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8.游击战


基础军事建设已初见成效,伍子胥也要开始小时牛刀了,从公元前511年开始,吴国将军队一分为三,更番侵扰楚边,声东击西,以疲乏楚人的兵力。


如此一来,吴出一师,楚必皆出;楚出则吴归,打完了就跑;让楚人疲于奔命,一点一点耗干楚国的国力,此消彼长,等到吴国的国力超过了楚国,那就是大决战的时候了!


这一招,就是所谓持久战与游击战。


简单说来,无非就是十六个字: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招了,从前晋悼公跟楚国争霸,用的也是这个方法。


不过,伍子胥的方法更高明,效果也更好,因为他的三万“海军陆战队”拥有机动灵活的优势,每次侵楚,都是速战速决,打完了就跑,跑完了回头再接着打,将游击战和持久战有机的结合起来,用速度持久的打击敌人,慢慢消耗敌军的有生力量,同时麻痹敌国使其发生自己不会大举进攻的错觉,最后再农村包围城市,突然直扑敌人的重点城市,一举定胜负!咱们共产党毛主席也是学我们老祖宗孙武子这个方法打倒了paper tiger 国民党反动派的。


这就是《孙子兵法》中所谓的,兵贵神速。


结果,几年下来,楚在大别山以东的城邑及属国悉为吴有。至此,楚国失去了与吴军对峙的缓冲地带,又连年被吴军袭扰,疲于奔命,导致诸侯离心,盗贼蜂起,内外动荡,百姓苦不堪言。


伍子胥与孙武,这些年来真是度过了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他们在一起,为共同的政治理想并肩奋斗,而他们的大王又是这样的野心勃勃更懂得知人善用。他们对彼此都这样的了解,他们每天讨论的,都是最伟大的事业与梦想——他们要让吴国成为傲视天下的霸主,即使是让中原诸侯心惊胆寒的楚国,只要他们愿意,一样能将之亲手覆灭!


仔细想来,那一段被仇恨日夜着煎熬的岁月,却是这样的美好,那是许多人一生也无法企及的辉煌。




经过几年的准备,伍子胥他们终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这股东风,就是一个绝好的时机,一根最完美的导火索。


这个绝好的时机,很快就出现了。


归根结底,还是楚国自作孽,不可活。


原来,从前的楚平王以及费无忌,早已魂归天国了,如今在楚国当家的老大,乃是楚昭王以及令尹囊瓦。(到头来,伍子胥还是没能手刃仇人,世界上最遗憾的事,莫过于此。)而这个楚昭王,正是楚平王与秦女孟嬴所生的那位太子珍,当时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毛孩儿,一切大权,都把握在令尹囊瓦的手中。


而糟就糟在,这个囊瓦同费无忌一样,也是一个小人,而且有过之无不及。


他贪财。


其实当官的,很少有不贪财的,但是事情,不能做得太过分。


而囊瓦这小子,就是贪过头了。他万万没想到,他这一贪,竟给楚国惹来了弥天大祸。




原来,在楚国的北边儿,有两个小国,一为唐国,一为蔡国,它们都是楚国的忠实小弟。


有一次,唐成公与蔡昭侯来楚国郢都拜见楚王,还带了一大堆宝贝来拍马屁。


蔡昭侯是个土财主,比较有钱,他带来了一双羊脂白玉佩,二副银貂鼠裘,并各将一件献给了楚昭王,自己则留着另一套,两人穿在身上就像情侣装一样,出入朝堂,羡煞旁人。


楚令尹囊瓦看着很眼红,他也想要这么一件貂皮大衣,穿在身上多飒啊,你蔡侯朝贺完了就要回去,留着那衣服有啥用,不如给了我,让我和大王同穿情侣装,一对璧人,笑傲朝堂,岂不是一段千古佳话?


可是蔡侯不舍得给,也不愿给,他想:楚王才是我的老大,你算个什么东西,给你,哼,别糟蹋了我的宝贝!


囊瓦自讨了个没趣,十分郁闷,于是他又接着去找唐成公索贿,希望这个家伙会稍微识相一些。


原来唐成公也有宝贝,乃是两匹宝马,名为“肃霜”,他架着这两匹高头大马在楚国大街上往来驰骋,威风凛凛,帅气逼人,郢都的楚国MM们一下子被这位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唐成公迷倒了大半,更是羡煞旁人。(“肃霜”其实是一种大雁的名字,其羽如练之白,高首而长颈,马之形色似之,故以为名。)


可惜,唐成公与蔡昭侯一个脾气,怎么说就是不松手。


囊瓦于是大怒,竟派人将蔡昭侯和唐成公这两个倒霉鬼软禁起来,不放他们回去,而且一扣就是三年。


囊瓦这就是做过头了,索贿不成就绑架人家,这跟黑社会有啥区别。


结果,唐国人与蔡国人没辙,只好乖乖交出宝贝,总算把人给赎了回来。


蔡侯与唐侯吃了三年的苦,如今虽重获自由了,但他们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两人一商量,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投靠吴国,跟楚国人翻脸!


这下子伍子胥的机会可来了,楚从前之所以难攻,就是因为小弟太多,吴军很难一路攻到它的老家去。而唐、蔡两国虽是蕞尔小国,但位居楚国的北部侧背,战略地位相当重要。(蔡国在今河南新蔡,唐国在今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如今有了唐蔡两个中转站,吴军则可避开楚国正面,进行战略迂回,大举突袭,直捣其腹心去。搞得好,说不定还可以一举攻下郢都来,刨掉它楚国的祖坟,为伍家一门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