是挖出自己仇人楚平王的尸体,鞭尸泄恨。


——我曾立下誓言,你所带给我所有的痛苦,我一定要你加倍奉还,你虽然死了,但我也决不能就这么饶了你,我要毁掉你在这个世界上所珍惜的一切,包括你的国家、你的宗庙、你的妻儿,还有你的尸体!


要知道,在古代,鞭刑是上司对下属、主人对奴仆惩罚时所施的常用方式,伍子胥选择这种极度疯狂而变态的方式对待楚平王的尸体,正是对楚王以及楚国最大的侮辱。




于是,在一个暴雨交加的夜晚,伍子胥复仇男神附身,竟带兵找到楚平王的坟墓,将楚平王的尸体给刨了出来!


当棺盖终于被凿开,雨夜里电闪雷鸣,天空霎时如昼,将那具尸体照的清清楚楚,毫发可见。


伍子胥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幅脸庞——楚平王,这就是楚平王熊弃疾的尸体,绝对不会错!


他沉默了良久,突然间爆发出一阵狂笑,他疯了一般的笑着,疯了一般的冲上去,用左脚狂踩尸体的肚子,又用右手挖出了尸体的眼睛,歇斯底里的喊道:“汝生时不辨忠奸,杀我父兄,死了还要眼珠何用!”




接着,他又取出那一支用仇恨编织的鞭儿,开始发狂似的鞭挞楚平王的尸体,一下又一下,仿佛要将全身的力气全部用光一般。


无聊人士《吴越春秋》的作者东汉赵烨帮伍子胥数了一下,硬说他一共抽了三百鞭。于是我这个无聊人士也帮忙算了一下,三百鞭,就算两秒钟抽一鞭,中间还不能休息,也需要足足六百秒、十分钟之久,伍子胥的体力还真好啊。


终于,楚平王的尸体被抽得只剩下一堆模糊不堪的腐肉。伍子胥无力的瘫倒在地,仰天狂笑,银白的乱发漫天飞舞,景色极其恐怖,令在场的所有人以为见到了来自地狱的恶魔。




雨越下越大,伍子胥还在笑,俊朗的脸庞以不可思议的状态扭曲着,无比狰狞。


可是在漆黑的夜色中,没有人发现,在伍子胥的笑容当中,有一滴晶莹的泪珠慢慢从他的脸颊上滑落下来,恶魔,也会流泪么?


其实这个世界上最痛的悲,就是笑着流泪。


在这滴眼泪中,除了为父兄雪恨的欣喜,更多的是激动过后的空虚,以及无奈。


伍子胥明白,就算自己再怎么折磨楚平王的尸体,他的父兄,也不可能再活过来了,他并不是什么白发魔男,更不是什么复仇男神,他,只是一个失去国家、失去亲人,永远找不到归宿的可怜虫。


如果说这些年来他还有一个奋斗的目标就是报仇的话,现在他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努力为之奋斗的东西了。从今天开始,他只是一具名为“伍子胥”的躯壳,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对他而言已经不再重要。


伍子胥仍然像个落汤鸡般傻傻的坐在暴雨中,狂风吹来,将他的泪水刮到了无边无际的夜空之中,可是他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仿佛这满天的狂风暴雨根本不存在一般。


他,什么都没有了,身体没有了,心,也没有了。


就让大雨,把世上所有的东西都冲干净、冲光了吧,空荡荡的,就什么都解脱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