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英雄梦 烈烈先秦 英雄还是魔鬼:中国历史的异类伍子胥(十一)

江湖闲乐生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size][/URL] 10.柏举之战 比赛时间:公元前506年11月18日 比赛地点:柏举,楚地,位于鄂豫皖三省交界的大别山中段南麓的革命老区湖北麻城,两千多年后,在这里发生了震惊中外的麻城暴动,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至此发源。 吴军选手:统帅吴王阖闾副帅伍子胥参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10.柏举之战


比赛时间:公元前506年11月18日

比赛地点:柏举,楚地,位于鄂豫皖三省交界的大别山中段南麓的革命老区湖北麻城,两千多年后,在这里发生了震惊中外的麻城暴动,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至此发源。

吴军选手:统帅吴王阖闾副帅伍子胥参谋长孙武随军将领专毅(专诸之子)先锋夫概(阖闾胞弟)督粮官公子山(阖闾次子)后军蔡侯、唐侯

吴军总兵力:吴军三万,蔡唐联军约三万,总计六万,号称十万。

楚军选手:统帅令尹囊瓦,副帅左司马沈尹戌,随军将领武城黑,先锋史皇,后军薳射。

楚军总兵力:二十余万

比赛意义:伍子胥的复仇之战,“南蛮”与更“南蛮”的大决战,步兵与车兵的大角逐

比赛结果:以少胜多吴国大胜



吴军方面决策层的能力,大家都很熟悉了,至于楚军方面的几个头头,除了囊瓦是个只会要钱的草包外,武城黑和史皇两个也都是正宗的活宝,这里面也就副帅沈尹戌有点能力,这几年来楚国对吴少数的几场胜利,都是他的杰作。而对于目前的战局,沈尹戌对囊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吴军虽然进兵神速,但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战线太过深入,给养难继,万一后路被截,必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所以他建议由囊瓦率楚军主力沿汉水西岸正面设防,牵制吴军不得西渡。而他本人则率部分兵力北上息邑方城(今河南方城),召集那里的楚军(息邑是楚国北部军事重镇,布有重兵),迂回到吴军的侧背,用火焚毁其留在淮汭的战船,再用木石阻塞吴军已然跃过的北方大隧、直辕、冥阨三关,从而切断吴军的归路和给养线,让这支吴军变成孤立无援的死军,然后再与囊瓦主力实施前后夹击,一举将其歼灭。


囊瓦听完了沈尹戌的分析,大喜道:“司马高见,吾不及也!”


就这样,沈尹戌带着自己的部队,按原定计划北上了,可是没等他走远,囊瓦老夫子又变卦了,这一切都源自武城黑和史皇这两个活宝的馊主意。


武城黑说:“吴人舍舟从陆,违其所长,孤军深入且不识地理,不如速击之,以独享大功!”


如果说活宝一号武城黑只是有点自信过头了的话,活宝二号史皇就完全是个搬弄是非的小人心态了,他说:“楚人爱令尹者少,爱司马者多。若司马引兵焚吴舟,塞隘道,则破吴之功,彼为第一也。令尹官高名重,岂能以第一功让于司马乎?不如从武城将军之计,渡江决一胜负为上。”


囊瓦一听,心思便开始活动了:没错啊,我身为楚国执政,怎么能被下属抢了风头呢?这以后叫我还怎么在楚国混哪!我能把头功让给他老沈吗,我不能。


于是,在自信心与虚荣心高度膨胀的刺激下,囊瓦做了他一生中最失败的一个决定:命令楚军主力全部渡过汉水,沿大别山小别山一带向吴军发起总攻,要赶在沈尹戌完成迂回包抄行动前,一口吃掉吴军,独自享受成功后的鲜花与掌声。


可是囊瓦想得太美了,等待在汉水对岸的,并不是什么鲜花和掌声,而是伍子胥与孙武送给他的一顿棍棒大餐。


伍子胥与孙武的计策很简单,你囊瓦不是急于求胜吗,那我就往后撤,退至大别山和小别山的群山峻岭之中,利用丘陵、山地的有利地形,发挥吴军步兵多、机动灵活的特点,抑制楚军兵车多、利于平原作战的特长,在运动战中逐渐消耗楚军的兵力和士气,然后寻找机会,一举击败不可一世的楚军。


囊瓦这个草包一见吴军后撤,大喜过望,还以为吴国人怕了自己,遂命令三军全面出击,在后直追。伍子胥与孙武见楚军已然中计,遂命先锋夫概率领他的秘密武器“木棒军”,给囊瓦一点厉害看看。


“木棒军”,名字好似不雅,却是吴军中王牌主力。这些人都是伍子胥在三万故苏子弟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三百名大力士,他们天生神力,在高强度的训练下练成了身披重甲还能挥动五米长、碗口粗木棒的能力,杀伤力极为惊人。


三百名大力士是百里挑一,他们的头头夫概更是万夫莫当的猛将,在吴国,论武功,论冲锋陷阵,他夫概说自己第二,吴国没有人敢说自己第一,就算是白发魔男伍子胥,恐怕也要低头认输、自愧不如。他带着这群“斯巴达三百勇士”,冲进史皇的先头部队之中,一遇楚兵,就没头没脑的打将过去,楚国的战车兵虽然装备精良,素质一流,但哪里曾见过如此阵势,被吴兵乱打一阵,史皇大败而走。


囊瓦虽然败了头阵,但仍自信满满,史皇的先头部队并不是楚军的主力,局部的失利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它吴军不过才三万人,就算加上唐蔡的一群垃圾,满打满算不过六万,而自己的兵力则数倍于敌人,只要全线压上跟它硬碰硬,没有道理会输的。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寻找吴军主力,毕全功于一役,干掉它的指挥系统,那就一切ok了。


囊瓦错了,他错就错在没有意识到吴军的强大与阖闾的必胜决心,他满以为这次吴军还是和以前一样打完了就跑,跟他玩游击战,没捞着什么便宜就会退回吴国去。他觉得只要给对方一点厉害看看,把他们打跑,就可以像平常一样舒舒服服回家睡觉了,大王还赏赐几千两黄金、几座府第、几个美女.……所以他只想着快快地找到敌人,解决他们,从而忽视了吴军的真正意图:


阖闾和伍子胥是拼了老命来的,不打到郢都,他们绝对不会回去。


接下来囊瓦的大军又和吴军在大别山至小别山之间打了两仗,都没有占着什么便宜,还损失了几千兵马,囊瓦泄气了,他觉得自己就像动画片《猫和老鼠》里面的那只傻猫,没抓着老鼠的一根腿毛,还被对方骗走了不少奶酪,再这样下去主人非要把自己扫地出门不可。于是他拉着自己的小兄弟史皇,郁闷地说:“伍子胥用兵,果有机变,不如弃寨逃归,请兵复战。”


史皇虽是个活宝,却也算是一条汉子,他对囊瓦的胆小行为很是不屑,说:“令尹率大兵拒吴,若弃寨逃归,吴兵一渡汉江,长驱入郢,令尹之罪何逃?且我军不过损兵数千,奋力一战,事仍大有可为。”


其实史皇也错了,楚军的战斗减员虽然不大,但这些天来他们一场胜仗都没打,士气低落到了极点,他们开始怀疑,这个貌似信心满满却无能之极的老大,到底能不能给他们带来一场胜利。


对于战争而言,士气的损伤往往比战斗的减员还要可怕,可惜,徒有勇气的史皇不懂得这一点,而大草包囊瓦就更不明白这个道理了,他听了史皇的一番话后,其可笑的自信心又莫名其妙的膨胀起来:没错,我囊瓦坐拥二十万赌本,现在只不过输了几千块钱,怎么能就这么泄气不玩儿了呢?有赌不算输,不行,我要接着赌,我要翻本,把输掉的钱全部赢回来!


正在草包囊瓦低头意淫不止的时候,前方传来了两个好消息,让他一下子欢跳了起来:


1.楚昭王得知前方战事不利,又给他派了一万援兵来,虽然主帅是一向跟他不和的薳射,但赌本一下子增加了不少,对他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件大好事。


2.吴军主力突然停止了后撤,在柏举摆下了阵势,似乎要跟自己梭哈了。


太好了,老鼠终于不跑了,这真是自己翻本的大好机会,兄弟们,磨好你们的尖爪利牙,准备好好的大块朵颐吧!


伍子胥与孙武为何突然不再跟囊瓦玩这场猫抓老鼠的好戏了呢?因为他们知道,几天来这只蠢猫已经被自己完全给拖垮啦,现在不玩死它,更待何时?


就让你们这些傻猫瞧瞧史前巨鼠的威力吧!




在公元前506年11月18日这个寒冷的清晨,柏举山区大雾弥漫,吴楚两军面对面的摆开了阵势,微曦的晨光中,飘扬的旌旗和闪亮的盔甲一眼望不到尽头,几十万人的战场上竟然一片寂然,只有偶尔几声马嘶打破清晨的宁静,肃杀的气氛压的所有人喘不过气来,这场纠结了好久的猫鼠决斗终于就要鸣锣开战了!


这时吴国最凶猛的一只老鼠夫概找到鼠王阖闾,说:“楚帅囊瓦贪而不仁,素失人心,且楚军连败,士卒皆无斗志,我军若先发制人,主动出击,可必全胜。”


阖闾沉吟道:“不可!楚虽连败,然其兵力数倍于我,且今日大雾弥漫,此非决战之时也。”


夫概无奈,只好退了出来,但他左思右想,觉得不应放弃这个胜敌的良机,于是决定豁出去,将自己五千部曲扯上,朝楚二十万大军直接攻了过去。


区区五千兵就敢冲敌二十万,夫概果然不愧为吴军第一猛将兄!


和夫概上次用的三百重甲木棒军不同,夫概的这五千精兵,都是一色的轻甲剑兵,他们所使用武器的俱是吴王阖闾费尽心血打造的“扁诸”利剑,其削金如泥、吹风断发,最适合短兵相接、近身肉搏,简直将步战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


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往往取决于它主帅的性格,囊瓦贪生怕死,带出的兵自然都是些窝囊废;夫概勇猛无敌,带出的兵自然都捍不畏死,一个个似虎入群羊,左右冲杀,如入无人之境。


而囊瓦万万没有想到吴军这么快就发起了冲锋,再加上大雾弥漫,一时间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兵马,一下子慌了。适逢清晨,很多楚军还没来得及吃饭,就匆匆的投入了战斗,好死不死又遇上了这一群不怕死的疯子,结果很快就乱了阵脚,溃不成军。


夫概就像一个顶尖篮球后卫,一点儿假动作不做,光速突破篮下,直接在内线扣篮得分了。


这真是一场变态的战争,兵力的多寡在这个时候似乎起不了任何作用,在夫概这个狂人如惊涛骇浪般的攻击下,囊瓦的指挥系统轰然崩溃,他引以为傲的“装甲车”部队,在柏举这块典型的丘陵地带根本发挥不了任何优势,甚至没来得及冲锋就被吴国的步兵团团围住,无数手握长戈的楚车兵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儿就被莫名其妙的砍掉了脑袋,飞溅的鲜血飘扬在漫天的浓雾之中,将柏举的天空染成了艳丽的绯红色。


伍子胥默默的欣赏着夫概这个暴力美学大师所表演的精彩杰作,脸庞却出乎寻常的平静。


——楚军完了!


他深吸一口气,轻轻挥舞了一下手中的令旗,顿时,雷鸣般的鼓声响起,三万吴军齐声呐喊,对楚军发起了最后的总攻。


吴军主力全部压上来了,他们的脸庞清晰可见,每个人的眼神,就像三天没吃饭的饿鬼盯着一盘烧猪。


二十万楚军顿时变成了一堆被猎人围捕的野猪,为了避免再变成“烧猪”,他们纷纷丢盔弃甲,亡命奔逃,只留下堆积如山的尸体和漂浮在漫溢血海之中的武器辎重,稍稍延迟了吴军冲锋的脚步。


没有想到,一次无组织无纪律的军事行动竟然收得如此奇效,谁能想到,吴人不按牌理出牌,敢用五千兵去冲击楚二十万大军?囊瓦的输就输在胆小,赌博千万不能怕输,一怕输就完了,而夫概的胆子就很大,大的让人跌破眼睛。


因为剽悍的人生,从来不需要解释。



伍子胥万万没有想到,胜利居然来得如此迅速,不到一个早晨,楚二十万大军分崩离析,大将史皇和武城黑战死,主帅囊瓦弃军而逃,亡命郑国,从此楚国的死活,与他再无半点关系。


唉,囊瓦这个小人,真是比费无忌还要不堪,费无忌人品不行,至少还有些小聪明,而这个囊瓦,不但贪财、自私、没主见,而且狭隘、无能、贪生怕死,人类所拥有的劣根性几乎全给他占光了,楚国用这么一个误国误民的小人当令尹,别说二十万楚军,就算再多个几倍,恐怕也难以逃脱败亡的结局。


想来伍子胥应该觉得挺没劲的,楚国除了兵多,一无是处,打赢了都没啥成就感。


接下来的几仗就更没意思了,无非就是追在楚国的溃军后面一顿乱揍。包括柏举之战在内,一共是打了五仗,吴军五战五胜,一路狂追数百里,一直打到了郢都城下。


这会儿还有啥好说的,攻城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