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越战亲历(20)潜入390高地

浪子虚名 收藏 25 18746
导读:如果战斗打响,你们赶紧按原路回撤到后面我们规定的聚合点等我们,如果枪声停了,过了一个小时我们还没有回来,那我们可能都死了,你(我指着步话兵)向上级呼唤炮火支援,炮击390高地,当炮击开始,你们就往回撤,回去后告诉首长,我没有完成任务……

对越作战第二阶段结束,我们侦察连从前线回撤到二线,驻扎在师指挥部旁的一个无名村落。一边休整,一边担任师指挥部的警戒。


1979年3月5日晚上8点,从收音机里听到了新华社发表的中国政府声明: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达到了“教训越南挑衅”的预期目的,中国军队开始“撤军”。听到这个消息,当时的感觉是一阵虚脱,自投入越战以来,我整个神经绷得紧紧的,此时一下就垮了。其他战友个个兴奋莫名,而我倒头睡了过去。


不多久,通讯员把我叫醒,要我马上到连部。在连部,连长,还有师部侦察科黄参谋几位首长都在等我。表情很严肃,看不出有“撤军”的轻松表情。


黄参谋打开了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把我叫到地图跟前说:“你把390高地附近五公里以内的的地形好好看看。一小时后执行任务。”


390高地位于奇穷河的北边约1600多米,属于我军与越军对峙的中间地带的突出部,山势平缓,植被稀少,易攻难守,军事价值不高。我一时还悟不出首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你注意看,”黄参谋指着地图对我说:“390高地正对面是一片开阔地,延伸过去,是奇穷河,河对岸是越军的三个重要据点。左侧是班那,中间是班岗,右侧是班竹。据侦察报告,越军462团上午已经运动到达这一地区,他们的团指挥所就在班岗,越军的企图,是尾追我撤军部队,捞一把‘油水’。”


听黄参谋这样一说,我马上紧张起来,问“还要打?是不是?……”

“师首长决心:在近期发动代号为‘掏心’的战役,消灭班岗之敌!”

“那我的任务?”

“你带领你们侦察班,另配一个炮兵观测组,21:00点出发,隐蔽接近390高地,务必在今夜潜伏到390高地有利位置,对越军实施抵近侦察,搞清越军的兵力部署,工事构筑,发现情况及时报告。”


从连部出来,马上集合执行任务的战友进行了一番动员,内容无非是“立功的机会到了”等等。炊事班为我们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我笑着对大家说:“吃饱些,不然,被地雷炸死了,就成了饿死鬼……”


在越战中,对那些拿着武器的越军,我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作为侦察兵,以一当十那不成问题。但是对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地雷,就很有些心里发怵。这次行动已经深入越军腹地,与突破越军边境防线相比,地雷已经大大减少。


吃饭后,大家整理装备时,指导员把我和副班长叫到一边,拿出一个圆筒状的烟幕弹,和一白一红两支香烟粗细的圆棒说:“这烟幕弹上有两个孔,把这支白色的圆棒插进去,是施放烟幕;把红色的插进去,是毒气!记住,不到万不得已的关键时刻,不能使用红色圆棒,使用的时候,必须你们两个达成一致。你们单独执行任务,一切见机行事……”


今夜是个晴夜,特别适合夜间行动。这时,我方的炮火开始对越方轰击。那是为了掩护我们的行动进行的干扰射击。我们出发,向390高地接近......


在蒙蒙胧胧的月色中,我侦察班和炮兵观测组加上一个越语翻译,一个步话兵共15个人组成的小分队,左臂系上白毛巾(这是夜间识别敌我的方法),一个跟着一个静悄悄的越过我方的防线,向390高地接近......一路上没有发生情况,只是偶或有炮弹从头顶呼啸而过,不多久在奇穷河对岸爆炸,爆炸的闪光给我们指示行进的方向。半夜时分,我们接近了目标。


隐藏在390高地北侧100多米的柳树林里,我对高地及周边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不动声色的观察,确认高地上“不大可能”有越军,就是有“也不多”之后,我把小分队分成4个战斗小组,我与副班长各带一个组,从东西两侧分头对高地进行严密的搜索,而后在高地南侧会合。侦察班留下一个组,作为东西两侧的接应。剩下的5人编为一个组,我布置:如果战斗打响,负责接应的组首先增援打响的一侧,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另一侧的小组尽可能的秘密接近敌人,从后面出奇不意的袭击,当两侧都打响了,不要恋战,利用夜色迅速撤出战斗,到聚合点会合以后再作打算。


我对另5个战友(炮兵观测组、翻译、步话兵)交代,如果战斗打响,你们赶紧按原路回撤到后面我们规定的聚合点等我们,如果枪声停了,过了一个小时我们还没有回来,那我们可能都死了,你(我指着步话兵)向上级呼唤炮火支援,炮击390高地,当炮击开始,你们就往回撤,回去后告诉首长,我没有完成任务……


布置完之后,我下达了行动命令。我和副班长各带领一个组,小心翼翼的向390高地摸过去。


390高地光秃秃的,只生长一些不高的杂草,山势不崎岖,几乎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很快,我们搜索完毕,在南侧会合了。整个高地没有“情况”,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是难题接着来了,如何在这个光秃秃的高地上找到一个隐蔽的观察点呢?这里离越军的防线太近了,随时都有被越军发现的可能。如果被发现,那一场恶战就不可避免。死了事小,完成不了任务,我军的“掏心”战役就少了重要的战场情报来源。不能获取尽可能多的战场情报,就有可能给我方带来更多的伤亡代价。


我当机立断,决定在390高地面向越军防线的南侧,自己构筑观察掩体,然后伪装起来,对越军阵地进行侦察。


把警戒布置好之后,我们开始挖掩体。为了掩盖我们的动静,在我们的要求下,我方的炮火加大了对越军一方的炮击密度。很快,我们侦察班的掩体构筑好了,我们从高地后面砍下柳木,在掩体上铺盖了三层;把挖出的土覆盖回去,把草皮铺上复原,只留出观察口,移栽几株小灌木把观察口伪装起来,在掩体内架起40倍的观察望远镜,一切大功告成。炮兵观测组的进度也已经完成,天快亮了,他们挖好了掩体,没有进行覆盖。


我过去,问为什么不进行覆盖,那炮兵告诉我,炮兵的观测望远镜是V形的潜望镜,只需把两个镜头伸出掩体外。“露出来的目标很小,很难发现的,加上要对炮击的落弹点跟踪观测,有覆盖就不灵活了。”炮兵这样对我说。


我反问他:“如果越军炮击我们,那你们岂不是很危险?”


“炮弹在旁边爆炸,没事;弹片是呈扇形,向外向上的杀伤暴露的目标,而我们在掩体内,没事。”


“那炮弹落到掩体内呢?”


“那就认命,太背啦!”听炮兵战友这样说,我笑了笑说:“我呢,就是炮弹落到头上,也不认命。你看看我们,三层柳木覆盖!够结实的。”


趁着天没有大亮,我把任务重新布置了一遍:侦察班由我带一个小组进入掩体,准备天亮后观察,另一个小组负责侧后方的警戒,一个小组和翻译加上炮兵观测组一个留在高地后面休息、机动;步话兵和炮兵观测组在一起,随时与后方联系。


天渐渐亮了,我移动着高倍望远镜,仔细的观察对方的动静。此时,我方的炮击已经停止,战场出奇的安静。河对岸的村庄沉寂着,没有炊烟、没有人影、没有活着的生命迹象。这一切提醒我,这里面一定隐藏着巨大的阴谋……(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