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佐女俘 第二章 古刹显影 (7、8、9)

刘国斌 收藏 1 1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size][/URL] 7 关帝庙里,宁振武分析自己被土匪和鬼子双重包围,不由火急火燎,拿不出突围的办法。 冬哥说:“队长,咱占有利地形,谁进院,就打谁,等天黑了再冲出去。” 宁振武听不进去,道:“这才上午,天黑还早呢!再说,又有两个女的……”他着看娟代荷萍二人,心里直窝火: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


7

关帝庙里,宁振武分析自己被土匪和鬼子双重包围,不由火急火燎,拿不出突围的办法。

冬哥说:“队长,咱占有利地形,谁进院,就打谁,等天黑了再冲出去。”

宁振武听不进去,道:“这才上午,天黑还早呢!再说,又有两个女的……”他着看娟代荷萍二人,心里直窝火:这算啥事呀?侦察要员,碰到了旅游观光的。抓个舌头吧,又混进来两个女人!皇姑,皇姑算那路神仙?这下子可热闹了,土匪没摆脱,又被鬼子包了饺子,今天怕是凶多吉少呀!

佐纪子听到院外的枪声,料定野岛增援已到,掩饰不住兴奋,对娟代荷萍说:“夫人,不必害怕,中佐救咱们来了!”

娟代荷萍并未象她那样乐观,脸上似无反应,只是无言地凝视关公庙的泥塑和墙上的壁画:很不错,线条流畅,画面宏伟,千古佳作啊!她欣赏着思忖着,似与刚才的慌乱判若两人。

暂短的闲暇中,宁振武猛然想起那两个鬼子轿夫,屋内看了一遍,也没发现人影。

突然,玲珑鸟从关公泥塑后面闪出身,惊慌失措地说:“队长,那两个鬼子,推倒后院的残墙,逃跑了!”

“怎么搞的? ”真是火上浇油,宁振武的语气明显不满:“连个俘虏都看不住,你还能干啥?”

玲珑鸟本欲争辩,又止住话头。

宁振武有劲使不上,急得在院里乱转。

“跟我来!”玲珑鸟背起胖军曹,打算向房后撤。昏死中的胖军曹太重了,宁振武扶了一把,还是差点压倒玲珑鸟。

鬼子渐渐占了上风,已有人在墙头露出身影,宁振武挥枪将其击毙。但,武工队还是无法寻找脱险之策。

“叭!”一声枪响,玲珑鸟打死胖军曹,面呈得意。

宁振武大惊失色,拔枪相向:“单眼炮,你要反水?”

玲珑鸟轻松道:“宁队长,别误会。不扔掉这个秤砣,咱都跑不掉!”

“那我的任务怎么办?”宁振武一脸哭相,挥拳向玲珑鸟打了过去。

“十个,够本啦!”玲珑鸟并不还手,仰天长笑。

宁振武向玲珑鸟扑去,下手凶狠。玲珑鸟把枪抛向空中,在倒地前又接住:“终于逮着个大家伙!”

这场搏击难成对打,一方进攻,一方躲避,宁振武占尽了上风。玲珑鸟似甘愿受罚,被击愈重,笑声愈朗。

兰丽看不下去了,气愤地对宁振武道:“队长,土匪、鬼子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你怎么还有闲心打自己人啦?”

“用不着你教训我!”宁振武道:“你知道他是哪头的!”

兰丽嘴硬:“反正‘要员’也死了,你还能打活吗?”

“你出够气了吧?”玲珑鸟也开始安慰宁振武:“宁队长,换个活儿,我再帮你完成任务!”

事到如今,宁振武也无可奈何,收住拳,站起身,仰天长叹。

院外杀声惨烈,鬼子又占攻势。玲珑鸟拉一把宁振武:“快,跟我走,后山有个秘洞。”

“走!”宁振武心一横,让人带上娟代荷萍,随玲珑鸟而去……


8

洞中,冷风飕飕,蝙蝠乱飞。武工队跌跌撞撞摸黑行走,世界里,只听得到他们的脚步声。

山洞渐渐明亮,宁振武一行已步入山洞的出口:大厅。

突然,无数支火把映红大厅——武工队落入土匪的陷阱。

宁振武抬头看去:土匪把大厅布置成婚堂。身着婚装的花脸虎端座正中。

几十个土匪右手拎枪,左手举火把,人人面目狰狞,形同鬼魅。

武工队个个呆若木鸡,手足无措。

花脸虎的笑声飞过来:“单眼炮,压寨夫人带来了?你还记得秘洞,干得不坏,够兄弟!”

宁振武有一种再次被骗的恼怒,拔枪对准玲珑鸟:“你他妈的果然是奸细!”

玲珑鸟支支吾吾:“别听花脸虎瞎说,我全是为你们八路军!”

宁振武又斥责兰丽:“听你的,上当了吧!”

兰丽也拔枪相向:“队长,先把他杀了,再跟土匪拼!”

宁振武别无选择,准备下手。

兰丽又出主意:“还不能杀他,抓他当人质,先让土匪放咱们走。”

这时间,玲珑鸟早已握枪在手,迎对宁振武:“你们八路军咋翻脸不认人?”

花脸虎的声音回荡厅内:“宁振武,玲珑鸟,咱都是中国人,别为日本娘们儿伤了和气。”

“不行,”兰丽顿悟,小声道:“队长,不能来硬的,他们人太多!”

宁振武、玲珑鸟双双收枪,任凭摆布。

花脸虎抱拳致谢:“八路军,玲珑鸟兄弟,大哥感谢你们送来了新娘,留下一起喝几杯喜酒吧!”

“算了,”宁振武只得退避三舍,无力地打了一个手势,让众人推出娟代荷萍。

“哈……”花脸虎大笑着,步下台阶。

“给新娘更衣喽!”司仪疤瘌眼大声喊。

娟代荷萍已看清了眼下的局势,紧张后变得坦然起来。侍女佐纪子则一脸恐惧,生怕出现意外,紧紧靠在主人身边。

娟代荷萍紧闭双眼,不敢面对人世般默默不语。她脸色死灰,似在做着重要决定……

一小匪拿着女装走近。

猛然,娟代荷萍推开佐纪子,头一伸,朝身后的巨石撞去。

“啊?”众人一片惊叫。

危急关头,早有准备的兰丽挺身而出,伸手挡住欲自尽的娟代荷萍。

宁振武也很意外,不明白兰丽的意图。

娟代荷萍一脸恼怒,拼命挣扎着,似要把兰丽生吞活剥。

兰丽死死抱住娟代荷萍,任其撒野。

看到这一情景,花脸虎哈哈大笑:“这就对了,八路军,好人做到底么!”

又上来两个帮手,强行给娟代荷萍套上婚装。随后,娟代荷萍如木头人一般,被拉扯到婚台上。

佐纪子紧紧跟随娟代荷萍,像一个不请自到的伴娘。

这是奇特的场面:宁振武等武工队员,手持枪械,参加一个到目前为止还不知是敌是友的婚礼。

疤瘌眼见时机已到,宣布:“婚礼开始喽!”

众土匪晃动火把,燃起鞭炮。

疤瘌眼高声喊道:“一拜天地……”

花脸虎纠正:“不,一拜山神!”

疤瘌眼改口,花脸虎一本正经地跪地长拜,娟代荷萍挣扎着,让人强按伏身。

“二拜高堂!”疤瘌眼发司令。

花脸虎又更正:“咱都没爹没娘,二拜寨祖!”

“二拜寨祖……”疤瘌眼发着长腔,极度虔诚。

花脸虎再次地跪地长拜,头磕台案,娟代荷萍的头也被按下。

疤瘌眼又喊:“夫妻对拜……”

突然,大厅外枪声大作,野岛带人攻进山寨。

花脸虎格外镇定,目光让疤瘌眼继续进行。

枪声越来越密,疤瘌眼拔出双枪,对花脸虎道:“大哥,我去打跑鬼子!”随后,带着几个人冲出洞口。

一直站在人群中的玲珑鸟接着宣布:“共入洞……”

花脸虎用手去牵娟代荷萍,还未挪步,刚刚远去片刻的枪声,重又密集起来。

人人清楚:疤瘌眼没挡住野岛。

“好事多磨!”花脸虎勃然大怒:“妈地,哪有这么搅局的!”

他从手下夺过一挺机枪,对武工队道:“八路军,玲珑鸟,新娘子托付给你。等我收拾了这只赖皮狗,咱再一起喝喜酒……喝他三天三夜……”

花脸虎一挥手,众土匪跟随着,涌向大厅口。

土匪一走,娟代荷萍像躲瘟疫般跑到武工队身边。宁振武看了,心里莫名地一热。

兰丽忙提醒道:“队长,你还犹疑啥,快跑哇!”

这话惊醒了宁振武——当洞口再露鬼子身影时,宁振武的枪响了……

9

枪声已停,野岛押着五花大绑的花脸虎走进大厅。

厅内已空无一人,野岛面带狰狞:“花脸虎,你说,把人藏在哪里了?”

花脸虎一脸奇异:“是这儿呀,留给几个八路看着的……”

野岛惊恐万状地:“你把夫人交给了八路?”

花脸虎不假思索:“我让他们替我看着……”

野岛下意识地抽了花脸虎一纪耳光:“你的,良心的更坏。送给八路,什么都完了!”

花脸虎未考虑许多:“拜完天地,她就是我的押寨夫人,八路会还给我的。”

野岛怀疑:“放了你,你会把她找到?”

花脸虎充满自信:“你答应还我押寨夫人?”

一条毒计,在野岛心里形成:“好,一言为定。我们合作,分头去找,然后交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