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队 离奇的自杀 离奇的自杀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好!抗大罗校长选得校歌非常好!有气势!听完以后全身都是力量!”邓卓赞叹道。

聂政委愣了愣:“罗校长?特派员说的是罗瑞卿副校长吧?我在抗大的时候他还是教育长,校长是林彪。”

“哦,罗校长也做过教育长?这我还真不知道,我只听说抗大现在的教育长是刘亚楼。你在校的时候刘教育长是什么职务?”邓卓笑着问。

“刘教育长当时担任训练部部长。”聂政委突然意识到什么,狡黠地一笑,盯着邓卓问道:“特派员该不会是怀疑我是内奸,在试探我的身份吧?”

邓卓立刻仰头哈哈一阵大笑,说道:“聂政委想到哪去了?我只不过是太仰慕抗大却又没有机会进去,所以才会多问几句。你是陈毅军长亲笔推荐过来的,我要是怀疑你,那我不是在怀疑陈毅军长?我的领导跟陈毅军长是多年的老战友,这话要是传他耳朵里,说不定就给我几双小鞋穿。聂政委,抗大的话题就此打住,打住。”

“放心吧,特派员,我不会乱说的。”

“铃铃铃”,电话响了,向连长飞快地抓起电话:“好,知道了。”挂断电话,向连长对邓卓和聂政委汇报:“三营已经和鬼子交上火了,估计至少一个中队的鬼子。”

邓卓平静地用蓝色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一道小弧线。

聂政委不安地说道:“要不要调些部队增援三营?三营一旦守不住,鬼子就能直入团部,那我们的作战计划就全部落空了。”

邓卓笑笑说道:“放心吧,鬼子这是佯攻,真正的主力在二营外围等着。况且,三营的防御体系我看过,就算两个中队的鬼子也很难啃动。等等看吧。”

电话又响了,向连长挂断电话后汇报:“一营也和鬼子对上了,鬼子人数不详。”

邓卓又在地图上一营的阵地前做了一个记号。

沉寂的十分钟过后,电话又响了。

向连长说道:“三营报告,已经打退了鬼子的进攻。”

“告诉三营,鬼子会在十分钟之后炮轰五分钟,炮声一停鬼子就会再次进攻。”邓卓望着地图头也不抬地命令。

“是!”

聂政委惊奇地问:“特派员似乎对鬼子的作战程序非常熟悉,邓特派员带部队和鬼子打过吧?”

邓卓一笑:“我做的是隐蔽战场工作,哪你像你们这样指挥千军万马,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我看过很多部队的作战纪录,鬼子的部队素质很高,军官士兵都是受过专业训练,所以作战严格按程序办事,力求将各种兵种和各种武器的战斗力最大化,将损失减少到最低程度。事实上,鬼子也是这么做的,而且做得很好。但鬼子思想太僵化,太程序化,训练有素反而成为他们致命的弱点。”

“哦?训练有素怎么还成致命的弱点?”聂政委感兴趣地问。

“比方说拼刺刀,鬼子的《步兵操典》里面有严格规定,和敌人拼刺刀之前必须要退出枪膛里的子弹,以免混战中走火误伤自己人。从几年的作战实践来看,日军士兵百分之百的严格遵守着这一规定,纪律性之强令我深表佩服。不过,很多年前,我们的部队就已经形成经验,只要是和鬼子拼刺刀,冲锋的时候枪膛里面必须要留一颗子弹,冲锋到离鬼子只有二十米左右的时候随手开一枪,也不用瞄准,开枪以后再拼刺刀,既不影响自己的冲锋速度,也不影响拼刺,又能在第一时间内给给鬼子以第一波杀伤,还不用担心误伤。小鬼子在中国吃我们这个亏吃了五年,现在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邓卓笑着说道。

“对对对,特派员说得能,我们也没谁规定,反正一拼刺刀,战士们就都自觉这么做了,屡试不爽,百试百灵。小鬼子啊,就是缺心眼。”聂政委也得意地说着。

“再比方说日本人的皮鞋和钢盔。”邓卓说道。

“日本人的皮鞋和钢盔怎么了?”

“日本人的皮鞋都是猪皮做的,柔软,透气性好,利于长途行军和爬坡,比我军的布鞋草鞋强多了,所以日军全军装备,并且有规定,一旦有作战任务,都必须穿皮鞋。可后来,战士们也看出鬼子的软肋了。淮南的同志在和日军打游击的时候,总是把鬼子往芦苇丛、洼地、小河等淤泥多水份大的地方引,鬼子穿的猪皮皮鞋沾了水就会收缩,这种战术我们叫‘穿小鞋’。鞋子一紧,鬼子的脚就会打出水泡,并且马上磨破,不用多长时间,能站着打仗的都没几个了,站着的也是东倒西歪。这种‘穿小鞋’的战术我们的战士用了好几年,到现在为止,鬼子还是穿着猪皮皮鞋往水里钻,我都怀疑鬼子的脑袋是不是生锈了。”

“对对,我也听这里的游击队说过,我原以为只是个笑话,没想到,真有这事。特派员,那鬼子的钢盔怎么回事?这可是件宝贝,子弹未必都能打进去。”聂政委说道。

“凡是日本士兵都装备钢盔,这的确是个好东西。我看过我们好多战士都是头部中弹牺牲的,头部中弹是死亡率最高的,日军后勤装备人员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全军装备钢盔。但日本人太不懂得变通。鬼子进东北后,和东北的抗联兄弟作战,头发里的汗打湿钢盔里衬,冷风一吹,脑袋就会和钢盔冻在一起。强行摘取,无意中会连皮带肉扯下,有些聪明的鬼子会异想天开用暖水浇钢盔进行救护,结果造成被冻结的头皮直接剥离。齐齐哈尔沦陷的时候,日军阵亡三百余人,而冻伤减员的却几乎达到两千,其中不少就是这种‘钢盔头’的伤。还有,鬼子的这种钢盔非但不能减少伤亡,还会加大伤亡。”邓卓说到这里卖个关子,故意停了停。

聂政委想不通怎么戴钢盔还增加伤亡了,连忙问:“戴钢盔怎么会增加伤亡呢?我们团好多战士都是缴获鬼子的钢盔自己用,用得很好啊。”

邓卓笑着说道:“鬼子的钢盔上面都涂有一个红色的太阳,红色在所有颜色中是最醒目的,你想想,绿色的钢盔上画一红太阳,这不生怕别人看不到吗?各国的军队都强调士兵服饰的伪装,唯独鬼子别出心裁。即便是隔着几百米的树丛中,只要发现红点一闪,我们的战士都能马上想到那里有鬼子,别管打不打得准,对着红点打几枪,基本上就是八九不离十。武汉会战的时候,有个日本陆军少将饭塚国五郎,101师团101联队联队长,在日本号称‘军神’,记者要给他照像发新闻,这鬼子脸一洗头一梳换上一套崭新的军装,跑到一处高地面对着太阳摆出一特酷的造型。结果,七八百米一个国军兄弟对准红点一枪,子弹往下偏了一尺多,正好打中心脏。”

“对对,这事我听说过,这鬼子该死,叫什么名字不好,偏偏叫‘犯中国五狼’,咱们中国人虽然热情好客,但对闯进家门的狼绝不手软。”聂政委笑着说道。

“武汉会战都已经过去五年了,日本鬼子一有作战任务还是穿猪皮皮鞋、戴靶子钢盔,严格按作战程序办事,说老实话,有时候我都佩服鬼子的那种执着精神。”

聂政委呵呵一笑:“特派员,鬼子执着点对咱们可是一件大好事,我巴不得鬼子永远这么执着下去。”

邓卓也笑着说道:“以鬼子的智商来看,我相信他们会坚持下去,直到被彻底消灭。”

电话又响了,向连长接完电话后汇报:“三营报告,已经打退鬼子的第二次进攻。”

邓卓看了一眼手表,自言自语道:“一营也应该能打退鬼子的第二次进攻。”

电话响了,向连长接完电话后汇报:“一营打退鬼子的第二次进攻。”

聂政委忧虑地说道:“特派员,二营放向还是没有动静,你看,会不会鬼子的主攻方向是一营和三营。”

“不会!”邓卓断然否定,“一营和三营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退鬼子的两次进攻,说明鬼子没有运用装甲部队和炮兵,所以一营三营的鬼子只能是佯攻,鬼子的主力都躲在二营外,二营的压力将会特别大。”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九点半,电话又响了,向连长接完电话后汇报:“二营上空发现鬼子的一架飞机,没有投弹,飞一圈就返回盐城。”

邓卓目光一凛,一拳砸在桌上:“命令二营所有部队注意隐蔽防空,鬼子将在十分钟后对二营阵地进行毁灭性的炮击,炮击一停,鬼子的装甲车和步兵就会马上进攻,要不惜一切代价打退鬼子的进攻。”

邓卓说完烦燥地在屋内走来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