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韦国清:淮海战役确保中野主力消灭黄维兵团

2野劲旅 收藏 1 1320
导读: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王辅一少将 一、侧翼强击援敌,保障主力消灭黄百韬兵团   1948年11月6日,淮海战役打响,第一阶段是消灭黄百韬兵团。时任华东野战军苏北兵团司令员的韦国清奉命率第2、12和中原野战军第11纵队(原建制的第11纵队此时在宿迁地区活动),自陇海路自北南下,切断位于新安镇(今新沂)地区的黄百韬兵团4个军东窜海州或西撤的退路。他们于8日上午进抵陇海路附近时,黄兵团已开始向徐州收缩。黄兵团的西撤和何基沣、张克侠两位将军率第3绥靖区2万余人起义,使战场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苏北兵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王辅一少将


一、侧翼强击援敌,保障主力消灭黄百韬兵团


1948年11月6日,淮海战役打响,第一阶段是消灭黄百韬兵团。时任华东野战军苏北兵团司令员的韦国清奉命率第2、12和中原野战军第11纵队(原建制的第11纵队此时在宿迁地区活动),自陇海路自北南下,切断位于新安镇(今新沂)地区的黄百韬兵团4个军东窜海州或西撤的退路。他们于8日上午进抵陇海路附近时,黄兵团已开始向徐州收缩。黄兵团的西撤和何基沣、张克侠两位将军率第3绥靖区2万余人起义,使战场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苏北兵团奉命迅速越过陇海路,沿黄兵团南侧向前赶超。韦国清带领部队不顾疲劳和缺粮的困难,向徐州东南疾进。12日,在大王集地区追上并包围从睢宁向徐州撤逃的国民党军第107军,迫第1绥靖区副司令官兼107军军长孙良诚率军部和第260师投诚,该军第261师西逃途中被歼灭,从东南方向进逼徐州。


此时,围歼黄百韬兵团的作战正在碾庄地区展开,蒋介石督令徐州邱清泉、李弥兵团以重兵东援。华野除以3个纵队在徐东正面顽强阻击外,令苏北兵团指挥4~5个纵队向徐州东南郊进逼,侧击邱、李兵团东援。韦国清分析战场形势,认为只有靠近援敌狠狠地打,选择其要害部位打,使援敌感到有致命威胁,才能将其拖住。于是,他指挥各纵队于14~15日向援敌侧背进逼,中野11纵包围离徐州东南郊机场5~6公里的柳集之敌,与守敌第12军激战,并炮击徐州机场;12纵包围徐州东南14公里的潘塘;鲁中南纵队强袭潘塘东北的林佟山,与敌展开激战;2纵插入徐州以东的东贺村、大韩庄地区,与敌第74军激战。这就极大地震慑了东援之敌,迫其调整兵力,加强翼侧,阻挡苏北兵团的攻击。


还在14日上午,华野首长要求苏北兵团特别注意邱、李兵团在无法从正面突破情况下,有很大可能从房村向徐东正面阻击核心阵地大许家东南的单集迂回,要求不许敌一兵一卒迂回突进大许家。韦国清当即作出部署,并将主力2纵放在敌可能迂回的地段上。果然不出所料,2纵先头部队当晚在潘塘以东、单集以西的周楼附近,与敌第74军迂回大许家的先头团遭遇,该敌被2纵歼灭近半,退守刘塘、赵洼、贺楼一线。16日,2纵第6师攻占王塘,歼敌74军近千人,打开了缺口,又乘胜大胆直插距敌74军军部仅1.5公里的李村,打垮敌前卫团,前锋直指潘塘镇。习惯于靠前指挥的韦国清迅即带着兵团指挥所进到潘塘镇南面的宝光寺,他在那里接到2纵的上述报告后,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因为潘塘距徐州机场不到8公里,徐州敌人陆路交通被切断后只剩下空运这条路,是徐州数十万敌军官兵的生命线。选择这一要害部位攻击,就牵一发而动全身,有效地拖住东援之敌,也粉碎了敌迂回计划。


11月17日,围歼黄百韬兵团的作战进至关键阶段,华野首长将在徐南三堡的3纵拨归苏北兵团指挥,令韦国清于当晚再次出击抄敌侧后。他针对当前敌情作出部署,组织5个纵队同时于21时发起攻击,经一夜奋战,攻占了文庙等据点,给敌74军、12军、70军以很大杀伤。18、19两日,又组织攻击。由于受地形限制,部队难以展开,虽仅攻占城西头及两侧地区,却拖住敌人无法东援。至20日,华野主力攻占碾庄,黄百韬兵团基本被歼,邱、李两兵团放弃东援向徐州退缩,苏北兵团各纵奉命转移。


苏北兵团在徐州东南以积极进攻手段牵制援敌的行动,使敌感到必须先挡住苏北兵团的攻击才可东援,仅邱兵团就被拖住6个师。从而减轻了徐东正面阻援部队的压力,对华野主力消灭黄百韬兵团起到重要的保障作用。


二、先阻击后追击,保障中野主力消灭黄维兵团



黄百韬兵团被歼后,淮海战场上敌军被分割为3个集团: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在徐州;黄维兵团在蒙城方向;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在蚌埠方向。中央军委决定将战役重点转到南线,中野全力歼击黄维兵团,以华野一部求歼李延年、刘汝明兵团。华野把兵力分为南、北两集团,苏北兵团属南集团。韦国清留下3纵、12纵和鲁中南纵队归北集团外,率2纵、中野11纵于20日晚从徐州东南战地撤出,南下参战。2纵于22日到达宿县东南任桥以北水池铺、西寺坡地区,接替中野9纵防务,兵团部移至宿县东南的李家。


11月24日,中央军委批准了打黄维的方案。中野于25日将黄维兵团合围在双堆集地区。华野除令7纵、特纵主力和中野11纵改归中野指挥,参加围歼黄维兵团外,以8个纵队部署于徐州以南,阻击邱、李、孙3个兵团南进,其余各纵南下求歼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之一部。在主力未到前,由苏北兵团指挥第2、6纵队阻击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以保障中野围歼黄维兵团。韦国清对阻援作出部署,要求2、6纵确保将李、刘两兵团远隔于黄维兵团。


韦国清刚到李家就接到中野4纵司令员陈赓从南坪集打来电话,传达总前委刘伯承、陈毅、邓小平首长指示:要坚决堵住李、刘两兵团,不让其靠近黄维。韦国清对陈赓说:“请转报总前委首长放心,就是把两个纵队打光了,我们也决不后退一步。”陈赓对韦国清的态度非常满意,表示一定要转报刘、陈、邓首长。放下电话,韦国清立即进行动员,加紧构筑阵地,加强侦察,要求抓紧有利时机主动出击,以积极的姿态打退敌人的进攻。2、6纵队上上下下都做了打恶仗的准备。但出乎意料,进至固镇西北任桥地区的李延年兵团和进至固镇地区的刘汝明兵团惧怕华野主力南下,不敢贸然行动。李、刘两兵团与在双堆集黄维兵团的联系被苏北兵团完全切断了。


华野随着南下部队进入作战地域,对李、刘两兵团由阻击牵制转为分割聚歼。11月26日,韦国清指挥2、6和归建的11等3个纵队,会同第10、13纵队和江淮军区两个旅,向固镇两侧地区挺进。江淮军区部队在13纵协同下,于25日歼敌第12军238师。蒋介石判断解放军将寻歼李、刘两兵团,于28日急令李、刘两兵团撤至蚌埠守备淮河。李延年、刘汝明发现华野部队南下,惧怕被歼,早于26日就已南逃。华野南下部队分路猛追,由于河流阻隔,桥梁、船只遭敌破坏,追击行动困难,仅歼其后尾一部,李、刘两兵团主力逃至淮河以南。


苏北兵团最先南下接替中野9纵防务,和兄弟部队并肩阻击、追击李、刘两兵团,使李、刘两兵团与黄维兵团的距离由25公里拉大为75公里,减轻了对中野围歼黄维兵团的威胁,为下一步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三、积极堵击和进攻,会歼杜聿明集团



黄维兵团被围后,蒋介石见徐州难保,决定杜聿明率邱、李、孙3个兵团突围,绕道经永城南下,解黄维兵团之围,尔后合力南逃,退守江南。对此,中央军委早有预见,华野作出应急部署。韦国清按照华野的部署,除留6纵在南线监视蚌埠北援之敌外,令2纵、11纵集结待命。


12月1日,华野首长给韦国清打来电话,告诉杜聿明集团已放弃徐州西逃,要求他立即率苏北兵团向西北挺进,拦截逃敌,阻住敌人就是胜利。任务迅速下达,部队快速行动。指战员们顶着呼啸的寒风,废寝忘食,日夜兼程。尽管截歼任务多变,他终于在4日晚率兵团部赶到永城东大回村东南的穆庄。此时,各路大军于当日将杜聿明集团合围。华野首长赋予苏北兵团的任务是:指挥2纵、8纵、11纵由西南向东北攻击,歼击陈官庄一线之敌,并布置纵深阻击阵地,坚决阻敌南逃。韦国清作了具体部署:2纵居右,于5日晚接替陈官庄正面魏老窑、王庄之线防务。这是杜聿明集团向南突围的突击点。8纵居左,以5日攻占的陈官庄以西王花园、崔庄等据点为依托,向刘集、刘楼、郭窝之敌攻击。11纵在二线构筑纵深阻击阵地。12月6日,左翼8纵打得激烈。杜聿明见包围圈被逐步压缩,不甘坐以待毙,于6日决定邱、李、孙3个兵团分别向西南、东北、西北突围逃跑。后中途有变,邱、李兵团未动,只有孙元良率41、47军于当晚向西南方向突围,突入8纵阵地。8纵指战员勇猛拦截、围歼,于7日凌晨在黄瓦房地区将敌大部歼灭,流窜出去的残敌被地方武装围歼。孙元良兵团的覆灭,极大地动摇了杜集团的军心。


孙元良兵团突围失败后,杜集团调整部署,调集飞机、大炮掩护,向南发起更猛烈的突击。华野首长指出:2纵方向是敌突击的重点,一定要加强防备,不管敌人来多少都要顶住,这对全歼杜集团和黄维兵团都极为重要。韦国清深感责任重大,当即与兵团副政委吉洛、姬鹏飞、参谋长覃健等研究,对2纵的兵力部署、阵地构成、火炮集中用于主要方向、抓住有利时机反击等提出具体要求。韦国清随即来到2纵阵地检查。2纵贯彻野司、兵团的指示行动积极,布防严密,特别对扼守要点郭楼,不仅以大量支撑点与纵横交错的堑壕、交通壕构成坚固的环形阵地,而且集中3个团的兵力和几十门火炮,组织两个强大的火力群,掌握了预备队,为迎击敌人做了充分准备。韦国清又到8纵阵地检查,看到他们的布防也很严密。新调进的两广纵队和野司特务团已进到指定地域构筑第二道防线,牢牢封死敌人突围南逃的通路。这些严密的布防,使韦国清心里感到踏实多了。


此时,淮海战场天寒地冻,杜集团缺衣少粮,突围心切,攻势不断加强。2纵、8纵正面战斗越来越激烈。在郭楼,敌以1个团的兵力连续3次攻击,均被击退。13日,2纵扼守的要点郭楼,由于其右邻李楼失守,成为三面受敌的突出部。敌人便将攻击兵力增为2个团,妄图一举攻占郭楼,从下午战至黄昏,又被2纵第6师击退。此刻,韦国清估计敌人不会罢休,郭楼方向的守备还要加强,2纵当即将4师第12团进至郭楼后面待命。14日,敌人将攻击兵力增为3个团,分东、东北、西北3路同时猛攻郭楼。由于2纵已加强防守,敌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付出惨重代价,刚突到前沿鹿砦外面,就被6师一个勇猛反击杀退。左翼8纵也打得英勇顽强,将刘集出犯之敌击退,收复被敌占领的王花园,攻占了刘楼。直到15日黄维兵团被歼灭,敌人仍被我阻于阵地外面,杜集团与黄维兵团会师的美梦彻底破灭。从12月16日起的20天战场休整期间,韦国清抓紧总攻准备。其中利用夜色掩护进行对壕作业,把出击阵地推到敌人前沿50米左右。


1949年1月6日下午,华野10个纵队分东、北、南3个集团向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苏北兵团指挥2纵、8纵、11纵为南集团,从西南向东北进攻,兵锋直指陈官庄。炮火刚停,南集团指战员就从敌人眼皮底下的交通壕跃出,向敌人的阵地勇猛冲击,攻占李明庄、魏小窑、许小凹、李楼等地,从南面和东南逼近陈官庄。经6、7两日战斗,基本被歼的李弥兵团残部向邱兵团阵地溃逃,加剧了邱兵团的混乱。8日,邱兵团在飞机、坦克掩护下,向8纵实施猛烈反击。华野首长见残敌有向西突围可能,即令渤海纵队快速绕道西进,在8纵与9纵的结合部投入战斗,归苏北兵团指挥。韦国清令当晚赶到的渤纵迅速展开于8纵和9纵之间的刘集、王花园以西孟集地区,投入战斗,同时令8纵缓攻示弱,2纵加强向陈官庄东南的守敌攻击,11纵向鲁楼攻击,用这种既诱又压的办法来促使杜集团残部向西突围。


1月9日,敌74军果然向西突围,几十架飞机向8纵、渤纵阵地轰炸扫射,并施放毒气。8纵、渤纵和左邻9纵顽强阻击,敌死伤累累,未能突破出去。9日晚,华野各路大军展开猛攻。韦国清指挥8纵、渤纵由西向东攻击,2纵自穆楼、地祖庙和11纵自鲁楼全力出击,向陈官庄猛攻。10日凌晨,敌74军5000余人再次向渤纵第18团坚守的王花园阵地蜂拥冲来,该团与敌展开激烈的争夺战,前沿阵地逐次被占,渤纵在左邻9纵配合下集中兵力反击,给敌以很大杀伤,残敌缩回刘集。此时,陈官庄已被攻克,敌失去指挥中心,一片混乱,纷纷放下武器。刘集作为敌最后一个据点,于16时被8纵、9纵和渤纵攻占。至此,淮海战役胜利结束。


在全歼杜聿明集团的作战中,苏北兵团在敌突围的主要方向,以积极阻击和主动进攻的手段,在兄弟部队配合下,挫败敌人在西南面黄瓦房、南面郭楼、西面王花园等方向的3次突围,封闭并压缩了包围圈,隔断了杜聿明集团和黄维兵团的联系,牵制并重创了邱清泉兵团,为全歼杜聿明集团的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