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9.突袭


机会既然来了,当然不能轻易放过,于是在公元前506年,吴王阖闾御驾亲征,率吴军三万“海军陆战队”,从水路绕过楚国在江淮一带的重兵,迂回到河南的蔡国,与唐蔡联军会合,紧接着,三国联军厉兵秣马,浩浩荡荡,溯淮水继续西进。进抵淮汭(今河南潢川,一说今安徽凤台)后,吴军却突然舍舟登陆,由向西转而向南,改从陆路进攻楚国。


现在问题来了,既然吴军自称水战天下第一,应该继续西进至汉水,然后沿汉水南下,直捣郢都才对,伍子胥为啥要突然舍舟等陆,与楚军在陆地上较量呢,这不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吗?


为了把这场战争解释的更清楚,咱们有必要把楚国的地理形势讲一下:楚国在长江以北共有两条大河,一条是淮水,一条是汉水。淮水是东西走向,在楚国的北部边境;汉水是南北走向,向南注入长江,将楚国的领土劈为左右两半儿;而楚国都城郢都就在淮水的南岸汉水的东岸。按常理,吴军应该沿淮水西进至淮汉交汇处然后沿汉水向南直捣郢都,这也是所有正常的军事家都会选择的路线。而楚国人也是这么判断的,所以他们在淮水汉水交接处布下了重兵,准备在这里和吴军决一死战。


可是当天下人都认为吴军会走水路的时候,伍子胥与孙武却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选择走陆路。


这是因为楚国地大兵多,久战对吴军不利。如果吴军西行逆流走水路的话,速度必然放慢,从而拖延战机,给楚军以喘息的机会,到时候楚军有了防备,吴军必会陷入到苦战之中,进退不得!所以伍子胥与孙武决定速战速决,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从陆路往南直插其纵深,打他个措手不及。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兵贵神速。没错,速度!这,就是吴军领先于当时时代的最大武器。拿破仑曾经说过:“军队的力量与力学中的动力相似,是质量与速度的乘积。快速的行军,能够提高军队的士气,足以增加取胜的机会。”论战斗力,吴军也许不是天下最强,但是论速度,吴军绝对是天下最快,这就好比篮球比赛,速度最快的后卫永远不怕力量最强的中锋,因为不等你的超强封盖,人家已经闪电般突破上篮了。




就这样,吴国的“海军陆战队”进行了“诺曼底登陆”行动,在淮汭舍舟上岸,并以3500名跑的最快的精锐士卒为“海豹突击队”,身穿轻甲,手执短剑,迅速通过楚国北部大隧、冥阨、直辕三关险隘(在今河南信阳),由于楚国根本没有想到吴军会走这条路,所以这三个险要无比的关隘这时候全变成了摆设,任由吴军有如无人之境般冲了进来。


伍子胥与孙武的战略奏效了,他的这支“迅速反应部队”速度真是快的惊人,等到楚军回过神来,他们已经南行越过大别山,再从豫章折向西直抵汉水东岸,离楚国都城不过百里。


伍子胥与孙武不愧为天下数一数二的军事奇才,他竟然早在两千年前的春秋时代就掌握了在二战时期曾大出风头的“大纵深作战理论”,也就是以快速反应部队迅速压制敌整个防御纵深,在选定方向上突破其战术地幅;一旦在敌人的防御中撕开了一个突破口,负责扩张战果的梯队就应该迅速进入突破口,迅速将战术胜利发展为战役胜利。吴军这3500名精锐前锋不正是“大纵深作战理论”的快速反应突击队,而跟在后面的26500名吴军不正是这个理论中负责扩张战果的后续梯队吗?




当吴军像幽灵一般突然出现在汉水东岸的时候,楚昭王这才慌了手脚,急派令尹囊瓦和左司马沈尹戌,倾全国二十万兵力,赶至汉水西岸,自小别山至大别山一带摆下阵势,与吴军对峙。


遥望对岸,伍子胥忍不住潸然泪下,16年了,自己离开楚国已经16年了……


这16年来,他在异乡无数次孤独的思乡、落寞的流泪,无数次感到生命如烟一般缥缈,羽毛一般轻飘,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记起父兄的冤死、嗜骨的仇恨,这些东西化作一个大的重量,压在他身上,使他感到真实,感到生命的分量,——他还要一步步地前进。


这16年来,他含冤受屈忍辱偷生,付出了满头的白发和十几年的青春岁月,为的就是现在这一刻……


君子报仇,十六年不晚,自己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一战,无论如何,都不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