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越战亲历(22)我尝到了炮弹落在头上的滋味

浪子虚名 收藏 14 21440
导读:我朝炮兵观察组喊:“你们用潜望镜搜索一下,看敌人的炮在什么位置!老子带人干了他!”炮兵颤抖着从掩体里探出头,带着哭腔喊道:“班长!我们顶不住了,撤退吧!到后面躲一躲!”

我方的炮击持续了二十分钟,在越军的炮兵阵地上砸了三百多发炮弹,目标变成一片火海。天色已经暗了下去,我们也无法观察到炮击效果—这一切,只有等待第二天才能见分晓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西边的晚霞由绛红变成暗黑的红色,这是我一生里看到的最奇怪的红色,无法形容。我想起了一句气象谚语:“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按理,今夜又是一个晴夜。但是天空无端的淅淅沥沥下起了细雨。


后来才搞清楚晴天下雨的原因。只要发生有规模的炮击,那么,过不了多久,天空一定会下雨。雨水的大小与炮击规模的大小成正比。现在想来,那些“人工降雨”也是这个道理。越南的气候没有四季,只分雨季和旱季。此时的季节,正是旱季结束,雨季开始。


蜗蜷在掩体里,胡思乱想了很多。我想,我国政府宣布撤军真是太英明了!雨季到来,我军那些坦克呀,重炮呀,恐怕不用越南鬼子动手,也会陷在那些泥泞的道路、地形里动弹不了;还有我们这些没有经历热带丛林作战训练的步兵,面对那些蚂蟥、蚊子、还有各种各样的毒虫,不被越军打死,恐怕也会被虫子咬得失去战斗力。还有副班长这个家伙,卫生员发净水片,他嫌净水片的味道不好而没放进水壶使用。这下好了,喝了战场上那些被污染的生水,结果拉了一整天的肚子,吃了一大把“黄连素”都止不住。看他眼眶凹陷的样子,好像有点脱水。明天如果还是止不住,也只有叫他先回撤了……


天色亮起来,一夜无战事。奇穷河方向雾蒙蒙一片,直到9点多钟,雾散去了,我们才看清被我军炮火摧毁的目标。越军的炮兵阵地一片狼藉,有好几辆汽车烧得只剩车架,没有发现活动的目标,八成在雾散之前,越军已经处理完了。


副班长带着他的小组上来替换。副班长说,他的腹泻止住了,要我们组撤到山后休息。来到山后,我发现副班长还真有办法,他用搭掩体剩下的树枝另外搭了一个凉棚,既隐蔽,又凉爽。钻进凉棚不多会儿,我就沉沉的睡着了。


中午时分,我被一阵剧烈的摇晃惊醒。一个战友对我大叫,班长!我们发现了越军!我抄起枪,一骨碌窜出,问:“在哪里?”


“山那边!朝我们这边过来了!”


“山那边?你慌什么!


“副班长叫你快去!


我把后面的警戒布置好之后,来到南侧的掩体。在望远镜里,果然看见一小股越军,共有6个,已经越过奇穷河,走走停停,朝390高地方向摸过来。看他们的装备,是越军的特工队。


副班长向我请战:“我带人把他们干掉!”


我瞪了他一眼:“如果没有彻底干掉,那不是告诉敌人,我们390高地有人?”


“那怎么办,等他们过来,打他的伏击?


“不行,不能暴露我们,叫炮兵用炮火干他们。


把越军特工队的坐标报到后面,我方开始炮击。由于坐标误差太大,试射的炮弹落弹点相差很远,有一发炮弹甚至落到奇穷河里。


此时,越军特工也停止了前进,躲在一片香蕉林的边缘,用望远镜朝我方观察。在我们忙着给后面的炮兵指示弹着点的时候,越军往回撤,隐进了香蕉林。没过几分钟,一发炮弹“轰—”的一声,在390高地,我们左侧60米开外炸开了。


我们通过步话机向后方呼叫,告诉后方炮弹打到“自家人”头上了。后方的回答是:“根本就没有发射炮弹。”此时我们恍然大悟—这炮是越军打过来的!


赶紧告诉旁边的炮兵战友:“越军可能发现我们了!注意隐蔽!”话刚说完,接二连三的炮弹落了下来,振耳欲聋的爆炸,把掩体上的土震得稀里哗啦的往下掉。


他X的!我嘴里一边骂着,一边移动望远镜观察,想找出越军炮击的位置。可是观察了很久,也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我朝炮兵观察组喊:“你们用潜望镜搜索一下,看敌人的炮在什么位置!老子带人干了他!”炮兵颤抖着从掩体里探出头,带着哭腔喊道:“班长!我们顶不住了,撤退吧!到后面躲一躲!”


“怕死鬼!要撤退,你们撤,我不撤!”话音刚落,那几个炮兵像兔子一样从掩体里蹿了出来,向山后没命地奔去。看到这种情形,我又好气又好笑,赶紧命令副班长带一个冲锋枪手,尾随炮兵护送。尔后叫步话兵和我们挤进有掩盖的掩体。我给大家打气说:“除非有两发炮弹同时落在头顶上,否则炸不死我们。”


为了防止万一,我叫另一个战友(外号“大个”)跳到炮兵的掩体里负责警戒。“大个”磨磨蹭蹭不愿意。我就对他说,万一炮弹落在我们头上,那大家都会死的,但是不可能两个掩体都被击中。去吧,告诉你,听到炮弹“嘘~~”的声音,那这炮弹已经飞到我们后面去了,不要紧;如果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那就是炮弹正在朝自己头顶上落下,那就要赶紧爬下,等炮弹爆炸以后再露头,我命令你,过去!。“大个”咬咬牙,连蹦带跳窜了过去。


敌人打过来的炮弹不大密集,一点也没有我军炮火的排山倒海的气势。到后来,几分钟才一发,最近的一发炮弹在离我们掩体十多米处爆炸。其它的都没有构成威胁。越军对390高地的炮击断断续续的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停止。说实话,我始终没有发现越军炮击我们的具体位置。(战后总结时,有一种说法:越军这种炮击,是“游击炮”,炮的口径不大,便于隐蔽行动,打了几炮之后就跑,所以很难发现这种“游击炮”的踪迹。)


过了不久,副班长把炮兵又带了回来。炮兵回到掩体后,不停地往外铲土。我看着觉得奇怪,说:挖得再深,没有掩盖—那还不是一回事嘛!此时“大个”诡秘地笑了。我问“大个”笑什么,“大个”说:“刚才越军炮击我们的时候,憋得难受,又不敢到掩体外方便,所以拉在掩体里了……”我随手捣了“大个”一拳:“你小子恐怕是吓出屎尿来了吧?”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傍晚时分,S83团来了一个步兵排接替我们,担任390高地的警戒任务,炮兵组和话务兵继续留在高地。告别他们,我们毫发无损,回到了师部。连长见到我,第一句话就说:“抓紧时间休息,明天有重要任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